1概述

車站是城市軌道交通路網中一種重要的建築物,它是供旅客乘降,換乘和候車的場所,應保證旅客使用方便,安全,迅速地進出車站,並有良好的通風,照明,衛生,防火設備等,給旅客提供舒適,清潔的環境。車站應容納主要的技術設備和運營管理系統,從而保證城市軌道交通的安全運行。地鐵車站裡的輔助設備包括:自動扶梯、直升電梯、捲簾門、防洪門、旅客引導、照明、售檢票系統、車站設備自控系統等。根據需要還可設置屏蔽門和防核輻射門等。
車站又是城市建築藝術整體的一個有機部分,一條線上各車站在結構和建築藝術上,應既要有共性,又要有各自的個性。

2分類

地鐵車站按照線路布線情況分,可分為:地面站、地下站、高架站。

3組成

地鐵車站由站台層、站廳層、設備層以及出入口組成。地鐵站台按照線路分佈情況,又可分為:島式站台、側式站台以及混合式站台。

4同名詩歌

英文:
In a Station of the Metro
The apparition of these faces in the crowd;
Petals on a wet, black bough.
中文:
地鐵車站
人群中的臉龐幽靈般隱現
濕漉漉,黑色樹枝的花瓣
(陳禺希 譯)
龐德自己曾在1916年寫道:「三年前在巴黎,我在協約車站走出了地鐵車廂。突然間, 看到了一個美麗的面孔,然後又看到一個,然後是一個美麗的兒童面孔,然後又是一個美麗的女人。那一天我整天努力尋找能表達我感受的文字,我找不出我認為能與之相稱的、或者像那種突發情感那麼可愛的文字。那個晚上……我還在繼續努力尋找的時候,忽然我找到了表達方式。並不是說我找到了一些文字,而是出現了一個方程式。……不是用語言,而是用許多顏色小斑點。……這種『一個意象的詩』是一個疊加形式,即一個概念疊在另一個概念之上。我發現這對我了擺脫那次在地鐵的情感所造成的困境很有用。我寫了一首30行的詩,然後銷毀了,……6個月後,我寫了一首比那首短……
陰暗而潮濕的地鐵車站,浮現著的一張張臉龐,重重疊疊。淹沒在黑壓壓的人群中,看不見自己行走的身軀,只有一個個陌生的頭顱在眼前交疊,搖晃,隨處都是擁擠,嘈雜,明亮的陽光下,殘留的空隙竟無法容納屬於自己的影子。
作者一瞬間的捕捉,濃縮了整個世界。在大千世界里掙扎的人們,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依附自己而存在。近乎相同的表情讓他們擁有了一樣的面孔,一成不變的堅守著固有的生存原則,躲在偽裝的外殼裡,如幽靈般虛無的靈魂在堅強、冷漠、自私與無奈中墮落、沉淪。
濕漉漉的黑色枝條意味著什麼?殘酷的現實抑或是頹敗的生活?經過風雨肆虐后的花瓣,零落,散亂,殘忍的殘缺,卻是一種凄美絕倫的嬌艷。他所透露的,是一股力量,不似飛蛾撲火般決絕,不如鳳凰涅槃般壯烈,卻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他是長期的,堅韌的,他需要更大的勇氣和耐力,需要更多的付出與承受,卻更加堅不可摧。
一樣的面孔,零落的花瓣,詩人原本想表達的,或許是一種明媚的東西,然而,字裡行間沉積的太多的黑色素,卻讓我感到一種真切的沉重,並懷有深深的恐懼。年輕的我們只能停留在生活的表層,膚淺的感知這個世界,交織著美麗與醜惡,交織著純凈與污濁。撕開生活的一個裂口,窺視那一張張平靜的外表下掩藏著的靈魂,才驀然驚覺,原來,並非刻意麻木,是生活迫使他們平靜,即使歷盡滄桑,即使傷痕纍纍。生活的磨難讓他們學會了隱忍,學會了堅持,讓他們擁有了這股堅不可摧的力量,因為他們的存在,世界並不曾毀滅。猶如殘存的花瓣,帶來的是整個春天。
上一篇[寶冢市]    下一篇 [大費周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