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坎古恩宮殿群

標籤: 暫無標籤

  這是一個重大的考古發現:在瓜地馬拉的偏僻叢林中,在厚重的泥巴與濃密的落葉下隱藏著一座距今2400年的「失落之城」———坎古恩,它曾存在了1200多年,是瑪雅古文明最重要的商業中心之一!

坎古恩宮殿群瑪雅古城

近一個世紀以來,尋找瑪雅文明的科學家和掠奪寶藏的盜匪,一直都瞧不上坎古恩的這個廢墟。1905年,奧地利探險家托比特·馬勒隻身來到瓜地馬拉叢林探險,首次發現了坎古恩,但他認為它只是一座沒有宗教意義的商業城堡,並將之遺忘。1967年,美國哈佛大學一個研究小組也曾在叢林中發現這座宮殿,但是由於宮殿上到處都長著植物與青苔,他們錯誤地估計了這座宮殿的規模,沒有進一步探索。直到今年4月,美國范德比爾大學的考古學家德馬雷斯特和瓜地馬拉城市峽谷大學的科學家來到此地,因為他們從提卡爾和多斯皮拉斯這個瑪雅最大商業中心出土的文物上發現,刻在器具上的象形文字提及,一個名為坎古恩的商業中心在公元前4世紀有位君王叫塔臣威(TahChanWi),別名「天火」。

1 坎古恩宮殿群 -最新最偉大的考古發現

  也許是熱帶雨林太茂密了,德馬雷斯特與他的小組在這片地方考察了兩周,仍不知道腳下會是一片規模龐大的宮殿群。一天,德馬雷斯特掉進了一個大洞,以為是蛇窩,在洞中呆了半小時不敢動,怕驚擾蛇群。後來,他才發現自己掉進的是一座有3層結構的宮殿。他們多次爬上爬下的溝溝道道,原來是宮殿的石牆與平台。

  這是一個重大的考古發現:在瓜地馬拉的偏僻叢林中,在厚重的泥巴與濃密的落葉下隱藏著一座距今2400年的「失落之城」———坎古恩,它曾存在了1200多年,是瑪雅古文明最重要的商業中心之一!

  坎古恩的宮殿群保存完好,它位於坎古恩古城遺址的中央,是用石灰石建造的,共分3層、11個院落、170個房間,每一層樓高約20米,是科學家有史以來所發現的瑪雅建築中最為宏偉的建築群。

  德馬雷斯特興奮地說,這是21世紀人類考古學最新最偉大的發現。
  
 

2 坎古恩宮殿群 - 愛河與蛇之宮殿



  考古學家一直認為,只要有神廟的地方,就會有瑪雅人的城市與村落。但是這裡沒有神廟,德馬雷斯特率領的小

坎古恩宮殿群坎古恩宮殿群

組感到非常奇怪。於是德馬雷斯特開始從瑪雅文化的歷史和地理常識方面找答案。他認識到,一般情況下,在低地的瑪雅人都會建神廟,而坎古恩地處高地,與周圍的群山只有幾步路之遙,這些山是瑪雅人天然的神廟。德馬雷斯特在距坎古恩不遠的地方發現許多天然的石灰石塔,上面有許多小洞,並同時發現了這一地區有舉行過宗教儀式和葬禮的痕迹。

  坎古恩宮殿群保存得如此完好,得益於它是由石灰石建成的,與其他土製的瑪雅建築相比,石灰石更能經得起風吹雨打。1000多年來,這些石灰石上長滿了植被,將這個宮殿群嚴密地保護起來。

  德馬雷斯特說,坎古恩在瑪雅語的意思是「蛇之宮殿」,因為有一條「愛河」蜿蜒其間而成為重要的交易場所。雖然考古學家目前尚無法確定究竟有多少商人曾在此交易,不過他們認為坎古恩應該吸引了附近高地的數千名居民至此,包括位於東北部135公里處的聖城提卡爾。坎古恩之所以缺少提卡爾等瑪雅聚集地所出土的豪華神廟,主要是因為當地居民的敬神習俗所致,他們習慣把死去的人埋葬在附近的高地。德馬雷斯特指出,在其他地方的輝煌神廟,其實都是為了仿效坎古恩市附近的海拔高度而建立的,因為「儘可能接近天堂」的觀念,是瑪雅人信仰的基石。但對坎古恩而言,由於它本身的所在位置很高,所以無須再搭建高聳入雲的神廟。

 

3 坎古恩宮殿群 - 重新審視瑪雅文化


  在坎古恩宮殿群,還發現了刻有象形文字的石碑。象形文字研究專家費德里科·法赫森研究后發現,坎古恩的統治者們主要靠貿易和與其他瑪雅人居住的中心地區結成聯盟,而不是靠戰爭來維護自己的長期統治。這促使人們開始重新審視瑪雅文化。

  德馬雷斯特認為,坎古恩位於帕西昂河附近,這一地區可以通航,所以這一地區實際上起到的是貨物集散中心的作用。瑪雅工匠們將來自高地的原材料加工製成翡翠飾品、銅鏡、刀片和羽翎頭飾,再運送到低地上的城市去賣。在坎古恩宮殿群的周圍,發現了許多這樣的作坊,裡面有許多製作這類「商品」的工具。德馬雷斯特認為,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瑪雅王權力的重要象徵,那些銅鏡對於神職人員來說極為重要,因為他們要用這些銅鏡來點燃篝火。

  法赫森的研究表明,坎古恩與其他幾個瑪雅文化中心有很長時間的政治結盟歷史。德馬雷斯特也認為這種情況是可能的,因為這個宮殿群的許多房間的設計十分獨特,顯然是為那些與坎古恩結盟的城市的尊貴客人們準備的。

  坎古恩的瑪雅人曾經致力於商貿和與其他地區進行政治結盟的事實,可以說與專家學者們長期以來對瑪雅文化的理解截然不同。許多學者一向認為,瑪雅文化時代的統治者靠的是戰爭與宗教來維持瑪雅社會,但對坎古恩宮殿群進行的考察表明,這裡沒有一點軍事防務的痕迹。德馬雷斯特稱,這一發現將使許多學者,包括他自己,重新思考對瑪雅帝國時的戰爭與宗教儀式的看法。
  
  

4 坎古恩宮殿群 -挖掘宮殿尚需時日



  瑪雅文化可謂博大精深,對考古學家具有無窮的誘惑力。一些權威的考古學家歸納出瑪雅文化5個最吸引人的方面:熱帶叢林里不可思議的巨大複雜的金字塔、線條複雜的雕刻和美麗的壁畫、至今仍是謎的瑪雅象形文字、瑪雅人淵深的天文知識、瑪雅人後裔為印第安人。考古學家們一直試圖揭開瑪雅文化之謎。如今,大規模宮殿突然重見天日,讓人們看到了揭開謎底的希望。現在人們最關心的是,這些神秘而古老的宮殿何時挖掘。

  美國達拉斯南方衛理大學的瑪雅研究專家戴維·弗萊德爾表示:「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發現。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大型的宮殿出土了,這項科學調查將有助於我們了解瑪雅『古典時期』(瑪雅文明最巔峰的時期,大約介於公元250年至900年)晚期的政治生活。」 由於發現坎古恩宮殿群遠比想像的要複雜,且其研究價值可以說無與倫比,德馬雷斯特邀請古物保護專家魯迪·拉里奧斯親自查看了原址,並請他幫助制定挖掘坎古恩古宮殿,恢復其原貌的計劃。拉里奧斯參與了其他瑪雅文化遺址的保護工作,其中包括提卡爾古城,因此對此很有經驗。

  為了確保在挖掘過程中不破壞宮殿的原來面貌,德馬雷斯特制定了周密的開發計劃,發動瓜地馬拉當地人參與並保護挖掘工作。他同時希望在雨季看護這座遺址的人在宮殿最終向公眾開放時成為嚮導。

  德馬雷斯特希望兩年內完成整個挖掘工作。但拉里奧斯估測了整個宮殿群的規模后告訴他說,你準備在這裡好好地呆上很長一段時間吧。

  許多考古專家認為,要讓這座大約在公元前400年前建造的城市完整出土,至少需要10年時間。

5 坎古恩宮殿群 -瑪雅人的城邦國家——科潘



  瑪雅文化達到了鼎盛,僅這時工期內,已知的擁有象形文字銘刻的城邦有100多個,還有許多沒有文字記載的城邦。

  尤卡坦半島南端的科潘,是瑪雅人最大的城邦之一,關於這座古董城有這樣一個那頑童告訴他,森林深處有座城堡,那裡的臣民等他去拯救他們,於是,王子披荊斬棘,進入了可怕的森林之中,果然發現了這座城堡,他進到城裡,發現這座城堡的臣民都魔女的咒語迷住,不醒人事,王子見城堡公主非常美麗,卻不幸遭此厄運,產生了憐憫愛慕之心,上前吻了公主的前額,公主經這一吻便蘇醒過來,隨後宮女和臣民也都慢慢地蘇醒過來,從此,這座城堡又「活」了過來,充滿了生機。這座古城後來被美國考古學家史蒂芬斯和卡瑟伍德所發現,它坐落在位地宏都拉斯境內、離瓜地馬拉邊界只有幾英里遠的科潘城附近的茂密的森林之中。 科潘城規模較大,城市的中心由廣場、神廟、展堂、宮堂、祭壇和球場等建築群組成,還有進行天文觀測的建築設施,在科潘古城遺址,有一座記念性神廟建築,它的台階上有兩個獅頭人身像,嘴裡銜著一條蛇,一隻手攥著象徵神祗的火炬,另一隻手握著幾條蛇,藝術特色非常鮮明,在一座神廟前的石階上,站立著一個代表太陽神的巨大人頭石像,威武莊嚴,石像上雕有金星圖案,令人驚訝,廣場中心有兩座寺廟的牆上,門上雕刻著生動多姿態的人像、面目可憎的魔鬼以及其他各種圖案,廟下有一條地下通道將兩座廟連在一起,兩座神廟之間的地面上有一個用石塊鋪成的球場,面積有180多平方米。

  科潘是瑪雅象形文字研究最發達的地區,它的紀念碑和建築物上的象形文字元號書寫最美、刻制最精、字數最多,例如,在科潘遺址中,有一條六七十級的梯道,用2500多塊加工過的方石砌成,這是一座紀念性的建築物,梯道建在山坡上,直通山頂的祭壇。寬10米,兩側各刻著一條花斑巨蟒,蟒尾在山丘頂部:梯道的每塊方磚上都刻著象形文字,每個形文字的四周均雕有花紋,梯道其刻了2000多個象形文字元號,它是瑪雅象形文字最長的銘刻,也是世界題銘學上少見的一人貴文物,由此被稱為「象形文字梯道。」

  不僅如此,科潘的經濟與政治實力僅次於蒂卡爾而遠遠超過其他城邦,在文化上則完全可以和蒂卡爾並肩而立,甚至還略有超越,有學者認為科潘的重要意義決不在蒂卡爾之下,它們如雙峰並立,是瑪雅文明兩座最偉大的燈塔確實,從考古發掘的城市遺址看,科潘在規模上可能略遜於蒂卡爾,但美麗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據記載公元805年以後,瑪雅人突然聞棄科潘城北遷,科潘城隨之變成一片廢墟。

6 坎古恩宮殿群 -瑪雅潘


  約在公元1250后前後,萬卡坦北部地區發生了重要變化——雖然奇欽·伊查遺址作為當時的一個政治中心並示廢棄,但在今天梅里達城的東南,雙建立了一座新一瑪雅城邦——瑪雅潘。

  瑪雅文獻記載,瑪雅潘是一處世哲學集權政治中心,在承認「科科姆氏族」宗主權的前提下,當地貴族被集中到這裡,過著舒適自在的生活,但是受至某些限制。

  雖然瑪雅潘遺址的主要神廟的設計思想比較保守,規模較小,彷彿是奇欽·伊查遺址「城堡金字塔」的複製品,但這座禮儀中心的布局,在瑪雅地我仍然具有創新性和獨特性。這是一座密集擁擠的城市,,房屋鱗次櫛比,低矮的界牆,分隔了城內的禮儀區域和居住院區域,城市被一道圓形防禦石牆環繞。

  在某種程度上,瑪雅潘遺址是瑪雅早期歷史的有意回歸——石碑崇敬拜的復活,以故圍繞密閉的院落布置的建築,但是蛇柱和柱廊大廳則是奇欽·伊查遺址中托爾特克式建築影響的表現。

7 坎古恩宮殿群 -帕倫克遺址



  帕倫克遺址,在今墨西哥恰巴士州境內,屬瑪雅文化的遺存,它坐落在崇山峻岭之中的一個山坡上,熱帶森林環繞四周,該城市最早建於公元前,在公元七世紀到九世紀是最為繁華。

  在帕倫克古城遺址,不一座用巨石砌成的金字塔,它用了幾十年的時間才建成,塔高10層,塔的頂上是平台,其上有一座名叫「銘文神殿」的巨大建築物,極富特色銘文神廟有5層方形高塔,這是祭司觀察天象、研究天體運行的地方,宮殿周圍還有許多宮殿式樣的建築,構成了一幅眾星捧月的美妙圖案。

  帕倫克遺址,的建築表現了瑪雅人高超的建築水平和工工藝,是瑪雅文明的生動寫照,無怪乎人們把帕倫克稱為「美洲上的雅典」。

8 坎古恩宮殿群 -奇欽·伊查城邦



  奇欽·伊查(Chichen-Itza)城邦,位於墨西哥尤卡坦州(Yucatan)的首府梅尼達(Merida)以東120公里處,它的意思是這個城邦「在伊查部族的聖泉的邊沿」。對這座城邦的發掘工作,從1923年開始一直延續了二十年。

  奇欽·伊查城邦,興起於公元十世紀,是后古典時期的新瑪雅城邦,它包括兩個不同時代的文化:古瑪雅文化和瑪雅——托爾特克文化(Tol etec)。

  奇欽·伊查城邦南北長2公里,東西寬15公里。其中屬於「古奇欽」的建築物有「三座門殿」、「四座門殿」、「紅房」等。這些建築的規模雖然較小,但結構很完備;一般廟殿都有門廊和內殿,有壁龕、壁畫,或者雨神偶像。其中最重要的是橫在兩個人像石柱上面的石門楣的銘刻,它確切地表明這座建築的紀年是公元879年,這時正是瑪雅文化長二期的末期。

  北方的游牧民族托爾特克人於公元十世紀南遷至萬卡坦半島,成為這個地區的新的統治者,他們在發揚自已優良傳統的同時,吸取了瑪雅文明的精華,並與瑪雅人一起,又興建了許多新的城邦,其中就有新奇欽·伊查。如在奇欽·伊查城邦中,他們興建了武士殿、金字塔、觀象台、頭顱牆、球場,市場等建築,這些建築,既有托爾特克人原有的風格,以保存了許多瑪雅文化的特點,形成了瑪雅——托爾特克文化。 在奇欽·伊查有一個被稱為「螺旋塔」的著名天文觀象台,它在瑪雅建築中是獨一無二的,這個觀象台因在內部有螺旋形的梯道和迴廊,屋頂也呈半圓形狀而得名。塔體總高約12。5米,但它建在兩層高在的平台上,四周視野遼闊,仍不失為進行天文觀測的好位置,設計者充分了解觀測的條件和需要,使塔內厚牆在觀測室內形成的窗口連線也變成觀測的工具,因此觀象台本身就是一種天文儀器,它結構簡明,形體規範,均取自方圓幾何線條的外形,很具科學意味,在古代建築中極為罕見。

上一篇[Sirloin]    下一篇 [三香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