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FBl聯邦調查局

埃德加·胡佛(英語:Edgar Hoover,1895年1月1日-1972年5月2日),美國聯邦調查局第一任局長,任職長達48年。作為一個叱吒風雲近半個世紀的傳奇人物,他的名氣遠遠超過電影明星,權勢讓總統也望塵莫及。他是一個時代的象徵,也是美國民眾的偶像。

1人物簡介

埃德加·胡佛
J·埃德加·胡佛出生於1895年1月1日,是一個創造了美國歷史和FBI神話的傳奇人物,他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局長寶座上一坐就是近半個世紀。作為這個機構的秘密守護者和最高掌權人,胡佛曾是FBI的化身,是一個令人恐懼的神秘人物。他是美國歷史上最有權勢的人物,也是最富爭議的人物。即便是在他死後的30多年裡,關於他的爭議也從來沒有停止過。
近20多年來,一位名叫理查德·海科的作者走訪了十幾位知情人,並查閱了上千份有關胡佛的文件,日前終於寫出一本揭露胡佛權力秘密的新書《傀儡王:J·埃德加·胡佛的秘密一生》。
1924年,當時還是一名司法部年輕律師的胡佛被任命為FBI局長,沒有人會想到,他在這個位子上一坐就是48年。在那48年裡,美國換了8位總統,16位總檢察官,但FBI局長卻始終名叫J·埃德加·胡佛。他所擁有的權力是之後任何FBI領導所無法超越的。
理查德·海科在書中寫道:「胡佛知道怎樣保守秘密,這是他成功的真正原因。他不僅知道這些秘密,而且沒有人知道他究竟知道哪些秘密。」「沒有一位總統敢解僱胡佛,因為沒有一位總統知道胡佛究竟知道些什麼。這對總統來說是最大的恐嚇。」

2人物故事

胡佛死後
胡佛帶著秘密進墳墓 尼克松額手稱慶 在華盛頓,胡佛本人就是一個神話。對他來說,他擁有別人不可能有的東西,他知道別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一直到死,胡佛都認為自己是美國的終極保護者,這也是
尼克松與埃德加·胡佛

  尼克松與埃德加·胡佛

許多美國人一度所認為的。
「他在適當的時候死了」
1972年5月2日早上,胡佛被發現死於華盛頓家中的卧室地上。當天下午,尼克松總統在自己的私人日記上寫道:「他在一個適當的時候死了:幸運的是,他是在位的時候死的。如果他在之前被迫下台抑或主動辭職,他都很可能被人殺死。」
然而,在對全國發表的官方講話上,尼克松卻是這樣說的:「今天,所有美國人都對J·埃德加·胡佛先生的去世感到悲傷。作為聯邦調查局的局長,胡佛先生擁有赤誠的忠心,卓越的能力和非凡的奉獻精神。可以說,他是在他自己所生活的這個年代里的一個傳奇。」
「危險環境離我們而去了」
儘管並不是所有人都把他的去世視為美國的一個損失,但還是很少人敢表達自己的這種想法,因為大家都害怕遭到這個神秘人物的報復。馬丁·路德·金的遺孀是少數一個敢說出這種看法的人,她說:「一個可悲和危險的環境終於離我們而去了。在胡佛的統治之下,FBI所收集的文件里充斥著謊言,據說還有一些政府高官,包括美國總統在內的醜聞。這種爆炸性的秘密必須以適當的方法被掩蓋,而黑人和黑人自由運動就成了這種不名譽活動的靶子。」
她所指的這些秘密文件據稱包含著許多骯髒的醜聞。然而,這些醜聞正是胡佛權力的來源。胡佛處理這些秘密文件的方式也相當特別。他從來不會向任何無關的人透露這些醜聞的細節,而只讓那些可能受醜聞連累的關鍵人物知道自己手中掌握著他們的秘密。這是一種無聲的恐嚇:只要這些消息沒有被公眾知道就絕對有效。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裡,胡佛確保這些秘密沒有一個字被走漏。從來沒有一個例外。事實上,這些文件被保存得如此機密,以致於沒有人敢肯定它們是否真的存在。但是,胡佛他自己知道,而這就足夠了
美國聯邦調查局由調查局(The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簡稱BOI)改制之後的第一任局長,任職長達48年,直到1972年逝世為止。
交手
三十年代初,在中西部地區大量出現的銀行搶劫案困擾著當地執法部門。這些搶案是由多個不同的犯罪團伙所為,憑藉其火力優勢和迅速的撤離而屢次逃避法律制裁。更令有關部門懊惱和尷尬的是,由於那時的銀行經常因債務糾紛將農民搞得家破人亡,因此對銀行的搶劫行為常被認為是正義的。這種觀念甚至發展到人們把許多這樣的亡命之徒當作是民間英雄,常常成為報紙頭條新聞,其中最突出的是約翰·迪林傑(John Dillinger,因多次成功避開銀行的安保、越獄和逃脫警察追捕而出名)。政府官員懇求華盛頓能夠協助他們制止這種無法無天的行為。事實上,搶匪們經常駕駛偷來的汽車跨越州界(這是聯邦犯罪行為),因此聯邦調查局獲得了追捕他們的授權。不過,事情並未按預想的方向發展,特別是與迪林傑團伙的交鋒中,聯邦調查局方面屢屢失誤。
在一次對藏身於威斯康星州曼尼塔沃什水畔「小波希米亞農舍」旅館中的迪林傑團伙進行的清剿行動中,一名特工和一名無辜平民死亡(被特工誤殺),另外還有兩位卡車司機受傷。犯罪團伙成員則成功潛逃。胡佛意識到自己必須果斷行動,於是出動全部力量去逮捕罪犯。胡佛特別將重點放在逮捕迪林傑上,因為他認為迪林傑無法無天的行為是直接針對他和他的部門的羞辱。在1934年的7月底,芝加哥分部的行動負責人梅爾文·珀維斯得到了迪林傑行蹤的線報,並最終成功在傳奇劇院門口將迪林傑擊斃。
由於幾次廣為人知的逮捕或射殺不法分子及銀行搶匪的事迹,包括約翰·迪林傑,埃爾文·卡皮斯和「機槍手」凱利,調查局的權責開始擴大並於1935年更名為聯邦調查局。1939年,聯邦調查局在國內情報領域獨佔鰲頭。胡佛進行了一些改革,例如擴充及合併鑒識部的指紋檔案,建成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指紋庫。
胡佛還在擴大聯邦調查局的人員招募工作方面提供了很大的幫助。他還於1932年協助創建了聯邦調查局實驗室,用來檢驗探員找到的現場證據。
反諜計劃
主條目:en:COINTELPRO
1956年,胡佛因美國最高法院限制司法部起訴政見不同者,尤其是共產主義者的判決感到愈發沮喪。也正是此時,他打著「反諜計劃」的幌子,組建了一個「骯髒」的秘密項目。直到1971年被曝光,這個秘密項目始終在運作,胡佛和聯邦調查局也因此遭到了尖刻的批評。反諜計劃最早被用來瓦解美國共產黨,後來又被用來對付諸如黑豹黨、馬丁·路德·金組建的南方基督教領袖會議(SCLC),三K黨,新納粹主義者組織美國納粹黨以及其他團體。它的破壞手段包括滲透,盜竊,非法竊聽,偽造文件和散布針對目標組織主要成員的謠言。一些作家還指控聯邦調查局在反諜計劃中運用的手段還包括煽動暴力和謀殺。1975年,反諜計劃受到愛達荷州共和党參議員弗蘭克·丘奇領導的「美國眾議院負責調查政府情報行動專門委員會」(英文:United States Senate Select Committee to Study Governmental Operations with Respect to Intelligence Activities,又被稱為丘奇委員會)的調查。最終,該計劃被宣布為非法和違反憲法。
通過收集一些有影響力的人物,尤其是政客的不光彩且可能造成傷害的信息,胡佛積累了巨大的力量。據前代理總檢察長勞倫斯·賽博曼(1974-1975年在任)所言,聯邦調查局局長克勞倫斯·凱利認為這些文件並不存在或者早已被銷毀。1975年1月,在《華盛頓郵報》披露后,凱利在他的外間辦公室中找到了這些文件。國會司法委員會要求賽博曼就此作證。一項由大衛·加羅主持,針對胡佛的文件的廣泛調查表明,胡佛,他的繼任者威廉·沙利文,以及聯邦調查局都是可靠的。
1956年,即胡佛將馬丁·路德·金作為目標數年前,他曾和一位來自密西西比州芒德拜龍的民權領導人T.R.M. 霍華德曾有過公開交鋒。在一次全國巡迴演講中,霍華德曾批評聯邦調查局在對喬治·W·李(George W. Lee),蘭默·史密斯(Lamar Smith)和艾莫特·泰爾(Emmett Till)的種族謀殺偵查上存在失職。胡佛不僅給媒體寫了一封公開信,稱這些說法都是「不負責任的」,還秘密贏得了全美有色人種促進協會(NAACP)的律師瑟古德·馬歇爾的協助,損毀霍華德的名譽。
晚年
總統杜魯門、約翰·肯尼迪和林登·約翰遜均考慮過要將胡佛撤職,可是都認為此舉的政治成本或許會難以承擔。直到1972年因高血壓逝世,胡佛在國會中一直都得到了有力的支持。聯邦調查局的指令由副局長克萊德·托爾森(Clyde Tolson)下達。不久之後,理查德·尼克松總統任命劉易斯·帕特里克·格雷(L. Patrick Gray),一位沒有聯邦調查局工作背景的司法部官員作為執行局長,而馬克·費爾特留任副局長。擔任聯邦調查局的要職被認為是最終導致費爾特成為告密者的原因,也就是後來常常被提及的 "深喉"。

對後來的影響

《生活》雜誌封面上的胡佛局長

  《生活》雜誌封面上的胡佛局長

胡佛曾擔任華納兄弟公司1959年電影《調查局故事》(The FBI Story)和1965年一部長期播映的衍生電視連續劇《聯邦調查局》(The F.B.I.)的顧問,以此來確保華納兄弟公司的影片中對於聯邦調查局的描寫比當時其他犯罪類戲劇更正面。
1979年,由參議員理查德·史威克負責的國會暗殺調查專門委員會(HSCA)重開對肯尼迪總統暗殺事件的調查。該委員會認為胡佛領導的聯邦調查局「在調查總統被陰謀暗殺的可能性方面存在失職」。委員會更進一步認為聯邦調查局「缺乏同其他部門信息共享的機制」。
位於華盛頓特區的聯邦調查局總部(J. 埃德加·胡佛大樓)是以胡佛的名字命名的。由於胡佛本身頗具爭議性,常常會有提議改名的聲音。2001年,參議員哈里·瑞德曾聯署要求去掉大樓上胡佛的名字。他宣稱:「聯邦調查局大樓上胡佛的名字是一個污點。」但該提議並未被參議院採納。

3個人生活

性取向
聯邦調查局局長鬍佛和副局長克萊德·托爾森。胡佛終身未娶,而至少從20世紀40年代開始,就有關於他是同性戀的傳聞。聯邦調查局的副局長同時也是胡佛的繼任者克萊德·托爾森被認為是他的同性情人。
一些傳記作者曾澄清胡佛同性戀謠傳,特別認為與托爾森發生關係不太可能,而其他人則認為兩人的戀情極有可能甚至是「確信無疑」的,還有一些人提到了謠言,卻沒有表達立場。胡佛將托爾森描述成他的「另一個自我」(alter ego):一個不僅可以在白天親密無間的工作,而且可以一起吃飯,去夜店以及度假的人。兩人之間極度親密的關係常常被拿來當作兩人戀人關係的證據,儘管一些了解他們的聯邦調查局僱員,例如馬克·費爾特(Mark Felt),說這種關係僅僅是兄弟情誼。
托爾森繼承了胡佛的房產,並搬入其中,並接過了覆蓋在胡佛靈柩上的美國國旗。托爾森在國會公墓(Congressional Cemetery)的墓地於胡佛的僅有數碼之遙。
羅伊·科恩律師,曾在50年代協助胡佛調查共產主義者,他本人也是一個未公開身份的同性戀者,認為胡佛對自己的性慾十分恐懼,以至於不能嘗試擁有正常的性生活或感情生活。據傳科恩曾稱穿女裝的胡佛為「瑪麗」(Mary)。
在其1993年的傳記《官方的及秘密的:胡佛的隱秘生活》( Official and Confidential: The Secret Life of J Edgar Hoover), 安東尼·薩默斯引用了目擊者蘇珊·羅森蒂爾(Susan Rosenstie)的話,她稱曾看到過胡佛在20世紀50年代時著異性裝扮,她說曾兩次見過胡佛穿著有花邊的蓬鬆黑裙,長筒襪,高跟鞋,以及黑色鬈假髮,出現在同性戀群交派對中。
「 1958年,雙性戀百萬富翁,蒸餾酒製造業者及慈善家劉易斯·索倫·羅森蒂爾(Lewis Solon Rosenstiel)問他的第四任妻子蘇珊·羅森蒂爾(Susan Rosenstie),曾與另一個雙性戀者有過9年婚姻的她,是否見過「同性群交」。儘管蘇珊曾經一度對於自己68歲的丈夫和他的律師羅伊·科恩同床而感到驚訝,她告訴薩默斯她從未被邀請去見證男性間的性愛。問過這個問題之後不久,在蘇珊的同意下,這對夫婦共同前往曼哈頓的廣場飯店。科恩,曾擔任參議員約瑟夫·雷芒德·麥卡錫和共和黨權力經紀人(power breaker)的助手,在門口迎候他們。當她和丈夫進入套房后,「蘇珊說,她認出了另外的一個人:約翰·埃德加·胡佛」,聯邦調查局局長,她曾在紐約上東區的排屋中見過他。胡佛,劉易斯解釋道,給予他接觸有影響力的政客的機會,他則部分通過為局長的賭博債務埋單來答謝。 」
薩默斯還說,黑手黨曾經敲詐過胡佛,結果是胡佛不願意採取積極行動遏制有組織犯罪。儘管未被證實,有關易裝癖的指證廣為流傳,「J·艾德娜·胡佛」成為了電視,電影和其他地方的笑談。用作家托馬斯·多亨迪(Thomas Doherty)的話說,「在美國流行文化中,胖胖的聯邦調查局局長可能成為克里斯汀·約根森(Christine Jorgensen,首個廣為人知的變性人)實在太誘人,不能不細細品味」。大多數傳記作家認為聯邦調查局正調查黑手黨的情況下,黑手黨敲詐的說法實在不足採信。杜魯門·卡波特曾幫助散布這些謠言,而他曾說過,他更感興趣的是激怒胡佛,而不是檢驗這些傳言的真假。
胡佛追蹤並威脅任何對於他性取向含沙射影攻擊的人。他還散布毀滅性的、無根據的謠言稱,阿德萊·史蒂文森(Adlai Stevenson)是同性戀,陰謀破壞自由政府1952年的總統選戰。 他的大量秘密文件包含了對於埃莉諾·羅斯福傳言的同性戀人的監聽材料,被猜測是意圖用來進行敲詐的。
前蘇聯的公開檔案中有證據表明,蘇聯為了達到詆毀美國的目的,運用同性戀傳言來詆毀胡佛。左翼對於胡佛同性戀行為和關係相關報告的使用的目的是為了懷疑他的恐同行為。為了解釋他明顯自相矛盾的行為,人們認為胡佛是很典型的內在性恐同者,他對自我的厭惡解釋了他為什麼一面迫害同性戀者,一面自己又是同性戀和易裝癖者。反對這種觀點的人認為,胡佛是他那個年代的產物,認為同性戀是「個人生活」,這與50年代開始的「有選擇權利」運動的潮流相抵觸;胡佛對待同性戀權利運動組織與其他異見團體的看法一樣:對聯邦調查局的威脅。
胡佛的傳記作者理查德·漢克並沒有糾纏於胡佛的同性戀傳聞,而是爆料說胡佛和女演員多蘿西·蘭默在20世紀30年代晚期和40年代早期曾有過交往。在胡佛死後,蘭默也並沒有否認自己在兩次婚姻之間曾有過一段和胡佛的戀情。漢克還爆料說,四、五十年代時,胡佛曾經常同舞蹈家和演員琴吉·羅傑斯之母萊拉·羅傑斯(已離異)一起出現在社交場合,以至於很多他們共同的朋友認為他們最終會結婚。作為總統林登·約翰遜特別助手且私交甚密的好萊塢資深說客傑克·瓦倫蒂儘管曾和約翰遜的私人秘書有過兩年的婚姻,仍然於1964年受到FBI關於他和一位商業攝影師是否有同性關係的調查。華盛頓郵報根據陽光法案得到了相關資料,並報道了此事。

4胡佛之墓

疑似有黑人家庭背景 黑人作家米莉·麥克吉(Millie McGhee)[35]在她2000年的書《揭秘》(Secrets Uncovered)中宣稱和胡佛有親屬關係。根據麥克吉的口述家族史,這個來自密西西比州的家族的一支,也姓胡佛,和華盛頓特區的胡佛家族有聯繫。胡佛的父親並不是檔案上所說的迪肯森·奈勒·胡佛,而是來自密西西比的愛佛瑞·胡佛。系譜學家喬治·奧特(George Ott)深入調查了這些說法,並找到了一些支持上述說法的證據,同時還發現官方檔案中對於胡佛出生的那個華盛頓家庭不尋常的爭論,但並沒有找到任何決定性的證據。值得注意的一點是,胡佛的出生證明是在1938年,也就是他43歲時才開具的。

5怪癖

在他的書《無處左轉》中,前特工約瑟夫·L·斯科特將胡佛描述成一個嚴厲且偏執的老人,他令所有人感到恐懼。例如,斯科特稱,胡佛喜歡在備忘錄的頁邊空白處批註,如果備忘錄的頁邊太窄,他就會批註到:「注意邊界(Watch the borders)!」沒有人敢去問他這樣寫的原因,而是派人去詢問邊界巡邏隊在美加和美墨邊界是否有異動。直到一周后,總部的一個職員才明白這句話是指備忘錄的紙邊。斯科特還說,那一段時期錯誤增加的邊境活動最終導致了美國共產黨領導人加斯·豪爾被捕。

6共濟會

胡佛是一個「投入的」共濟會成員,被共濟會南部分會授予33級榮譽(共濟會的組織結構,33級為最高)。「他於1920年11月9日,他26歲生日前兩個月被提拔為「大師級」(Master Mason,共濟會中的第3級)。在他52年的會員生涯中,他獲得了不計其數的獎章,榮譽。」最終在1955年,他被提升為第33級榮譽總巡查,並於次年被授予共濟會的最高認可——大榮譽十字。

7榮譽

1938年,胡佛在為俄克拉何馬州浸會大學畢業典禮演講時,接受了該學校授予的榮譽博士學位。
1950年,英國國王喬治六世授予胡佛大英帝國勳章和榮譽騎士頭銜。他因此可以在名字后署上字母KBE,但由於他是美國公民,不能使用「爵士」頭銜。
1955年,胡佛被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授予國家安全獎章(National Security Medal)。
1955年,胡佛被共濟會授予33級榮譽總巡查,並在1956年獲得其最高認可——大榮譽十字(Grand Cross of Honour)。
1966年,他獲得總統林登·約翰遜授予的傑出貢獻獎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Award),以表彰他擔任聯邦調查局局長時的表現。
華盛頓特區的聯邦調查局大樓以他的名字命名。
胡佛死後,國會通過決議,允許他的遺體在國會山圓形大廳里供人瞻仰,這種榮譽在當時只授予給過另外21個人。
國會還通過決議,刊印一份紀念手冊來追思胡佛。《約翰·埃德加·胡佛:美國國會紀念頌詞以及與他的生活和工作有關的文章和社論》(J. Edgar Hoover: Memorial Tributes in the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Various Articles and Editorials Relating to His Life and Work)於1974年出版。
上一篇[利昂·N·庫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