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標籤: 暫無標籤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二戰德國元帥和一級上將。畢業於普魯士武備學校。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歷任國防軍步兵師師長、第三軍區(柏林)司令。

1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簡介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Erwin von Witzleben(188l-1944)陸軍元帥。畢業於普魯士武備學校。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歷任國防軍步兵師師長、第三軍區(柏林)司令。1938年2月一度被希特勒解職。此後開始參與上層的反希特勒密謀活動。1939年被委派指揮駐防西線的德軍第1集團軍司令,參加進攻法國,獲元帥銜。同年10月任D集團軍群司令。1941年任西線德軍總司令。翌年調回大本營任總協理官。1944年參與策劃七.二零事件,內定政變成功后擔任武裝部隊總司令。失敗后被處死。

2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早年經歷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188l-1944)陸軍元帥。畢業於普魯士武備學校。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歷任國防軍步兵師師長、第三軍區(柏林)司令。1938年2月一度被希特勒解職。此後開始參與上層的反希特勒密謀活動。1939年被委派指揮駐防西線的德軍第1集團軍司令,參加進攻法國,獲元帥銜。同年10月任D集團軍群司令。1941年任西線德軍總司令。翌年調回大本營任總協理官。1944年參與策劃七.二零事件,內定政變成功后擔任武裝部隊總司令。1944年9月8日,維茨勒本元帥在普勒村湖監獄被處以絞刑。在一個屠戶的掛肉鉤子上,一位受過真正的普魯士教育的優秀軍官、一位代表「另一個德國」的貴族死去了。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1881年12月4日出生在德國Breslau,在1901年3月7日在手榴彈兵軍團參加了德國軍隊作為少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威茨勒本被任命了第19儲備旅團的副官。他在西部前面擔任了,他贏取鐵十字架。在1917年4月,威茨勒本在第6步兵假設一個營的命令。來年他成為了總參謀部官員到108步兵師。

1881年12月4日,維茨勒本出生在布雷斯勞的一個普魯士佩劍貴族家庭。這一家族曾養育過許多效忠於普魯士王室的軍官。維茨勒本自幼篤信基督教,立志終生為大眾謀福利。他早年就開始接受軍人教育。從格羅斯利希費爾德高等軍事學校畢業后,他被調往第7警衛團服務。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他已升為連長,參加了對凡爾登附近弗克斯堡壘的首次攻擊,因作戰有功而獲兩枚鐵十字勳章。后因負重傷調職於參謀本部。

1919年,維茨勒本參加了魯爾區的平叛作戰,後來服務於陸軍,任第6軍區司令部參謀長。1934年2月1日,他升任第3師少將師長,後來升任第3軍軍長兼大柏林第3軍區司令。維茨勒本是一位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道主義」者。他目睹了1934年羅姆暴動事件之後的大屠殺,思想上開始反對國家社會主義征服所採取的一起野蠻的警察手段,後來發展到反對國家社會主義。在1934年的大屠殺中,施萊歇和布雷多兩位將軍慘遭暗殺。當時的第3軍區參謀長曼施坦因因此請求維茨勒本少將向陸軍總司令弗里契上將提出抗議。弗里契也是反對納粹黨徒的,曾在希特勒面前提過異議。但希特勒說,這兩位將軍有裡通外國的行為。至於證據,卻始終沒有拿出來。當希特勒內政方面的「劃一革新」實施完畢之後,他開始推行其外交上的目標。1937年11月5日,他在國防軍三軍總司令參加的一次會議上宣稱,他已決心採取行動,甚至不惜去冒戰爭的風險。很多高級將領懇切地提出勸告,切勿挑起糾紛,以免危及德意志民族的生存。希特勒對此無動於衷,仍一意孤行地推行其擴張計劃。

1934年威茨勒本被提升了對少將並且任命了Wehrkries III的司令員,替換Werner·von·Fitsch將軍,名出軍隊的總司令。Adolf·Hitler和他的政府的對手在納粹德國,威茨勒本加入與Erich·von·Manstein,Wilhelm·Leeb和Gerd·von·Rundstedt要求軍事詢問入Kurt·von跟隨長的刀子的夜的Schleicher死亡。然而,防禦部長,Werner·von·Blomberg,拒絕允許它發生。當他的朋友,Werner·von·Fitsch將軍,在被遣散了作為軍隊的總司令用王牌取勝同性戀,充電Witzleben是憤怒的。他現在是開始考慮一次軍事突然行動的可能性反對Hitler的剛烈反納粹。Gestapo發覺了Hitler他的批評1938年,並且他被迫使採取提前退休。

3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二戰期間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七.二零事件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Witzleben被召回了對德國軍隊。在法國的入侵威茨勒本命令了第1支軍隊。他的隊伍在1940年6月打破了馬其諾防線然後佔領了Alsace-Lorraine。由於這次行動威茨勒本被提升了到元帥等級。

威茨勒本在法國保持,並且,在操作他再次開始密謀反對Adolf·Hitler的Barbarossa之後的失敗。Gestapo是消息靈通的他再次重要對政府,並且1942年威茨勒本叫回到德國並且退休了。威茨勒本度過了以後二年在他的國家莊園。他與anti-Nazis保持了聯繫和在1944變得介入7月劇情。在克勞斯以後馮Stauffenberg放了炸彈共謀者被認為Hitler被殺害了,並且威茨勒本安裝了作為武力的總司令和Erich·Hoepner作為家庭軍隊的司令員。

維茨勒本是「七·二○」密謀刺殺希特勒事件的組織者和領導者之一,他的反對國家社會主義的思想,絕非德國面臨崩潰時才開始的。這種思想在他心目中早就紮下了根子。

1938年3月13日,德軍開進奧地利。1938年5月30日,希特勒決定解決捷克問題。7月16日,陸軍參謀長貝克上將向新任陸軍總司令勃勞希奇上將遞交了一份報告,力陳勿輕啟戰端,要求各降落阻止希特勒的侵略企圖。與此同時,已有秘密反抗組織出現了。政治家、工商界領袖、天主教和基督教的神職人員、外交家和軍人都分頭集會,策劃推翻希特勒政權。尤其是在陸軍中,有一個反抗組織擬密謀除掉希特勒。這個反抗組織的首腦就是前萊比錫市長戈德勒。戈德勒曾在國外很多地方旅行過,從調查中獲知,希特勒及其政權都得不到外國的支持。於是,他寫了一份意見書並散發給各個將領。反對希特勒組織還派出一名叫施門齊恩的農場主去倫敦會見范西塔特爵士和丘吉爾。施門齊恩向這兩位政治家陳述了希特勒的戰爭政策並指出,如果英國支持德國陸軍中的反希特勒組織,希特勒的戰爭計劃在48小時內就會被完全打破。

4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 -「七·二○」

埃爾溫·馮·威茨勒本七.二零事件主謀人
在1938年秋季的那些充滿戲劇性的日子裡,推翻希特勒的一切內部準備已經完成。貝克上將在一次演說中提到,德國陸軍不僅要準備應付一場未來的戰爭,而且還必須準備應付一次僅限於在柏林進行的「內部鬥爭」。同時還透露,在預期的這次「內部鬥爭」中,柏林警察局長黑爾多夫伯爵和駐柏林的軍長維茨勒本將軍已有了特殊的任務。有關顛覆的的一切準備在柏林業已完成,駐在波茨坦由阿勒費爾德伯爵指揮的部隊以及駐在圖林根由赫普納將軍指揮的一個裝甲師也準備好了隨時行動。萬事俱備,只等英國在外交上予以支持。可是,英國首相張伯倫不接受他們的請求。對於德國反抗組織的努力,他僅僅表示讚許,卻與法國總理達拉第一起到慕尼黑去了。他們要同希特勒談判。談判的結果,是德軍開入捷克蘇台德區。由於英國的這種姑息態度,希特勒竟然勝利了。德國陸軍中的反抗組織深知,要在當時推翻希特勒已無成功的可能。但他們絕不放棄努力。當貝克上將辭職之後,新任參謀長哈爾德上將繼續與維茨勒本將軍保持聯絡,等待時機,以求重振反抗力量。1939年8月底,維茨勒本調任駐法蘭克福的第2集團軍總司令,后又調任第1集團軍總司令,與第7集團軍一同集結於德國的西部邊境。

波蘭戰役之後,反抗組織的各將領開始重新策劃除掉希特勒。

1934年,前任陸軍總司令哈默施泰因·埃克沃德上將,因公開反對國社黨而被希特勒免職。依照戰時動員的規定,這位上將重新起用,於一九三九年調任位於西線北翼的一個特編兵團司令。此公綽號「紅色將軍」,按照反抗組織重新策劃的行動,他必須在希特勒巡視齊格菲防線時將其拘留。而維茨勒本將軍則負責查封國社黨的各黨務中心,拘捕黨的主要頭目。希特勒似乎已察覺出不詳之兆,他取消了巡視,並將哈默施泰因免職,列為預備指揮人員。這樣,一次可以解救德意志民族的機會又喪失了。1940年5月10日,德軍在西線發起進攻,短時間內就在比利時和法國北部打敗了英國和法國軍隊。第12和第16集團軍於6月17日轉而向東方實施猛烈的鉗形攻勢。此前,在6月14日,業已晉陞上將的維茨勒本在聖阿沃德-薩爾布呂肯地區突破了馬奇諾防線。這樣,位於南希和貝爾福之間的法國軍隊就被包圍了。6月17日,法國要求投降。

1940年7月19日,維茨勒本晉陞為元帥,10月間被任命為D集團軍總司令。1941年3月15日,又被任命為西線總司令。一年之後,因病被免職而列為預備指揮人員。維茨勒本隱居故里,但仍繼續同陸軍中的反抗組織保持密切的接觸。德國內部的反希特勒組織,其成員來自各種政治派別,各民間團體,包括各種職業。他們下決心推翻希特勒及其政權。維茨勒本及其在陸軍中的同謀者深知,要消滅希特勒及其政權,必須採取強硬手段。但從當時的情況看,政變的時機尚未成熟,主要是因為一些陸軍將領如龍德施泰特和曼施坦因等認為在戰時進行抗命和兵變是大逆不道的,相反應該履行「效忠」的誓言。傳奇性的非洲軍團指揮官隆美爾也不贊成謀叛者要殺死希特勒的建議。他的意見是,只能將希特勒逮捕並移送法庭審判。困難之處還在於,青年軍官都不知道反抗的計劃,而只能在事發后告訴他們。大戰中各條戰線的敗局迫使反抗者急於採取行動。1943年3月13日,中央集團軍群總司令部的傳令軍官施拉布倫多夫中尉企圖用炸死希特勒,但沒有爆炸。這一暗殺行動遂歸於失敗。

1944年7月20日,施陶芬貝格上校在最高統帥部作戰簡報室里放置了一枚炸彈。當他離開簡報室時,爆炸了。在柏林待命的反叛人員按計劃行動。此前,反抗組織的領導人之一維茨勒本已在告全體軍民書上簽字。事成之後,他將出任國防軍最高統帥。可是「七·二○」謀殺行動失敗了。施陶芬貝格及其他有牽連的軍官於當晚全部被處決。緊接著又有許多人被捕。他和所有參加反叛的軍官一樣,被送到「榮譽法庭」,以「不名譽」的原因被開除國防軍。在國民法庭上,維茨勒本表現出大義凜然,他承認了密謀反抗希特勒的行動。在宣判他死刑的時候,他向各位法官聲明說:「你們可以把我交給劊子手,但不出3個月,那苦難和憤怒的民眾必將去找你們算帳!」

十五年後,聯邦國防軍總監豪辛格上將在致聯邦國防軍各指揮官的一項訓令中,提到「七·二○」行動時指出:「這是德國最黑暗時期的一個焦點,勇士們的基督教救世和人道主義的責任感,決定了這一次的暗殺行動。我們聯邦國防軍人對於他們的犧牲精神和良知表示無限的敬佩。他們無愧於我們的表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