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基因工程藥物是先確定對某種疾病有預防和治療作用的蛋白質,然後將控制該蛋白質合成過
基因工程藥物
程的基因取出來,經過一系列基因操作,最後將該基因放入可以大量生產的受體細胞中去,這些受體細胞包括細菌、酵母菌、動物或動物細胞、植物或植物細胞,在受體細胞不斷繁殖過程中,大規模生產具有預防和治療這些疾病的蛋白質,即基因疫苗或藥物。 在醫學和獸醫學中應用正逐步推廣。

2舉例

以乙型病毒性肝炎(以下簡稱乙肝)疫苗為例,像其他蛋白質一樣,乙肝表面抗原(HBSAg)的產生也受DNA調控。利用基因剪切技術,用一種"基因剪刀"將調控HBSAg的那段DNA剪裁下來,裝到一個表達載體中,所謂表達載體,是因為它可以把這段DNA的功能發揮出來;再把這種表達載體轉移到受體細胞內,如大腸桿菌或酵母菌等;最後再通過這些大腸桿菌或酵母菌的快速繁殖,生產出大量我們所需要的HBSAg(乙肝疫苗)。

3貢獻典例

長期以來,醫學工作者在防治乙肝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曾一度陷於困境。乙肝病毒(HBV)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內部為DNA,外部有一層外殼蛋白質,稱為HBSAg。把一定量的HBSAg注射入人體,就使機體產生對HBV抗衡的抗體。機體依靠這種抗體,可以清除入侵機體內的HBV。過去,乙肝疫苗的來源,主要是從HBV攜帶者的血液中分離出來的HBSAg,這種血液是不安全的,可能混有其他病原體[其他型的肝炎病毒,特別是艾滋病病毒(HIV)]的污染。此外,血液來源也是極有限的,使乙肝疫苗的供應猶如杯水車薪,遠不能滿足全國的需要。基因工程疫苗解決了這一難題。 與上述的血源乙肝疫苗相比,基因工程生產的乙肝疫苗,取材方便,利用的是資源豐富的大腸桿菌或酵母菌,它們有極強的繁殖能力,並藉助於高科技手段,可以大規模生產出質量好、純度高、免疫原性好、價格便宜的藥物。在小孩出生后,按計劃實施新生兒到六個月齡內先後注射三次乙肝疫苗的免疫程序,就可獲得終身免疫,免受乙型肝炎之害。正是基於1996年中國已有能力生產大量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中國才有信心遏制這一威脅人類健康最嚴重、流行最廣泛的病種。這是基因工程藥物對人類的貢獻典例之一。

4干擾素

當人或動物受到某種病毒感染時,體內會產生一種物質,它會阻止或干擾人體再次受到病毒感染,故人們把此種物質稱為干擾素(Interfero,簡稱IFN),是1957年英國科學家多薩克斯(Lossaacs)和林德曼(Lindenmann)在研究流感病毒干擾現象時發現的。干擾素具有廣譜抗病毒的效能,是一種治療乙肝的有效藥物,國際上批准治療丙型病毒性肝炎的藥物只有它。但是,通常情況下人體內干擾素基因處於"睡眠"狀態,因而血中一般測不到干擾素。只有在發生病毒感染或受到干擾素誘導物的誘導時,人體內的干擾素基因才會"蘇醒",開始產生干擾素,但其數量微乎其微。即使經過誘導,從人血中提取1mg干擾素,需要人血8000ml,其成本高得驚人。據計算:要獲取1磅(453g)純干擾素,其成本高達200億美元。使大多數病人沒有使用干擾素的能力。1980年後,干擾素與乙肝疫苗一樣,採用基因工程進行生產,其基本原理及操作流程與乙肝疫苗十分類似。現在要獲取1磅(453g)純干擾素,其成本不到1億美元。基因工程生產出來的大量干擾素,是基因工程藥物對人類的又一重大貢獻。
隨著基因工程技術的進展,基因工程藥物正在不斷增加,創造了可以長期獲取更大利潤的商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