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基拉·大和(日語:キラ・ヤマト)是2002年開始播出的日本動畫《高達SEED》中的第一男主角。他也在該片的續集《機動戰士高達SEED DESTINY》中作為男主角之一出現。為基拉·大和擔任配音的是著名聲優保志總一朗。

1 基拉 -基本信息

年齡:16歲(SEED)-> 18歲(SEED Destiny)

身高:165cm(C.E.71年)→170cm (C.E.73年)

體重:65kg (C.E.71年)→ 58kg (C.E.73年)

前女友:芙蕾·阿露斯塔(已故)
  
愛人:拉克絲·庫萊茵

妹妹(姐姐):卡嘉莉·尤拉·阿斯哈

摯友:阿斯蘭·薩拉

個性:(16歲)溫柔柔弱(18歲)溫柔堅強

發色:褐色

瞳孔色:紫色

外貌特點:基拉的相貌繼承了母親薇雅的優點,是個五官精緻,氣質溫柔的少年

基因類型:第一代調整者,最強調整者

養父母:春間·大和、雁田·大和

生父母:悠連·響、薇雅·響

所屬勢力:地球聯合軍→三艦同盟→奧布

所屬軍階:地球聯合軍普通兵→地球聯合軍少尉→奧布少尉→奧布准將→扎夫特白衣(自由的代價最後結局)

聲優:保志總一朗(日),梁偉德(TVB),于正昇(台)

有關芙蕾:基拉說她是「必須保護好的人」。對於基拉,她的傷是他的罪,他為贖罪不惜陷入她的毒,因為他曾認為自己一無所有、自己其實一開始就喜歡的拉克絲只是夢想。為此他一度成為芙蕾手中孤獨的人偶,失去了塞伊的友情。他一度長久痛苦,終於又找回了拉克絲的懷抱、自己封閉已久的純真愛戀!但是,後來,他與芙蕾的那段戀情是否了結--只有他自己知道吧……(芙蕾也很可憐...)

2 基拉 -簡介

基拉是第一代調整者,其親生父母為尤連·響(ユーレン·ヒビキ)博士和瓦婭·響(ヴィア·ヒビキ)。響博士為達成自己「造出最強的調整者」的野心,從而對尚未出世的兒子基拉進行基因操作。在以眾多兄弟姐妹的夭折為代價后,基拉成為此試驗唯一成功的例子,而被稱為「最完美的調整者」。在SEED劇的結尾,基拉得知他與奧布的公主卡嘉莉·尤拉·阿斯哈有哲學意義上的親緣關係(29集中基拉繼父母和卡嘉莉老爸談話時說「我們絕對沒把真相告訴孩子!」「姐弟的事也是嗎?」,因此可證明,基拉與卡嘉莉關係為姐弟,卡嘉莉主張也為姐弟,奧布國內因此也支持為姐弟)。基拉有一個名叫卡納特·帕爾斯(canard Pulse)的哥哥,是唯一存活的實驗失敗品。Canard為證明自己不是失敗品,一心要殺掉基拉,但他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Gundam SEED X Astray)

第二次亞金·杜維攻防戰役后與拉克絲和孤兒們在奧布周邊的某個小島上過著平靜的生活。然而隨著PLANT和地球聯合之間戰況的惡化,在經歷了暗殺拉克絲事件以及婚禮現場劫走卡嘉麗后,基拉終於明白和平需要靠自己來實現。在隨後的眾多戰鬥中基拉牢記自己的信條,與昔日的戰友一同轉戰各地。

經歷了前次大戰的基拉在PLANT和地球聯合發生衝突的時候原本是想保持旁觀者的姿態的,然而事態的發展卻將他以及身邊的人再次無情地捲入了戰火之中。然而正是這種旁觀者的冷靜幫助初期同樣迷茫沒有方向的基拉確定了自己的道路。在之後的戰鬥中,基拉不僅幫助阿斯蘭認清了狄蘭達爾的真面目,而且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粉碎了議長的社會改良計劃。在最終戰中基拉只用了幾句話就使雷·扎·巴雷爾脫離了一貫的立場,瞬間被洗腦,這也正隱喻了即使沒有「命運計劃」包括調整者之內的全體人類也能在福田監督的安排下擁有美好的未來。

軍銜:少尉(Seed中尚在地球聯合軍大天使號服役時)-->准將(Seed-Destiny中卡嘉莉回國后將其晉陞為準將) ->ZAFT白衣指揮官(白衣金邊)(《自由的代價》)

3 基拉 -使用機體

在SEED中,1~34話駕駛強襲高達(GAT-X105 Strike Gundam),34話之後駕駛自由高達(ZGMF-X10A Freedom Gundam);在SEED Destiny中,從13話開始駕駛自由高達(ZGMF-X10A Freedom Gundam),而自由高達因為基拉一時猶豫,於34話被真·飛鳥的脈衝高達(怎麼會被小真擊爆,不相信啊)(ZGMF-X56S Impulse Gundam)擊毀;基拉從39話開始駕駛強襲自由高達(ZGMF-X20A Strike Freedom Gundam)。

4 基拉 -駕駛機體

類型:裝備換裝型萬能MS

製造方:地球聯合軍(大西洋聯邦),奧布

所屬方:地球聯合軍(大西洋聯邦),奧布,三艦聯盟

尺寸高:17.72米

重量:重64.8噸

動力提供:電池能量包

駕駛艙:駕駛員一名,位於驅乾的標準駕駛艙

裝備和設計特點:相對轉移(PS)裝甲,可加裝強襲背包

首次服役:C.E.71年1月25日

固定武器:「Igelstellung」75mm自動對空巴爾幹炮塔 x 2,連續發射,固定在頭部;反光線盾 x 1,安在左臂上

手部可選武器:「Armor Schneider」戰鬥小刀 x 2,裝備在臀部兩側裝甲,手持使用;57mm 高能量光束步槍×1,輸出功率未知;火箭筒×1
  外加裝備武器:AQM/E-X01 Aile Strike Pack,AQM/E-X02 Sword Strike Pack,AQM/E-X03 Launcher Strike Pack,P202QX Strike Pack IWSP,P204QX Lightning Strike Pack

技術和歷史記錄(Technical and Historical Notes):

隨著戰爭的爆發,地球聯合軍開始實行一個開發新型機動戰士的秘密計劃以對抗扎夫特軍的量產型機動戰士吉恩GMF-1017 GINN。GAT-X105 Strike Gundam就是其中一台與奧布的曙光廠秘密合作生產的原型機。然而其他四部高達是為了特定戰鬥環境而開發的,Strike Gundam則以多種配置適應不同的環境。跟其他原型機一樣,Strike Gundam也裝備了新的相對轉移(PS)裝甲系統。一旦PS裝甲啟動,實體武器幾乎不能對Strike Gundam構成損傷。然而,PS裝甲的長期使用將會使動力反應堆耗盡。Strike Gundam的基本形態跟GAT-X102 Duel Gundam最初配置幾乎是一樣的,武器分別是自動對空巴爾幹炮塔、57mm光束步槍、盾和兩把「Armor Schneider」戰鬥小刀。其他可選武器包括為水下戰鬥設計的火箭筒。Strike Gundam後來改良作為量產型機體GAT-01 Strike Dagger和GAT-01A1 Dagger。

Strike Gundam的首次登場是在C.E 71年Zaft襲擊赫立奧波利斯意圖奪取五部原型機的戰爭中。雖然扎夫特成功捕獲了四部機體,但Strike Gundam卻被地球聯合軍軍官瑪琉?拉米亞斯和平民基拉大和所操縱。作為一個Coodinator,年輕的基拉修改了Strike的操作系統使其能更好地戰鬥。隨著赫立奧波利斯的毀滅,基拉成為大天使號的一員並負責駕駛Strike。雖然他對與好朋友阿斯蘭的戰鬥感到悔恨,但基拉仍然堅持參軍,成為戰爭的一部分。最後,基拉日益優秀的駕駛技術使他能與ZAFT的優秀機師匹敵。前往聯合軍的總部阿拉斯加途中,Strike在戰鬥中因阿斯蘭控制GAT-X303 Aegis Gundam自爆而被嚴重破壞。當基拉獲得扎夫特製造的ZGMF-X10A Freedom Gundam,Strike後來被奧布修理好並交由王牌機師穆?拉?佛拉達駕駛。在大天使號脫離聯合軍並加入奧布和克萊恩派后,Strike Gundam作為穆的個人專用機體。在CE 71年10月戰爭即將結束之時,Strike Gundam為了保護大天使號而被主天使號的陽離子破城炮擊毀。戰後兩年,ZAFT在它們的新世代MS的ZGMF-X56S Impulse Gundam上應用了Strike Gundam的萬能換裝設計。

其他情報(Other Information):

著名機師:基拉 大和,穆拉 佛拉達,卡嘉莉 尤拉 阿斯哈(調整PS裝加電壓后顏色呈紅色,即為強襲高達紅)

登場作品:機動戰士高達Seed,機動戰士高達Seed(manga),機動戰士高達Seed Destiny,機動戰士高達Seed Astray,Gundam Evolve

自由高達(Freedom Gundam,ZGFM-X10A)

性質:殲滅型對MS戰用MS 是ZAFT開發的,採用ORB衛星赫利奧波斯的GAT-X系列技術的機體 最大特點是搭載「中子干擾控制器」,可以達到5門主炮齊射

全高:18.03米

重量:71.5噸

武器:

【攻擊性】

MA-M20突擊光束槍

MA-MO1光束劍 X2 光束劍

原本是地球聯合開發的接近戰裝備。不過Freedom的光束劍是以往型號的改良版,光束更長,威力也得到提升

M100等離子集束能量炮 X2

平時收納在翅膀內部的,是Freedom中威力最大的武器

本來是需要巨大能量支持的,不過自由是核動力,所以可以連續發射

MMI-M15 強化磁軌炮 X2

平時以摺疊的方式放在腰間

其實這個決鬥上也有的,不過因為自由的操作系統更好,射程更廣

MMI-GAU2 比克斯76毫米口徑近距離機關炮 X2
  
防禦

對光束盾

盾表面塗防光束塗裝

PS裝甲 (相位轉移裝甲)

用消耗能源的形式把敵人的攻擊分散轉移,自由上的裝甲塗過防光束塗裝,可以說是PS裝甲升級版

【飛行系統】

高機動空戰模式

將背後的翅膀完全張開后,機體在空中的機動力會隨之大幅度提高。在大氣層內能大幅提高飛行能力,在宇宙中也可以用來進行重心控制,一些複雜的動作也能夠快速完成。該形態可以說是Freedom戰鬥時的標準形態,也可以說是非常符合基拉專用機的美麗形態。

全炮門展開系統

自由高達最大的特徵就是5門主炮齊開時產生的強大火力,以及在同時攻擊十數個目標的能力,不過這種形態需要相當複雜的操作,普通Coordinate是無法勝任的

多重鎖定

自由高達可以同時鎖定多個目標,然後對他們同時加以炮擊,但其高命中率不僅在於這一系統的優秀,也在於機師的能力

強襲自由高達

ZGMF-X20A STRIKE FREEDOM GUNDAM

隸屬:永恆號(ETERNAL)

由以拉克絲·克萊茵為首的舊克萊茵派所設計,盜用了扎夫特的第二代系列MS的資料,同時混合了前大戰中的傳說機體Freedom Gundam的資料后完成的新銳機。該機原本就數倍凌駕於普通MS的Freedom Gundam為基礎,搭載了新式引擎,並採用了了黃金色的新式構架,使得機體的各方面再度得到大幅度提升。由於在設計當初該機的駕駛員便預定為基拉大和,因此普通的駕駛員基本上無法駕馭該機。可以說是Freedom Gundam 的正統後繼機,基拉大和的專用座機。

機體編號:ZGMF-X20A

機體類型:全領域適應性試作型MS

尺 寸:18.88 米

重 量:80.09 噸

BODY & HEAD UNIT

[胸部][頭部]

安設在頭部的複合感應器,為了增大機能的強化和處理情報量,進行了多層多陣列化。這是為了滿足大量裝備的火炮,特別是龍騎兵系統的情報需要。

頭部左右兩側裝備了MMI-GAU27D31 21mm CIWS。這屬於ZAFT新制式化的機關槍口徑,通過自動控制負責近接對空防禦。PS裝甲普及、光束兵器成為主力的現在,依然有著對實彈兵器十足的信賴。強襲自由在設計階段,還有著曾檢討是否搭載需佔用大量空間以作彈倉的CIWS、最後還是保留的經歷。腹部的大型光束炮mgx-2235 「烈火」復相光束炮,是使用了被聯合搶奪了的MS深淵高達所採用的同型元件。「烈火」的炮身配置在駕駛艙正下方,為了在預測不到的情況下保護駕駛員,用超高精度的鏡面壁和能量護牆將其嚴密地遮蔽。機體腰部搭載了用於裝備大量火器的複雜的接頭系統。在背面,為了搭載龍騎兵系統與光輪推進翼系統的複合推進翼,使用了高強度的大型接頭接合。接頭內部裝入了用於確保大容量電流通路的高品位能量導管。

LEG UNIT[腳部]
 
雖然MS是模仿人類的外形製作,由於其外部覆蓋堅實的裝甲部材,無法做到與人類完全一樣的動作。如果將各部件的裝甲細緻地分割,配合動作滑動,就可以做出更接近人類的動作,但是產生了裝甲的縫隙,招致防禦力的下降。

不過,預定由基拉·大和運用的本機,在最終設計階段,採用了新的嘗試。那就是通過將運動性能提升至極限,將中彈率壓低至接近0。換個說法就是只要不被敵人的攻擊擊中就不必需裝甲的想法。量子電腦的類比中中彈率無法達到0,不過技術人員判斷比起僅僅產生裝甲縫隙的缺點,提升運動性的優點利大於弊。另外,負責開發的技術人員之間有著對基拉·大和絕大的信賴,推動了這種方法的採用。完成後本機的腳部,能做出幾乎與人類相同的動作。並且,作為等價交換,裝甲與裝甲之間產生了毫無防禦的空間。實戰中,駕駛員基拉·大和卓越的操縱技術,遠勝類比的資料,據說在戰場上根本沒有中彈。不僅如此,也可得知如果本系統沒有被採用的話,基拉的反應速度就無法在機體上體現出來。另外裝甲的縫隙也起到了排出從機體內部通過關節部分溢出的剩餘能量(發光現象)的作用。本機的成功豐富了實戰的資料,開始了以王牌駕駛員使用為前提、製作在機體的一部分(配合駕駛員的能力特裝化)採用同樣系統的機體。

WING UNIT[背部大型翼]

EQFU-3X 超級龍騎兵 機動兵裝翼

和ZGMF-X10A 自由高達最大的區別,是將擁有機動姿勢控制及散熱板機能的背部大型翼,變更為超級龍騎兵的平台兼有高推力推進器的機能的機動兵裝翼。機動兵裝翼是以ZAFT的次期次世代系列的資料與DSSD(深宇宙探查開發機構)開發的推進系統「光輪推進翼系統」的技術為依據的。

在機體上聯動控制的8枚翼,通過基拉·大和純粹的操縱,展現出令人無法想像是用於戰場的兵器的美麗的動作。名為超級龍騎兵的龍騎兵系統,是以ZAFT開發的「不依存使用者的空間認識能力的次世代系統」為基礎,加以了獨自的改良。在開發階段就預定基拉·大和擔任駕駛員而設計的結果,多重鎖定獲得了自由高達之上的同時攻擊機能以及利用遙控操作的全方位攻擊的能力。一般來說,僅處理這樣的情報量就是常人如何也達不到的領域,除了超級調整者基拉·大和以外,不可能有人能最大限度地活用這種兵器。

另外,機動兵裝翼擁有高推力推進器的機能,這是DSSD(深宇宙探查開發機構)開發而成的GSX401FW 觀星者高達所採用的行星間航行用推進系統「光輪推進翼系統」所發展而成的高推力推進器。超級龍騎兵脫離后,這個推進器才得以最大限度地活用,變得可進行更驚異的高速戰鬥。發動之際可目睹藍色的光之翼。但是這纖細的操作需要優秀的判斷力和熟練度。另外,ZAFT也擁有「光輪推進翼系統」的基本原理,ZGMF-X42S 命運高達上也搭載了算是近種的同樣的系統。
W
EAPON[武器]

MA-M21KF 高能量光束步槍

將自由高達的MA-M20型光束步槍「天狼座」發展改良而成的強襲自由的專用步槍。也可通過將2挺光束步槍前後相連接,作為長射程的長程步槍而運用。這是本機為即使單機也能對應遠距離、近距離、敵機眾多等各種各樣的情況而製作的裝備之一。要自如運用估計需要優秀的狀況判斷能力。

MA-M02G 「超級蠍虎座」光束軍刀

自由高達裝備的MA-M01「蠍虎座」的改良強化版。

和∞正義的光束軍刀是同樣的東西,刀柄部分也可以連接使用,但是駕駛員基拉擅長二刀流的高速戰鬥,可以預料幾乎不會利用吧。

MX2200 光束盾

在歐亞聯邦的「亞爾緹蜜斯之傘」的改良版CAT-1X1/3 亥伯龍上搭載的單相光波盾的基礎上,進一步改良而成。一般的盾牌在用於防禦時會積累損壞,總有一天會被破壞掉,與此相比,光束盾根本不會累積損耗。雖然有使用時消耗大量能量的缺點,但對於通過核反應爐得到動力的本機來說不算是問題

MMI-M15E 「旗魚3」磁軌炮

裝備在腰兩側的磁軌炮,是MMI-M15 「旗魚」的發展改良型。與舊式相比小型化,三折的構造變更為兩折,但是威力反過來得到了提升。連接部安裝了迴轉式的光束軍刀掛架。但是有著在兩腰安設光束步槍的狀態下,磁軌炮由於滑動到後方而無法使用的缺點。

MA-M20 光束步槍

將自由高達的MA-M20型光束步槍「天狼座」發展改良而成的強襲自由的專用步槍。也可通過將2挺光束步槍前後相連接,作為長射程的長程步槍而運用。這是本機為即使單機也能對應遠距離、近距離、敵機眾多等各種各樣的情況而製作的裝備之一。要自如運用估計需要優秀的狀況判斷能力。

5 基拉 -名言

我是…因為我也是…調整者。

Strike由我來駕駛,會連同芙蕾那份一起戰鬥。

我也…不想和你戰鬥。但是…那船上有我想要保護的人。有我的朋友在。

一定會的,我保證。

芙蕾她總是很體貼,一直在我身邊,擁抱著我,說要保護我。我懷著怎樣的心情戰鬥至今,其他人從來沒在意過!

那女孩,我沒法保護.

離開領海后ZAFT會開始攻擊。

キラ ヤマト freedom いきます!!!

基拉·大和,自由,出發!

是呀,我理解,當你想做一件事,卻無能為力的時候,是最痛苦的

想找死嗎?在這種地方…這不是毫無意義嗎?

如果說自己什麼都做不到而什麼都不去做的話,那就更是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不會改變,什麼都不會結束.

無論是光憑信念,還是光憑力量都是不行的

我有我想保護的世界!!!!!!!

戰爭光靠戰鬥時結束不了的。

就算如此…我…我…力量並不是我的一切!

為什麼……會這樣……我們的世界……

由我們自己思考停止戰爭的辦法,這是比一切更加必要

把自由賜於我,我就有責任用他來保衛世界,如果有人想提取他的數據的話,我會拒絕並且離開。

能操縱MS和能參加戰爭是兩回事。

你以為光憑心意能保護得了什麼?

有些東西不靠戰鬥是保護不了的。

是啊。不過再戰鬥也結束不了…這戰爭…一定!

芙蕾…別這樣…到此為止吧…我們…錯了…

是以前從朋友那…從重要的朋友那…得到的珍貴的東西。

現在…抱歉,讓你費心了。現在…對不起…我…

沒事,已經沒事了。

我不想戰鬥,但是因為我有我要保護的世界,所以才會戰鬥!

那女孩,我傷害了她。

力量不是我的全部

有時候要保護某些東西就必須要選擇戰鬥

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謝謝你,這樣我就可以戰鬥了,我自己的戰鬥,然後就回來,回到大家身邊。

如果不戰鬥就看不到明天。

我會繼續戰鬥的。

所以,卡嘉莉也一起來尋找吧!和這羽翼一起的話

卡嘉莉,別哭!

因為……卡嘉莉在哭!

要是選擇了錯誤的道路的話就無法去想去的地方了。

或許真的如此,但是我們卻也能選擇不那麼糟糕的道路,只要世界允許。

但是,我們也知道這些呀。我所明白的,我所能夠改變的,因此才更加期待明日,即便辛苦,對所無法改變的世界真心厭惡。

我有覺悟……我會戰鬥。

傲慢的是你才對吧!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如果連你們也保護不了, 會使我更加痛苦。

那個……是命令。

如果再被踐踏,就由我們一起來栽種,一定。

改變未來的不是命運。

只有敢死的人,才能殺人!(魯路修在其第二季中,也說過同樣的話)

6 基拉 -經歷

基拉原為奧布聯合酋長國(United Emirates of ORB)在軌道上的殖民衛星赫里奧波利斯(Heliopolis)(海利歐波里斯)某工科學校的學生。由於奧布的曙光社(摩根雷提社)與地球聯合軍(Earth Alliance)在赫里奧波利斯秘密研發機動戰士(Mobile Suit),招致扎夫特軍(ZAFT)對該衛星的襲擊。基拉開始駕駛五台中唯一一台未被搶走的機動戰士GAT-X105「強襲」高達,編入地球軍(OMNL)戰艦「大天使號」(Arch Angel),與同時上艦的朋友一同抵抗扎夫特軍。基拉將機動戰士操作系統名稱的每個單詞取首字母串為 Gundam 一詞【General,unilateral,Neuro-Link,Dispersive,Autonomic,Maneuver(Strike中);Generation,Unsubdued,Nuclear,Drive,Assault,Module(Freedom中)】

作為地球聯合軍的駕駛員,基拉不得不經常與兒時好友,現扎夫特(ZAFT)紅衣阿斯蘭·薩拉(Athrun Zala)戰鬥。兩人的戰鬥理念不盡相同:阿斯蘭為祖國P.L.A.N.T而戰,而基拉考慮更多的是保護大天使號上的朋友們。基拉的同學,芙蕾·阿勒斯塔(Fllay Alster)在見證自己父親的死亡后,變得厭惡所有調整者;芙蕾利用基拉對自己的情感和其超強的戰鬥力來消滅其他調整者,但是芙蕾在隨後的相處中意識到自己真正愛上了基拉。但此時基拉因為塞伊和其他原因,忍痛拒絕了芙蕾的愛。

大天使號在前往地球軍阿拉斯加基地 JOSH-A的途中,遭到阿斯蘭帶領的扎夫特軍的猛烈襲擊。基拉駕駛強襲高達大破阿斯蘭的聖盾高達(GAT-X303 Aegis Gundam),並將阿斯蘭好友尼高爾·阿瑪菲擊中致死,而後的再次交鋒中阿斯蘭則將趕來支援基拉的多爾·克尼希射殺。滿腔憤怒的阿斯蘭用聖盾高達將基拉纏住,並啟動了自爆裝置。強襲高達嚴重損毀,而身負重傷、昏迷不醒的基拉被羅·裘爾(Lowe Guele,Gundam SEED Astray主角之一)送到瑪爾基奧導師家中,並被放在生命維持器中隨導師上到PLANT的拉克絲·克萊茵(Lacus Clyne)小姐家中,進行醫治。拉克絲表示願意協助基拉來終結這場戰爭。隨後,拉克斯帶領暫時換上扎夫特軍服的基拉潛入扎夫特軍機體庫,偷走了自由高達(ZGMF-X10A Freedom Gundam),作為基拉的新機體。基拉駕駛著新機體飛往大天使號,並最終與艦上的朋友們確立了為結束戰爭而戰的戰鬥原則。在 阿拉斯加JOSH-A 之戰後,大天使號投奔奧布並與克萊茵派攜手;阿斯蘭駕駛正義高達(ZGMF-X09A Justice Gundam)來到大天使號。後來,大天使號與來自奧布的草雉號(Kusanagi)和來自ZAFT的永恆號(Eternal)組成三艦聯盟(Three Ships Alliance)。

基拉、阿斯蘭、拉克絲、卡嘉莉和三艦聯盟協助終結了血染情人節事件所引起的戰爭。在最後的雅金·杜戰役中,親眼目睹芙蕾之死的基拉懷著強烈憤怒大破神意高達(ZGMF-X13A Providence Gundam),殺死機師勞·盧·克魯澤;而自由高達也受到重創。

戰後,身處奧布的基拉和拉克絲平靜地生活在瑪爾基奧導師的孤兒院中,與在戰爭中失去父母的孤兒們為伴。但在尤尼烏斯7墜落事件后,孤兒院受到不明身份的軍隊襲擊。在獲知他們懷有刺殺拉克絲的意圖后,基拉和拉克絲重返大天使號,與夥伴們一同離開了已加入地球聯邦軍的奧布。在離開之前,基拉駕駛自由高達「綁架」了將被迫與尤納·羅馬·塞蘭進行政治聯姻的卡嘉莉。

在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為阻止地球聯合和奧布軍對扎夫特軍旗艦密涅瓦號(Minerva)的攻擊,基拉與大天使號展開了離開奧布后的第一場戰鬥。在戰鬥中,為防止奧布軍被全滅,基拉破壞了密涅瓦號的Tannh?user炮。隨後他對所有攻擊自由高達的機體實施等量攻擊、除去戰鬥能力;這使得戰場陷入一片混亂,並導致扎夫特軍王牌機師、駕駛ZGMF-X2000 Gouf ignited的海涅·威斯藤夫魯斯的死亡。在克里特島(Crete)戰役中,阿斯蘭對卡嘉莉感受的漠視使基拉十分憤怒,自由高達再次出擊,將阿斯蘭的救世主高達(ZGMF-X23S saviour)殘廢化(削人棍);在柏林戰役中,基拉擊破橫掃城市、造成大量人員傷亡的毀滅高達(GFAS-X1 Destroy,史黛拉駕駛),招致扎夫特機師真·飛鳥(Shinn Asuka)的不滿和仇恨。

在分析了自由高達的戰鬥數據和獲知自由高達從不襲擊駕駛艙這一「關鍵」后,真·飛鳥在AngelDown作戰中將基拉駕駛的自由高達擊毀。而基拉為防止自由高達的核反應爐爆炸從而造成更大傷亡,切斷了自由高達的能源;卡嘉莉駕駛強襲嫣紅(MBF-02 Strike Rouge)及時趕到,從海中將自由高達駕駛艙撈起,送回大天使號。基拉只受了輕傷,在大天使號上接受了簡單的醫治。

之後拉克絲為了尋求停戰之道回到PLANT,重新開啟永恆號。卻遭到了ZAFT的追擊。基拉駕駛強襲嫣紅改裝而成的強襲高達,搭乘推進器趕到救援,並獲得ZAFT秘密開發的新機體強襲自由(ZGMF-20A Strike Freedom)。在扎夫特進攻奧布一戰中,卡嘉莉駕駛「拂曉」高達(AKATSUKI)與真駕駛的「命運」高達展開生死戰.當真幾乎要擊落「拂曉」時,基拉及時趕來,解救了她, 並與真再次展開戰鬥。看到已被摧毀的「自由」高達重現,真惱羞成怒,瘋狂向基拉展開進攻.雖然命運高達使用Beam Wings(光之翼)速度較快,可是基拉的沉著應戰使真占不到便宜。最終真因為能量消耗過大不得不暫時撤退.經過緊急補給,真與雷·扎·巴雷爾一起出擊,試圖以二打一的優勢擊敗基拉。但最終阿斯蘭駕駛「無限正義」高達出擊(ZGMF-X19A Infinite Justice Gundam),重傷「命運」。隨著「大天使號」擊沉扎夫特軍旗艦聖海倫斯號,「密涅瓦號」艦長塔莉婭果斷作出撤軍的決定,大戰暫時偃旗息鼓。

基拉等人覺得這次戰爭毫無意義,尤其是得知ZAFT議長的命運計劃(Destiny Plan)后,決定停止這場戰爭。在最後的戰役中基拉用語言感化了雷·扎·巴雷爾(rey za burrel),讓他意識到真正的「明天」,擊毀了扎夫特要塞「彌賽亞」,在要塞中向議長舉槍並表明自己永遠不會放棄「明天」,在密涅瓦號艦長塔莉婭表示「這個人的靈魂由我帶走」是對其表示了解並離開。戰後基拉在奧布掃墓時,於慰靈碑前同真·飛鳥握手言和,表示要為明天一同奮鬥,之後隨應PLANT最高評議會邀請的拉克絲到扎夫特成為了一名白衣指揮官(隊長級)。

seed-destiny中基拉出現過的集數
  7 . 8 . 12. 13 . 14 .15. 16. 17. 18. 19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 49. 50.

7 基拉 -感情羈絆

說到基拉,大概必須要說幾個人。阿斯蘭、芙蕾、卡嘉麗、拉克絲(按認識的先後順序排序)。

某AK的感情實在是已經被說得太多太多……最重要的是,我對AK之間的羈絆一向沒啥異議。

當初,他們的羈絆,正是我看完seed的原因。如果不是AK的感情,第一遍的時候,就因為芙蕾罷看了大概。

超越了友情,只要看過seed的人,大概都能得出這樣的結論。把彼此當作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大約就是如此了。就算是彼此反目,也一定痛徹心扉。

然後是芙蕾。

基拉和芙蕾的愛情是一個亮點。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在Gundam 歷史中最為複雜的,也最為真實。其中愛恨交纏,從開始的愛慕和怨恨,到中間的後悔和彷徨,最後的不舍和憐惜,種種情緒膠結再一起,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以最真實的一面展現出來。

一開始,基拉暗戀芙蕾,當他知道芙蕾和塞伊的關係,以及情書事件,到兩人在大天使號的表現……所以,基拉隱瞞了這份感情。

然而,隨著芙蕾父親的飛船被轟成了宇宙塵埃,芙蕾把對父親的死的悲痛全部發泄在基拉頭上,兩人的關係迅速降到最低點。

而芙蕾在志願參軍后,兩人的關係卻迅速回溫,確切的講,是芙蕾主動接近基拉,芙蕾為了復仇誘導了基拉繼續戰鬥。

基拉在心情混亂和彷徨時他都不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來,直到芙蕾去安慰和關懷他,基拉才把自己的感情爆發出來,芙蕾成了他唯一的依靠,唯一的知己和感情的避風港,也促進了他爆Seed的理由之一。

當芙蕾把一朵紙花交給基拉時,基拉一下子跪倒在地,抱頭痛哭。這時,芙蕾走到基拉的身邊,抱住痛苦的基拉,那一吻和那一句「我的思念保護著你!」不但將基拉拖進戰爭的深淵,也把他們倆人拖進了感情的深淵。

兩人發生關係后,這時的芙蕾被父親的死影響得太深,她腦里完全被複仇的火焰所埋沒,把基拉當作復仇的工具。而基拉抓住了唯一伸向自己的手,抓住了那唯一的溫暖,成為自己活下去的支柱。

從卡嘉莉出場后,兩人的感情漸漸出現了變化,基拉逐漸冷靜下來,而芙蕾卻不由自主的陷了下去,而她卻完全沒有發覺。後來兩人差不多到了攤牌的地步。芙蕾看見朋友們和父母團聚時,她再也控制不了,把失去父親的痛苦發泄在基拉的身上。而基拉也開始退縮:「芙蕾,夠了,我想我們都錯了…………」
上一篇[大牙狸]    下一篇 [牛丸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