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深受織田信長和羽柴秀吉喜愛的武將。 參與了越前一向一揆討伐戰,紀伊伊賀一揆討伐戰,叛將荒木村重討伐戰,戰功卓著。 本能寺之變后,在羽柴秀吉軍效力,山崎會戰,為羽柴軍先鋒,擊敗明智軍。參與賤之岳之戰後,以功得近江佐和地方。 又參加了四國討伐戰,九州討伐戰。 小牧長久手之戰,池田恆興軍敗時,奮戰,避免了羽柴軍的全面敗北。 小田原城圍城戰時,病死。

1概述

姓名: 堀秀政 (1553 -- 1590 )
信長之野望13的新圖

  信長之野望13的新圖

別名: 菊千代,久太郎。
官位: 左衛門督

2人物經歷

從山崎到賤岳
1582年初,甲斐武田氏滅亡,織田信長「天下布武」的大業初顯輪廓。但6月2日,本能寺之變爆發。恰好在此之前,堀秀政被信長派往備中高松的豐臣秀吉部前線,躲過一劫。6月3日,豐臣秀吉即得知了事變消息,並開始了著名的「中國大返還」。在回軍途中,秀吉忙碌地開展了一系列外交工作,尋找可能的盟友。堀秀政被派往籠絡與明智光秀關係密切的細川藤孝和筒井順慶,但並不成功。不過,隨著丹羽長秀、池田恆興這2位信長手下的實力人物,特別是舊屬荒木村重、現隸明智光秀的高槻城城主高山右近和茨木城城主中川清秀投向自己陣營,秀吉開始取得了優勢。6月11日,各路大軍於尼崎城完全會合,秀吉的兵力達到了4萬,對只擁有1萬7000人的明智光秀優勢明顯。6月12日的軍議會上,秀吉部署如下:池田恆興、加藤光泰、中村一氏等人沿淀川進軍;一部由高山右近、中川清秀為先鋒,而此時已深為秀吉所信任的堀秀政則負責斷後,沿著西國街道前進;另外黑田孝高以及羽柴秀長率領一隊人馬從天王山麓迂迴,準備由明智軍的西側發動進攻。丹羽長秀、織田信孝等人則與秀吉以及信長四子、秀吉養子羽柴秀勝一起在後壓陣。
次日的山崎合戰,兵力處於絕對劣勢的明智軍全線敗退,身受重傷的明智光秀最後自殺。14日,堀秀政被派遣擔任先鋒,追擊從安土逃往明智一門老巢近江坂本的光秀之婿明智秀滿,並於近江大津擊敗秀滿。15日,堀秀政包圍了坂本城。16日,得到了光秀自殺消息的秀滿在把家寶送至堀秀政的家老堀直政處后,於絕望中自殺,明智一門滅亡。秀吉取得了全勝,而堀秀政也以此戰立下大功,成為了秀吉的腹心之將。
山崎合戰之後,當務之急是確立由誰為織田信長的繼承人。在由山崎合戰之後實力最強的織田家4宿老:豐臣秀吉、柴田勝家、丹羽長秀和池田恆興所參加尾張清洲的會議上,豐臣秀吉支持信長之嫡孫織田秀信繼承,而柴田勝家則支持信長三子織田信孝。最後,在丹羽長秀、池田恆興的全力支持下,豐臣秀吉推舉的織田秀信得以繼承織田氏家督。同時,會上也重新分配了各人的領地。地位已不同往昔的堀秀政獲得了近江中郡佐和山9萬石領地,他與父親的舊領近江坂田2萬5000石則被作為當時只有2歲的織田秀信的「藏入領」,由堀秀政代管。此次會議,為日後柴田勝家與豐臣秀吉的兵戎相見埋下了種子。
會後數月,雙方皆忙於處理本能寺之變善後事宜以及信長之喪事,彼此倒也暫時相安無事。不過,平靜的表象下是暗流的涌動。而10月6日,柴田勝家的一封書信,標誌著雙方開始逐漸撕破臉皮。
有趣的是,此信寫給的對象,恰好是堀秀政。而勝家此信真正的對象,顯然是倚堀秀政為心腹的豐臣秀吉。信中,老柴田一方面表示自己雖然已與信長之妹阿市為夫妻,但定然將忠誠於主家,並將恪守清洲會議的協議;同時又對豐臣秀吉在交割分配給自己的舊領近江長濱時多有刁難表示不滿,並暗諷秀吉假公濟私,大肆收買人心,左右政權,居心叵測。
而10月18日,即信長葬禮翌日,秀吉對屬於勝家陣營的信長三子信孝同樣於8日所書之信回信一封,而實際的回復對象則是柴田勝家。此信共分24條,詳細地列舉自己的一系列功績,並對勝家對於自己的諸多指責加以解釋,同時趁勢冷嘲熱諷了勝家與信孝一番。雙方的一番文字交鋒,揭開了賤岳合戰的序幕。
在雙方已經撕破臉皮后,由於柴田勝家所領北陸之地在即將到來的冬季將大雪封山,不利兵力調動。因此,老柴田並不想立刻與豐臣秀吉動兵,令前田利家、不破勝光、金森長近3人為使,前往寶寺城秀吉處轉達勝家和解之意。然而,在允諾和解2日後,豐臣秀吉就開始調動兵力。12月9日,秀吉出陣北近江長濱城,迅速包圍了駐守長浜的勝家養子柴田勝豐。在明顯的兵力劣勢與秀吉的勸降攻勢下,柴田勝豐最終投降秀吉。隨之,秀吉命令其弟秀長與堀秀政等防守近江,自領主力攻略領美濃的神戶信孝。在秀吉擅長的政治攻勢下,12月20日,信孝請降。
次年(天正十一年)正月,秀吉再次施展自己運用嫻熟的政治攻勢,成功寢返了站在勝家一方、領有北伊勢的瀧川一益之家臣,伊勢龜山城城主關盛信、關一政父子。不甘坐以待斃的瀧川一益出兵龜山城。2月10日,秀吉出陣北伊勢,兵分三路:左翼親弟秀長,中央外甥三好秀次,右翼秀吉本隊。在絕對劣勢兵力下,瀧川一益勢窘。眼看自己又將斷一臂,終於,柴田勝家大軍開始出陣北近江。
2月28日,勝家以前田利家的長男利長為先鋒;3月3日,佐久間盛政與前田利家出陣;9日,勝家本陣出發。11日,秀吉出陣迎戰,堀秀政一馬當先,擔任先鋒。至3月中旬,雙方開始於北近江木之本一帶對峙近1月。
4月,戰局突變,瀧川一益出兵侵攻美濃,本就並非真心降伏的神戶信孝再次舉兵。惟恐後方有變的秀吉不得不把近江前方的部隊交給弟弟豐臣秀長指揮,自統15000人回師,但半路為泛濫的揖斐川所遲滯。交戰之前為柴田方寢返的山路將監獻策包抄秀吉軍側翼余吳湖東防守薄弱的大岩山一線。柴田勝家部分同意了此方案,令求戰心切的外甥佐久間盛政初戰獲勝后不得戀戰。4月20日凌晨,佐久間盛政軍突入側翼大岩山的中川清秀陣。駐於附近岩崎山的高山右近、賤岳的桑山重晴前往支援,均都被勇猛善戰的佐久間盛政擊退,最終中川清秀奮戰而死。
但為初戰勝利沖昏頭腦的佐久間盛政一味追擊。不得已,柴田勝家令全軍開始總攻。突出於秀吉軍陣勢的堀秀政力擋柴田大軍,勉力支撐。此時,丹羽長秀自琵琶湖對岸的坂本出發,率軍2000人渡湖來援,令秀吉軍士氣大振。而被洪水阻於大垣的秀吉也立即回師,21日,得到秀吉回歸消息的佐久間盛政終於沿原路撤退。但在賤岳的柴田勝安卻意外的撞上了從大垣匆忙趕來的秀吉本隊。正是此戰中,誕生了著名的「賤岳七本槍」,柴田勝安軍大敗。就在此關鍵時刻,後方的前田利家、利長隊突然後撤,左翼的佐久間盛政隊奮戰良久已為強弩之末,在堀秀政與豐臣秀長的攻擊下潰散。最終,柴田軍全線崩潰。
與山崎合戰時一樣,秀吉又一次令堀秀政為先鋒追擊柴田軍。4月22日,秀吉追擊至前田利家的居城府中城。原本利家準備籠城戰死,但在堀秀政的勸說下,前田利家開城投降。23日,前田利家、堀秀政為秀吉軍先鋒,包圍柴田勝家的居城北之庄城。翌日下午,窮途末路的老柴田與阿市自殺。可憐柴田勝家橫行一世,最終落得如此下場。5月2日,戰敗后被拘於尾張大御堂寺內的神戶信孝自殺。豐臣秀吉一舉掃除了織田舊部內自己最大的敵對勢力。
此戰,從力擋柴田大軍、追擊勸降前田利家到攻陷北之庄城。堀秀政再次立下大功。

血戰長久手

賤岳合戰後,豐臣秀吉與織田信長次子織田信雄、信長舊日盟友德川家康的矛盾日漸加劇。秀吉巧妙施計,誘使信雄於天正十二年3月6日誅殺了內通自己的家老岡田重孝、津田雄春、淺井田宮丸3人。而秀吉趁機斥責信雄不義。由此,以豐臣秀吉為一方,德川家康與織田信雄為另一方,一場新的大戰,小牧長久手之戰開始了。
翌日,德川家康即自居城遠江濱松出陣,搶先佔據了尾張的戰略要地小牧山。秀吉則迅即令養子秀勝防守草津、親弟秀長防守山陰,同時加快動員領內軍力。3月17日,秀吉麾下勇將森長可輕敵冒進,於尾張羽黑,為德川四天王之首酒井忠次擊敗。3月21日,得到敗報的豐臣秀吉親統主力自大阪出陣,在與池田恆興、森長可翁婿會合后,28日,12萬餘秀吉軍開始與3萬德川家康、織田信雄聯軍於小牧山對峙。
由於後方並不穩固,同時又受困於補給線過長,長期對峙對於豐臣秀吉並不是一個良策。此時,盟友池田恆興建議奇襲三河德川家康後方老巢。思考良久,秀吉同意這一冒險的計劃。然而,一向善於用人的豐臣秀吉此時為了讓外甥三好秀次建功以立威,犯下了致命的錯誤。
4月6日夜晚,奇襲隊出發。池田恆興、元助父子領6000人為先鋒;而屢立大功的堀秀政則與綽號「鬼武藏」的猛將森長可領3000人為中軍;而時年僅16歲的三好秀次,則被懷有私心的豐臣秀吉任命為奇襲隊總大將,統領8000人為後軍。
奇襲隊剛一出發,就為德川家康所探知。4月7日夜,德川家康開始調配部下:令本多忠勝、酒井忠次、石川數正等人留守小牧山,牽制豐臣秀吉;以榊原康政、大須賀康高各率4500人為先鋒,秘密尾隨秀吉方奇襲隊;自領4000人於次日進入矢田川北岸的小幡城。4月9日夜,榊原、大須賀部與家康本隊會合。而渾然不知大禍即將臨頭的三好秀次隊居然狹窄不利守的白山林下營,缺少戰陣經驗的三好秀次甚至連流動哨與瞭望哨都未派出。
10日清晨,德川軍發動奇襲,三好秀次隊瞬間即潰散,三好秀次本人也落荒而逃。此時,得到消息的堀秀政回援,恰好遇上繼續前進的榊原康政部。畢竟是不同於三好秀次的善戰名將,堀秀政一度擊退了榊原康政部。然而在後繼的德川家康大隊人馬的進攻下,縱然堀秀政善戰,也不得不撤退。隨即,德川家康又先後擊潰了森長可隊與池田恆興、元助隊,3員大將全部戰死。長久手之戰以德川家康大獲全勝告終。而能夠在此次血戰中脫身,甚至一度擊退敵軍,堀秀政的確善戰。
雖然在長久手慘敗,但豐臣秀吉也非等閑之人。利用自己擅長的外交攻勢,成功與織田信雄單獨言和。9月,德川家康也將自己次子結城秀康送往豐臣秀吉處言和。至此,雙方和睦。
魂斷小田原 天正十三年,豐臣秀吉正式就任關白,而作為秀吉心腹的堀秀政則敘任從四位下侍從兼左衛門督,並受賜羽柴姓。同年,由於在紀伊征伐與四國征伐中立有戰功,堀秀政受封丹羽長秀死後留下的越前北之庄18萬石領地,並以加賀小松的村上義明、加賀大聖寺的溝口秀勝為與力。天正十五年,九州征伐,堀秀政再次為先鋒。其勇猛,連薩摩武士也不得不嘆服。
小田原之戰
天正十八年,豐臣秀吉開始了統一天下歷程中最後的征伐——征伐北條氏的小田原之戰。堀秀政作為右軍總大將,統領8700人。在參與攻陷了山中城之後,在勝利在望之時,堀秀政突然得病。幾日後的5月27日,堀秀政病逝於小田原早川口軍營中,時年僅37歲。一代名將,就此魂斷…………  豐臣秀吉對於堀秀政之死頗為痛惜。有說法,倘若堀秀政不死,接收北條氏關東領地的本應是他而非德川家康。此事究竟是否
為真,有待商榷。不過,作為從織田信長的近侍成長起來的一代名將,本身就既勇猛善戰又有行政才能的堀秀政完全可以作為以石田三成為首的文治派與加藤清正、福島正則這樣的武勇派之間的調解人。可惜,一切都只是假設,歷史記錄下的,只有「名人久太郎」的壯志未酬………… 
上一篇[山案座]    下一篇 [褲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