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物簡介

堯君素,魏郡湯陰人也。煬帝為晉王時,君素以左右從。及嗣位,累遷鷹擊郎將。

2人物生平

大業之末,盜賊蜂起,人多流亡,君素所部獨全。后從驍衛大將軍屈突通拒義兵於河東。俄而通引兵南遁,以君素有膽略,署領河東通守。義師遣將呂紹宗、韋義節等攻之,不克。及通軍敗,至城下呼之。君素見通,歔欷流涕,悲不自勝,左右皆哽咽,通亦泣下沾衿,因謂君素曰:「吾軍已敗,義旗所指,莫不響應。事勢如此,卿當早降,以取富貴。」君素答曰:「公當爪牙之寄,為國大臣,主上委公以關中,代王付公以社稷,國祚隆替,懸之於公。奈何不思報效,以至於此。縱不能遠慚主上,公所乘馬,即代王所賜也,公何面目乘之哉!」通曰:「吁!君素,我力屈而來。」君素曰:「方今力猶未屈,何用多言。」通慚而退。時圍甚急,行李斷絕,君素乃為木鵝,置表於頸,具論事勢,浮之黃河,沿流而下。河陽守者得之,達於東都。越王侗見而嘆息,於是承製拜君素為金紫光祿大夫,密遣行人勞苦之。監門直閣龐玉、武衛將軍皇甫無逸前後自東都歸義,俱造城下,為陳利害。大唐又賜金券,待以不死。君素卒無降心。其妻又至城下謂之曰:「隋室已亡,天命有屬,君何自苦,身取禍敗。」君素曰:「天下事非婦人所知。」引弓射之,應弦而倒。君素亦知事必不濟,然要在守死不易,每言及國家,未嘗不歔欷。嘗謂將士曰:「吾是藩邸舊臣,累蒙獎擢,至於大義,不得不死。今谷支數年,食盡此谷,足知天下之事。必若隋室傾敗,天命有歸,吾當斷頭以付諸君也。」時百姓苦隋日久,及逢義舉,人有息肩之望。然君素善於統領,下不能叛。歲余,頗得外生口,城中微知江都傾覆。又糧食乏絕,人不聊生,男女相食,眾心離駭。白虹降於府門,兵器之端,夜皆光見。月余,君素為左右所害。

3社會評價

屈突通與堯君素同為隋朝大臣。屈突通因敢於諍諫讓隋文帝免了千餘人的死罪,文帝感動於他的誠心和剛毅的性格,提升其為將軍。李淵父子進入長安時,李淵曾派其家僮勸降,屈突通當時覺得蒙國家重恩,歷事兩主,大不了為國捐軀。而堯君素是一臣不為二主的硬漢,只知不為二主,卻沒有想過自己所保的君主有沒有可保的價值。屈突通降唐后,李淵派他去河東蒲坂城下招降堯君素,也就是自己原來的部下,堯君素一見昔日的上司,眼淚直流,屈突通也是悲從心生。可堯君素仍是不降。屈突通慚愧而退。世人卻評說屈突通是因為愧對部下堯君素,因為他曾勉勵將士不降。對於大勢已去的隋朝,屈突通也許算不上一個好臣子,因為他背叛了朝廷!相反堯君素是一個忠臣!魏徵所說的良與忠的區別:「良臣,稷契皋陶是也。忠臣,龍逢比干是也。良臣使己獲美名,使國君受尊顯,使世間太平,使子孫相傳,福祿無疆;忠臣使己受誅戮,使國君陷大惡,家與國且不保,空負其名,兩者相去甚遠。」誰是誰非,就顯而易見了。不要說保什麼朝代,只要對得起黎民百姓,就是歷史的功臣,人民心中的英雄!因為天下畢竟屬於人民。
在那個野心家橫行的年代堯君素的忠誠尤為可貴,尤其是一些將堯君素視為愚忠的人,無視了堯君素被部將所殺後部屬為他復仇後繼續堅持守城的史實,在那個關隴貴族橫行的年代,堯君素回報給隋煬帝提拔他的初衷就是用山東士族制衡關隴集團,因此堯君素不同於屈突通,就是他仕途的基礎就在於扼守東都的通往關中的要道即是堅定地反對關隴集團的立場,很難想象這樣的人投降會有什麼下場,他的堅守給在東都皇泰主的統治和安全都是重要的保證,所以他並不是單純的愚忠而是用自己的堅守為東都隋軍擊潰李密部提供了可靠地後方,而從他的死後王世充的迅速政變可見他對於東都的政治平衡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同時,也應注意到當時政治環境,就是非關隴集團的山東士族和江東士族除非是當地豪族出身即使投降也難逃劉黑闥和闕棱的下場,或被逼起兵,或被逼致死。
唐太宗貞觀十二年,追贈蒲州刺史:戊寅,詔曰:「隋故鷹擊郎將堯君素,雖桀犬吠堯,有乖倒戈之志,而疾風勁草,實表歲寒之心;可贈蒲州刺史,仍訪其子孫以聞。」
上一篇[鄧世隆]    下一篇 [鷹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