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曾經的身份:

  野蠻人

  騎士

  魔法師

  遊俠

  馴獸師

  歷代記前半部分歷史

  簡介:

  
廢墟戰神

   塔南(Tarnum),即《英雄無敵歷代記》的主人公,不朽英雄。《英雄無敵歷代記》講述在巨大的壓迫之下,Tarnum終於發現了他的人民的真實歷史,並且揭竿而起,領導軍隊反抗殘暴的君主欺壓。從他的乾旱貧瘠的家鄉——悶熱的低洼沼澤出發,不斷地進軍.但是Tarnum也犯下的罪過,為了替自己贖罪,他就開始不斷幫助有苦難的人民,最後Tarnum的功績甚至超越了他很久以前的祖先。

  他的祖先是野蠻人,復活之後他卻學其了曾經死在自己刀下的法師們學起了魔法,並成功的擊殺了元素領主。

  塔南(Tarnum)出生在一個破舊的小山村,是一個年輕的野蠻人,然而他出生后都是在布拉卡達(Bracada)的巫師王壓迫下生活的,就像說家人遭受的傷害,布拉卡達的法律規定,蠻族家庭里只能養育一個小孩,而因為父母親太窮了,他們需要兒子來幫助他們進行勞力的工作,所以塔南就失去了兩個姐姐,她們被父母不願意的交給了巫師。每年當中有兩天的時間,母親總會在想起兩位姐姐的生日時放聲大哭。

  布拉卡達當時是一個大帝國,包括克魯洛德,穆德蘭 ,和後來埃拉西亞的大部分,都是其的殖民地。

  塔南一直夢想著生活可以變得更好-———也應該更好。然而這並沒有改變.

  他本來一直只是一個單純的牧人,在惡劣的土地上勉強求生。直到一天他遇到一位垂死的老人,那是一個吟遊詩人,是他們當中的最後一人。這件事很難相信,因為蠻族民族的歷史學者早在許久以前就被布拉卡達帝國列為罪犯,因為他們的英雄故事往往鼓動蠻族部落發生叛變。在死前,那位吟遊詩人鼓足力量,把最後一個故事告訴了塔南-一個和蠻族有關的真實故事,巫師王一直企圖將它掩飾:蠻族並非生來就是布拉卡達帝國的奴隸。很久以前, 部族的祖先之一,一位名叫賈格的偉大戰士,組織了一支龐大的游牧部落,並且征服了海洋之間的所有土地-包括布拉卡達在內。

  當聽到這個故事時,塔南的心開始劇烈跳動。那就像小時候經常玩的遊戲,躲在野地里,避開窺伺的眼神。以棍代劍,站起來反抗邪惡的巫師們。但是長大后,他放棄這些遊戲,視之為孩童的幻想。但是它發生過,它真的發生過!但當想到現在的部族領袖時,根本無法想象這些酒醉的胖子能夠帶領任何軍隊,更不用說贏得戰爭了。族人的勇氣到那裡去了?

  本以為人民會一樣,為了賈格的勝利而興奮不已,但是部族的酋長對賈格和他那萬能軍隊的故事嗤之以鼻。人們的嘲笑使得塔南的血液沸騰起來。他堅信這不是神話!這是真的!憤怒的塔南接受了體型比自己高大,經驗也遠勝於自己的酋長提出的決鬥的挑戰,他不退縮。賈格不能被輕視。而且就像賈格一樣,他找到方法以寡擊眾,運用速度,以及因憤怒而勃發的力量-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擁有這麼大的力量。在震驚之下,部落中的戰士宣誓對塔南-他們的新領袖-效忠。

  成為部落酋長的塔南,思考著蠻族歷史的悲劇性損失,最後他想到一個解決辦法。告訴人民將話傳出去,說他要尋找吟遊詩人。任何膽敢從藏身之處走出來的人,都會受到保護。如果要讓人民重獲勇氣,他們必須先找到自己的定位。而只有吟遊詩人才知道這些秘密。

  最終他找到4個也是最後4個吟遊詩人,這讓塔南興奮而又震驚,因為死在懷裡的那位老詩人並非最後一位吟遊詩人,民族的歷史並沒有遺失!但是他們又差一點就要失去深藏在這四個人腦海中的歷史。若不是因為他們的勇氣,以及保存古老歷史的決心,蠻族終將成為巫師王所豢養的狗。

  在和吟遊詩人談論賈格那無數英雄的事迹,以及他如何征服兩片海之間的所有土地時,塔南被吟遊詩人稱為另一個賈格王,唯一的另外一個能統一人民,能將巫師放在蠻族肩上的煎熬除去的國王。

  塔南發布了獨立的宣言,為了努力重建民族榮耀帶領著部落進行了起義, 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比得上這面對著的開闊的道路。當第一次在戰鬥中面對壓迫者,當其他人都認為他們會失敗時,塔南的軍隊卻獲勝了。面對勝利手下們甚至有一點害怕。他們從來不知道丟掉奴隸身份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但是他們的勇氣並沒有因此消失,他們集結在塔南的身邊。這是蠻族歷史中光榮的一刻,要永遠記得。

  起義雖然取得了成功,然而這並不夠。儘管關於塔南勝利的傳言像野火一樣地傳開,但其它的部族仍然保持沈默及中立。他們既不支持,也不反對。每個人都提到塔南的名字。有人說他是惹事精,總有一天會引來布拉卡達的憤怒。其他人則等著看他是否有力量,可以支持它的征服宣言。

  似乎有許多人在私底下誇讚自己,但是在塔南他的面前仍然有一個障礙。拉巴克,部族的領主。目前的部族領主拉巴克被巫師指定,擔任人民的發言人,但是拉巴克從來不曾說過任何對布拉卡達不利的話。他坐在要塞里,夜夜笙歌,而在許多的夜晚里,族人必須挨餓,因為必須將所有的存糧拿出來繳稅。

  塔南是屬於一個偉大的目的的,他做的事情是正確的,他將民族團結在自己的旗幟之下,他是為了把蠻族從壓迫者的手中奪回自己的自由的,所以塔南最終戰勝了拉巴克,成為蠻族國王。在戰爭中,塔南結識了一位好友,老兵哈達克,他比塔南年長,甚至在巫師王軍隊中擔任過階級低下的步兵,有過戰鬥經驗,他是一個誠實而又勇敢的戰士。又足智多謀,塔南任命他為自己的謀士,是自己最親近的朋友,也是最信任的隊長,並隨時讓他留在自己身邊

  「我要讓我們的人民獲得力量,希望有一天,每一個男人、女人和小孩都寧可死,也不願在羞愧當中低下頭來。」這是塔南的夢想

  起義最終驚動了帝國,塔南被巫師王宣布是罪犯,象徵著蠻族的人民死亡的紅鳥送來了布拉卡達的死亡要挾,看著聚集在面前等候自己回答的人的面孔時,塔南不能表現出自己真正的感覺。「我很高興有機會能夠和這些巫師這麼親近」塔南說

  很快的,手下經驗最豐富的隊長弗格拉爾就遭到法師的突襲,唯一逃了出來的士兵,詳細描述敵人如何殘酷地立刻處決了弗格拉爾。弗格拉爾甚至沒有獲得保護自己的機會!多麼可怕的死亡-被魔法所困,無法保護自己!巫師根本不懂公平,也不懂榮譽。塔南緊握著劍柄,希望在劍鋒所及之處能有一名施法者。

  於是,塔南接受了經驗豐富的隊長的建議,將部隊全部結合在自己的領導之下。這樣一來,部隊就可以保護自己不受那些狡詐的巫師所傷害,而且可以運用數量上的力量,以及意志上的力量。 在哈達克的策劃下塔南發動了誘敵之計,派遣了一個長相神似塔南的長發年輕戰士,引誘了像郊狼一樣獵殺弱者和失群者的巫師們發動了錯誤的襲擊,遭受了伏擊。這一仗真漂亮

  塔南面對著一個新的敵人,克爾,他是一個最惡劣的巫師,他的血管里流著蠻族的血,但是他唾棄自己的血統,並且盡其所能地與之劃清關係。他忍受侮辱,成為一名巫師。而最後他統治著他所恨惡的蠻族。他很聰明,在偷襲中,他虜走了4位那些對蠻族人而言非常重要的吟遊詩人,並宣稱他將在三個月內殺死那些吟遊詩人,除非塔南解散部隊,並且投降;這個條件擊垮了塔南部隊的信心。蠻族成為巫師王的奴隸太久了,以至於忘了自己是誰,而吟遊詩人就是蠻族的歷史。數月以來,塔南一直說吟遊詩人和他們故事中所蘊藏的歷史,正是使蠻族獲得自由的秘密。那麼,如果吟遊詩人死了,會發生什麼事?也許一切都完了

  克爾沒有遵守他的話而提前處決了四名吟遊詩人當中年紀最長的一位。這是一件悲慘的消息,因為長老詩人是最聰明的一個人,而現在,他的知識就永遠消失了。這種行為只是再度確認塔南的任務的急迫性,以及敵人的邪惡本質。晚上,塔南難以入眠-隨著年老詩人的去世,究竟有那些蠻族歷史也消失了?就某方面來說,這已經令人民失望。吟遊詩人之中有一員,已經永遠消失。從床墊上站起來,塔南跪在沙土中,並緊握干土,咬緊牙關發誓:「我不會再失敗!」

  吟遊詩人的被擄以及年老吟遊詩人的被殺,曾經使塔南和他的部隊一度慌亂和不安,不過他們最終撐了過來, 損失一個人並不表示輸了整場戰爭,而民族獨立必須進行。塔南聚集了一支部隊,最終打破了克爾的高塔,救回了三個吟遊詩人。蠻族的歷史仍然是安全的。

  塔南終於解放了自己的家鄉, 然而這並不能夠滿足,他要做賈格那樣偉大戰士,要組織一支龐大的游牧部落,要征服海洋之間的所有土地-包括布拉卡達在內。為了加強軍隊,塔南決定必須征服在鄰居穆德蘭,,以任命他自己為他們的新王,利用蜥蜴人和地精之間的內戰,這是攻擊的好時機,但是要快,要在新的統治者出現之前。

  雖然征服穆德蘭已經變成了侵略的戰爭,但由於穆德蘭的內戰和落後的奴役制度,塔南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不過地理的問題總是無法避免的,部隊曾被陷在沼澤的一個特別泥濘的地區。有人差一點淹死在流沙里。 這裡被稱之為穆德蘭(泥淖之地)絕不是沒有原因的,迅速組織著部隊,砍倒附近的樹木,並用它們作為便,以渡過這個地區。塔南學習到了如何在沼澤中號令部隊。

  這時他遇到了雅拉,一個蠻族的女子,她正是塔南所想像的賈格時代的女人,高傲,野性,獨立。就是這個樣子。聽吟遊詩人說過那時女人與男人並肩作戰,同生共死,整個英雄家庭起來對抗數目遠遠超過的敵人。然而今天的女人很少會拿劍,或是膽敢獨自穿越這些崎嶇的土地。

  她是個戰士,她可以與塔南眼光相遇,也沒有被震懾住。她到塔南的部隊裡面,賣羊,賣情報,出售一些竊自不列卡丹的物品,甚至帶來一批逃出來願意加入塔南的部隊的罪犯,並要求的得到找人的費用。

  她也是個兇猛的對手-這是塔南喜歡她的另外一個原因

  塔南和她獨自見面,還有共進晚餐,塔南得知了她和巫師對抗的時間比自己還久,而她所在的部落也因為反抗而幾乎不存在了,雅拉在談論這裡時情緒低落,不過她還是拒絕了加入塔南。「那時候沒有部族願意幫助我們,所以現在我也不要求他們的幫助!」她說。塔南無法留下她

  塔南發現了自己每天晚上在紮營時,都心不在焉,一直等候並希望那個美麗的蠻人女子雅拉出現,塔南有一種親切的感覺,感覺和她有一種關聯-她對自己的認識似乎比朋友哈達克還要深。

  塔南和她交流,談論恢復民族過去光榮的夢想,希望她可以信任你,願意和自己並肩作戰。若是在一起,完全可以兩個人完成許多事-也許甚至可以摧毀整個布拉卡達帝國。想像一下,一個蠻族國王,像賈格時代那樣,統治兩海之間的土地!但是這不再只是塔南自己的夢想。這是一個和那位女戰士雅拉共享的目標。

  塔南再次要求雅拉留下來,「你離開時,我都很難過。」「國王無法得到他們想要的一切,你知道的。當我回來時,你會感覺更好。」雅拉還是走了

  雅拉曾自栩為布拉卡達背上的一根刺,然而布拉卡達的巫師最終拔掉了他們背上的刺。雅拉在搶劫一個金礦時被捕-顯然那是一個她無法抗拒的陷阱。塔南的哨兵親眼目睹雅拉被公開處決的情形。她堅定地站在逮捕她的人面前,並且吐唾沫在那個召喚閃電殺死她的施法者臉上。

  塔南緊握雙拳,有好幾個小時的時間,拿著自己的斧頭,到最近的樹那裡,把整棵樹砍下來,然後把樹榦砍成小片,細小到甚至不能當做生火的柴火。在整個過程中,他看到的都是穿著彩袍的巫師。

  失去了雅拉,使得塔南感到很孤單,即使只和雅拉共處那麼短暫的時間,塔南仍然常想念她

  在穆德蘭塔南得到了他所想要得,用當地人能理解的唯一方式-武力-迫使他們加入部隊。他們全都被鏈在一起,成為奴隸。為了解放蠻族自己,塔南奴役了其他無辜的人民,而且他們也在法師的手中承受極大的痛苦,而塔南只是取代了壓迫者的地位而已。

  塔南決定了繼續攻擊布拉卡達,一定要進入布拉卡達本土,現在他的面前是聳立在東方地面上的牆峰,那是一片龐大的山地,每一個通道都有敵人駐守。穿過了這些牆峰,就等於深入了布拉卡達的領地

  這裡是賈格也未曾攻佔的地方,從來沒有人能夠征服這些山嶺,而且在這裡可以聽到十幾個關於軍隊如何未能攻破牆峰的故事。但是塔南還是決定打開這沒有人走過的道路。做首創記錄的人,他要建造一支真正的大軍-能夠折斷世界屋脊的大軍!

  但是塔南的計劃開始遭到反對,甚至手下的部份指揮官也開始懷疑。「我們要布拉卡達的土地做什麼?現在我們擁有了自己的家鄉!」他們說道。但是塔南怎麼會允許敵人安坐在他們的高塔里,計劃著如何奴役蠻族的人民,他們摧毀了無數個家庭,就像雅拉的家庭一樣,

  他們殺害了雅拉,這必須血償!

  恩葛洛德,一個從一開始就跟隨著自己堅定的也是優秀的半獸人酋長,他拒絕塔南的復仇,指控塔南將個人的血仇置於部族的利益之上。他被要求和塔南決鬥,戰鬥很快。

  在戰鬥中,塔南失去了托達克,哈達克的長子,最新任命的隊長,在對付伏擊補給線的戰鬥中,不過在倒地之前,托達克很勇猛的努力的也將頭領的巫師殺死了

  塔南低估了布拉卡達那些巫師王的力量。到目前為止,他獲得許多勝利-幾乎就像命中注定的一樣。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止他。他以為自己一定能夠獲得勝利。甚至在驕傲之中,他相信自己已經擊敗了法師。但事實並非如此,他突破了牆峰,但是很快就發現他走進了陷阱之中。一群疲累的士兵從後方防衛線上回來,帶著可怕的消息。一陣大雪崩-一定是魔法地震造成的-摧毀了半數的軍隊,包括補給車在內。其餘的部隊都被困在牆峰的另外一側,無法突破。那些施法者竟然用山崩來攻擊塔南留在牆縫裡的部隊,並在能回家的唯一道路上加強了防禦。塔南被困了,而且軍隊數量居於劣勢,只有隨身帶著的這些先鋒隊,以及在後方一小群部隊。塔南惟一的希望就是攻佔北方的邊境城鎮並從唯一一個隘口逃脫出去。那裡通往很久以前由賈格的子孫居住的地方。部隊又累又軟弱,不容易打敗那些巫師,而在賈格後代的土地上則可以獲得保護。塔南必須動作快一點,這就表示必須丟下許多人,讓他們成為犧牲品。因此,塔南把征服所得的丟下,那些被奴役的人。穆德蘭的人民。

  對於那些被埋在牆峰岩石下的那數百人,塔南忍不住感到罪惡感。那是自己的部隊。 塔南緊握放在劍柄上的手,血債要血來償,塔南發誓一定要為被殺的人報仇。

  失敗使得塔南開始任命憤怒和混亂,他新任命的隊長,傷害無辜,為了殺死一個巫師,而摧毀了整個村莊,連孩子也不放過,還燒毀所有的建築物將整個村莊變成了廢墟,但是並沒有受到塔南的懲戒。

  塔南不願意失去自己的隊長,僅僅因為他可以為自己戰鬥而姑息他。不過他最終還是死了,是死在某位自己的隊長手下,也許是某種形式的公義,或是他們不喜歡。塔南確定是他們其中之一,但是他不敢去猜想是誰。

  在大部份的部隊死於巫師的陷阱之中后,塔南終於從北方逃脫了出去,在一個許久之前由賈格的後代定居的山谷里尋找盟友,希望可以利用賈格的後代來重建部隊,那一定可以造成一支強大的軍隊!但是塔南失望了,他在那麼努力地戰鬥,他幾乎失去了所有,在他唯一一次要求幫助的時候,他卻被背叛了。這裡的人是和塔南一樣的蠻族人,但當塔南要求他們加入自己的軍隊、對抗他們的壓迫者時,他們卻拒絕了。他們甚至和敵人聯手!

  塔南感覺憤怒在自己的身體中燃燒,塔南選擇了攻擊,無論要流多少血,無論摧毀多少村落,都無法平息他的怒氣。 憤怒的塔南把所有不幫助他的人都視為敵人視為威脅,做為攻擊對象。不只殺戮那些巫師,也把那些無辜的毫無武裝的農民一個個殺死,「燒掉所有的東西!在我們所經之處,我只要留下燒焦的土地!所有的房子、車子和土地,都要燒掉!」這是塔南對所有隊長的命令。一片又一片的土地在塔南的部隊經過後變成廢墟!

  廢墟!

  這真是瘋狂的事情。而塔南並不知道,這正是他的罪孽,是他後來不得不費力償還的罪孽之一。

  塔南遇到了一個悲劇,當他檢視一個被自己的士兵夷平的村莊殘骸時,出乎意料之外地發現一張熟悉的面孔。她和母親一模一樣,只是年輕了一些-也許比自己年長几歲。雖然從來沒有見過姐姐(她在塔南出生之前就被巫師帶走了),但是在心裡塔南知道這就是自己的姐姐亞娜達。心裡在哭泣,這隻有塔南自己知道,

  久經陣仗的將領們常常對自己要做的事情覺得丟臉,感到坐立不安,很不自在,他們想家和家人。終於,一個隊長帶領著一支部隊沒有去摧毀附近的一個村莊,而是偷偷走上返家的路,但是他們還是被塔南追了回來,一個不剩的被殺死,沒有留情的。塔南是拒絕這種事再發生的,而他也知道不能給其他人留下錯誤的印象,認為自己開始無法管理手下。

  現在的戰略會議中,在指揮的問題上,大部份只是塔南一個人在說話。而在過去,每個隊長都大聲地呼喝著自己的想法。而現在在他們眼中再也找不到過去那種欽佩的眼神。它已經被別的東西所取代。也許,是恐懼吧?

  塔南也會違反蠻族一向尊崇的規定,血債血還的定律,他包庇自己的隊長,僅僅因為自己需要他來打仗。塔南開始監視自己的隊長,他已經得不到支持,聽到的全部是反對,是背叛,當然,除了哈達克

  但是好友哈達克也來請求塔南不得不停止這場殺戮,這在塔南耳中卻是一種背叛。他和那些反對自己的隊長是同一個鼻孔出氣的!現在該怎麼辦?當那些隊長結合起來時,他們的力量就會過於強大,無法強迫他們聽從自己。但是除非哈達克站在他們那邊,否則他們絕對不會行動,而當他們結合成小團體時,他們就有力量來剝奪指揮權的!

  :

  這是塔南最大的罪惡,他謀殺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最聰明的謀士,謀殺了哈達克。哈達克是為了蠻族的最高榮譽在著想。他已經看到塔南仇恨的戰爭的方向,也知道最後它會為人民帶來極大的痛苦。士氣低落,士兵想見他們所愛的家人。但是他仍然是塔南的朋友。他警告塔南,隊長們想要把他除掉,即使他們必須和塔南決鬥至死也在所不惜。而塔南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把他們全部都打敗。

  塔南假裝聽從了哈達克關於隊長們的警告。第二天早上,塔南宣布戰爭結束了-部隊可以回家了。這使得士兵歡呼,哈達克和其它的隊長卻非常驚訝。在啟程返家之前,塔南舉辦了一場勝利的宴會,在宴會開始時,他和每一位隊長分享自己的酒杯。當杯再傳回手中時,塔南假裝把它弄倒了。那酒裡面裝了毒藥,是塔南從一個已經被判死刑的法師手裡得到的,為了交換他的性命。這種毒藥無味無臭,它可以輕易躲過任何人的味覺,當然塔南不會冒險讓那個法師把真相說出去的,他先用了他來試藥。毒性發作了,不用詳細說明那些可怕的情形了,他們都死在塔南眼前,咳嗽著,用他們最後的氣息咒詛塔南的名字。第二天早上,塔南告訴了軍隊,法師毒死了隊長-戰爭必須再次展開。

  在再沒有人阻止塔南后,軍隊終於被再次的開拔了,非常迅速地抵達,在敵人意料之外就可以發動攻擊,布拉卡達來不及布署兵力。如果迅速攻擊,就可以永遠佔得優勢。「我們在這裡完成的光榮事迹將永遠被傳頌。你們的子子孫孫都會驕傲地說出你們的名字。我們在這裡,為我們的不朽而戰-我們將在先祖之中佔有一席之地!」塔南驕傲的宣稱。

  塔南現在經常在做夢,一個同樣的的熟悉的惡夢。那是一個戰場,一看就知道是戰場。自己卻獨自站著,這似乎不只是一個夢,幾乎就像是有人在自己耳邊微語一樣。四散在腳邊的是認識的每一個人,敵人和朋友都有。看到了雅拉,卻被自己的劍殺死。還有母親,父親。兩個姐姐也在,她們還是小女孩,還有哈達克,躺在他的兒子托達克身邊。背上插了箭的那個老詩人,巫師克爾,你的隊長們,你的士兵,還有其他人-都層層疊疊堆在一起。都死在劍下,塔南的劍下。然後塔南就醒了,即使想要刻意去忘掉這個夢,也無法忘掉。當醒來時,塔南滿身大汗,肌肉濕黏,長發因汗而黏在頭皮上。這是為什麼?自己從來不想傷害雅拉,還有父母,還有....呃,殺死姐姐完全是個錯誤。如果不是那些巫師把她帶離了家鄉,就不會發生這種事.而哈達克,呃,必須殺死他和其他的隊長。塔南很後悔,但是哈達克的死是為了人民的利益。他們不明白,必須徹底消滅巫師王,就像已經受到感染的肢體必須加以砍除,才能拯救全身。

  本來預料在士兵聽到哈達克和其他隊長被謀殺之後,會有一些人叛逃,但卻看到相反的結果.人民仍然是敬愛自己的。他們特別喜愛塔南為他們帶來的勝利.而這種尊敬,使得塔南的所有的痛苦暫時消逝,也更加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 每個人都相信自己就是正確的道路。聽說自己成長的那個地方已經繁榮了許多,那裡的人還用自己的名字來為該鎮命名,稱它為「塔尼亞」。工匠已經開始興建多座巨大的雕像,以榮耀塔南的名字。這些榮耀更加的激勵,使得塔南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所有的巫師,包括巫師的支持者全部消滅。他拒絕了巫師王派來使者提出的和平提議

  由於軍隊規模在過去幾個月中有縮小的趨勢,因此塔南想要從幾個布拉卡達城鎮里徵召部隊。事情很容易,一旦控制了他們的家人,就不難強迫他們改變陣營,加入部隊。

  :

  父親來到了前線,他是那樣的萎靡和衰弱,他喃喃的說,「讓我害怕的事....我害怕你現在所走的路。我必須....」,這是他的遺言。塔南告訴自己,自己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然而塔南並沒有來及將布拉卡達的巫師全部消滅就撤兵了,因為後院起了火,一個叫做里恩.獅面鷲心(Rion Gryphonheart)的騎士在菲那西亞河的平原上建立了斯戴維克城,並宣布成立埃拉西亞王國,自己是國王。這個小國家,本不需要塔南的注意,然而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公開宣稱支持布拉卡達,真是不可原諒。在這個混亂的時期內,這個國家在迅速的發展,竟然有很多人在支持他?塔南決定先滅掉埃拉西亞,那片土地不能落在別人手裡,他要親手殺死里恩.獅面鷲心,敢與之作對的都是應該消滅的人

  這又是一個多年慘烈的戰鬥。最後,獅面鷲心成功的將塔南逼進了一個面對面的戰場。獅面鷲心站在塔南龐大的軍隊面前,向塔南提出決鬥的挑戰。單挑,這是驕傲的塔南怎麼會逃避的呢?當兩人站在一起時,塔南顯得比較強壯,高大。一場持續的戰鬥在兩軍陣前展開,塔南失算了,他沒有想到里恩.獅面鷲心是非常優秀的劍手,因無法止息的憤怒而勃發的巨大力量面對對方無法施展。那把劍突然穿過了塔南的胸膛,獅面鷲心的劍,運用的他的技巧。

  一向戰無不勝的塔南失敗了,他死在獅面鷲心的劍下。一直深信塔南是天下無敵的蠻族軍隊處在震驚中,當看到塔南倒下去的時候,他們失去了希望,全都逃走了。

  在缺乏國王和隊長的領導之下,混亂的蠻族軍隊雖然強大卻毫無戰鬥力,埃拉西亞在里恩.獅面鷲心帶領下,一舉佔領了大片土地並走向繁榮,成為了一代霸主。並最終將全部蠻族趕到了克魯洛德(Krewlod),一個荒蕪的地區。

  
征服地獄

   當一個野蠻人死後,他會被帶到蠻族的神靈歷祖歷宗面前,對過去的一生進行評判。死後的塔南面對了先祖。先祖們判定塔南不配進入樂園,因為他的罪孽。他們要求塔南必須在世間行走,在大地上漫遊,作為一個靈魂,並必須作些事來設法彌補他過去所犯下的罪行。塔南就這樣的成了一個不朽的英雄一個不受時間所限的保護者.

  很快的,先祖們召喚了塔南,而這第一件任務是很惱火的,先祖們的幽默感實在令人不敢恭維,這第一個任務竟然是要求塔南作為一個騎士的身份前往埃拉西亞(Erathia)王國,世間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年,里恩.獅面鷲心已經死去,他的女兒年輕的艾利森王后統治著埃拉西亞王國,她夢到她父親的靈魂從樂園裡被偷走,被帶到地底世界的黑暗之中,而塔南的任務則是協助女王展開這場征服地獄的戰爭,先祖要求塔南去拯救里恩.獅面鷲心,那個殺死了塔南的人的靈魂!

  塔南帶領著埃拉西亞軍隊,然而他的軍隊行動緩慢,他覺得強迫自己去救這個人是不公平。如果不是里恩.獅面鷲心把自己殺死,如果自己還活著,如果有足夠更多的時間,自己應該就會清醒過來,自己就完全可以彌補在擔任蠻族王時所犯下的罪行,塔南想。讓獅面鷲心的靈魂在地底世界里腐爛,這才是塔南的希望!塔南還不明白的是,獅面鷲心摧毀了自己剛剛建立起來的帝國-蠻族的王國,不需要為了削弱蠻族的人民負責嗎?而現在先祖們竟然要眷顧這個外來者。塔南甚至仍然記得那種痛苦,有時候依然在夢中記起它,自己被殺的時候

  軍隊在逐步的前進,塔南還是不能違背先祖的任務,塔南也是艾利森王後手下唯一能夠勇敢、能夠去幫助她對抗地底世界勢力的人,開拔了很久,部隊終於接近了地底世界的大門,這裡的土地被岩漿和火焰所焚燒,充滿了死亡的氣息,地底世界會更加惡劣,但是這裡已經夠糟了。 屬下開始談起這些地方發生的怪事-邪惡的事。他們坐立不安而塔南穩穩地坐在鞍上下令前進,沒有表現出任何憂慮的樣子。

  地底世界的第一異界,一個人可能會在地底世界不斷地行走,卻永遠找不到通往下一層的大門。 試著在這些隧道里找出路是一件令人頭疼的事,部隊也因此停滯不前。 但當偵察員調查出來路徑的時候,塔南卻沒有馬上的詢問,他在逃避,只因為自己的不喜歡。不過塔南知道脾氣一直是自己的致命傷,這絕對不能再犯,先祖交給的任務不能丟下,最後讓獅面鷲心的靈魂又多受苦了幾天,這算扯平了

  邪惡之霧在 腳邊盤旋,好像有它自己的意志一樣。它的寒冷沁透 盔甲、衣服,甚至穿透皮膚,凍結每根骨頭。只有邪惡的生物可以在這陣霧裡自由地移動,而它絕對會對隊伍中的善良隊員產生不良影響

  一片土地上滿是死者的屍骨。 手下遲疑了,不願意再向前推進。即使塔南也覺得這個地方有一點不對勁,但是 塔南是不會讓這種事嚇倒的。要說服手下繼續前進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當塔南提醒他們,他們是軍人而不是兒童的時候,他們便挺起腰桿,向前走去。這些被詛咒的土地讓每個人的心裡都籠罩著一片烏雲,士氣就像從天上掉落下來的靈魂一樣,直落到心底。邪惡之霧在腳邊盤旋,好像有它自己的意志一樣。它的寒冷沁透人們的盔甲、衣服,甚至皮膚,每根骨頭。只有邪惡的生物可以在這陣霧裡自由地移動,隊伍受到很大的不良影響

  塔南懷疑自己是否能夠習慣地底世界這些不斷扭曲的隧道。這種混亂怎麼可能會是自然現象?但是如果真的開始習慣這些瘋狂的洞穴,是不是表示自己也開始瘋狂了?

  在帶領部隊時,塔南一直在好奇注意著騎士和身為蠻族人有什麼的不同,其實二者都是榮譽的身份,都要尊敬及保護自己的家族,而且埃拉西亞以前是蠻族的領土 ,大部份的人民也都是蠻族人的後代, 每一個人都多少有這種血統的。不過騎士比較高雅-他們的言語、他們的衣著、他們的盔甲和武器, 他們似乎也將領主的話置於自己家族的需要之上,對蠻族人來說這正好相反,在交談中,塔南更深入的發現:騎士為了自己和其領袖的榮耀而戰,但是蠻族則是為了個人的榮耀,以及其部落的安全而戰。

  艾利森女王一直和塔南保持著通信的聯繫,她一直有想要用劍殺死領土上邪魔的渴望,她希望親自來帶領部隊進行戰鬥來拯救父親,塔南同意了,不過並不是希望她來戰鬥也不相信她一個female可以戰鬥,只是部隊的士氣太低落了,他需要艾利森女王來作為一個精神象徵,讓部隊感覺好一點。

  艾利森女王終於來到了部隊,使得塔南吃驚的是她是那樣的堅定的人,可以贏得所有人的尊敬,當然這很好,部隊很需要。 在第一次見到她后,塔南就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感覺似乎在那裡見過她似的,因為她的舉止,她說話的方式,或是她那火紅的在蠻族中這是很常見的頭髮?

  當塔南睡覺時,他看到記憶和噩夢般的可能性混雜在一起,扭曲著的都是謊言。 這和所處的這個地方有關係嗎?每過一天,它們就變得更加真實?甚至塔南有時候開始難以分辨現實世界和這個可怕的地底世界。

  塔南在做噩夢,有些夜晚,夢境狂野而無法預測。他看到過去戰鬥的片段。他聽到死亡的慘叫在耳中迴響。然後他驚醒在床上,滿身大汗。那些恐懼的面孔仍然在塔南身上遊走,感到寒意。他搖搖頭,想把那些可怕的臉孔趕走,但是當他再次合上眼睛時,它們就會回來。他再也睡不好。塔南會狂吼,會用力捶擊帳篷。他不能再忍受這些夢,以及它們所做的事情。他不想回憶起以前曾經做過的事! 。他攻擊任何走近他的人。 那就像有某種邪惡的蠕蟲爬進了塔南的記憶里,用記憶來折磨塔南。塔南甚至開始夢遊,甚至在做夢中他砍到了一個人。

  他又做了這樣一個夢,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騎馬到一座山丘頂端,看著手下殺死無辜的人。在混亂之中,他注意到一個有著火紅頭髮的女人,為了躲避兩個食人巨魔而逃出小屋。她跑著,叫著。塔南看不到她的臉,但在內心深處知道,自己並不想看到她的臉。她跌倒了,轉身面對追逐者。姐姐!雖然塔南從來沒有見過她,但是她看起來很像自己的母親,所以那一定是她。塔南舉起了手,張開嘴對著那些食人巨魔大叫,但是太遲了,來不及阻止他們。正當他們的棍棒就要把她的頭打成爛泥時,一個騎馬的男人突然沖了出來。她獲救了!他第一擊就殺死了其中一個食人巨魔,然後他掉轉馬頭,避開另一個巨魔的攻擊。他同樣輕易地殺死這個敵人。 姐姐被拉了起來,坐在那個身著盔甲的英雄後面。現在要救其他的村民已經太遲了,他只能先走開了。 這不可能是記憶或噩夢,但是塔南深知這是真的。姐姐和救了她的那個男人一起坐在一棵樹下。那是很久以後的事,而姐姐的肚子里已經有了孩子-他的孩子。她很快樂。然後那個男人轉了過來,塔南可以看到他的臉。他就是里恩.獅面鷲心!艾利森女王。她的紅髮,銳利的眼神-這些就和母親的一模一樣,也和姐姐的一樣。塔南怎麼會沒注意到呢?已經可以猜出了一些端倪了,年輕的里恩.獅面鷲心一定是從塔南的部隊的屠殺中救出姐姐。後來,他們相愛並且結婚,當獅面鷲心成立埃拉西亞王國之時,姐姐已經懷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塔南的侄女,艾利森。塔南的家人!

  塔南很高興現在自己有家人了,而且自己和艾利森越來越親近,甚至成為艾利森的教官。如果她要學習戰鬥,塔南就一定要讓這個女人知道如何照顧她自己。

  不過塔南還是決定不要告訴艾利森自己是誰。這會有太多關於過去的問題,而塔南也害怕一旦她知道自己曾經是蠻族王就不再信任自己。現在,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話,塔南需要她的信任。塔南非常渴望 能像擁抱侄女的樣子來擁抱她,但是那樣做是錯的,而且自私。因此,塔南把思想轉向拯救她父親的靈魂,懷著全新的決心。至少這是現在能做的。獅面鷲心救了姐姐的生命,自己欠他一份情。

  艾利森女王想要加入戰鬥,但是塔南說服了她先從小規模戰鬥開始。 那樣一來,她就有機會顯露一下她的領導技能和用劍技術,而且讓塔南放心的是,她不會害死自己。

  新的一層地下 ,這個地方是個迷宮,比先前遇到的還要糟糕。敵人像蟑螂一樣,到處都是,當部隊靠近時就散開,然後在已經控制的地區聚集起來引發混亂。 根本沒有足夠的人力可以駐守每一條要道,因此塔南一直不停地來回逡巡,只為了保護城堡。 每天都有突襲,而且 找不到攻擊的人,敵人的目的並不是殺戮-只是要消磨 士氣。士兵們的睡眠總是被這些可怕的號叫著打斷,他們非常疲倦。士氣很低落。整體的士氣都很低落。士兵們在這個濕冷的洞穴里太久了

  一夜又一夜,惡魔的軍隊前來向挑釁他們躲在陰影里,口出惡言,對帳篷投擲火球,還發出被虐待的貓的聲音。 缺乏睡眠使得士兵精神不振,疲倦也使人會犯錯, 。士兵的脾氣也很浮動,很難維持秩序。 現在塔南知道這正是敵人想要的結果。如果繼續這樣下去 部隊就完全沒有用處了。似乎只有僧侶不受影響。他們繼續執行他們的勤務,和往常一樣地專註。他們加入修道院時所學習的冥想技巧讓他們在睡眠不足時,仍能感覺有充份的休息。這很好,當士兵們都被迫學習冥想,問題解決了

  , 艾利森女王所表現出來的信心,使得塔南覺得她真的成為一位領袖了,她對於屬下性命的關懷程度很令人印象深刻,這就應該就是士兵們這麼愛她的原因。他們知道,除非絕對必要,否則她不會率領他們進入戰場,這樣做讓士兵感覺很好。她已經完全成長了,塔南決定讓她到這裡來加入部隊了,和自己並肩進入戰場。在親自任命她為騎士后, 塔南將指揮權交給了她。

  一個小小的插曲,塔南遇到了一個老人「我終於見到塔南了。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為什麼帶領我們的人民走上歧路?」那個老人問你,「那時候我生氣。對不起。」我並不是有意成為暴君。在我還沒有意識到之前,我已經變成我所對抗的對象。發生了很多事情....」 那位老人搖搖頭,傷心地走開。

  偷走里恩.獅面鷲心 靈魂的那個惡魔叫做卓姆。他住在地底世界的最底層,但是他沒有家-那就是那個惡棍躲避敵人的方法。他從來不在任何地方待太久,所以沒有人知道要去那裡找他,

  塔南必須求助另一個惡魔深谷公爵狄茲里斯克---地底世界的公爵,他是地底世界中最強大、最可怕的人之一。 只有他知道在那裡可以找到卓姆。而狄茲里斯克需要一樣東西。他很久以前就瞎了, 若是有了「第二視力墜子」,他就可以恢復視力。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但是並不是不能做到。

  在得到第二視力墜子后,狄茲里斯克很慷慨的提供他的一座地獄城給艾利森使用,好讓她迅速追上卓姆。雖然塔南對於和這些惡魔打交道抱著比較保留的態度,特別是現在我們要和他們並肩作戰的時候。但是艾利森女王很滿意這種安排,對他心存感激,雖然塔南一直沒有停止懷疑,但卻也無計可施。在這裡,沒有辦法取得物資或人力來作為支持,而且要打敗卓姆的話,也需要部隊。一種不自在的感覺一直出現在塔南的胃裡

  背叛! 雖然塔南一直心存懷疑,但仍然陷入狄茲里斯克的陷阱 在擊敗卓姆也就是救出里恩,獅面鷲心的靈魂的同時,狄茲里斯克的惡魔軍隊 背叛艾利森,並且把她抓去送給狄茲里斯克。

  卓姆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指揮地底世界如此多的惡魔。遇到的所有麻煩,在這塊黑暗土地上一切的戰鬥,一定都是狄茲里斯克公爵自己精心策劃的。在重整了殘餘部隊后,塔南同時以蠻族和騎士的身份發誓:狄茲里斯克要為此付出代價!

  當塔南站在獅面鷲心的靈魂面前,他驚訝的發現自己並不記恨,是誠心實意的。獅面鷲心請求塔南求助艾利森,當然這也是塔南要做的。

  原來這一切都是狄茲里斯克的計劃,他命令卓姆從樂園綁架獅面鷲心,這樣他才能將艾利森誘到這裡來。艾利森的夢並不是獅面鷲心在呼求幫助-而是狄茲里斯克的傑作。這樣他可以通過折磨艾利森而徹底的 獅面鷲心。因為以前他試圖佔領埃拉西亞,但是失敗了 ,獅面鷲心打敗了他的部隊, 將他弄瞎,並把他趕回地底世界!

  但是狄茲里斯克他沒有計算到一點,塔南,他不知道憤怒的塔南有多麼可怕。

  這天,塔南突然想起先祖們授予自己的這項任務-拯救獅面鷲心的靈魂。已經過很久了,而自己已經深深地投入這個任務,就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樣。這一點很明顯的 ,他們要塔南學習到了復仇不會帶來任何好處。盲目地對不列卡丹巫師進行復仇,只讓自己落入不朽英雄的處境。艾利森想對卓姆報仇,使她落入原本不應該落入的陷阱中。 而現在,狄茲里斯克也要為他試圖失去視力而復仇。得到代價

  塔南最終擊敗了他,運用他的力量,和智慧,並帶著艾利森女王回到了地面,被封為女王保護者,就在冊封的那個早上,女王再也找不到他

  塔南離開了,作為一個不朽的英雄在世間行走,在大地上漫遊,他必須為以前的罪孽懺悔並加以補償,但他一直被懷疑所困擾,不知道能否補償過去所造成的巨大錯誤。

  
馴獸師的反抗

   在幾十年後,塔南再一次踏上了征程。已經脫離了平凡的人世塔南了看到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狠狠創傷了這個世界和生活在這世界上的人們。除了自己的人民,傷害最深的就是那些居住在沼澤地中的人們。曾幾何時,自己的靈魂是那麼的陰暗,自己的心完全被仇恨所吞噬,由於自己所累,至今,他們也還只是這世界上被人們所遺忘的奴隸,並且無名無姓。他們短暫的生命中充滿了無邊的勞累和痛苦。 他打扮成一個馴獸師的模樣來到了沼澤地,要用手中的劍來擊碎那繞在這裡居民脖子上的鐵鏈。

  不應該低估這裡居民反抗的決心。儘管被壓迫了幾百年,他們還是能夠從內心的最深處喚醒他們的力量,在嚴厲的懲罰下傳播著戰鬥的信息。在居民中傳播著戰鬥的口號,為即將到來的起義做好了準備,所以起義很成功的奪取了幾處領主的礦場,這是一個起點,為以後的起義做準備

  當塔南在看到礦場內的一切感到驚呆了。 奴隸們被鎖在礦場內不準離開。他們就住在他們工作的地方,最終他們也死在這裡。他們污穢的身上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臭氣,他們虛弱的身軀看得叫人心碎。這即使是野蠻人部落在布拉卡丹的殘酷統治下也沒有受到如此的酷刑。為什麼人人都在容忍這種殘暴統治的繼續。是不是在某些生物經過一段很長的奴隸生涯后,人們就只把他們當作工具看待了?

  這都是塔南的錯。 這都是當領導的人民擺脫奴隸命運的時候,因為需要更多的軍隊來抵抗布拉卡丹帝國,塔南征服了沼澤地里的居民。而且一直讓他們戰鬥在最前線,一旦任務結束后,就拋棄了他們。因此,在塔南死後沼澤地里的居民已經是十分稀少了,他們無力保護他們自己。他們因為與塔南的同盟而成為了奴隸。

  奴隸組成隊伍最缺乏信心,領主送來了威脅的信,是以一個沒有四肢的狼人的方式送到了,這讓士兵感到恐懼他們害怕會有同樣的下場。 不少人在疑惑是否值得去戰鬥,」 他們並非不想要自由,只是自由已經失去很久了。穿戴著鎖鏈總比失去四肢好一些。」

  然而一大群向領主投降的奴隸被屠殺了,領主讓他們自己挖一個巨大的洞,跳入洞中,並叫神射手們包圍他們,這個消息徹底打擊著軍隊的信心。士兵們需要一場勝利——一讓他們覺得有希望。希望是個危險的東西,奪去某個人的希望就打敗了他。給予某些人希望,他們就可以做任何事情!希望現在不屬於沼澤地的人民,而塔南就要做這個希望編織者

  領主被殺死了,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埃拉西亞王國,此時的國王是格里芬哈特(獅鷲之心),他是一個殘暴的人,起義也從開始被認為的小暴動而升級, 他派來了新的領主來鎮壓起義。

  由於這些沼澤地人們已經受奴役很久了,。他們沒有法律和犯罪的概念。他們甚至不了解他們自己民族的文化。 他們只知道手銬腳鏈對他們就意味著奴役。這使得塔南不得不決定建立一套法律,為他們指出哪些行為被認為是犯罪,然後確定對這些罪行應該採取哪些懲罰措施。這是一部抵制奴役的法律,也是沼澤人民的第一部法律『法律保護所有的人,法律可以使事情變得很公平。『在塔南說服了 隊長布萊里克后它們進行了制定, 只是這法律幾乎涵蓋了一切! 他們以一部抵制奴役的法律作為開始,然後涉及到了謀殺、偷竊還有其它的一些罪行。然後他們制定了維繫他們工作習慣和飲食習慣的法律。他們甚至還規定了多少時間的睡眠是過多的。面對這部怪異的法典,塔南不知所措,好在沼澤的女巫阿達米娜出面幫助塔南,她當然比塔南更了解她的人民。「現在這就是你的事了,」塔南說。

  一件命令由國王簽發,每一個逃跑奴隸的頭顱將可以換取十分銀子的賞金 ,現在,這片土地上所有的盜賊、土匪、強盜都會想要人頭了。屠殺每天都在繼續,這些就是所面對的人,而背後的主凶,就是格里芬哈特(獅鷲之心),這人簡直就是這片土地上的渣滓,。更多的大屠殺報告不斷地傳來。婦女,兒童和老人,沒有人能逃離那些賞金獵人的毒手。 賞金獵人們在城堡外排成長隊,拿他們手中的每一個人頭換取十分銀子。有些人甚至帶來了四輪馬車來裝運他們所得到的賞金!這些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屠殺使得塔南狂怒,他發現自己的狂怒已經發生了作用。如果自己再不控制住這狂怒的話,軍隊將會在自己帶領下變得狂亂和血腥,就像很久以前征服布拉卡丹時一樣。 塔南知道自己不是為了復仇而來到這裡的,而是為了拯救一群人於毀滅而來的 。擊敗了敵人並不能拯救沼澤地的居民,如果不能找到一處家園並像一個群體一樣團結在一起的話,民族將會永遠是脆弱的。這是一個最明智的選擇,自己曾經選擇了另一條路,那是做錯了!如果不能從過去吸取教訓的話,那麼這註定要重複歷史。

  塔南最近一直在腦海里縈繞一個問題,當自己離開了沼澤地居民的時候他們將怎麼辦?誰又會領導他們?這是關鍵的一點。作為一位野蠻人暴君,塔南將人民帶入了迷途,教會了他們怎樣變得殘忍,無情,漠然,他們要付出許多才能忘掉這些教誨。這本需要一位領導者,一位教師,或是另外的某個人來引導他們的。

  塔南也知道對於沼澤地居民這也是一樣的。就像自己的人民一樣,在把他們從奴役中解放出來后,他們需要一個好的領導者來引導他們。塔南不可能是那個領導者。總有一天,先祖們又會來召喚。他們需要一位他們自己的領導者。但那將會是誰呢?

  最後塔南看上了那年輕的戰士,卓格羅。 一個在沼澤地和那裡的生物們一起長大的人類孩子沼澤男孩。雖然他自己不是一個奴隸,但他生命中的大部分時間是在和埃拉西亞人作戰。 但並不是他的足智多謀、作戰技巧或是他的非凡感召力使我確信他能夠成為一位優秀的領導者,而是他有一顆憐憫之心。「難道你不認為他們還需要為其它的一些罪惡而受到刑罰嗎?比如說,奴役?」「不錯,但是我不認為是他們決定了要把我們的人民鎖起來。早在他們出生之前這裡就有沼澤地的奴隸了。在我看來,這些都是那暴君的錯,以及他的先王們的錯。那些士兵們只是看守奴隸,就像我們沼澤地居民為主人們勞作一樣。事情就是這樣!」 就在那時,塔南確信卓格羅一定能成為一位優秀的沼澤地居民的領導者。但首先,必須要使他變得不僅僅只是一個「沼澤地男孩」。

  塔南把卓格羅帶在身邊作為他學習的一部分。這孩子的戰鬥技能進展相當順利,但塔南想讓他知道,在戰鬥中有很多路可以走,他應該嘗試每一條他可以選擇的路。塔南總是教給他很多,比如怎樣的犧牲是不值的,比如什麼是榮譽,比如怎麼為了人民 ,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他從來都思考的很多。

  暴君格里芬哈特(獅鷲之心) 派來了他的長子——尼文王子。在人們的傳說中尼文是一個優秀的戰術家,儘管他還只有十六歲。他接受了所有最好的教育,並且在他身後的是埃拉西亞訓練精良的部隊,他將是一個相當強大的對手。

  很快的,部隊就遭到尼文王子,大多數士兵都在伏擊中陣亡了,而與其他人不同的是,王子拒絕

  處死被抓的戰俘和平民, 他們被鎖在城堡的地牢中,等待著 判決。 從貴族的嘴裡,塔南得知了一些很有價值的消息,尼文王子在奴隸問題上持保留意見,這與格里芬哈特國王正相反,而且尼文王子已經獲得了所有貴族的支持,他可以利用這些貴族來使整個埃拉西亞反對格里芬哈特。所以格里芬哈特甚至完全希望自己兒子戰敗

  塔南俘虜了尼文王子。在一個深夜,和卓格羅潛入了敵人的營帳。 事情很順利,毫無困難地又回到了部隊。在敵人發現他們的王子失蹤之前就回到了自己的營地。

  不過塔南並不是要以王子為要挾,他要教會他一些東西,希望他會是一個好學生。只是想把尼文變成一件最有力的武器!因為他是埃拉西亞王國的王儲,他的人民說只要他把劍指向他的父親他們就會站在他一邊,這一切都是為了沼澤地的居民!。

  效果很明顯,在看到奴隸悲慘的生活,聞到死去的奴隸屍體所發出的臭氣時,尼文的眼角漸漸聚起了淚花,他的呼吸被他緊縮的喉嚨壓制住了 ,沮喪使得尼文王子幾天沒有進食,他意識到所有的這些年自己所做的一切,所打的每一仗,都是錯的。「但那並不意味著已經太晚了 『塔南說。。相信我,我知道什麼叫贖罪!」 而卓格羅則冷靜地懇求到「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就算是我們也不能征服整個埃拉西亞。但如果在你的統治下,我們就不需要這樣做了,不是嗎?」 塔南被震撼了,能想到這裡的卓格羅已經完全可以開始掌權了。沼澤地的居民們也可以過得舒坦了,只要解決掉暴君格里芬哈特(獅鷲之心)。

  尼文王子和卓格羅建立起了友誼,他們常常一起練劍,塔南則他們加以指點,

  尼文大部分時間都用來接近奴隸們,幫助醫務者或是幫他們送來食物和水。 富有同情心,令人尊敬。他將會成為一個偉大的國王。雖然他自己卻缺乏自信, 他因為自己瘋狂的甚至鼓勵自己兩個兒子相殘的父親而懷疑自己的血統,塔南則鼓勵他說「你的血統里被賦予了英雄的勇氣,它足以使你保護你的人民。你能成為那樣的國王,尼文。」

  為了解救被敵人劫持的沼澤地的女智者們,她們對沼澤居民是那樣的重要,尼文王子堅持用自己去交換,這樣有很大風險,但巨大的勝利往往需要冒巨大的風險。事情很漂亮的解決了,而王子則決定回到埃拉西亞和那些不滿父親統治的貴族們談一談。如果能使他們反對的話,那麼不僅沼澤地居民會最終得到安全,埃拉西亞也會有機會重建它昔日的雄風。

  暴君格里芬哈特終於親自上陣了,他率領了大量的部隊,軍力對比至少是十對一,不過愚蠢的他竟然下令夜晚襲擊,在一舉擊潰襲擊后,塔南道意外發現黑暗的夜晚正是最好的盟友,一次又一次的偷襲使得格里芬哈特的軍隊永遠不會感到安全,這樣很好,這就會摧毀他們的士氣

  當塔南看到這些法律與野蠻人的不成文的法律的許多相似之處時,他幾乎笑了出來。她們許多思想都建立在許多古老的信仰上,這些信仰甚至在塔南出生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有一處不同點就是這些法律嚴格地反對奴役。作為一個曾經被奴役過的種族,他們表現出近乎瘋狂的對於奴役的反對。除了謀殺,奴役是唯一將被處以死刑的罪行。

  為了對付大軍,塔南 請來了野蠻人作為盟友,只是唯利是圖的野蠻人,已被重金主義所玷污。他們不再為榮譽而舉起他們的劍,而是為了黃金或是殺戮的快感。

  在塔南的建議下,沼澤地的居民們宣布建國, 國名定為泰塔利亞,這源於這裡遙遠祖先們的古老語言,現在只有這裡女巫才會使用這種語言,泰塔利亞的意義就是,共同體——這真是個合適的名字。

  沼澤地居民們現在已經宣布這裡的沼澤地為他們所有 並勒令格里芬哈特國王滾蛋。這樣,格里芬哈特將會被看作是一個侵略者而不是一個想收服自己人民的國王。

  當然聽到這個消息,格里芬哈特勃然大怒。

  不過好消息很快就來了,在格里芬哈特離開了埃拉西亞 。尼文王子已經完全取得了所有貴族的信任,他們都認為 格里芬哈特把 曾經引以為豪的國家拖入了恥辱之中,所以 他們聚集了起來,宣布了尼文是埃拉西亞真正的國王! 而尼文國王已經將召集所有的部隊來支援, 援兵已經在路上了,這所有的痛苦很快就會結束的

  塔南部隊和尼文的部隊會合了,卓格羅(代表泰塔利亞)和尼文(代表埃拉西亞)簽署了一份條約,聲明任何人或其他生物不能囚禁他人作為奴隸。

  剩下的事只有擊敗格里芬哈特國王了,塔南一直把卓格羅留在身邊,還有一些東西 想要教給他,卓格羅 是泰塔利亞的未來。 泰塔利亞需要一位出色的領導者。這是一個一點也不像從前的自己的人——一個正直公平的人—— 一個可以有生之年保護好泰塔利亞的人民的人,埃拉西亞在尼文國王的統治下將會一切順利

  在沼澤地里,塔南意外發現了作為野蠻人國王時將自己的雕像樹立於整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的一個, 這其實是一次傷害,不過好在在不久后的某一天,那 雕像也將永遠地消逝在沼澤地中。最終,那古老的創傷將會癒合。

  暴君格里芬哈特的軍隊戰鬥到了最後一刻。在這混戰中,塔南親自面對著格里芬哈特,但是雖然這不朽的英雄是個卓越的劍手,這兩個領導者還是給了彼此致命一劍。那天晚上,在泰塔利亞人準備埋葬他之前,塔南的屍體消失了。他又走了。

上一篇[合不來]    下一篇 [心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