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塔斯馬尼亞虎

標籤: 暫無標籤

塔斯馬尼亞虎,又叫袋狼(Thylacinus cynocephalus),是生活在澳大利亞廣裘的土地上的有袋類食的種族。這種動物因為它的身體上有虎斑一樣的條紋,因而得名。其實它並不是真正的猛虎,形態和大小與狼更為接近,是現代最大的食肉有袋動物,又被稱作塔斯馬尼亞袋狼。塔斯馬尼亞虎是有袋類,當然身上也有育兒口袋,不過,它的育兒袋食是向後開的,這樣捕食的時候,幼獸受到傷害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這種只在塔斯馬尼亞才有的珍稀動物在100年前曾經繁榮一時,但由於會襲擊羊,它遭到了被歐洲移民獵殺的滅頂之災。近年來,又有發現塔斯馬尼亞虎的傳說,甚至有人拍攝到了照片,但是還沒有捕獲到活的標本,因此無法證實。


1 塔斯馬尼亞虎 -簡介

塔斯馬尼亞虎的復原圖塔斯馬尼亞虎的復原圖

塔斯馬尼亞虎,又叫袋狼(Thylacinus cynocephalus),在澳大利亞的塔斯馬尼亞島上,曾經生活著塔斯馬尼亞虎。拉丁名為Thylacinus cynocephalus。其實,塔斯馬尼亞虎並不能完全稱之為「虎」,它長著類似狼的腦袋和像狗的身子,是現代最大的食肉有袋動物,又被稱作塔斯馬尼亞袋狼。它背部長著像老虎一樣的黑色條紋,還有能張開很大的利爪。
  
這種只在塔斯馬尼亞才有的珍稀動物在100年前曾經繁榮一時,但由於會襲擊羊,它遭到了被歐洲移民獵殺的滅頂之災。

2 塔斯馬尼亞虎 -分佈及分類

塔斯馬尼亞虎曾經廣泛分佈於澳洲大陸,屬於有袋目犬科動物,皮毛棕黃色,從外形上看無異於一般野狗;惟一使它與狗不同,與「虎」沾點兒邊的,是它臀背部那十來道黑色條紋。

3 塔斯馬尼亞虎 -體征

塔斯馬尼亞虎
塔斯馬尼亞虎

在四足肉食動物中,塔斯馬尼亞虎的嘴巴可以張開180度,這樣,撕咬的範圍就更大。同時,塔斯馬尼亞虎這種古老的食肉獸有著較多的原始特徵,和更晚些的貓科犬科獸類相比,它的骨骼比較纖細,肌肉爆發力不大,而能夠大張的口腔骨骼構造,則顯示其咬合力較弱。肩部以下大約高23英寸(58厘米);體長約50英寸(127厘米),這個長度包括一條19到24英寸(48到61厘米)的尾巴;體重65英鎊(29千克)。前足5趾,後足4趾。腹部有向後開口的育兒袋,袋內有2對乳頭。尾巴細而長。塔斯馬尼亞虎呈灰色或者黃褐色。它白天在洞穴里或者空心的原木中睡覺,晚上很活躍,會成群行動捕食袋鼠、沙袋鼠和綿羊。

但是,在澳洲,由於長期封閉,只有有袋類生存,沒有生存競爭的威脅,使善於乘黑夜捕捉袋鼠的塔斯馬尼亞虎得以悠然生存。它們的足跡遍布澳大利亞各地。

4 塔斯馬尼亞虎 -生活習性

棲息於開闊的林地和草原。夜間外出捕食,白天棲身於石礫中。多單獨或以家族形式捕食袋鼠類、小型獸類和鳥類。因其口裂很大,捕食動物時常將獵物的頭骨咬碎。夏季交配,每胎產3-4仔。幼仔在母獸育兒袋裡哺育3個月後可獨自活動,但仍呆在母獸身邊約9個月之久。

袋狼生活在樹林較為稀疏的地方,或是草原上。然而,移居者來到它們生活的土地上,它們躲到森林中去。肚子有著像袋鼠那樣乘放小袋鼠的袋子。後背上有花紋。顎的骨像蛇一樣分為兩段張開,它們會咬碎獵狗的頭。夜晚,它們單獨行動,經常是以袋鼠、小袋鼠、或是不會飛的鳥類為獵取出目標。它跑的速度並不快,但是會緊追不捨,直到獵物疲憊不堪為止。它們往往是一口咬住獵物的頭使獵物結束生命。

5 塔斯馬尼亞虎 -歷史

據動物學家考證,大約在4000~5000年前,澳洲大陸上的這種食肉動物漸趨滅絕。很可能是因為在競爭中敵不過與其習性相近的澳洲野犬。然而,在澳洲大陸東南數百公里,12000年前與大陸分離的塔斯馬尼亞島上,這種虎卻一直繁衍到近代。

3500年前,隨著人類進入澳大利亞的澳洲野狗數量漸漸增加,開始沿著左右海岸向南擴大自己的領地,由於塔斯馬尼亞虎競爭不過這種狼的親戚,漸漸退出了澳洲大陸,只在南部的塔斯馬尼亞孤島上苟延殘喘。

19世紀初,歐洲移民剛踏上塔斯馬尼亞島時,塔斯馬尼亞虎曾經成為他們定居的一大敵害。因為它們禍害家禽,危害綿羊,移民曾花費很大的氣力來消滅它們。從1850年到本世紀初,塔斯馬尼亞地方政府獎勵捕殺塔斯馬尼亞虎,半個多世紀里,僅據官方獎勵記載,就殺死2268頭。在濫捕濫殺之下,這種動物開始走上滅絕之路。1933年有人捕獲一隻袋狼,命名為班哲明,飼養在赫芭特動物園,1936年死亡,此後再沒有活袋狼存在的消息。從此以後,人們再也沒有發現過這種珍奇動物。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地政府直到1936年才頒布保護塔斯馬尼亞虎的法令,其實這時島上已經無虎可以保護了。

美國國家動物園在1902-1905年間所飼養的一對袋狼1936年後不斷傳出有酷似袋狼的動物在新幾內亞襲擊家畜的消息,也有許多目擊者聲稱他們看到袋狼,但卻沒有鐵證可以證明袋狼確實仍存於世。1967年有人在山洞中發現腐敗的動物屍體,經專家證實確為袋狼屍體,但對其是否為新鮮屍體或是多年前留下的乾屍科學家看法分歧。袋狼是否已經滅絕,不得而知。

後來,動物學家在島上組織過幾次廣泛的搜尋考察,期望找到倖存的塔斯馬尼亞虎,然而人們踏遍島上的深山密林,始終沒見到它們的蹤跡。於是這種珍奇的有袋類食肉動物最後滅絕了。

1999年澳洲博物館館長麥克阿契在雪梨博物館發現一個自1866年被保存在酒精中的小袋狼標本,麥克阿契便著手研究從中抽取DNA使袋狼復活的可能性,2000年5月13日又在其他博物館發現六個類似的標本,使得相關的基因庫更為完整。麥克阿契表示,袋狼將在五十年內透過基因複製科技重現於世。 

6 塔斯馬尼亞虎 -現狀

近年來,又有發現塔斯馬尼亞虎的傳說,甚至有人拍攝到了照片,但是還沒有捕獲到活的標本,因此無法證實。澳大利亞一份動物學刊物上曾經發表了一篇報告。報告人大衛聲稱,在西澳大利亞尤克拉以西110公里的一個石灰岩洞中,發現了一頭腐敗的動物屍體,屍體身上的大部分軟組織已經腐爛,或被昆蟲嚙食,露出根根白骨,但背脊殘留毛皮上的深褐色虎皮斑紋卻清晰可見,殘存的舌頭和左側眼珠也具有塔斯馬尼亞虎的特徵。這具動物屍體運到西澳大利亞自然歷史博物館后,經專家鑒定,確實屬於塔斯馬尼亞虎,但對屍體死去時的時間,人們還有分歧,有的認為,屍體雖已腐爛,但相對來說還是新鮮的,這說明袋狼消失多年後又重新出現了。而另一些科學家則認為,這屍體是幾千年前的塔斯馬尼亞虎乾屍。塔斯馬尼亞虎的生死之謎,今天依然沒有解開。

7 塔斯馬尼亞虎 -爭論

1967年,在動物學界確信塔斯馬尼亞虎已經滅絕30年之後,澳大利亞一份動物學雜誌上刊出一篇目擊者報告,報告者大衛聲稱,在西澳大利亞尤克拉以西110公里的一個石灰岩山洞裡,發現一頭腐敗的動物屍體,屍體身上大部分軟組織已經腐爛,或被昆蟲嚙食,露出根根白骨,但背部殘留皮毛上深褐色虎皮斑紋卻清晰可見,殘存的舌頭和左側眼珠也具有塔斯馬尼亞虎的特徵。這篇報告引起動物學家們的注意,因為人們雖然曾經幾次在塔斯馬尼亞島上大肆尋找塔斯馬尼亞虎,卻未曾想到在更為廣闊的澳洲大陸上尋找。難道澳洲大陸上的塔斯馬尼亞虎至今沒有滅絕嗎?

大衛發現的這具動物屍體被運到西澳大利亞自然博物館,經專家鑒定確為塔斯馬尼亞虎無疑。然而,在確定屍體死去時間時,專家們發生了分歧。有些專家認定屍體是幾千年以前的乾屍,這與澳洲大陸上塔斯馬尼亞虎在幾千年前就已滅絕的傳統觀點相符。而另一些專家則認為,屍體雖然已腐爛,但相對來說還是新鮮的,這說明動物死去的時間不長。因而塔斯馬尼亞虎很可能仍在澳洲大陸上生存著!

正當專家們為這一屍體死亡時間爭論不休之際,《西澳大利亞博物學家》雜誌在1967年10月又刊出一篇報告,報告者是一位在澳大利亞工作的蘇聯科學家巴拉莫諾夫。他聲稱,在新南威爾斯的瓦拉戈河附近,他曾親眼目睹活的塔斯馬尼亞虎!這篇報告再度引起學術界注意。然而,它出自非專業人員之手,又沒能提供可作為研究依據的標本材料,因而沒有得到動物學家們的正式承認。儘管如此,這兩篇報告的發表,燃起了人們在澳洲大陸重新發現塔斯馬尼亞虎的希望。從那時至今,20年時間裡,一些動物學家在人跡罕至、遼闊荒涼的澳大利亞西南部叢林中尋找塔斯馬尼亞虎的蹤跡,就象人們在亞洲和美洲大陸上尋找野人一樣。塔斯馬尼亞虎是否還存在於世,成了澳大利亞動物愛好者心目中一個激動人心的謎。

1985年2月,五張野生動物的彩色照片從澳大利亞西部偏遠的基洛恩寄到佩思市西澳大利亞自然博物館,交該館高級研究員道拉斯博士研究鑒定。道拉斯驚奇地發現,這是塔斯馬尼亞虎的照片!為了慎重起見,道拉斯又將照片送悉尼動物園主任、澳大利亞博物館館長等權威人士鑒定,專家們都同意道拉斯的鑒定意見,認定照片是無懈可擊的,照片上的動物確是塔斯馬尼亞虎。照片是一位名叫卡曼隆的澳洲土著獵人拍攝的。多年來,卡曼隆一直在叢林中尋找塔斯馬尼亞虎。據稱他曾多次見到這種被認為已經絕跡的珍奇動物。道拉斯在收到卡曼隆寄去的照片后,曾兩次會見這位富有傳奇色彩的土著獵手,他的觀察報告,他對塔斯馬尼亞虎的外貌、動作特徵的描述,他用石膏灌制的足印模型,都使道拉斯覺得真實可信。1986年,這拉斯在英國《新科學家》雜誌上著文,並發表了卡曼隆拍攝的塔斯馬尼亞虎照片,他確信,塔斯馬尼亞虎並沒有絕跡,活捉這種珍奇動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然而,澳洲和世界上許多動物學權威仍然對此抱懷疑態度。他們認為,單憑口頭描述、足印和照片,要想推翻澳洲大陸塔斯馬尼亞虎在幾千年前就已滅絕的結論,未免證據不足。

8 塔斯馬尼亞虎 -物種復活

1999年5月,澳大利亞國立博物館決定啟動運用克隆技術復活塔斯馬尼亞虎的項目。2002年5月,克隆項目小組宣布,塔斯馬尼亞虎DNA酶複製成功,從庫存標本瓶中浸泡著的一隻塔斯馬尼亞虎的幼仔體內細胞中成功提取了克隆所需DNA。

09年2月,澳洲博物館囿於現有技術條件不得不忍痛中止塔斯馬尼亞虎的克隆項目。消息一經傳出,澳各大小報章競相轉載,一時間人們無不為之扼腕嘆息,更有媒體乾脆報道說「克隆項目已徹底失敗」,「該研究項目已遭放棄」,失望之情溢於言表,與數年前該博物館宣布啟動克隆項目時所造成的轟動效應形成巨大反差。

與此同時,野生動物保護主義人士則拍手叫好。他們認為,企圖通過克隆技術使塔斯馬尼亞虎復活本來就是本末倒置。人們總是這樣———擁有時不知珍惜,失去后彌覺珍貴。與其花費巨額人力物力和財力去試圖復活已滅絕的物種,倒不如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保護與拯救現有瀕危物種,以使其免於滅絕的噩運。比如上面提到的塔斯馬尼亞魔鬼,其野外種群在過去的10年間因一種原因不明的面部惡性腫瘤的侵害已死亡過半。如果不儘快採取積極的保護措施,那麼若干年後,塔斯馬尼亞魔鬼必將重蹈袋狼的滅絕覆轍。

澳洲科學家的知難而退是尊重科學的無奈之舉,顯然,以現有的技術和條件,克隆復活塔斯馬尼亞虎的努力有些力不從心。但澳洲科學界並未悲觀,他們相信,這個項目目前只是暫停,隨著科學的不斷進步,早晚有一天,這一滅絕物種定會被成功復活。
上一篇[電子讀物]    下一篇 [漢克·阿扎里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