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塞琉西

塞琉古一世(勝利者)(希臘語:Σέλευκος ό Νικάτωρ,約前358年~前281年)古馬其頓政治家,塞琉西王朝和塞琉古帝國的創始人。

1出身

塞琉古是上馬其頓奧勒提斯的貴族安條克之子,古羅馬歷史學家查士丁(Junianus Justinus)宣稱安條克是馬其頓腓力二世的將軍,然而並沒有其他任何史料支持這個論點,也沒有其他資料說明安條克在腓力二世麾下做了什麼,但塞琉古青少年時,他被挑選入國王的侍從中,這在當時是所有的高階貴族男孩首先擔任的職位,之後才會晉身為王國軍隊的軍官[3]。因此塞琉古的父親必定有一定的地位,加上在腓力二世時,幾乎所有貴族都要在軍中服役,因此安條克很可能是腓力二世手下的軍官。而塞琉古的母親叫做勞迪絲,但除此之外對她一無所知。之後塞琉古建造許多城市並以他們父母的名字命名。
就像亞歷山大大帝有許多傳說一樣,也有一些傳說有關塞琉古一世。傳說在塞琉古出發跟隨亞歷山大帝遠征波斯之時,他的母親勞迪絲告訴他真正的父親其實是太陽神阿波羅,夢中阿波羅給了勞迪絲一個刻著船錨圖形的戒指,夢醒后也在床上找到的這個戒指。之後塞琉古誕生時,塞琉古也有一個船錨似的胎記,而且據說塞琉古的後代子孫也有這個胎記。這個故事實在太像亞歷山大出生的傳說,很可能是塞琉古一世捏造了這個故事,並用來宣傳,來說服當時的人他是亞歷山大真正的繼業者。
塞琉古何年出生不是很確定,查士丁說塞琉古在庫魯佩迪安戰役時已經77歲了,故可推論塞琉古在前358年誕生。但阿庇安卻說當時塞琉古是73歲,這樣子塞琉古的出生年份就是前354年。然而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提到那時塞琉古應是75歲,所以應該是前356年,但這跟亞歷山大大帝同年出生,很可能是日後塞琉古用來表示自己是另一個亞歷山大的宣傳。
約翰·馬拉拉斯(John Malalas)說塞琉古一世有一個姊妹叫做狄迪墨婭,她分別有兩個兒子稱為尼卡諾爾和尼科美德。但約翰·馬拉拉斯這些記載相當不可靠,很可能是杜撰的,狄丹墨婭這個名字很可能是以米利都附近的狄迪瑪(Didyma)而來,當地有個很大的阿波羅神廟。塞琉古一世也被認為可能有一個叔叔托勒密,但非常不確定。
塞琉古出生在歐洲的馬其頓北部,如果以前358年為出生年份的話,在前一年潘諾尼亞人入侵這個區域,並遭到腓力二世擊敗,隨後幾年內腓力二世降服潘諾尼亞人並把他們納入馬其頓統治之下,因此塞琉古的成長環境不是很穩定。

2為亞歷山大大帝效命

在前334年春天,塞琉古約是23歲的年輕人,他伴隨亞歷山大大帝遠征亞洲。在前327年後段準備入侵印度時,塞琉古已經當上馬其頓軍隊中近衛步兵(即持盾衛隊)的皇家團(agema)指揮官,這支部隊也是日後銀盾兵的前身。當亞歷山大準備要渡過希達斯皮斯河時(今傑赫勒姆河),與亞歷山大本人搭同艘船的有塞琉古、托勒密、利西馬科斯和佩爾狄卡斯。隨後在與印度與印度波羅斯(Porus)的希達斯皮斯河戰役中,塞琉古率領他所屬的部隊與其他步兵組成戰線,一同對抗敵軍的步兵和戰象,然而沒有記載塞琉古在戰役中執行什麼任務。塞琉古在遠征中幾乎沒有獨立率領分隊作戰,不像亞歷山大其它將軍如克拉特魯斯、赫費斯提翁、培松、列昂納托等人經常率領分隊作戰,因為塞琉古所指揮的皇家團是國王的步兵衛隊,需要保衛國王平時和戰時的安危,持盾衛隊在印度馬利亞人的戰役和橫渡格德羅西亞沙漠中都有良好表現。
塞琉古在遠征中盡職的表現,在前324年春天的蘇薩集體婚禮中,亞歷山大把巴克特利亞貴族斯皮塔米尼斯的女兒阿帕瑪許配給塞琉古,同時亞歷山大自己迎娶大流士三世的女兒斯妲忒拉二世外,同時還娶了波斯阿爾塔薛西斯三世的小女兒帕瑞薩娣絲二世。塞琉古相當愛他的妻子,在亞歷山大大帝逝世后,當初大部分在蘇薩婚禮中迎娶東方妻子的馬其頓顯貴紛紛拋棄她們,但塞琉古依舊與阿帕瑪在一起。他們可能在結婚之後一或兩年後生下長子安條克一世,之後還生了兩個女兒分別叫做勞迪絲和阿帕瑪。塞琉古和妻子阿帕瑪關係相當良好,之後塞琉古登上國王后也沒有再娶,直到晚年阿帕瑪過世后才娶了第二任妻子斯特拉托妮可。
據阿利安記載,當亞歷山大大帝乘船遨遊巴比倫附近的湖沼時,一陣疾風把他的草帽和帽帶吹走,亞歷山大的帽帶因此被吹到岸上的蘆葦上,這時傳說是塞琉古跳下水把帽帶撿起,並擔心把帽帶沾濕,就把它纏在自己頭上遊了回來,因此並有人說這象徵亞歷山大把帝國給了塞琉古。但這故事中關於拾起帽帶的人是誰眾說紛紜,阿利安同時也敘說拾起帽帶的人應該只是個普通的水手。在亞歷山大逝世前夕,亞歷山大本人病狀相當嚴重,甚至不太能說話了,塞琉古和其他戰友相當無助,甚至向塞拉皮斯神廟祈求,願神能治療亞歷山大的病。

3佩爾狄卡斯的高級軍官

亞歷山大大帝在沒有指定繼承人的狀況下,於前323年六月的巴比倫去世。他的將軍佩爾狄卡斯成為帝國攝政,而亞歷山大同父異母且心智上有殘缺的哥哥阿黑大由斯繼任國王,即腓力三世。不久亞歷山大大帝的遺腹子在出生后同樣也被擁立為國王,並繼承他父親的名字,即亞歷山大四世。然而在巴比倫分封協議中,亞歷山大的將軍們對於這個龐大的帝國職位進行瓜分,此時塞琉古的位階還稱不上軍中一等大員,無法如同托勒密分到埃及、利西馬科斯分到色雷斯、安提柯分到弗里吉亞和安提帕特分到馬其頓等一般可擁有自己的領地統管一方,像塞琉古這種二等位階只能從攝政佩爾狄卡斯下擔當職位,在這種狀況下塞琉古被任命為皇傢伙伴騎兵的指揮官,聽命於帝國攝政佩爾狄卡斯。同時塞琉古也被授予輔政大臣(chiliarch)的職務,這職位是亞歷山大所創,用來分擔國王處理龐大帝國的一些事務,然而這職位掌管的權力很大,亞歷山大病逝前夕是佩爾狄卡斯掌管。但佩爾狄卡斯已是攝政,是帝國的實際統治者,便授予這職位給塞琉古。
隨著佩爾狄卡斯步步擴大他的權勢,還企圖與亞歷山大大帝的妹妹克麗奧佩脫拉結婚來穩固自身地位,各繼業者對佩爾狄卡斯產生猜忌且內心各懷鬼胎。當佩爾狄卡斯命人把亞歷山大的遺體運回馬其頓皇家陵墓安葬的途中,托勒密把遺體奪去並運到埃及,佩爾狄卡斯立即率領軍隊對托勒密進行討伐,因此第一次繼業者戰爭(前322年-前320年)爆發。當佩爾狄卡斯進軍至尼羅河三角洲的支流時,接連渡河失利,加上托勒密策動佩爾狄卡斯軍中的培松、安提貞尼斯等人刺殺佩爾狄卡斯,結束了戰事,而科爾奈利烏斯·奈波斯(Cornelius Nepos)提到塞琉古可能也參予這次密謀。

4繼業者

第二次繼業者戰爭
在前319年帝國攝政安提帕特去世后,米底亞總督培鬆開始擴大他的勢力,培松可能組建一支超過20,000名的大軍,並奪取了帕提亞行省。東部的總督們在波斯總督朴塞斯塔斯領導下聚集起來,率領軍隊朝培松進攻。並在帕提亞擊敗培松軍,迫使培松退回米底亞,然反培松聯合軍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返回蘇錫安那(Susiana)。
此時在帝國西部安提柯和歐邁尼斯之間的戰場逐漸往東部轉移,當歐邁尼斯和他的軍隊到達奇里乞亞后,蘇薩總督兼任銀盾兵統帥安提貞尼斯奉新任帝國攝政波利伯孔之命加入歐邁尼斯軍,並在安提柯到達前往帝國東部撤退。塞琉古對目前的情勢很難抉擇,歐邁尼斯軍此時於巴比倫北方往東撤離,安提柯率領相當龐大的軍隊在後追趕,而遭受重擊的培松在米底亞,反培松聯合軍停留在東方的蘇錫安那。
最後塞琉古決定在站在安提柯方,前317年秋季或冬季失去大部分軍隊的培松來到巴比倫,但塞琉古手頭上的部隊也不多,前316年歐邁尼斯決定入侵塞琉古的領地前往蘇薩與反培松聯合軍會合,在那裡東部行省的總督們已經承認皇家的命令,決定與反叛的安提柯開戰。當歐邁尼斯率領他的軍隊進軍距巴比倫城300斯泰德(約5700米)遠的地點,企圖在那裡渡過底格里斯河。塞琉古也展開反制來阻止歐邁尼斯軍,他派遣兩艘三列槳座戰船和一些小船去防禦河道,並向安提柯通報儘速來援,因為塞琉古軍力不夠的關係,這些措施沒什麼效果。塞琉古甚至還掘開底格里斯河的堤防,但洪水也無法困住歐邁尼斯軍。
在前316年春天,安提柯與塞琉古、培松會合后,繼續進軍至蘇薩。安提柯在蘇錫安那決定繼續朝米底亞進軍,好來威嚇東部諸行省。安提柯留下塞琉古和一小支部隊防衛歐邁尼斯軍再度入侵美索不達米亞后,繼續進軍。這時歐邁尼斯和他的盟友們之中發生嫌隙,因此阿拉霍西亞總督西比爾提亞斯(Sibyrtius)逃離歐邁尼斯軍回到自己的領地。緊接著安提柯和歐邁尼斯兩軍發生了兩場未決定勝負的戰役,即帕萊塔西奈戰役和伽比埃奈戰役,戰後歐邁尼斯因銀盾兵倒戈而落入安提柯手中,隨後被處死,結束了第二次繼業者戰爭。
征服東方
得知塞琉古返回巴比倫后,安提柯方負責統管所有東部行省的米底亞總督尼卡諾爾,與阿利亞總督厄瓦戈拉斯(Euagoras)於同年的九月率領17,000名士兵前來對付塞琉古。而此時塞琉古僅有不到4,000名兵力,很明顯塞琉古軍數量太少而無法在正規戰對抗。於是塞琉古決定在底格里斯河邊附近的沼澤地埋伏,當尼卡諾爾和厄瓦戈拉斯率軍駐紮附近且毫無防備之時,塞琉古趁機發動夜襲,尼卡諾爾和厄瓦戈拉斯的討伐軍頓時大亂。厄瓦戈拉斯在夜襲發動不久就在戰場上喪命,尼卡諾爾和少許人馬被迫與大隊分離,厄瓦戈拉斯陣亡的消息蔓延整個討伐軍中,大批討伐軍士兵們因此倒戈加入塞琉古軍,讓塞琉古幾乎收編了整個討伐軍,在這種情況下尼卡諾爾帶著少許人馬逃離戰場,並寫信向安提柯求救。
雖然塞琉古目前約有20,000名士兵,但仍不夠抵抗安提柯的主力大軍,也無法確保安提柯何時將會對他展開反擊。另一方面,因為這場戰役關係東部至少兩個行省陷入無總督的狀態,其中剛收編的士兵中大多數是來自這些行省,尤其原來在厄瓦戈拉斯軍中的士兵許多是波斯裔的,或許軍中還有一些是原來在歐邁尼斯帳下,他們都很有理由厭惡安提柯,塞琉古決定要好好利用這些處境。
塞琉古留下一部分守軍后,開始向東部行省進軍。自從塞琉古奪回巴比倫尼亞后,他的政策越來越趨向侵略性。在擊敗尼卡諾爾的軍隊后,幾乎東方已經沒有塞琉古的敵手了,塞琉古在短短的時間內卷襲了米底亞和蘇錫安那,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記載塞琉古征服鄰近的地區,可能包含波斯、阿利亞或帕提亞。塞琉古並沒有繼續進軍至巴克特利亞和粟特,因為巴克特利亞總督斯塔桑諾(Stasanor)在這場戰爭中始終保持中立。不太清楚塞琉古如何安排和管理剛征服的行省,法律上這應該是帝國攝政波利伯孔的許可權,但現在攝政只是頭銜而已。在短短半年間,塞琉古已經幾乎擁有波斯帝國大部分的領土,並接受了「Νικάτωρ」即「勝利者」的尊號。他寫信給托勒密和他的其他朋友,告訴他們現在他已經無愧於神諭中所獲得的國王稱號了。
另外塞琉古讓一些故事在他掌控的行省中和士兵中散布,來博取他們對自己的尊崇和忠誠,其中記載塞琉古透露他在夢中看見亞歷山大大帝站在自己身邊。這個故事很像歐邁尼斯拿來博取銀盾兵效忠的手法。加上塞琉古是個馬其頓人,相當容易就能得到軍中馬其頓士兵的效忠,這一成果是希臘人的歐邁尼斯無法輕易達到的。另外在之後的伊普蘇斯戰役中,傳說塞琉古所在的同盟軍因為決定以亞歷山大為戰前的口號,讓安提柯一世的兒子德米特里一世在夢中遭到亞歷山大背棄,而失去這場戰役。
巴比倫戰爭
早在前311年,安提柯就分別與卡山德、托勒密、利西馬科斯簽署和約,結束了第三次繼業者戰爭,雖然之後斷斷續續與托勒密在愛琴海周圍有些衝突,但安提柯可以把精力集中對付塞琉古。前310年秋季,安提柯率軍進入巴比倫尼亞。安提柯擁有的全部軍力大概有80,000人,就算他把半數都留在西部來防止其他繼業者入侵的話,這次安提柯的大軍也有40,000人,遠遠超過塞琉古的兵力。為了彌補數量上的劣勢,塞琉古可能與附近當地一些怨恨安提柯的部族合作,那些部族在安提柯與歐邁尼斯戰爭期間遭到安提柯掠奪,另外塞琉古也可能受降了一些之前德米特里留下的部隊,總之當安提柯入侵巴比倫尼亞時,塞琉古的軍隊明顯多了許多。對安提柯而言,巴比倫的人民對安提柯相當有敵意,他需要分散一些部隊穩定佔領地,相對塞琉古就不需要在其他地方駐紮太多軍隊。
對於塞琉古和安提柯的作戰過程不太清楚,僅能從解讀《巴比倫編年史》這份楔形文字泥板的斷片殘語,來獲得一些初步資訊。然而這份泥板有關前310年的記錄毀損相當嚴重,難以辨認,很有可能安提柯佔領巴比倫城一段時間,但不太確定。前309年的泥板記錄中,安提柯可能被逐出巴比倫,並對巴比倫鄰近地區進行掠奪。差不多同時,埃及的托勒密也對安提柯的奇里乞亞發動突襲,打亂了安提柯的布局。
對於最終塞琉古如何在決定性戰役擊敗安提柯的情形也不了解,這場戰役僅在波利艾努斯(Polyaenus)的《戰爭中的詭計》(Stratagems in War)提起。
和印度的旃陀羅笈多作戰
之後,塞琉古一世再一次把注意力集中到東方。前305年,塞琉古征服了巴克特利亞,讓邊界與印度相接。接著塞琉古進入印度河流域與新興的孔雀王朝旃陀羅笈多發生戰爭。
對於塞琉古一世這次在印度的活動很少有史料提起。當時旃陀羅笈多·孔雀建立印度孔雀王朝,並佔領印度河河谷和亞歷山大大帝在最東方的其它地區,於是塞琉古一世開始展開遠征與旃陀羅笈多開戰,塞琉古渡過的印度河很可能就是傑赫勒姆河。對於雙方的戰鬥過程沒有史料詳細說明,可能旃陀羅笈多在戰場上擊敗了塞琉古,然而許多現代歷史學者也注意到塞琉古帝國軍費拮据,很可能因此讓塞琉古的作戰目標未達成。雙方最後在前303年簽署和約,和約中塞琉古把大片土地割給孔雀王朝來交換500頭戰象。這些戰象在日後塞琉古的戰場都起很大的作用,然而在20年後僅剩一頭戰象存活,很可能旃陀羅笈多給塞琉古的戰象都是較年長的。
伊普蘇斯戰役
前301年,塞琉古一世介入第四次繼業者之戰,並加入反安提柯聯軍。與安提柯一世最終戰役中,證明塞琉古一世從旃陀羅笈多取來的那些戰象相當有用,在伊普蘇斯戰役中卡山德、利西馬科斯和塞琉古聯軍成功擊敗了安提柯,安提柯在戰役中陣亡,其子德米特里一世逃走。戰役結束后,敘利亞被划入塞琉古的管轄,雖然在當時敘利亞泛指托魯斯山脈到西奈這片區域,但托勒密一世已經佔據了巴基斯坦和腓尼基等地。
在前299年時,為了因應托勒密和利西馬科斯的聯姻,塞琉古一世與希臘的德米特里一世結為盟友,並娶德米特里的女兒斯特拉托尼絲作為第二任王后,斯特拉托尼絲後來生下一個女兒,並以她的母親菲拉的名字,同樣命名為菲拉。
然而,塞琉古目前的實力無法進一步往西部來擴大疆土,主要原因是他手下的馬其頓裔、希臘裔士兵數量不足,在伊普蘇斯戰役中塞琉古的步兵還少於利西馬科斯,而塞琉古軍隊的戰力主要是靠戰象和傳統的波斯騎兵。為了要擴大的他的軍隊兵源,塞琉古用許多優惠政策吸引希臘本土人民遷移過來,並在境內建造許多殖民城市,如塞琉西亞·佩里亞、敘利亞的勞迪基亞、奧龍特斯河畔安條克和奧龍特斯河畔阿帕米亞等等。其中奧龍特斯河畔安條克作為他主要的政府所在地,而塞琉西亞·佩里亞則為重要的地中海海軍基地和進入美索不達米的的門戶。另外塞琉古還建造許多小型的城市。
有一段對塞琉古的評語:「沒有哪一位希臘王公比塞琉古一世更熱衷於建立城市。他建造了9座塞琉西亞,16座安條克,和6座勞迪基亞。」
掌控小亞細亞
在德米特里遭到擊敗后,反德米特里同盟旋即解散。利西馬科斯這時統治馬其頓、色雷斯和小亞細亞西部,但他的家庭存在一些糾紛。前284年,利西馬科斯處死了他的繼業人阿加托克利斯,王國陷入動蕩。阿加托克利斯的遺孀呂珊德拉等人前往巴比倫投靠塞琉古一世,塞琉古認為這是個擊敗亞洲最後一個敵手利西馬科斯的好機會,並在前來宮廷避難的托勒密·克勞諾斯慫恿下,向利西馬科斯宣戰,併入侵利西馬科斯的小亞細亞領土。塞琉古一世此時已經高齡七十多歲了,前281年的呂底亞附近,利西馬科斯和塞琉古一世這兩個亞歷山大碩果僅存的繼業者在庫魯佩迪安戰役決戰。這場戰役史料記載不多,僅知道這兩個年邁的國王曾互相單打獨鬥。根據赫拉克利亞的門農(Memnon of Heraclea)描述,利西馬科斯最終被標槍射中而陣亡。這場戰役以塞琉古獲得勝利結束。
在利西馬科斯戰死後,塞琉古一世試圖處理小亞細亞各城邦和地方部族,小亞細亞當地有著不同的民族和政權,其中有希臘城邦、波斯貴族所統治的領地和各本地住民。塞琉古一世送給各城邦的少量書信目前還有保存,透露當時各城邦派出大使覲見新統治者。這段期間塞琉古一世試圖擊敗卡帕多細亞當地的統治者,但沒有成功。另外原本是利西馬科斯的軍官菲萊泰羅斯掌控了帕加馬。
塞琉古一世相當受到歡迎,在利姆諾斯島的人民視塞琉古一世為解放者,甚至還建造一個聖殿來尊崇他。這時候塞琉古一世獲得另一個頭銜Σωτηρ,即「救星」。另外塞琉古一世還在小亞細亞繼續建造許多都市,有些以他的名字命名。當塞琉古開始朝歐洲進軍時,塞琉古帝國在小亞細亞的統治基礎都尚未穩固。

5遇刺身亡

除了埃及和準備要接收的馬其頓和色雷斯,現在塞琉古一世已經擁有亞歷山大所征服的大部分地區。塞琉古留下長子安條克管理亞洲的領土,並準備擔任馬其頓國王來度過為剩不多的晚年時光。前281年七月,當他橫越達達尼爾海峽,來到蓋利博盧半島的利西馬其亞附近,卻遭到托勒密·克勞諾斯的刺殺,結束了他輝煌的一生。
在塞琉古一世逝世后,安條克接任塞琉古帝國王位,他建立一套對他父親崇拜的信仰,這種對個人的膜拜一直延續到後期的塞琉古君主,塞琉古一世後來被當作神之子看待。在發現於伊利昂(Ilion)的一篇銘文,上頭勸誡祭司要向阿波羅和安條克家族獻祭。許多塞琉古一世的奇聞軼事在古代都相當風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