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塞納在其職業生涯中參加了161場大獎賽、41次冠軍、65次排頭位、三次一級方程式年度總冠軍,被譽為F1史上最偉大的車手之一。

1 塞納 -簡介

塞納參賽場次:161

F1
首次參賽:1984年03月25日

最後
參賽:1994年05月01日

桿位:65(40.1%)

首次桿位:1985年04月20日

最後桿位:1994年04月30日

最快圈速:19(11.7%)

首次最快:1984年06月03日

2 塞納 -詳細信息

最近一次:1993年04月11日

退出比賽:54(33.3%)

首次退出:1984年03月25日

最後退出:1994年05月01日

分站冠軍:41(25.3%)

首次冠軍:1985年04月21日

最後冠軍:1993年11月07日

上頒獎台:80(49.4%)

首次登台:1984年06月03日

最近登台:1993年11月07日

年度總冠軍:3次

首次奪冠:1988年

最後奪冠:1991年

累計積分:628

1988年邁凱輪吸納了當時在蓮花車隊已經很有名的賽納,該賽季邁凱輪贏得了16站比賽中的15站勝利,賽納取得了8個分站(伊莫拉,加拿大,底特律,英國,荷蘭,匈牙利,比利時和日本)冠軍、13個首發桿位和他的第1個世界冠軍頭銜。

1989賽季,各車隊普遍使用3.5升引擎,而邁凱輪孤注一擲使用本田V6引擎,他們依然保留了兩名車手,並且又一次獲得了車隊總冠軍,只是這次他們有6次被挫敗。其中賽納奪得了六站冠軍和一站亞軍,但是其餘的九站竟沒有積分記錄,普羅斯特雖然只獲得了4站冠軍,但是只有三次退出比賽,所以1989年的冠軍屬於普羅斯特,塞納拿到了60個車手積分。

1990賽季,塞納的隊友換成了博格,這一年塞納以78分獲得了他的第二個車手總冠軍,但是賽季開始階段,塞納一度十分消沉,他仍然沒有從上一年日本站失利的陰影中走出來,然而在第一站美國站的比賽中,塞納得到了家鄉車迷的大力支持,這又喚起了他的鬥志和對勝利的渴望,在與泰銳車隊阿萊西的爭奪中,塞納笑到了最後。在接下來的兩站比賽中,由於低級的失誤,塞納均失敗。在結束歐洲的比賽之後,塞納認為冠軍已經被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普羅斯特在西班牙的獲勝也使他自己看到了奪冠的希望。在日本站比賽中,獲得桿位的塞納提出改變排位賽的位置,但是遭到了拒絕,塞納非常的憤怒,拒絕參加見面會。普羅斯特的積分在不斷的逼近,塞納反而更加清醒。日本站比賽一開始,塞納和普羅斯特就爭奪的非常激烈,在第一個彎道處發生碰撞,雙雙退出比賽。賽後有消息說是塞納故意的,因為這樣他就更有把握拿冠軍。也有的說這是塞納在報1989年的兩人結下的怨恨。當時第三排出發的貝納通車手皮傑看的很清楚,他說眼看著塞納直直的撞到了普羅斯特賽車尾部。賽季最後一站,塞納又一次撞到防護牆上,退出比賽,他對自己的剎車系統和變速箱很不滿。

1991賽季,分站賽冠軍的積分由9分變為10分,塞納又為人們展示了一個夢幻般的開始,他連奪四站冠軍。由於普羅斯特退出車壇,他該賽季的對手變成了威廉姆斯車手曼塞爾。兩人分別獲得了7次和5次分站賽冠軍。塞納這時對對手的態度也有了轉變,不再是那樣咄咄逼人,法拉利失去了普羅斯特,賽季也變得暗淡無光。但是,一位現在的傳奇人物這時候開始登場,這就是邁克爾-舒馬赫。

1992年是塞納和博格在邁凱輪共事的第三年,塞納只獲得過三站冠軍,威廉姆斯車手曼塞爾則把持了9站冠軍,以108個車手積分遙遙領先,隊友帕奇思以56分排名第二。舒馬赫以53分排名第三,塞納只排在第四位。據他自己說,看到威廉姆斯賽車良好的性能,他就覺得自己沒有機會。其實在摩納哥獲勝還屬幸運,當時由於曼塞爾的輪胎出了點問題,塞納才超過去。儘管最後幾場塞納拼勁全力,無奈邁凱輪的賽車馬力不足,而且極其費油。很多人都已經為邁凱輪以及塞納的前途開始擔憂。塞納開始變得謹慎,但是在法國站上他卻被舒馬赫擠出賽道。為了追趕威廉姆斯,豐田為邁凱輪備戰日本站研製了新的引擎V12。

1993年福特引擎取代本田引擎,車壇也有了大變化,曼塞爾前往美國發展,普羅斯特加盟威廉姆斯,安德內蒂成了塞納的隊友(賽季後半段為哈基寧)。由於福特公司全力支持貝納通車隊,塞納的麥拿倫賽車在賽季中表現不是很好,總共獲得4個分站冠軍,3個是在雨中。塞納在英國多寧頓公園舉行的歐洲大獎賽上獲得了F1歷史上最經典的冠軍之一。在大雨中,塞納在首圈超越排在他前面的5台賽車,直至拿到冠軍。賽季末,普羅斯特憑藉威廉姆斯FW-16賽車的超強發揮又一次奪得冠軍,其隊友達蒙-希爾獲得第三,塞納以73分列第二。儘管邁凱輪已經在技術方面縮小了與威廉姆斯的差距,但是在革新的速度方面還抵不過威廉姆斯。塞納奪得了最後兩站的冠軍,威廉姆斯車隊此時向這名傳奇車手拋出了橄欖枝,塞納決定離開邁凱輪。

1994年,塞納轉會威廉姆斯並簽訂了年薪1500萬美元、為期兩年的協議。信誓旦旦的他決心在威廉姆斯找回自己過去的輝煌。賽季第一站,塞納取得巴西英特拉哥斯賽道的桿位,可是在領先的情況下,他的賽車滑出了賽道。第二站賽納依然拿到桿位,但在發車時,被哈基寧撞出賽道,再次退出比賽。第三站是聲名狼藉的伊莫拉賽道,正賽開始之前,事故就一個勁的發生,直覺曾告誡賽納退出比賽,但是一向堅毅喜歡挑戰的賽納還是坐進了賽車,不幸真的發生了,他的賽車撞上了防護牆,其本人也沒有逃過此節,命喪伊莫拉。記住這個灰色的日子:1994年5月1日。 其實如果右前輪不擊中塞納頭部,塞納自己就可以從賽車裡跳出來,走回車房,使用備用賽車繼續參賽...

塞納如果不死,我想應該是這樣的:1994年德國站,塞納的賽車也未能倖免,在堅持了32圈之後退出比賽;同年底,塞納在最後一圈爆缸,幾乎與舒馬赫並駕齊驅,后經電腦測算,塞納比舒馬赫慢了0.021秒,無緣冠軍.
1995年,車王的運氣也並沒有好很多,在伊莫拉賽道與飛箭車隊試車手相撞,賽車前鼻翼掉落,被迫退出了比賽;在美國大獎賽,塞納似乎找回了自己,領先第二名39.59秒,獲得了1995年的第一次冠軍.但在之後的法國站,死神與塞納擦肩而過,塞納的賽車連續打轉100多次,最終撞在了防護牆上,一度停止呼吸,不過最終還是脫離了生命危險,於日本站復出,獲得了亞軍;在巴西站后宣布將隱退一段時間.  

  
  1996年1月29日,塞納宣布成立塞納基金會,出任會長一職;同年2月上旬,塞納宣布投資三千萬,在聖馬利諾興建埃爾頓大學,受到了當地人民的愛戴.

3月15日,塞納立下遺囑,並將基金會交由他的姐姐經營,有了復出之意.
同年四月,塞納宣布與飛箭車隊簽約,並且在1996賽季中表現良好,獲得了第四次世界冠軍.
1997年,轉會邁凱輪,在倒數第二站與達蒙.希爾相撞,並在巴西站趕超舒馬赫,最終獲得了第五次世界冠軍.
1998年,年近40的塞納似乎用光了所有的好運,在第一站就與一名車手發生口角,被處以三萬元的罰金,后又多次發生事故,最終只獲得了1998賽季的第四名,並宣布退役.
後來,塞納開始從商,並於2001年創立塞納集團,給塞鈉基金會提供了資金後盾,截止今年三月,塞納集團已經成為了月產值三千萬的大品牌.  

  

2007年4月6日,塞納訪問中國,將一輛純金打造的F1賽車模型和一本精裝自傳送給了老胡;目前塞納正策劃著成立塞納車隊,重回F1.   


塞納生命的最後96個小時

4 pm:直升飛機載著塞納來到了聖馬利諾,停在伊莫拉賽道旁。

5 pm:塞納到達了Castello,Castello是邁凱輪每次下榻的旅館,自從1989年每次聖馬利諾站塞納都住在這裡。這次他預定了同一個房間——200號房,包括一間卧室,一間浴室和一間小型的起居室,他並不想因為換了車隊而改變他的習慣。車隊經理法蘭克.威廉姆斯定了樓下的房間,塞納在邁凱輪的老闆丹尼斯就住在樓上。

1994年4月29日星期五

9:30 am:自由練習時間。開始他並不需要發揮出全部的水平。塞納跑了22圈,作出了一個1分21.598秒的最快圈速,比他的隊友達蒙希爾快1秒多。

1:14 pm:第一次練習賽開始了14分鐘,塞納完成了一個最快圈速。不久以後,就當他回到維修站的時候,喬丹車隊的巴里切羅以140mph的速度撞上了圍牆,賽車飛了起來,撞上了旁邊的輪胎防護牆,最終變成一堆殘骸。

當時塞納直接去了醫療中心。巴里切羅恢復清醒后發現塞納來探望他了。「當時我第一個看到的就是塞納,」巴里切羅後來回憶道,「他眼裡含著淚水,我以前從沒有看到過塞納流淚。我感覺他看上去就好像我的事故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一樣。」這次的淚水只是那個周末里的第一次,但在幾分鐘后,塞納就回到了維修站。

1:40 pm:練習賽恢復。塞納立刻提高了他的成績,並且在練習賽即將結束前他以平均時速138.2公里創造了1分21.548的最快圈速,這個圈速後來被證明是那個周末最快的速度。

1994年4月30日星期六

9:30 am:在第二次自由練習時間,塞納跑了19圈,最快圈速是1分22.03。下午1點,第二次排位賽開始。

1:18 pm:就在巴里切羅發生事故后大約24小時,F1十二年以來的好運似乎全跑光了。不像巴西人那麼幸運,奧地利最著名的車手,羅蘭德.雷申博格沒有機會活下來。當時的目擊者說,賽車的前定風翼突然脫落,由前輪負擔的約1/3的賽車抓地力一下沒有了,失去控制的賽車一頭撞向防護牆,並以大約200mph的速度撞上了坦布雷羅彎外的混凝土防護牆。可憐的雷申博格折頸斷魂。

2:15 pm:當時塞納正準備駛出維修站,當他從監視屏上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立即跑到了車庫後面,用手捂住了臉。他感覺糟透了,不知怎麼做才好。他找了一輛安全車,來到了事故的發生現場——坦布雷羅彎。

當他到達的時候,雷申博格已經被送往醫療中心,但仍能看到賽道上四散的賽車殘骸,整輛車已經全毀了。

當排位賽恢復的時候,塞納已經沒有心情再做成績了。他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當時他和達蒙希爾和他的太太喬治娜呆在一起。與此同時,塞納因拒絕出席排位賽后竿位的新聞發布會而面臨罰款的威脅處罰,但是最後沒有處罰他。

3 pm:塞納接到一個電話要求他參加一個賽道管理委員會的會議。賽道的管理者指責塞納不應該乘坐官方的安全車到達雷申博格的事故現場。賽道主管考施密特說塞納不應該在沒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下私自使用安全車。塞納很激動的指出,他作為一個3屆世界冠軍,代表所有的車手,關心雷申博格的情況,關心賽道的安全狀況。同時他指出,他在使用安全車之前得到了一位維修站官員的許可。考施密特認為這個巴西人在那個周末非常不對勁。「他似乎為很多事而煩惱。」

那天晚上他給他的女朋友Galisteu打了兩次電話。第一次是在晚餐前,他告訴她,他不想參加第二天的比賽,但並沒有談到對自己生命的恐懼。「他的聲音是顫抖的。他哭了,他真的哭了,」她說,「他告訴我他真的不想參加比賽了。他以前從來沒這麼說過。」Galisteu告訴塞納他並不一定要參加比賽。塞納說他必須去,這是他的工作。

稍後,他又打了個電話給Galisteu,聲音聽上去好多了。塞納說他準備好參加比賽了,但他無法等到整件事情結束了。他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明天晚上8:30到法羅機場來接我,我無法再等下去了,我要見你。」

1994年5月1日星期天

7:30 am:塞納乘坐直升飛機來到了賽道,並且開始了上午的熱身活動。他告訴大衛布朗不要改變賽車調校。

11 am:塞納和他在邁凱輪的隊友伯傑一起參加了車手的一個會議,會議很短,但很愉快。所有的車手為雷申博格默哀一分鐘。

12 pm:塞納開始為比賽做準備,他在邁凱輪時坐在駕駛室默念聖經。那個周末他把聖經放在他的公文包里,但沒有人看到過他在那天早上讀聖經。

1:30 pm: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半小時,塞納來到了威廉姆斯車隊的車庫,在那裡,一個巴西記者Jaime Brito和他呆在一塊兒,並請塞納在3張照片上籤了名,「這些照片竟然是如此的沉痛,他是巴西的英雄,他是巴西的象徵。」Brito回憶道:「那天他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比如,他繞著賽車轉,檢查輪胎,還有定風翼,好象對賽車產生了懷疑。」

塞納的性情也與眾不同,他打破了他的常規——在出發的排位處摘下他的頭巾。與大多數其他的車手在起跑處走出他們的賽車,等候著出發相比,只要一鑽進車裡,塞納幾乎都回一直待在艙內,專心致志地望著第一個彎。

2 pm:起步燈變成綠色,位於桿位的塞納和所有的賽車川流不息地駛向第一個彎,但是賽道上出現了一點麻煩。拿美的蓮花賽車猛烈撞擊了拋錨在始發位置的貝納通賽車後部,四散的賽車碎片幾乎覆蓋了這段賽道的全部。

2:03 pm:在清理賽車碎片的同時,安全車出來帶其他賽車繼續比賽。塞納尾隨著在安全車之後並保持著一段距離。大舒馬赫,伯傑和希爾分列其後。

2:15 pm:威廉姆斯通知塞納安全車將要離開賽道,塞納認可了這條消息,這是他們最後的聯繫,當比賽再次開始,塞納和大舒馬赫迅速拉開了與其他車手的差距。

2:17 pm:當比賽重新開始后第2次通過坦布雷羅彎道時,塞納的威廉姆斯賽車以190英里的時速橫衝出彎道的頂端,猛烈地撞向混凝土防撞牆。車的右前部首當其衝的接受到全部衝擊力,一個輪胎脫落,懸挂被撞裂,整部賽車被反彈回賽道上。在衝出賽道到撞牆前,塞納剎車將賽車的速度降到130英里時速。缺少一個輪胎的車完整的停下,車迷希望塞納的頭部只是受到短暫的衝擊。但是塞納已經遭受強而有力的腦部傷害,在電視屏幕前數以百萬記的電視觀眾通過空中鏡頭看到了車內的畫面,血液象汽油一樣正漫漫滲透進賽車。塞納被馬上移出損毀的賽車,並用直升飛機送到醫院,在擔架上,醫生們通過刺激塞納的心臟希望他復甦。

2:55 pm:在塞納衝出賽道37分鐘后,比賽再次開始。在法羅,Galiste已經通過電視看到了事故,那一刻她感到一絲高興,因為塞納將會早一點回家。但不久Luiza Braga(Antonio的夫人)就打電話告訴她整個恐怖過程,而且已經準備好一架包機馬上和她一起飛去塞納的床邊。旅程是徒勞的,飛機在離開法羅不久就因為氣候原因返航了。

4。:20 pm:大舒馬赫衝過終點,得到第3個F1分站冠軍,此後不久,測試塞納腦電波的機器確認塞納已經腦死亡,繼續存活只建立在人為假設,雖然義大利法律規定,在12小時內,醫生不可以關閉醫療器械,但即使如此,對於證明塞納還有生命跡象仍然是杯水車薪。

6:40 pm:官方首席醫生Maria Theresa Fiandri博士宣布了塞納的死亡。

回到賽道上,在塞納剩餘下的破損賽車裡,人們發現一面捲起的奧地利國旗,塞納已經打算用他的第42次F1分站冠軍以紀念奧地利人雷申博格。

塞納意外事故的身亡,而留下的後遺症不斷。近日,負責調查該案的檢察官莫里濟奧.帕薩里尼日前要求義大利最高法院重新審理,這將是塞納案的第三次開庭。包括威廉姆斯車隊經理威廉姆斯、技術總監紐威、設計主任海德等在內的六位當事人已經被檢察機關以「過失殺人罪」兩度起訴,但是兩次均被無罪釋放。塞納已經離世10年,可是關於他的死因一直未有一個明確說法。

F1名人堂系列

艾爾頓-塞納 (巴西) 世界冠軍 - 1988, 1990-1991

參加大獎賽次數: 161 贏得分站冠軍數: 41 獲得桿位數: 65

猶如流星劃破天空,塞納的F1生涯充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傳奇,那一個個閃耀著智慧和魅力的瞬間,給車迷們留下了永遠難以磨滅的記憶,沒有人能夠取代他的地位。永遠冷靜的反省和永遠充沛的熱情集於一身,永不疲倦地挑戰自己的極限,這一切使他成為一名偉大的車手。無休無止的追求給他帶來痛苦,但絲毫無損他的光芒。

塞納於1960年3月21日出生於一個富裕的巴西家庭,和他的兄弟姐妹一起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當他四歲的時候,他的父親送給他一輛迷你卡丁車,這是他第一次接觸賽車。13歲那一年,他第一次駕駛Kart車,並且獲得了冠軍。八年之後,他在英國參加單座車比賽,三年之內獲得了五個冠軍,在此期間,他和他年輕的妻子離婚,放棄接管他父親的生意,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在F1獲得成功。1983年F3那場決定冠軍歸屬的終場戰中,就在澳門,塞納依靠他的細心、決心,贏得桂冠;也靠著這個桂冠,終於一腳跨入F1。1984年,塞納加入托勒曼車隊。

塞納最初的F1生涯並不如想象的那麼如意,在二流車隊托勒曼,車子實在不夠好,有勁使不出。好容易在當年摩納哥站候到超過曼塞爾、奪得第一的機會,比賽卻因大雨中途停止,塞納屈居第二,年終時獲得總分第三。

1988 年,在摩納哥,在這塊他即將獲得六次冠軍的地方,他在傾盆大雨中正式成為邁凱輪車隊的一名車手,他的天賦終於獲得了認可,從此捲起了一場賽車風暴。在邁凱輪,他一共度過了六個賽季,贏得了 35 場比賽, 3 次世界冠軍。 在 1988 年,邁凱輪在 16 場比賽中贏下了 15 場,塞納打敗了他的隊友普羅斯特獲得了他的第一個車手冠軍。自此以後,這兩名頂級車手之間頻繁爆發出不合的傳聞。 1989 年,普羅斯特在 Suzuka 將塞納撞出賽道; 1990 年,塞納在 Suzuka 的第一個彎道報了一箭之仇。塞納的第三個冠軍是在 1991 年獲得,此時他已經成為一名世界頂級車手,但他還想努力做的更好。 1992 年和 1993 年,塞納未能獲得冠軍。因為想當冠軍,也因為和車隊相處不順,本田又不再為邁凱倫提供引擎,塞納固執地於 1994 年棄下邁凱倫,甚至不惜一度免收報酬,堅持轉投威廉姆斯。但 1994 年年初兩站,一次滑出賽道、一次撞車,接連未能完成比賽。

除了在賽車上的驚人天賦之外,塞納在其他的方面同樣是一位耀眼的明星。他看起來強健有力,當他說話時,棕褐色的眼睛閃耀著溫和的光芒,聲音微微地震顫,他的演講非常具有煽動力,再疲憊的車迷都會被他充滿熱情的言語鼓舞起來;在他的記者招待會上,所有人都像被催眠一樣安靜,你簡直可以聽見一根針掉落的聲音。他的賽前演講也極具感染力,全世界的車迷都為他的魔力傾倒。

所有人都驚嘆他對自己的嚴苛要求。他已經將自己的靈魂灌注在賽車運動里,不斷挑戰更快的速度。當人們為他驚人的賽車技巧喝彩的時候,不由得也替他的未來擔心。他對勝利的無盡渴求激起了批評,有人說:他開起賽車來就像一個發狂的人,簡直就是魔鬼。

普羅斯特也對他的生活提出了批評,他和其他很多人認為:塞納已經變成了一個危險的瘋子,當他駕駛賽車的時候,自以為上帝是他的副駕駛員。Martin Brundle有如下評論:「塞納是個天才,我確信天才總是不平衡的。他已經處於最危險的邊緣,以前的每次勝利都不過是僥倖脫險。」

塞納有時候也會承認自己做的太過火,比如1988年的摩納哥大獎賽的排位賽,在已經取得桿位的情況下,他一次又一次地加速,最終以兩秒優勢勝過了同為邁凱輪車手的普羅斯特。塞納說:「那一刻我震驚了,因為我意識到我剛才的所作所為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範圍。我慢慢把車開回加油站,那一天再沒有上過賽道。」

塞納說,他完全明白,這樣下去死亡將會離他越來越近。但是,駕駛賽車對他而言就像是一個「隱喻」,他以這種方法不斷地自我超越、自我發現。「這讓我著迷。每次我加速衝刺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有什麼離我越來越近,但這是一對矛盾。當你最快的時候,同時也就是最脆弱的時候,在那一瞬間,一切都可能消失。在這兩個極端中掙扎,可以讓你更清楚地認識自己。」

他的賽車的執著並沒有掩蓋他仁慈的一面,他非常關心這個世界。他很喜歡孩子們,捐出大量個人財產(到他去世時一共捐出了4億英鎊)給巴西貧窮的孩子們,希望他們能有更好的未來。

早在1994年,他就曾經說過:「我希望完整地活著,有激情地活著,而不是殘缺地活著,被病痛折磨著活著。如果一場事故讓我一生都為之痛苦,那麼我寧願它瞬間奪走我的生命。」一切都被不幸言中。1994年5月1日,聖馬利諾大獎賽,在過坦布雷羅彎時,塞納的賽車失控,高速撞向邊上的混凝土牆,反彈出去,車身在猛烈的撞擊和翻轉中四分五裂。數百萬車迷在電視上目睹了這一幕,全世界都為他哀悼。巴西為他們這位民族英雄舉行了國葬,F1世界被震驚了。Frank Williams說:「塞納是一位偉大的車手,他在賽車運動之外更加偉大。

永遠的車神!

【F1相關條目與鏈接】

賽納車迷 F1賽車迷交友社區 F1條目:F1,一級方程式,賽車,一級方程式賽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