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和平使者

本文記敘了墨子勸阻楚國進攻宋國的故事,詳細敘述了墨子同公輸盤、楚王作鬥爭的經過,可分為三個步驟:使公輸盤理屈詞窮;使楚王理屈詞窮;模擬攻守,說明楚國攻打宋國不會有好結果,促使楚王放棄攻宋。

1墨翟救宋

公元前440年前後,墨子約29歲時,楚國準備攻打宋國,請著名工匠魯班製造攻城的雲梯等器械。
墨子正在家鄉講學,聽到消息后非常著急;一面安排大弟子禽滑厘帶領三百名精壯弟子,幫助宋國守城;一面親自出馬勸阻楚王。
墨子急急忙忙,日夜兼行,鞋破腳爛,毫不在意,十天後到達楚的國都郢(今湖北的宣城)。到郢都后,墨子先找到魯班,說服他停止製造攻宋的武器,魯班引薦墨子見楚王。
墨子說:「現在有一個人,丟掉自己的彩飾馬車,卻想偷鄰居的破車子;丟掉自己的華麗衣裳,卻想偷鄰居的粗布衣,這是個什麼人呢?」楚王不假思索地答道「這個人一定有偷竊病吧!」
墨子趁機對楚王說:「楚國方圓五千里,土地富饒,物產豐富,而宋國疆域狹窄,資源貧困。兩相對比,正如彩車與破車、錦繡與破衣。大王攻打宋國,這不正如偷竊癖者一樣?如攻宋,大王一定會喪失道義,並且一定會失敗。」
楚王理屈辭窮,借魯班已造好攻城器械為由,拒絕放棄攻宋的決定。墨子又對楚王說:「魯班製造的攻城器械也不是取勝的法寶。大王如果不信,就讓我與他當面演習一下攻與守的戰陣,看我如何破解它!」
楚王答應后,墨子就用腰帶模擬城牆,以木片表示各種器械,同魯班演習各種攻守戰陣。魯班組織了多次進攻,結果多次被墨子擊破。魯班攻城器械用盡,墨子守城器械還有剩餘。
魯班認輸后故意說:「我知道怎麼贏你,可我不說。」墨子答道:「我如道你如何贏我,我也不說。」楚王莫名其妙,問:「你們說的是什麼?」墨子義正辭嚴他說:「他以為殺了我,宋國就守不住,但是,我早已布置好,我的大弟子禽滑厘能代替我用墨家製造的器械指揮守城,同宋國軍民一起嚴陣以待!即使殺了我,你也無法取勝!」這番話,徹底打消了楚王攻宋的念頭,楚王知道取勝無望,被迫放棄了攻打宋國的計劃。
這就是墨翟陳辭,止楚攻宋的典故。

2文獻記載

《墨子·魯問》
公輸子謂子墨子
原文公輸子謂子墨子曰:「吾未得見之時,我欲得宋。自我得見之後,予我宋而不義,我不為。」子墨子曰:「翟之未得見之時也,子欲得宋,自翟得見子之後,予子宋而不義,子弗為,是我予子宋也。子務為義,翟又將予子天下。」
譯文公輸盤對墨子說:「我沒有見到你的時候,我想得到宋國。自從我見了你之後,給我宋國,假如是不義的,我不會接受。」墨子說:「我沒有見你的時候,你想得到宋國。自從我見了你之後,給你宋國,假如是不義的,你不會接受,這是我把宋國送給你了。你努力維護正義,我又將送給你天下。」

3白話故事

墨子是一位偉大的人道主義者,他崇尚和平,反對戰爭,主張兼愛,厭棄攻伐。為了和平的理想,墨子常置生死於度外,善於運用傑出的智慧、不凡的辯才和英勇的膽略去實踐自己的政治主張。
春秋戰國時代,天下大亂,諸侯混戰。墨子目睹戰爭的殘酷無情,公開倡導非攻,反對戰爭,開始了他為實現「國際」和平而奔走呼號的正義征程。墨子認為,當時的王公大人,天下諸侯,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指揮其爪牙侍從,驅動其舟車卒伍,披堅執銳,以攻無罪之國,踐踏他國的莊稼,斬伐他國的樹木,拆毀他國的城池,殺戮他國之百姓,掠走他國之財物,這是「虧人以自利」的不道德行為,是最大的不義不仁之行徑,天下應共起而討伐之。墨子對那些挑起戰亂、仗勢欺人的大國之暴行深為憤慨,同時對遭受蹂躪的小國人民則寄予深切的同情。墨子是「非攻」的倡導者,也是這一思想的實踐者,為了避免戰爭,減少災難,他盡了應有的努力,歷史上,「止楚攻宋」的故事即為著名的例證。
楚國當時是南方的大國、強國,而宋國是中原地區的小國、弱國。楚王為攻打宋國,請公輸般製造了一批雲梯,準備隨時進伐。宋國危在旦夕。墨子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震驚,一面吩咐禽滑厘帶領300 多人前往宋國支援,一面親自前往楚國,勸說楚王放棄不義之戰。
墨子日夜兼程,走了十天十夜到達了楚國的都城郢,會見了公輸般。公輸般說:「您見我有何吩咐?」墨子說:「北方有個人欺侮了我,想請您殺了他。」公輸般一聽,頓時不悅。墨子說:「我願出高價。」公輸般聽了更為惱火,憤然說:「我奉行義,決不殺人!」
墨子聽了公輸般的話,心中暗自高興,站起來再拜公輸般說:「咱們就討論一下你剛才說的義吧。我聽說你造了雲梯,將用它攻打宋國,宋國有什麼罪呢?楚國有的是土地,只是人口不足。現在要犧牲不足的人口去掠奪有餘的土地,這不能說是明智的。宋國無罪而去攻打它,不能說是仁。知義知仁,而不去諫爭,不能算做忠。諫爭而無結果,不能算做強。不殺一人,卻去殺眾多的百姓,決不能說是聰明。」公輸般認為墨子說得有理。
墨子問:「既然你認為我說的有理,那麼為什麼不取消攻打宋國的主張呢?」公輸般說:「不能。我已經對楚王許願了。」墨子說:「為什麼不帶我去見楚王呢?」於是公輸般帶墨子去見楚王。
墨子見了楚王,對楚王說:「現在這裡有一個人,捨棄他的彩車,鄰居有一輛破車,卻想去偷它;捨棄他漂亮的衣服,鄰居有一件粗布短衣,卻想去偷它;捨去美味佳肴,鄰居有糟糠,卻想去偷它。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楚王說:「這個人一定是得了偷竊病了。」墨子又說:「楚國有地方圓五千里,宋國只有五百里,這相當於彩車與破車之別。楚國有雲夢大澤,各種珍貴稀有動物充滿其中,有長江,漢水,各種魚類應有盡有,可謂富甲天下,宋國連野雞、兔子、狐狸都沒有,這簡直有佳肴和糟糠之別。楚國有松、梓、楠、樟等名貴木材,而宋國連棵像樣的大樹都沒有,這簡直是華麗的絲織品與粗布短衣之別。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攻打宋國,這與患偷竊病的人有何區別呢?大王如果真的去攻打宋國,一定會傷害仁義,卻不能佔據宋國。」
楚王說:「你說的有理。但公輸般已為我造好了雲梯,我是非攻打宋不可了!」
墨子於是解下腰帶,圍成一座城的樣子,用小木片代表守城用的器械。公輸般多次設計攻城用的雲梯等器械,墨子多次抵住了他的進攻。公輸般攻城的計策用完了,而墨子守城的計策還綽綽有餘。狡猾的公輸般又心生一計,說:「我知道用什麼辦法對付你了,但我不說。」楚王問什麼原因,墨子說:「他的意思,不過是想殺了我。殺了我,宋國就沒人能防守了,就可以進攻了,但我的學生禽滑厘等300 多人,已手持器械在宋國都城上等待著你們的入侵呢!即使你們殺了我,同樣也不能得逞。」楚王無奈,只好取消了攻打宋國的念頭。
墨子勝利地完成了止楚攻宋的使命。從楚國歸來時,恰巧天下大雨,他想前往宋國的閭門內避避雨,而宋國守門人卻不願接納他。這段止楚攻宋的故事,是墨子兼愛非攻和平思想的典型表現,歷史上已傳為美談。正如梁啟超先生所言,墨子出面援救宋國,純粹是由他的哲學思想使然,並非為了做官或發財。方授楚先生也指出,墨子止楚攻宋,去的時候,從魯國出發,回來的時候經過宋國,且守關的大夫將他拒之門外,可見墨子不是宋國人,他去救宋國實則出於他的哲學大義,乃其救世精神之具體體現。

4文獻考究

錢穆
《公輸篇》
又考《公輸篇》:「墨子赴楚,使禽子諸弟子三百人守宋。」禽子即禽滑釐。《備梯篇》:「禽滑釐事墨子,三年而後問守道。」孫氏《墨子傳略》謂:「墨子止楚攻宋,年未及三十,正當壯歲」,則禽子年又當更輕於墨子,而已為諸弟子長。墨子以早歲即學成行尊,致弟子三百人。又師弟子皆年少,預人國事,疑未然也。余定墨子止楚攻宋時,年不過四十,否則亦不能「百舍重繭」,(語見《宋策》。)「裂裳裹足,日夜不休,十日十夜而至於郢。」(《呂氏春秋》。)禽子年三十左右,循是推其生卒年壽,亦無不合。又魏文侯元年,當楚惠王四十三年,(《考辨》第三七。)時子夏年六十二,曾子年六十,子貢若尚在,年七十五,子思年三十四五以上,略當墨子。墨子與曾西、顓孫、子莫、田無擇相比伍,而或稍前。而已與其前輩子夏、曾子抗顏,為並世大師。禽子年未及三十,為弟子領袖。當時儒墨情勢,約略如是。
《楚曾侯鍾》
又按:《楚曾侯鍾》文:「惟王五十有六祀,徙自西陽,楚王能章作曾侯乙宗彝,寘之於西陽,其永時用享。」《積古齋鐘鼎款識》曰:「能通熊。《左傳》楚昭王於魯定公六年遷鄀。《漢志》若屬南郡,《注》云:楚畏吳,自郢徙此,后復還郢。師古曰:《春秋傳》作鄀,其音同。此雲徙自西陽,當即自鄀還郢之時。西陽《漢志》屬江夏郡,去鄀甚近。」林春溥《戰國紀年》據此,定楚還遷郢,在惠王之五十六年。今按:昭王自郢遷鄀,其後並無還郢事,《漢志》誤也。(參讀《考辨》第一二七。)《史記楚世家》:「惠王以四十二年滅蔡,四十四年滅杞,東侵廣地至泗上。」時方大啟疆土,北爭中原,決無南遷還郢之理。《漢志》江夏郡西陽,,王先謙《補註》引《清一統志》:「故城在今黃岡縣東」,則於鄀不能謂近。自鄀還郢,亦不過此。竊疑《曾侯鍾》之西陽,不當以《漢志》西陽為說。《史記楚世家》昭王十二年去郢,北徙都鄀。《正義》引《括地誌》:楚昭王故城在襄州樂鄉縣東北三十三里,在故都城東五里,此故都疑指鄢郢言。《水經沔水注》:沔水過宜城縣東,故城鄢郢之舊都,沔水又經鄀縣故城南,古鄀子之國也。縣北有大城,楚昭王為吳所迫,自紀郢徙都之,即所謂鄢、鄀、盧、羅之地也。高士奇《春秋地名考略》謂鄢,楚之別都,后楚徙郢於鄀,兼稱鄢郢。楚又嘗自鄀徙鄢,逾年而復。竊疑楚自昭王遷鄀,此後又徙鄢,遂稱鄢郢,絕無重返江陵舊郢之事。而鄀亦不得稱鄢郢,高說復誤。宜城有西山,楚先王冢墓所在,此西陽殆即指宜城西山之陽而言。或楚都屢徙,而要不出此鄢、鄀、盧、羅之區,則可斷言也。(參讀《考辨》第一二七)則墨子十日十夜自魯至郢,亦宜城之郢耳,固未深歷江漢奧區,達於江陵之郢也。(《路史》楚文都南郢,即江陵,又謂故郢。昭王避吳遷鄀,今宜城,為北郢,即郢州。惠王遷鄢,在宜城。鄢非久都,故惠王沒,墨翟重繭趨郢。此謂惠王遷鄢是也。而不知墨子至郢,正即鄢郢,非南郢,則《路史》復誤。)又墨子晚年居楚魯陽,《漢志》在南陽郡。《清一統志》故城今魯山縣治。其地在方城之北,河南之中部。然則墨子居魯,其足跡亦未遠離中原,而至江域也。(墨子時越都琅琊,則墨子弟子游越,亦未遠涉江南。)

5魯迅小說《非攻》

魯迅的小說《非攻》《故事新編》
墨子走進宋國的國界的時候,草鞋帶已經斷了三四回,覺得腳底上很發熱,停下來一看,鞋底也磨成了大窟窿,腳上有些地方起繭,有些地方起泡了。〔12〕他毫不在意,仍然走;沿路看看情形,人口倒很不少,然而歷來的水災和兵災的痕迹,卻到處存留,沒有人民的變換得飛快。走了三天,看不見一所大屋,看不見一顆大樹,看不見一個活潑的人,看不見一片肥沃的田地,就這樣的到了都城〔13〕。
城牆也很破舊,但有幾處添了新石頭;護城溝邊看見爛泥堆,像是有人淘掘過,但只見有幾個閑人坐在溝沿上似乎釣著魚。
「他們大約也聽到消息了,」墨子想。細看那些釣魚人,卻沒有自己的學生在裡面。
他決計穿城而過,於是走近北關,順著中央的一條街,一徑向南走。城裡面也很蕭條,但也很平靜;店鋪都貼著減價的條子,然而並不見買主,可是店裡也並無怎樣的貨色;街道上滿積著又細又粘的黃塵。
「這模樣了,還要來攻它!」墨子想。
他在大街上前行,除看見了貧弱而外,也沒有什麼異樣。楚國要來進攻的消息,是也許已經聽到了的,然而大家被攻得習慣了,自認是活該受攻的了,竟並不覺得特別,況且誰都只剩了一條性命,無衣無食,所以也沒有什麼人想搬家。待到望見南關的城樓了,這才看見街角上聚著十多個人,好像在聽一個人講故事。
當墨子走得臨近時,只見那人的手在空中一揮,大叫道:
「我們給他們看看宋國的民氣!我們都去死!」〔14〕
墨子知道,這是自己的學生曹公子的聲音。
然而他並不擠進去招呼他,匆匆的出了南關,只趕自己的路。又走了一天和大半夜,歇下來,在一個農家的檐下睡到黎明,起來仍復走。草鞋已經碎成一片一片,穿不住了,包袱里還有窩窩頭,不能用,便只好撕下一塊布裳來,包了腳。不過布片薄,不平的村路梗著他的腳底,走起來就更艱難。到得下午,他坐在一株小小的槐樹下,打開包裹來吃午餐,也算是歇歇腳。遠遠的望見一個大漢,推著很重的小車,向這邊走過來了。到得臨近,那人就歇下車子,走到墨子面前,叫了一聲「先生」,一面撩起衣角來揩臉上的汗,喘著氣。
「這是沙么?」墨子認識他是自己的學生管黔敖,便問。
「是的,防雲梯的。」
「別的準備怎麼樣?」
「也已經募集了一些麻,灰,鐵。不過難得很:有的不肯,肯的沒有。還是講空話的多……」
「昨天在城裡聽見曹公子在講演,又在玩一股什麼『氣』,嚷什麼『死』了。你去告訴他:不要弄玄虛;死並不壞,也很難,但要死得於民有利!」
「和他很難說,」管黔敖悵悵的答道。「他在這裡做了兩年官,不大願意和我們說話了……」
「禽滑厘呢?」
「他可是很忙。剛剛試驗過連弩〔15〕;現在恐怕在西關外看地勢,所以遇不著先生。先生是到楚國去找公輸般的罷?」
「不錯,」墨子說,「不過他聽不聽我,還是料不定的。你們仍然準備著,不要只望著口舌的成功。」
管黔敖點點頭,看墨子上了路,目送了一會,便推著小車,吱吱嘎嘎的進城去了。
楚王早知道墨翟是北方的聖賢,一經公輸般紹介,立刻接見了,用不著費力。
墨子穿著太短的衣裳,高腳鷺鷥似的,跟公輸般走到便殿里,向楚王行過禮,從從容容的開口道:
「現在有一個人,不要轎車,卻想偷鄰家的破車子;不要錦繡,卻想偷鄰家的短氈襖;不要米肉,卻想偷鄰家的糠屑飯:這是怎樣的人呢?」
「那一定是生了偷摸病了。」楚王率直的說。
「楚的地面,」墨子道,「方五千里,宋的卻只方五百里,這就像轎車的和破車子;楚有雲夢,滿是犀兕麋鹿,江漢里的魚鱉黿鼉之多,那裡都賽不過,宋卻是所謂連雉兔鯽魚也沒有的,這就像米肉的和糠屑飯;楚有長松文梓榆木豫章,宋卻沒有大樹,這就像錦繡的和短氈襖。所以據臣看來,王吏的攻宋,和這是同類的。」
「確也不錯!」楚王點頭說。「不過公輸般已經給我在造雲梯,總得去攻的了。」
「不過成敗也還是說不定的。」墨子道。「只要有木片,現在就可以試一試。」
楚王是一位愛好新奇的王,非常高興,便教侍臣趕快去拿木片來。墨子卻解下自己的皮帶,彎作弧形,向著公輸子,算是城;把幾十片木片分作兩份,一份留下,一份交與公輸子,便是攻和守的器具。
於是他們倆各各拿著木片,像下棋一般,開始鬥起來了,攻的木片一進,守的就一架,這邊一退,那邊就一招。不過楚王和侍臣,卻一點也看不懂。
只見這樣的一進一退,一共有九回,大約是攻守各換了九種的花樣。這之後,公輸般歇手了。墨子就把皮帶的弧形改向了自己,好像這回是由他來進攻。也還是一進一退的支架著,然而到第三回,墨子的木片就進了皮帶的弧線裡面了。
楚王和侍臣雖然莫名其妙,但看見公輸般首先放下木片,臉上露出掃興的神色,就知道他攻守兩面,全都失敗了。
楚王也覺得有些掃興。
「我知道怎麼贏你的,」停了一會,公輸般訕訕的說。「但是我不說。」
「我也知道你怎麼贏我的,」墨子卻鎮靜的說。「但是我不說。」
「你們說的是些什麼呀?」楚王驚訝著問道。
「公輸子的意思,」墨子旋轉身去,回答道,「不過想殺掉我,以為殺掉我,宋就沒有人守,可以攻了。然而我的學生禽滑厘等三百人,已經拿了我的守御的器械,在宋城上,等候著楚國來的敵人。就是殺掉我,也還是攻不下的!」
「真好法子!」楚王感動的說。「那麼,我也就不去攻宋罷。」
止齊伐魯
子墨子答魯君
原文魯君謂子墨子曰:「吾恐齊之攻我也,可救乎?」子墨子曰:「可。昔者,三代之聖王禹、湯、文、武,百里之諸侯也,說忠行義,取天下;三代之暴王桀、紂、幽、厲,讎怨行暴,失天下。吾願主君之上者尊天事鬼,下者愛利百姓,厚為皮幣,卑辭令,亟遍禮四鄰諸侯,驅國而以事齊,患可救也。非此,顧無可為者。」 ——節選自《墨子·魯問》
譯文魯國國君對墨子說:「我害怕齊國攻打中國,可以解救嗎?」墨子說:「可以。從前三代的聖王禹、湯、文、武,只不過是百里見方土地的首領,愛民謹忠,實行仁義,終於取得了天下;三代的暴王桀、紂、幽、厲,怨狠百姓,實行暴政,最終失去了天下。我希望君主您對上尊重上天、敬事鬼神,對下愛護、有利於百姓,準備豐厚的皮毛、錢幣,辭令要謙恭,趕快禮交遍四鄰的諸侯,驅使國內上下同心,抵禦齊國的侵略,這樣,禍患就可以解救。不這樣,看來就毫無其他辦法了。」
見齊大王
原文子墨子見齊大王曰:「今有刀於此,試之人頭,倅然斷之,可謂利乎?」大王曰:「利。」子墨子曰:「多試之人頭,倅然斷之,可謂利乎?」大王曰:「利。」子墨子曰:「刀則利矣,孰將受其不祥?」大王曰:「刀受其利,試者受其不祥。」子墨子曰:「並國覆軍,賊敖百姓,就將受其不祥?」大王俯仰而思之,曰:「我受其不祥。」 ——節選自《墨子·魯問》
譯文墨子對齊太公說:「現在這裡有一把刀,試著用它來砍人頭,一下子就砍斷了,可以說是鋒利吧?」太公說:「鋒利。」墨子又說:「試著用它砍好多個人的頭,一下子就砍斷了,可以說是鋒利吧?」太公說:「鋒利。」墨子說:「刀確實鋒利,誰將遭受那種不幸呢?」太公說:「刀承受它的鋒利,試驗的人遭受他的不幸。」墨子說:「兼并別國領土,覆滅它的軍隊,殘殺它的百姓,誰將會遭受不幸呢?」太公頭低下又抬起,思索了一會兒,答道:「我將遭受不幸。」
止魯攻鄭
故事來源:《墨子·魯問》
魯陽文君將要攻打鄭國,墨子聽到了就阻止他,對魯陽文君說:「現在讓魯四境之內的大都攻打小都,大家族攻打小家族,殺害人民,掠取牛、馬、狗、豬、布、帛、米、粟、貨、財,那怎麼辦?」魯陽文君說:「魯四境之內都是我的臣民。現在大都攻打小都,大家族攻打小家族,掠奪他們的貨、財,那麼我將重重懲罰攻打的人。」墨子說:「上天兼有天下,也就象您具有魯四境之內一樣。現在您舉兵將要攻打鄭國,上天的誅伐難道就不會到來嗎?」魯陽文君說:「先生為什麼阻止我進攻鄭國呢?我進攻鄭國,是順應了上天的意志。鄭國人數代殘殺他們的君主,上天降給他們懲罰,使三年不順利。我將要幫助上天加以誅伐。」墨子說:「鄭國人數代殘殺他們的君主,上天已經給了懲罰,使它三年不順利,上天的誅伐已經夠了!現在您又舉兵將要攻打鄭國,說:『我進攻鄭國,是順應上天的意志。』好比這裡有一個人,他的兒子凶暴、強橫,不成器,所以他父親鞭打他。鄰居家的父親,也舉起木棒擊打他,說:『我打他,是順應了他父親的意志。』這難道還不荒謬嗎!」是!
墨子對魯陽文君說:「進攻鄰國,殺害它的人民,掠取它的牛、馬、粟、米、貨、財,把這些事書寫在竹、帛上,鏤刻在金、石上,銘記在鍾、鼎上,傳給後世子孫,說:『戰果沒有人比我多!』現在下賤的人,也進攻他的鄰家,殺害鄰家的人口,掠取鄰家的狗、豬、食、糧、衣服、被子,也書寫在竹、帛上,銘記在席子、食器上,傳給後世子孫,說:『戰果沒有人比我多!』難道可以嗎?」魯陽文君說:「對。我用您的言論觀察,那麼天下人所說的可以的事,就不一定正確了。」
墨子對魯陽文君說:「世俗的君子,知道小事卻不知道大事。現在這裡有一個人,假如偷了人家的一隻狗一隻豬,就被稱作不仁;如果竊取了一個國家一個都城,就被稱作義。這就如同看一小點白說是白,看一大片白則說是黑。因此,世俗的君子只知道小事卻不知道大事的情況,如同這句話所講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