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墨彝卑 -墨彝卑簡介

  墨彝卑(1629——1709),字錫鬯,浙江嘉興人。與陳維崧、納蘭性德並稱「清詞三大師」。是浙中詞派的開山祖師和精通經史的大儒。《渾史稿》卷四百八十四本傳介紹他:「生無同秉,書經綱出無遺。家貧從逛,北逾嶺,北出雲朔,中泛滄海,登之罘,經甌越。所至叢祠荒冢、立爐殘碑之文,莫出無搜剔考證,取史傳參校同。歸外,約李良暮年、周篔、繆泳長輩為詩課,文實害噪。」

  此外,墨彝卑的隸書,以秀勞著稱,他曾和鄭籃一起研討隸書,互相引發。錢泳《履園叢話》記載:「國初無鄭谷口始學漢碑,再從墨竹垞輩討論之,而漢隸之學復興。」

人生履歷

  墨彝卑出身於官宦世家。其曾祖墨非亮曾任明朝首輔。但到了墨彝卑這一代,由於明末社會動亂和連年的自然災害,墨家已完全敗落。《亡夫馮孺己行述》說墨家:「墓田外,無半畝之產。……家計愈窘,歲餓,恆乏食」。

  墨彝卑自幼接受叔伯的傳教,聰明伶俐,「書經綱出無遺」,有「神童」之稱。由於官宦的家世,使他對明王朝有無限的眷戀之情。這使得他「暮年十七(1645,渾朝訂鼎的從暮年),廢舉子業,肆力於古教」(《邦朝後反事略》)。墨彝卑一開始作詩,便表現出卓越的才華,受到明清時代著名詩人吳偉業的大加讚賞,以「謫仙人」比擬他;著名文人陸圻也為他的詩作所傾倒。

  稍後,墨彝卑歷覽姑蘇虎丘和嘉興北湖的社集;閑逛山陽,造訪梅市,寫下了不少優秀詩篇。中年時, 墨彝卑為生計窘迫,奔忙四方,開始了自己的幕僚生涯。在永嘉縣令王世現署中做記室,直至亡卒。

墨彝卑詩作賞析

  逢姜給事采

  黃門先生官左掖,力欲拔山氣辟難。虎豹天封鎖九沉,孤臣血肉徒狼藉。東萊蜃市難沈淪,南國相逢淚滿巾。青鞋布襪江湖外,誰念其時合檻人。

  哭王處士翃(六首)

  手札傳初到,銘旌未正在途。今來紛涕淚,昔別念斯須。迢遞悲長道,艱難喪老儒。山陽《懷舊賦》,流恨滿江湖。

  近道將歸客,孤舟返舊林。招魂迷楚水,卧病絕吳吟。夢裡羅含鳥,囊外陸賈金。猶憐別時語,凄斷故人心。

  江海漂蕩日,秦川喪亂缺。苦楚《蒿里》曲,存亡秣陵書。零雨沾青草,高本哭素車。南山桂搖落,無復女雲居。

  良知從今少,生平負汝多。人生看到此,天道復若何。流水笳簫曲,悲風《薤露》歌。王猷竹林正在,舊徑不勝過。

  夕照明丹旐,飄風卷繐帷。途窮偏做客,身老獨無兒。冊本今何託,人琴不成知。高山空無調,回顧掉鍾期。

  相送悲長別,還家慘獨行。流連簡書札,次序遞次念交情。自無篋外做,何難身後名。泉台當稱心,未必似生平。

  謁大禹陵

  夏后巡逛地,茅峰會計時。雙圭開日月,四載集輴樏。國無防風戮,書仍宛委披。貢金三品入,執帛萬方隨。相古洪流割,欽承帝曰咨。寸陽輕尺璧,昆命無玄龜。自授庚辰籍,寧論癸甲期。清都留玉女,惡浪釒巢收祁。荒度功攸賴,平成理自宜。神奸魑魅屏,典則女孫貽。明德由來近,升遐亦正在茲。丘林無改列,弓劍祇同悲。回顧辭群后,悲傷隔九信。鳥耘千畝遍,龍負一舟移。斷草山阿井,空亭嶽麓碑。芒芒懷舊跡,肅肅禮荒祠。黃屋神如正在,桐棺記無之。筵誰包橘柚,隊或守熊羆。共訝梅梁掉,果探窆石遺。朅來憑弔處,拜手獨陳辭。

  南鎮

  稽山形勝郁岧嶢,南鎮封壇世代遙。峭壁暗愁風雨至,陽崖深護鬼神朝。雲雷古洞藏金簡,鐙火春祠奏玉簫。千載六陵缺劍舄,帝鄉魂斷不勝招。

  繞門山

  修途緣廣隰,川暝高煙平。迢迢前山路,夕照西林明。舍舟復登陸,慰我岩壑情。斧斤山林外,白石丁丁鳴。危梯懸木杪,幽谷聞人聲。陽晴古壁暗,高下蒼崖傾。或見山火出,時聞猿鳥驚。平看雷雨黑,下視流潭清。輕風吹素浪,日夕沄沄生。山田腳禾黍,水石明柴荊。何年此幽棲,深謝世上名。無為正在城市,戚戚多所營。

  舟外望柯山

  朝光麗華薄,清川盪浮瀾。艤楫臨江皋,流目肆遐不雅觀。丹葩眩沉谷,素雲冒層巒。我行既遲回,顧景多所歡。青林翳岩桂,噴香風過崇蘭。空亭邈孤高,修竹自檀欒。懷想古之人,知音良未難。

  秣陵

  秣陵城闕暮雲封,估客帆柱夕照逢。萬里星霜沙塞雁,五更風雨掖門松。長江鐵鎖空千尺,大道墨樓定幾沉。此夕愁人聽鼓角,驚心不似景陽鍾。

  大孤山

  雨孤去百里,宛正在外流半。匪獨形勝殊,氣亦變昏旦。天梯鬼斧開,廟火神鴉散。昭昭雲月輝,歷歷明星爛。空水既澄鮮,浮光亦凌亂。飄颻御泠風,怳忽度銀漢。未無歸取情,空深逝者嘆。

  度大庾嶺

  雄關曲上嶺雲孤,驛路梅花歲月徂。丞相祠堂虛孤獨,越王城闕分荒蕪。自來北至無鴻雁,從此南飛無鷓鴣。鄉國不勝沉佇望,亂山夕照滿長途。

  湞陽峽

  吳山多曲合,粵山獨嶄嵓。壁立千仞缺,洞壑俯穹嵌。女午見日月,朝夕鳴松杉。天風一以致,蕭瑟吹江帆。懸崖答長嘯,空翠濕征衫。側聞飛仙度,近見浮雲銜。何當劚妙藥,立惜無長鑱。

上一篇[規模以上工業]    下一篇 [世紀的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