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墨經》是《墨子》書中的重要部分,約完成於周安王14年癸巳(公元前388年)。《墨子》是中國戰國時期墨家著作的總集,是墨翟(人稱墨子)和他的弟子們寫的。墨翟是宋國人(約公元前468~376),他是一個製造機械的手工業者,精通木工。墨子一派人中多數是直接參加勞動的,接近自然,熱心於對自然科學的研究,又有比較正確的認識論和方法論的思想,他們把自己的科學知識、言論、主張、活動等集中起來,彙編成《墨子》。《墨經》有《經上》《經下》《經上說》《經下說》四篇(一說還包括《大取》《小取》共六篇)。《經說》是對《經》的解釋或補充。也有人認為《經》是墨家創始人墨翟主持編寫成自著,《經說》則是其弟子們所著錄。《墨經》的內容,邏輯學方面所佔的比例最大,自然科學次之,其中幾何學的10餘條,專論物理方面的約20餘條,主要包括力學和幾何光學方面的內容。此外,還有倫理、心理、政法、經濟、建築等方面的條文。
《墨經》中有8條論述了幾何光學知識,它闡述了影、小孔成像、平面鏡、凹面鏡、凸面鏡成像,還說明了焦距和物體成像的關係,這些比古希臘歐幾里德(約公元前330~275)的光學記載早百餘年。在力學方面的論說也是古代力學的代表作。對力的定義、槓桿、滑輪、輪軸、斜面及物體沉浮、平衡和重心都有論述。而且這些論述大都來自實踐。

2《墨經》光學八條

《墨經》光學八條是現代科學家對戰國時的思想家墨子所著《墨子》一書中,關於《經下》及《經說下》(意即對《經下》的解釋)中關於光學的記載(如光影關係,小孔成像等)的稱法。由於此類記載在《經下》與《經說下》中各為八條,故稱:《墨子》光學八條。關於其譯文,因斷句、通假字等有諸多說法,此僅列其一。
《墨經》光學八條,反映了春秋戰國時期中國物理學的重大成就。
《經下》
原文:二臨鑒而立,景到,多而若少,說在寡區。
譯文:二人,臨鏡而站,影子相反,若大若小。原因在於鏡面彎曲。
原文:鑒位,景一小而易,一大而正,說在中之外內。
譯文:鏡子立起,影子小則是鏡位斜,影子大則是鏡位正中,是所謂以鏡位正中為準,分內外的原理。
原文:鑒團景一。
譯文:無論鏡子大小,影只有一個。
原文:景不徙,說在改為。
譯文:影子不移,是所謂沒改變的結果。
原文:住景二,說在重。
譯文:一止而二影,是所謂重複用鏡的結果。
原文:景到,在午有端與景長,說在端。
譯文:影子顛倒,在光線相交下,焦點與影子造成,是所謂焦點的原理。
原文:景迎日,說在摶。
譯文:影子在人與太陽之間,是所謂反照的結果。
原文:景之小、大,說在地(一說柂,傾斜之意)正、遠近。
譯文:影子的大小,是所謂光線所照地方的遠近而造成的原理。
《經說下》
原文:景,光至,景亡;若在,盡古息。
譯文:影,光線照到的,影子就不存在,如果光線存在,永遠不會產生影子。
原文:景,二光夾一光,一光者景也。
譯文:影,兩光線夾一光線,一光體形成影子。
原文:景,光之人煦若射。下者之人也高,高者之人也下。足敝下光,故景障內也。
譯文: 影,光線照人,如果反射,其直若矢。射到下面就反射到高處,射到高處就反射到下面,因成倒影。足遮住下面的光,反射出來成影在上;頭遮住上面的光,反射出來成影在下。在物的遠處或近處有一小孔,物體為光的直線所射,反映於壁上,故影倒立於屏內。
原文:景,日之光反燭人,則景在日與人之間。
譯文:影,日光反射照人,那麼影在日與人的中間,
原文:景,木柂,景短大。木正,景長小。大小於木,則景大於木。非獨小也,遠近。
譯文:影,木杆斜,影短而大。木杆正,影長而小。光體小於木杆,那麼影大於木杆。不僅因此而影子大小,光體的遠近也會形成這樣的情況。
原文:臨,正鑒,景寡、貌能、白黑,遠近柂正,異於光。鑒、景當俱就,遠近去尒當俱,俱用北。鑒者之臭無數,而必過正。故同體處其體俱,然鑒分。
譯文:臨,平面鏡只顯示單影,影的形態、白墨、遠近、斜正,都是由於光線反射到鏡中。兩平鏡相接成正角時,顯出三個影子,其中一影是二影合在一處的復影。兩平鏡角度或大或小,亦有復影。復影是一影在另一影的背面。物體反射到鏡中,沒有不成影的。物體反射到鏡中成影,所成影又反射另一鏡中成影,必須使兩平鏡傾斜成一定角度,;兩鏡反射同一部分,而復影形成。兩鏡分開。
原文:鑒,中之內,鑒者近中,則所鑒大,景亦大;遠中,則所鑒小,景亦小。而必正,起於中,緣正而長其直也。中之外,鑒者近中,則所鑒大,景亦大;遠中,則所鑒小,景亦小。而必易,合於中,而長其直也。
譯文:鑒,在焦點內,光體遠焦點,那麼所照光線多,物像也大;近焦點,那麼所照光線少,物像也少,而必定為正方體。光體起於焦點,則平行正軸的光線反射向鏡后引長,當成極長的共扼點,而像遠離鏡后。在弧心外,光體近弧心,那麼所照光線多,物像也大。遠弧心,那麼所照光線少,物像也少。然像為物的倒形。光體聚於弧心,則平行正軸的光線反射,當成極長的共軛點,而像與光體相等而倒置。
原文:鑒,鑒者近,則所鑒大,景亦大;其遠,所鑒小,景亦小。而必正。景過正,故招。
譯文:鑒,物體靠近鏡面,那麼物體的光線占鏡的面積大,所成影亦大;物體距鏡面遠,物體的光線占鏡的面積小,那麼所照物小。然而影是正形。成正形是因為迎面射物的緣故。

3《墨經》的邏輯學

《墨經》討論了「名」,其作用是「以名舉實」,其種類有達名、類名、私名,形貌之名好人非形貌之名,兼名和體名等。也討論了「辭」:其作用是「以辭抒意」,其種類有「合」(直言命題)、「假」(假言命題)、「盡」(全稱命題)、「或」(特稱命題)、「必」(必然命題)、「且」(可能命題)等。
但是《墨經》的論述重點在「說」與「辯」。「以說出故」,「說,所以明也」。
「說」就是提出理由、根據、論據(即所謂「故」)來論證某個論題。「辯,爭辯也。辯勝,當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