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墨辯》即收錄於《墨子》一書中的《經上》《經下》《經說上》《經說下》《大取》《小取》6篇辯學的專論,是後期墨學作品。
墨家是一個相當奇異的門派,除了卓爾不群的行事風格之外,他們的一個副產品,同樣名動天下,那就是《墨子》中的《墨經》上下、《經說》上下、《大取》、《小取》六篇。此六篇文字,常被人與古希臘邏輯學、古印度因明學並稱為世界古文明三大邏輯體系,稱之為「墨辯」。
古希臘邏輯學,成於幾十年後的亞里士多德,古印度因明學,成於三百年後的足目·喬達摩,墨辯未必出於墨子本人,但至少當與亞里士多德同期。很顯然,在那個時代,這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成就。
然而,亞里士多德的邏輯學影響了西方世界兩千餘年,並隨著西方的強大進而影響整個世界。如今,幾乎每一個受過現代化教育的人的頭腦里,都有著亞里士多德的影子。至於因明學,雖影響遠不及亞里士多德,卻也化身於諸多佛典之中,成就了人世間一種極深邃的智慧。
可墨辯呢?
當柏拉圖和他的弟子們在阿卡德穆學園中為邏輯學、科學奠基之時,墨子和他的弟子們卻在為各路諸侯排憂解難中奔走不息。
世道之亂,使得那個時代頂尖的人物都義無反顧地投身於治國平天下的大業之中。
然而中國之大,使得這個大業耗盡了他們所有的心力與精神。
於是乎,墨辯這種「無用」之學,就靜靜地躺在了藏書閣的角落裡。
這一躺,就是兩千多年。
有人這樣說過,中國近代科學的落後,是因為墨辯的失傳。錯了,墨辯並沒有失傳。你今日隨便去買一本全本《墨子》,甚至到Google、百度去搜一下,都可以讀到那六篇經典的原文。
在歷史的傳承中,墨辯被完整地保存下來。只不過,從來都無人問津罷了。
中國的歷史,有著太多這樣的無奈。其實他們也沒有錯。在人類歷史的絕大多數時間裡,政治的作用遠遠大於科學。科學的威力凸顯,不過是幾百年間的事情罷了。何況即便在今日,科學的作用也未必大過了政治。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