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墮淚碑是指晉羊祜都督的部下在峴山祜生前游息之地所建的一塊碑。

1 墮淚碑 -概述

  晉羊祜都督荊州諸軍事,駐襄陽。死後,其部屬在峴山祜生前游息之地建碑立廟,每年祭祀。見碑者莫不流淚。杜預因稱此碑為墮淚碑。見《北堂書鈔》卷一○二引《荊州圖記》﹑《晉書.羊祜傳》。
  《晉書》卷三十四《羊祜傳》
  祜樂山水,每風景,必造峴山,置酒言詠,終日不倦。嘗慨然嘆息,顧謂從事中郎鄒湛等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如百歲後有知,魂魄猶應登此也。」……祜所著文章及為老子傳并行於世。襄陽百姓於峴山祜平生遊憩之所建碑立廟,歲時饗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預因名為墮淚碑。
  《水經注》卷二十八
  羊祜之鎮襄陽也,與鄒潤甫嘗登之,及祜薨,後人立碑於故處,望者悲感,杜元凱謂之墮淚碑。
  峴山座落在湖北襄陽(今襄樊市)城南七里,東臨漢水,與紫蓋山、萬山並稱「三峴」,而峴山為之首,故又名「峴首山」。其山雖不高峻雄奇,卻因羊祜而聞名遐邇。羊祜非常喜歡山水風光,相傳他早年曾登臨華山,攀上日月岩南的念峴台,俯覽群峰,心有所感,乃揮毫題下「念峴台」三個大字。及其出鎮襄陽,每年春秋之季,他都步出襄城,攀躋峴山,置酒詠詩,終日不倦。羊祜還曾在峴山下植柏一株,留作紀念,後人名此樹曰「晉柏」(《名勝志》)。羊祜登峴山時,曾深有感觸地對僚屬鄒湛言道:「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如百歲後有知,魂魄猶應登此山也。」鄒湛答道:「公德冠四海,道嗣前哲,令聞令望,必與此山俱傳。」歷史證實了鄒湛的預言。羊祜逝世之後,襄陽百姓便在峴山羊祜生前遊憩的地方建碑立廟,歲時祭饗。每當遊人瞻望羊祜廟前的碑石,無不為之落淚灑涕。接替羊祜鎮守襄陽的大將杜預,便將此碑命名為「墮淚碑」。
  到了晉永興年間(304~306),大將劉弘出任荊州刺史,劉弘早年曾為羊祜參軍(見《晉書》卷六六《陶侃傳》),對羊祜久懷欽慕,其蒞任荊襄之後,恭謁羊公祠下,並命幕僚李興重撰了一通羊祜碑記,刻立祠前。此即晉文名篇《晉故使持節侍中太傅鉅平成侯羊公碑》。李興為當時文學名家,《晉書》卷八八《孝友傳》中稱其「有文才」,「在弘府,劉弘立諸葛孔明、羊叔子碣,使興俱為之文,甚有辭理。」所撰《羊公碑》感情充沛,筆觸深沉,頗為時人所推重,遂將「墮淚碑」之名移貫此碑(見《襄陽耆舊傳》)。
  「墮淚碑」傳至南齊時,一度遭到毀棄。據《南齊書·張敬兒傳》載,軍閥張敬兒統治襄陽時,「欲移羊叔子墮淚碑,於其處立台,綱紀諫曰:『羊太傅遺德,不宜遷動。』'敬兒曰:『太傅是誰?我不識也。』」「墮淚碑」可能在此時被毀。但過了不久,即南梁大同十年(544),「墮淚碑」又被重新豎立。並由劉之遴撰文,記重立始末,劉靈正書丹,刻於碑陰。這便是《金石錄》中所著錄的《梁重立羊祜碑》。宋人《集古后錄》記述此碑云:「羊公『墮淚碑』,不著撰人名氏,《襄陽耆舊錄》謂李興初撰也。梁大同十年雍州刺史以故碑闕落,命別駕從事劉伯雄撰模立此本。碑一丈一尺。」《隋書·藝文志》總集類有「《羊祜墮淚碑》一卷」,或即指此碑本。梁碑傳至唐代佚失, 時人李景遜重立此碑, 事見《輿地碑目》。
  北宋慶曆七年(1047),知襄陽州事王洙奏請主持重修羊祜祠,得旨允准,遂興工重新廟貌,洙並題詩志盛,一時名流如范仲淹、知河陽事李淑、知蔡州事吳育、知光化軍事李宗易、祠部員外郎張去惑、太常博士孫抗、太子府率李康伯、著作郎范微之、大理寺丞韋不伐、襄州通判賈黯、蔡州通判劉敞、河陽推官裴昱、滄州推官馬雲、宣城縣令連庠、鄖鄉縣尉黃通等皆有唱和之作。上述諸人之詩均刻於石幢,立於羊祜祠中。清人王士禛《蜀道驛程記》、陸征祥《八瓊室金石補正》(卷九七)對此皆有著錄。又峴山舊有亭,「世傳為叔子之所游止也」,南朝後梁時曾加修葺,並立碑記(《輿地碑記目》中有《後梁重修峴山亭記》)。至宋熙寧間,襄陽太守史中輝又重加整修,以紀念羊祜、杜預兩位先賢,歐陽修為撰《峴山亭記》,記中尤對羊祜盛德予以稱頌。
  五代或宋初,峴山羊祜「墮淚碑」再次被毀,宋人《集古后錄》已稱碑「今不存矣」。宋景佑間, 晏肅重立此碑。后復佚, 元人楊廷臣復鐫石立於舊址(見《歐陽圭齋集》)。爾後又毀於兵燹。直至明弘治四年
  (1491)方被重新刻立,碑文仍用李興《羊公碑》之辭。重刻之碑拓本流布甚廣,《襄陽金石略》、《全晉文》諸書皆據以採錄。今台灣中央研究院史語所傅斯年圖書館藏有《羊祜碑碑陰題名》原拓, 書體為八分, 存字十四行。
  與「墮淚碑」同時構建的羊祜廟,亦屢廢屢興,至明代仍崇祀不替(見《大明一統志》卷六十)。清乾隆時羊祜後人羊克厚在《羊氏魁公宗譜序》中,述其「道經襄陽,曾停帆登太傅祜之廟,敬禮稽首,隨觀墮淚碑,嘆吁再四。」
  峴山羊祜祠與「墮淚碑」,在近世兵燹中不幸損毀。為了存此勝跡,1982年襄樊市文物管理處又於舊址重立新碑一方,碑正中有現代書家所書「墮淚碑」三個草書大字,筆墨酣暢,碑倚山而立,十分壯觀。
  [示例]:
  李白《襄陽曲四首》之三:「峴山臨漢江,水綠沙如雪,上有墮淚碑,青苔久磨滅。」
  舒位《梅花嶺吊史閣部》詩:「吹簫來唱招魂曲,拂蘚先看墮淚碑。」
  孟浩然《與諸子登峴山》詩:「羊公碑尚在,讀罷淚沾襟。」
  蘇洵《襄陽懷古》詩:「借問羊叔子,何異葛孔明。」
  袁宏道《峴首山觀羊叔子墮淚碑》詩:「欲知叔子恩多少,但看龜趺碧淺深。」
  歐陽修《峴山亭記》:「峴山臨漢上,望之隱然。蓋諸山之小者。而其名獨著於荊州者,豈非以其人哉!其人謂誰?羊祜叔子、杜預元凱是已。……至於流風餘韻藹然被於江漢之間者,至今人猶思之,而于思叔子也尤深。蓋元凱以其力,而叔子以其仁。二子所為雖不同,謂功皆足以垂於不朽。」

2 墮淚碑 -歷史

  羊祜作為晉征南大將軍鎮守襄陽,愛民如子,深得民心,連敵方吳軍統帥陸抗也稱讚羊祜的德行度量:「雖樂毅、諸葛孔明不能過也」。咸寧四年(278年),羊祜病逝后,襄陽百姓為紀念羊祜,在其生前游息之地峴山建廟立碑,即是墮淚碑。
  墮淚碑在後世幾存幾廢。晉永興年間,荊州刺史劉弘令幕僚李興重撰羊祜碑記,刻立祠前。此篇碑記為晉文名篇《晉故使持節侍中太傅鉅平成侯羊公碑》。南北朝時一度被割據襄陽的張敬兒毀壞[5],南梁大同十年(544年),墮淚碑又被重新豎立,由劉之遴撰文記述碑重立的始末。
  五代十國時期,墮淚碑在戰亂中再次被毀,北宋景祐年間,晏肅重立此碑,又毀,元朝時楊廷臣再次重建,但在元末再次被毀,明弘治四年(1491年)墮淚碑重新刻立,碑文仍延用晉朝李興《羊公碑》的碑記。
  墮淚碑在20世紀前半葉的兵亂中再次被損毀,1982年襄樊市文物管理處又於舊址重立新碑,殘碑現藏於襄陽市博物館。

3 墮淚碑 -現況

  墮淚碑現在位於湖北省襄陽市東南郊焦柳鐵路和207國道交匯處。
上一篇[鶴頸]    下一篇 [那毛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