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壞話一條街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北方的一條古街道名叫「槐花街」,但這裡根本已經看不到槐花,只有光禿禿的枝椏。

1 壞話一條街 -劇情簡介:

  

壞話一條街

本劇通過一對青年男女闖入「壞話」和一群白大褂搜尋一名精神病人為線索,以活潑的喜劇形式和語言式的風格結構,將極具魅力的民謠與現代俏皮話巧妙地結合起來,生動地描寫了一個令人困惑和反思的生存環境。全劇散發著深厚的民俗文化氣息,充滿了濃郁的懷舊情緒和對良好的人際關係的渴望。

  《壞話一條街》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北方的一條古街道名叫「槐花街」,但這裡根本已經看不到槐花,只有光禿禿的枝椏。民謠搜集者耳聰來到了槐花街,也想收集這裡的民謠。一位名叫目明的遊客前來欣賞槐花的美麗,看到了由於亂扔垃圾而被風吹上枝頭的白色塑料袋。在槐花街,他們結識了電話亭的花白鬍子和說著「民謠」(壞話)的童男童女。童男童女告訴他們鄭大媽家有空房,可以令他們住下,但花白鬍子卻說:「跟她打交道,沒有全須全尾兒的。」

  隨著耳聰和目明的出現,在這衚衕里又出現了一個打探他倆行蹤的神秘人。神秘人認定耳聰與目明是前來勘察地形,要拆槐花街蓋寫字樓的,出於對古建築的保護意識,神秘人想要將兩人趕出槐花街。而神秘人的出現有引來了球護車和兩位白大褂,眾人這才明白,神秘人原來是逃出醫院的精神病人。

  耳聰輾轉於衚衕之間,用錄音機記錄著「民謠」,當她向花白鬍子請教時碰到了改妝后的神秘人,並且陰差陽錯地愛上了他。花白鬍子丟了心愛的貓,一口咬定是鄭大媽弄死了,居民們也來湊熱鬧,表面上看來,人們是在對民謠,事實上是在用壞話互相攻擊。一時間,壞話充斥了整個槐花街……

  神秘人為了拷問耳聰和目明的身份而砸了目明的望遠鏡;目明指出耳聰錄下的不是民謠而是壞話,並擅自洗掉了耳聰的所有錄音;居民們卻熱衷於追捕著神秘人……

  神秘人來到花白鬍子癱瘓的兒媳床前,用意志的引導治癒了她的癱疾,並帶她上了房頂,意欲離開。眾人則想方設法要抓住神秘人和媳婦。神秘人問:「抓住我們,對你人們有什麼好處?」居民回答:「有沒有好處沒關係,只要你沒好處我們就干!」

  槐花衚衕是再也留不住人了。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只是為了讓別人不再有利益,從老人到小孩都逃脫不了壞話的毒害。花白鬍子終於說出了一段民謠:「從槐花衚衕到葵花衚衕,穿梨花衚衕到杏花衚衕……出了桃花衚衕,就是百花衚衕……就是別在槐花衚衕!」也許,這是耳聰收集到的唯一的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民謠。

  演出:中央實驗話劇院(后與中國青年藝術劇院合併為現在的中國國家話劇院)

2 壞話一條街 -演員表:

  耳 聰..............................陶虹

  目 明..............................徐衛

  花白鬍子.........................劉佩琦

  鄭大媽............................李野萍

  神秘人............................牛飄

  童 男..............................王琪

  童 女..............................丁凡

  媳 婦..............................牛銀紅

  帶 魚..............................靳大中

  冬 瓜..............................翟存元 

  策 划:趙有亮

  監 制:楊宗鏡

  編 劇:過士行

  導 演:孟京輝

  舞美設計:嚴龍

3 壞話一條街 -導演介紹

  孟京輝是當前亞洲劇壇最具影響力的著名實驗戲劇導演。現為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他以獨具個性的創造力,多元化的藝術風格,不僅開拓了中國當代戲劇的新局面,而且已經成為一種值得矚目的文化現象。他執導的【思凡】、【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百年孤獨】、【戀愛的犀牛】、【臭蟲】、【關於愛情歸宿的最新觀念】、【琥珀】、【鏡花水月】、【艷遇】都引起了強烈的反響。

4 壞話一條街 -劇本片段

  人物:

  耳聰 女 民謠搜集者

  目明 男 遊客

  花白鬍子

  童男

  童女

  神秘人

  女清潔工

  鄭大媽

  媳婦

  居民甲、乙、丙、丁

  白大褂兩人

  群眾越多越好

  (二)

  神秘人 你才神經病。我告訴你,這是最後一條古街道。明代就有

  了。你們不能拆。

  耳 聰 我們不拆。

  神秘人 這麼說,你們還是建築公司的。

  耳 聰 我們不是。

  神秘人 你們不是為什麼承諾不拆?

  耳 聰 不是就不能反對拆嗎?再說,你為什麼不做做居民的工

  作?

  神秘人 他們為了眼前的利益是會犧牲這條街道的。他們一間平房

  會變成一間樓房,會有自己的廁所和廚房,他們可以不

  再聽街坊的壞話,可以關起門來過自己的日子,他們為

  什麼反對。他們當然要和建築公司同流合污。

  耳 聰 你這是不相信人民。長城就是人民修的。

  神秘人 長城也是人民拆的。你以為長城的坍塌都是風化的結果

  嗎?你到河西走廊沒人的地方去看看,漢長城的土牆還

  完好地屹立著。而這裡的長城的城磚都被人民拆回去砌

  豬圈了。

  耳 聰 我不信,拆長城的磚多麻煩呀。

  神秘人 你不了解人民。人民是不怕麻煩的。

  【敲門聲。

  (三)

  耳 聰 這麼活著真沒意思。

  鄭大媽 想死還不容易,死了可就再也活不了了。哪兒那麼多有意

  思的事?活著就不容易。你們准這麼想,一個孤老太

  太,守著這麼一個院子,連個說話的人兒都沒有,天天

  讓街坊戳脊梁骨,讓人欺負,活個什麼勁?你就說蛐蛐

  兒吧,夏天兒出來,秋天兒就死了,壟共活一百天,它

  忙活什麼呢?嘟嘟兒的叫得多歡呀?我是沒什麼事兒,

  我是拿活著當事兒。跟你們不一樣,你們是拿活著玩兒

  票。

  耳 聰 您真熱愛生活。

  鄭大媽 甭說得那麼酸,我不熱愛生活。有愛,就有恨。愛不上

  了,就恨,這一恨就不想活了。

  目 明 不愛不恨,這叫什麼呢?

  鄭大媽 這說出來你就不懂了,這叫慈悲。

  【耳聰、目明思索著。

  鄭大媽 拿你來說吧,非得看什麼槐花,還得用望遠鏡看,你心裡

  要真是有這棵槐樹,還用看嗎?那花兒正開著呢。香氣

  都聞得見。

  耳 聰 妞子讓福爾摩斯帶走了。

  鄭大媽 什嗎?

  【雨聲。

  鄭大媽 風來啦,雨來啦,哈蟆背著鼓來啦。風散啦,雨斷啦,哈

  蟆把鼓打爛啦。

  【街上傳來花白鬍子凄涼的聲音:妞--子,妞

  --子,你把鞋穿上!

  【收光。

上一篇[籃球文化]    下一篇 [打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