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士不遇賦》是董仲舒寫於後期的一篇抒情賦,此賦真實地表現了他個人的不遇悲慨,也典型地體現了一代士人在大一統一人專制政治下普遍化的不遇境況。

1 士不遇賦 -基本信息

【名稱】《士不遇賦》   

【年代】西漢   

【作者】董仲舒   

【體裁】賦

2 士不遇賦 -作品原文

士不遇賦   

嗚呼嗟乎,遐哉邈矣。時來曷遲,去之速矣。屈意從人,悲吾族矣。正身俟時,將就木矣。悠悠偕時,豈能覺矣。心之憂歟,不期祿矣。遑遑匪寧,秪增辱矣。努力觸藩,徒摧角矣。不出戶庭,庶無過矣。   

重曰:「生不丁三代之盛隆兮,而丁三季之末俗。以辯詐而期通兮,貞士耿介而自束,雖日三省於吾身,繇懷進退之惟谷。彼寔繁之有徒兮,指其白以為黑。目信嫮而言眇兮,口信辯而言訥。鬼神不能正人事之變戾兮,聖賢亦不能開愚夫之違惑。出門則不可與偕往兮,藏器又蚩其不容。退洗心而內訟兮,亦未知其所從也。觀上古之清濁兮,廉士亦焭焭而靡歸。殷湯有卞隨與務光兮,周武有伯夷與叔齊。卞隨務光遁跡於深淵兮,伯夷、叔齊登山而採薇。使彼聖賢其繇周遑兮,矧舉世而同迷。若伍員與屈原兮,固亦無所復顧。亦不能同彼數子兮,將遠遊而終慕。於吾儕之雲遠兮,疑荒塗而難踐。憚君子之於行兮,誡三日而不飯。嗟天下之偕違兮,悵無與之偕返。孰若返身於素業兮,莫隨世而輸轉。雖矯情而獲百利兮,復不如正心而歸一善。紛既迫而後動兮,豈雲稟性之惟褊。昭同人而大有兮,明謙光而務展。遵幽昧於默足兮,豈舒采而蘄顯。苟肝膽之可同兮,奚鬚髮之足辨也。」

3 士不遇賦 -作品簡析

 對於積極入世的中國傳統士人來說,盛世不遇,始終是他們最為尷尬的事情。每逢至此,他們或退而自省,或憤世嫉俗。在漢賦作者中,董仲舒和司馬遷堪稱這方面的代表。魯迅《漢文學史綱要》說董仲舒《士不遇賦》「雖為粹然儒者之言,而牢愁狷狹之意盡矣」。一語道破了這位西漢鴻儒的內心隱痛。   

《士不遇賦》是董仲舒寫於後期的一篇抒情賦,此賦真實地表現了他個人的不遇悲慨,也典型地體現了一代士人在大一統一人專制政治下普遍化的不遇境況。但與西漢眾多不遇賦不同的是,不管是對現實的批判,還是對不遇之感的消解,這篇賦都表現出至為濃厚的儒者的色彩。讀者從這篇賦中,能夠真切地體會到董仲舒作為儒者的高尚的人格與志趣。  

在作者看來,漢武盛世無異於「三季之末俗」。在這個時代里,照舊是「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屈原《卜居》),賢人失志,無所適從。這種情形,在後來司馬遷的《感士不遇賦》中也有反映。不同的是,董賦多儒家言,而司馬賦多憤世語。   

在形式上,此賦承襲漢大賦的鋪排誇飾,又於騷體之中摻人四言句式的文賦筆法,而以一種變格的方式抒情言志,個性頗為鮮明。此賦對後世創作較有影響。

4 士不遇賦 -作者簡介

 
    董仲舒(前179—前104)漢代儒家學者、哲學家、經學家,《春秋》「公羊學」大師。西漢廣川(今阿北棗強縣廣川鎮)人。景帝時任博士,講授《公羊春秋》。公元前134年(漢武帝元光元年),在《舉賢良對策》中,提出他的哲學體系的基本要點,並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為漢武帝所採納。其後,任江都易王劉非的國相10年;公元前125年(元朔四年)任膠西王劉端的國相,4年後辭職回家。此後,居家著書,朝廷每有大議,令使者及廷尉就其家而問之,仍受武帝尊重。董仲舒把儒學神學化,為當時封建制度提供了主要的理論根據。因而被尊為群儒首,成為漢代和整個中國封建社會的重要理論家。其著作很多,尚存的有《春秋繁露》及嚴可均《全漢文》輯錄的文章兩卷。

上一篇[積日累久]    下一篇 [江都易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