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士蒍(生卒不詳),祁姓,士氏,名蒍,字子輿,春秋前期晉國卿大夫,晉獻公主要謀士之一。晉國六卿之一范氏的祖先,杜隰叔之子。周宣王大夫杜伯無罪被殺,其子杜隰叔逃亡晉國,為士官。其後大宗世襲此職,稱士氏。
前671年(晉獻公6年),曲沃代翼后,原曲沃桓叔,曲沃武公(即晉武公)多用桓庄之族,這夥人由於屢立戰功,多有分封,勢力極大。雖與獻公同族,但時刻逼脅君位,獻公深為憂慮。
大夫士蒍向獻公出謀劃策:桓、庄之族與富氏子弟多有間隙,先除富子(所謂「富子」,應該是指富氏的宗子,也有人解釋為群公子中富有的一家,但《左傳》中無此用法),再圖桓、庄眾公子,便可成功。獻公聽士蒍諫言,說:「你去試試看」。士蒍於是與群公子合謀,離間富子與其餘公族子弟的關係。前670年(晉獻公7年),士蒍又蠱惑眾公子殺游氏二子。隨後,士蒍進告獻公說:「可矣!不過二年君必無患」。前669年(晉獻公8年),士蒍唆使群公子盡殺游氏全族。又受命建都聚城(即今絳縣南城車廂城),集桓庄之公族子弟居住。這一年冬,晉獻公發兵圍群公子,兵刃車廂城,桓、庄之族多被殺,殘存者逃往虢國。(【注】:晉獻公所滅的公族主要是反對自己的政客們,例如曲沃桓叔之子韓萬的韓氏就完整的保存下來)
前668年(晉獻公9年),士蒍官升為大司空。夏,士蒍受命擴建舊都,加大宮殿的規模,定名為「絳」,作為晉都。
前667年(晉獻公10年),桓、庄余族逃亡虢國,虢公兩度攻晉,獻公將舉兵伐虢。士蒍進諫獻公,指出虢公兇殘而無德,不體恤百姓,眾民是不會擁戴的。又說禮樂慈愛是戰勝的資本,虢無本而屢戰,將會發生災荒和動亂,勸獻公:「且待其亂」,獻公遂罷兵。
獻公寵幸驪姬,驪姬生子奚齊,獻公有意廢太子申生,立奚齊。於是,命申生離開都城住曲沃。前661年(晉獻公16年),晉獻公擴大軍隊編製,自己率領上軍,太子率領下軍。這次出兵滅掉耿、霍、魏三國,可謂戰果頗豐。申生也算是完成了第一輪考驗。申生得勝而歸,仍不得居都城,再住曲沃。時候士蒍估測到:「申生可能不能再做繼承人了,把都城分給他,而又讓他做卿,先讓申生到達頂點,又哪裡能立為國君呢?」申生說:「子以孝為重,背父命而逃是最大的不孝,我申生不怕不立太子,最怕有『不孝』之名。」申生不肯離去。後來,果因驪姬誣陷申生在祭祀的肉中下毒企圖毒死晉獻公,申生無地自容,自殺於新城。
當初,獻公命士蒍築蒲、屈兩城,由公子重耳、夷吾駐守。士蒍從事敷衍,夷吾告獻公。獻公責問士蒍,士蒍回答說邊城平安,不必守城。退下,士蒍賦歌曰:「狐裘龍葺,一國三公,吾適誰從」。預見晉國權事不一,國政將亂。不久士蒍便不見於史冊。
士蒍善於法度,在現有的史料中估測他是晉國刑法的制定者,成為晉國後世刑法的模板,直至到晉悼公時期,仍然要右行辛學習士蒍之法,以為國用。
士蒍後世大宗世代稱士氏,士蒍有二子,長子士缺、次子士轂。士缺又有二子,幼子名士會,是為范武子,士會後累遷至晉國正卿,封於隨邑,為隨氏之祖,又封於范邑,立範氏,為范氏始祖。士會嫡子範文子士燮,為國之賢臣;次子士魴,立彘氏,士魴便是彘恭子。幼子士囏侍秦,立劉氏,漢高祖劉邦就是他的後代。士燮生范宣子士匄,善刑法,執政晉國。士匄生范獻子士鞅,又為晉國執政。士鞅生子范昭子士吉射,士吉射貪婪剛愎,為趙簡子所驅逐,范氏才退出晉國政壇。此時,士蒍已是子孫滿天下。
上一篇[《神秘畫廊》]    下一篇 [心理描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