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中央:相、卿士、卜、祝、史、師;地方:侯、伯.

1 夏朝官制 -簡介

《禮記·明堂位》說:「夏后氏官百」,百表示多。古代文獻對夏朝官制缺少詳細記載,這也與國家機器建立初期的官職設置必定粗略有關。即便如此,一些零散的材料仍可使我們對夏朝職官設置有少許了解。《左傳·定公元年》記載:「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為夏車正。」車正是主管造車的官。傳說奚仲很善於造車,所以做了夏朝的車正。又《左傳·哀公元年》記載,少康為夏王前,曾做諸侯有仍氏的牧正,後來又逃到有虞氏那裡做庖正。牧正是主管畜牧的官,而庖正是主管膳食的官。夏朝有軍隊,進行過多次戰爭,自然有統率軍隊的官長。《尚書·甘誓》說:啟與有扈氏「大戰於甘,乃召六卿。」鄭玄注說「六卿」是六軍的將領,這是用後人的觀念作解釋,實際的官名尚不清楚。夏朝有監獄。《竹書紀年》說:「夏后芬三十六年作圜土。」芬是啟以後的第七個夏王,當時由於階級矛盾尖銳,夏王芬便建築圜土來囚禁反抗者。圜土是圓形的土牢,把罪犯圈圍在其中。這也表示有司法的官員。《尚書·胤征》、《左傳·昭公十七年》都記載了夏代發生日食的時候,出現「瞽奏鼓,嗇夫馳,庶人走」的情形。這裡的瞽是樂官。對嗇夫的職掌,後人解釋不一,有的說是主管祭祀所用布幣的官,有的說是主管耕作奴隸的官。總之,儘管夏朝的職官設置十分簡略,但其官僚機構畢竟已具雛形。中央官制


中央:相、卿士、卜、祝、史、師;地方官制


地方:侯、伯。
政治制度 夏朝的法制指導思想可概況為奉「天」罪罰。
奉「天」罪罰的法制觀表現為; 一方面統治者的統治依據來自於天命。另一方面打著天的旗號實現統治。
夏奴隸制部落王國是在原始公社制度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在原始公社制度逐漸解體的過程中,父權家長制家庭成為對它的一種摧垮力量。奴隸制國家的世襲王權和世襲貴族,就是以父權家長制家庭為基礎逐步發展起來的。因此,在國家形成之後,各級貴族組織仍然要保持舊的血緣聯繫,嚴格區分姓氏。王室分封各部族,除保持它們所由出生的姓之外,又以封地建立新氏,大夫以邑為氏。在各級貴族之間,就依姓氏的區別建立了各自的宗族關係。這種宗族關係,雖然沿襲了舊的氏族組織的遺制,但在實際上是以父權家長製為核心,按其班輩高低和族屬親疏等關係來確定各級貴族的等級地位的。

2 夏朝官制 -政治制度


夏朝的法制指導思想可概況為奉「天」罪罰。
奉「天」罪罰的法制觀表現為; 一方面統治者的統治依據來自於天命。另一方面打著天的旗號實現統治。
夏奴隸制部落王國是在原始公社制度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在原始公社制度逐漸解體的過程中,父權家長制家庭成為對它的一種摧垮力量。奴隸制國家的世襲王權和世襲貴族,就是以父權家長制家庭為基礎逐步發展起來的。因此,在國家形成之後,各級貴族組織仍然要保持舊的血緣聯繫,嚴格區分姓氏。王室分封各部族,除保持它們所由出生的姓之外,又以封地建立新氏,大夫以邑為氏。在各級貴族之間,就依姓氏的區別建立了各自的宗族關係。這種宗族關係,雖然沿襲了舊的氏族組織的遺制,但在實際上是以父權家長製為核心,按其班輩高低和族屬親疏等關係來確定各級貴族的等級地位的。

3 夏朝官制 -政權結構


國王是夏朝的最高統治者,集軍政大權於一身。其下屬的軍隊、官吏和監獄等,是維繫國家政權的支柱。
夏朝軍隊的組織形式,在啟討伐有扈氏時,於甘地誓師所作的誓詞中,可略見端倪。《史記·夏本紀》云:「將戰,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啟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剿絕其命。今予維共行天之罰。左不攻於左,右不攻於右,汝不共命。御非其馬之政,汝不共命。用命,賞於祖;不用命,僇於社,子則帑僇女。』遂滅有扈氏。天下咸朝。」這段話的意思是說,啟在戰爭開始之前,召集臣屬,聲討有扈氏的罪行,並告誡將士,要忠於職守。立功者賞,違命者嚴懲不貸。啟滅有扈氏之後,諸侯皆臣服。誓詞中提及的六卿、六事之人、左、右、御等,皆軍隊將士的稱謂。
「六卿」,《史記·夏本紀》集解引孔安國曰:「天子六軍,其將皆命卿也。」
「六事之人」,集解引孔安國曰:「各有軍事,故曰六事。」「左」、「右」,集解引鄭玄曰:「左,車左。右,車右。」「御」,集解引孔安國曰:「御以正馬為政也。」
車戰是夏代的主要戰鬥形式。蔡沈《書經集傳音釋?甘誓》云:「古者車戰之法,甲士三人,一居左以主射,一居右以主擊刺,御者居中,以主馬之馳驅也。」此種由左、右、御三人組合而成的車戰形式,一直延續至商、周時期。
正,是夏代掌管具體事務的官吏之通稱。見諸文獻的有車正、牧正、庖正等,分別為管理車輛、畜牧和膳食的官吏。《左傳·定公元年》云:「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為夏車正。」
據《左傳·哀公元年》記載,少康曾為有仍氏牧正。后「逃奔有虞,為之庖正。」
夏朝設置太史令。太史令終古以諫桀無效而奔商聞名於世。
夏朝有掌管天地四時的官吏。《史記·夏本紀》集解引孔安國雲;「羲氏、和氏,掌天地四時之官。」
夏王還臨時委任臣屬執行專門的使命,猶如後世之欽差大臣。《史記·夏本紀》云:「帝中康時,羲、和湎淫,廢時亂日。胤往征之,作胤征。」集解引孔安國曰:「胤國之君受王命往征之。」鄭玄曰:「胤,臣名也。」夏朝已制定刑罰。《左傳·昭公六年》云:「夏有亂政,而作禹刑。」《史記·夏本紀》所載《甘誓》,對軍隊的刑罰有具體闡述。「用命,賞於祖。」集解引孔安國曰:「天子親征,必載遷廟之祖主行。有功即賞祖主前,示不專也。」「不用命,僇於社。」集解引孔安國曰;「又載社主,謂之社事。奔北,則僇之社主前。社主陰,陰主殺也。」「子則帑僇女。」集解引孔安國曰:「非但止身,辱及女子,言恥累也。」
夏代有監獄。《史記·夏本紀》雲,桀「乃召湯而囚之夏台,已而釋之。」索引曰:「獄名」。

4 夏朝官制 -歷史記載


雖然古代文獻缺少夏朝官制的記載,但是即便如此,一些零散的材料仍可使我們對夏朝職官設置有少許了解。《左傳·定公元年》記載:「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為夏車正。」車正是主管造車的官。傳說奚仲很善於造車,所以做了夏朝的車正。又《左傳·哀公元年》記載,少康為夏王前,曾做諸侯有仍氏的牧正,後來又逃到有虞氏那裡做庖正。牧正是主管畜牧的官,而庖正是主管膳食的官。夏朝有軍隊,進行過多次戰爭,自然有統率軍隊的官長。《尚書·甘誓》說:啟與有扈氏「大戰於甘,乃召六卿。」鄭玄注說「六卿」是六軍的將領,這是用後人的觀念作解釋,實際的官名尚不清楚。夏朝有監獄。
《竹書紀年》說:「夏后芬三十六年作圜土。」芬是啟以後的第七個夏王,當時由於階級矛盾尖銳,夏王芬便建築圜土來囚禁反抗者。圜土是圓形的土牢,把罪犯圈圍在其中。這也表示有司法的官員。《尚書·胤征》、《左傳·昭公十七年》都記載了夏代發生日食的時候,出現「瞽奏鼓,嗇夫馳,庶人走」的情形。這裡的瞽是樂官。對嗇夫的職掌,後人解釋不一,有的說是主管祭祀所用布幣的官,有的說是主管耕作奴隸的官。總之,儘管夏朝的職官設置十分簡略,但其官僚機構畢竟已具雛形。 古代文獻對夏朝官制缺少詳細記載,這也與國家機器建立初期的官職設置必定粗略有關。
上一篇[妙趣橫生]    下一篇 [份數序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