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中醫

外丹相對內丹而言,又稱煉丹術、仙丹術、金丹術、燒煉法、黃白朮等,指用爐鼎燒煉金石,配製成藥餌,做成長生不死的金丹。煉丹術在我國起源甚早,約產生於漢武帝時,當時方士李少君「化丹沙為黃金」以作飲食器,就是燒煉金丹。東漢魏伯陽著《周易參同契》,用陰陽論述金丹,被譽為「萬古丹經王」。

1背景

東晉葛洪對當時流傳的外丹加以總結,著《抱朴子》一書,將外丹分為神丹、金液、黃金三種,並稱金丹為葯,燒之愈久,變化愈妙,百鍊不消,畢天不朽,人若服之能令人不老不死。南北朝時外丹得到進一步發展,唐時臻於興盛,出現了孫思邈、陳少微、張果等煉丹家,服食外丹亦成為一種社會風氣。然外丹術難於掌握,多含有毒性,故進入宋代后外丹漸漸衰微。
煉丹爐鼎

  煉丹爐鼎

2原料

外丹原稱煉丹術。道教為避免其與內丹相混淆,改稱外丹。這是以爐鼎燒煉礦物類藥物,製取「長生不死」仙丹"的一種實驗方術。丹砂和汞是煉丹的重要原料。據載,西漢成書的《神農本草經》列丹砂為上品葯,已知其能化為汞;列水銀為中品葯,言其「熔化還復為丹。

3貢獻

道教創立后,道士從方士手裡繼承了煉丹遺產,為製取「長生不死」葯的需要,遂發展為秘傳的實驗技術。雖然「長生不死」的主觀願望未能實現,但在千餘年的實踐中,卻積累了不少古化學知識。8世紀時,中國煉丹術經阿拉伯傳入歐洲,成為近代化學的前驅。

4歷史

秦漢時,中國金屬冶鍊技術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醫藥學又提供了使用礦物類藥物以療病的經驗,由此可見,中國的外丹術最遲在秦代已經出現。在外丹著作方面,除現存的《三十六水法》是早期水法煉丹的重要文獻外,尚有成書於西漢末、東漢初的《黃帝九鼎神丹經》一卷和《太清金液神丹經》三卷。前者強調唯有服食金丹才能「與天相畢」,又記載煉丹注意事項。它對東晉道教著名煉丹家葛洪「假求於外物以自堅固」的金丹理論的形成有重要影響。後者體現了早期煉丹中水法與火法並重,內養與外功結合的特點,其作「霜雪法」的生成物是合成氯化亞汞(甘汞Hg2Cl2)的最早文獻。
極盛時期
唐代是煉丹術的極盛期。唐代皇室崇信金丹,雖有太宗、憲宗、大臣李道古等服丹致死的教訓,但煉丹術仍盛傳不衰,專題性、總結性論著大為增多。如玄宗時陳少微撰《靈砂七返篇》《九還金丹篇》,前者載:「光明砂一斤,抽出水銀得十四兩,含石氣二兩。」所謂「石氣」為「火石之空氣」,即丹砂加熱后產生的SO2,可見陳氏實驗所得水銀數字已與理論數據極相近似。說明初唐時煉丹實踐中的定量研究水平較之狐丘又有所提高。後者「抽汞訣」設計新穎,方法簡便,收汞率高,是唐代「抽砂出汞」的新成就。另有楚澤編《太清石壁記》三卷,載丹方三十餘種,其氯化汞的製取是對無機合成化學的重要貢獻。託名鄭思遠撰《真元妙道要略》,記載了煉丹見聞三十餘則,有的記錄了煉丹時發生的燒手、灼面,甚至引起丹房著火的現象,第一次用文字揭示了火藥的發明是與煉丹化學密切相關的事實。藥物學專著則有《金石薄五九數訣》《白雲仙人靈草歌》《丹方鑒源》等。晚唐梅彪撰《石葯爾雅》,針對煉丹中藥物之隱名、異名、一物數名、一名數物等混亂現象予以清理,成為道教煉丹文獻中的重要工具書。
此時期製藥化學也有發展。道士孫思邈於大業(605~618)年間所制「太一神精丹」(丹砂、曾青、雄黃,雌黃、磁石、金牙制「砒霜」),是世界醫學史上最早使用砒霜治瘧疾的良方。歐洲到18世紀末才以砒霜治療瘧疾,比孫氏晚了一千年。《太清石壁記》則記錄用氯化汞(HgCL2)治疥癬、內癰。唐末《通玄秘術》總結了二十七個用於濟世療疾、辟寒除暑、絕谷休糧、取箭拔鏃的丹方。
衰落時期
宋以後,煉丹術全面衰落,其有用的知識和技術,被歷代醫藥學家所繼承和發展,推動了中醫丹藥的發展。歷經元、明,至清康熙五十七年(1718)有師成子著《靈藥秘方》,集丹方三十個,是道教晚期的珍貴醫著。據已故張覺人先生介紹,現傳中醫丹藥的煉製有升、降、燒三種,丹藥的組成有硫化汞、氯化汞、氧化汞三類,皆由煉丹遺法衍化而來,並長期成為中醫外科主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