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太閣立志傳2太閣立志傳5

日本戰國武士,以管理能力著稱。先後出仕武田,德川家,后成為三萬石大名。死後因為貪污等罪行暴露,被幕府戮屍。

1簡介

大久保長安
大久保長安 (1545--1613) 幼名藤十郎,為猿樂師金春七郎喜然之子,從小受到父親熏陶學習猿樂切精通此藝。元服后仕於武田信玄,深受信玄賞識,參與主持了甲斐的礦山,土木,檢地等工作。曾被賜予土屋姓,至於這個賜姓是否意味著將他過繼於土屋家。
天正十年,武田家被織田信長所滅,長安來到駿河避難。在那裡他遇到了德川家臣大久保忠鄰。由於忠鄰十分喜愛能樂,所以對長安頗為賞識,把他留在自己身邊,後來又把女兒嫁給了他,並將長安舉薦給家康,於是長安改姓大久保,通稱為十兵衛。
天正十八年,德川家康受豐臣秀吉之命轉封至關東八國,長安因其出色的政治才能被家康提拔,被授予代官頭之職,統領著關東十八代官,支配關東的武藏中心等關東周遍地區。長安的陣屋設在武藏國多摩郡柚井領橫山村。
慶長六年 與伊奈忠次等人從事幕府直轄領地內的檢地工作,政績卓然。
慶長八年 長安被任命為石見銀山和佐渡金山奉行,掌握了幕府經濟的命脈,並因治理有方被授予石見守之官位。
慶長十一年 代替彥坂元正兼任伊豆代官。在幕府直轄礦山的開發中取得巨大成績,確立了德川幕府的財政基盤,被家康賜予八王子村三萬石的領地,這在當時的文官中算是非常高的領地了,長安的仕途也在此達到了頂峰。
慶長十八年,長安病逝,享年六十九歲。

2罪行

但是,長安的命運並未隨著他的死而結束。就在他死後不久,幕府調查出他生前貪污巨額錢財,與朝鮮私通和非法傳播天主教等罪證,罪不容赦。於是長安的遺子七人被令切腹,長安的屍體被從棺中取出施以斬首之刑,領地被沒收。推薦長安的忠鄰以及任何與長安有關的人都受到牽連被幕府改易,這就是在當時引起轟動的「大久保長安事件」。
關於長安的罪證,《台德院殿御實記·卷二十二》中有偶這樣的記載:「長安於寢室下設有石室,內有一黑色大箱子,經檢查發現,內有長安私藏的財寶和與朝鮮往來的書信,書信中有大不敬之言辭……以長安這樣猿樂師之子的才幹只適合當賦稅會計……不應該使其掌握金銀山……(長安)今年來愈顯驕奢淫逸之態。」
如此看來,一個早年勤於政務後來卻腐化成巨貪和叛國罪人的形象就確立了。但歷來就有另外一種觀點,認為此事是本多正信所策劃的,因為他與大久保忠鄰是死對頭,於是想通過誣陷長安以達到整倒忠鄰的目的,整個事件都是本多正信玩弄的陰謀。

3貢獻

但是,儘管長安有這樣的罪行,從大的歷史角度來看,他仍是為幕府的經濟建設奠定了基礎,推動了經濟的發展,是值得肯定的歷史人物。
長安據說有「望氣之術」,能夠看見金銀之氣從哪裡湧出,試往掘之,果有金銀礦產。他的掘金法採用南蠻國的「阿馬爾加姆法」(此處疑為amalgam音譯,意為汞齊法,利用金與汞形成的液態合金進行提取),採用豎穴掘,坑道掘的方法,使日本的礦山挖掘技術有了很大的進步。在擔任代官頭期間,他設立了傳馬驛,一里冢等制度,大大便利了關東地區的交通。他所設立的貨幣中心金座銀座為幕府經濟奠定了基盤,並且一直成為幕府的金融中心。雖然金座於1899年被廢止,但銀座延續至今,並且仍然是東京乃至整個日本的金融中心,這對日本經濟的發展無疑有著深遠的影響和巨大的促進作用。
長安被稱為「能樂之父」。他從小學習猿樂術,深得其父真傳。在後來的金山開發期間,長安帶領歌舞伎進行能樂表演來祈禱開發順利五穀豐登,其內容主要以向神祈禱幸福為主,長安被認為可以通神,與神做交流。由此能樂的歌舞伎開始獨立的進行表演並成為一種職業。這種能樂深受民眾喜愛並且作為一種傳統藝術流傳至今。長安為這門古老藝術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另外,長安生前為祈求冥福所建造的墓所逆修塔是日本國家指定史跡,長年有遊人前往拜祭瞻仰,是一處寶貴的歷史遺產。

4事件

大久保長安(1545至1613),又名藤十郎,十兵衛,官至從五位下石見守。父親是甲斐武田氏的猿樂眾,名金春七郎喜然。在新田次郎的小說《武田信玄》中又稱其父為大藏,描述為近畿一代的猿樂眾藝人,後向南蠻學習鍊金術為武田信玄聘用開發金山。藤十郎在小說中的登場背景是武田駿河攻略時期,當時甲州金山的開採已成下降趨勢,這讓慣用棋子金戰術的信玄十分憂慮,藤十郎的父親向信玄建議派其子到九州博多從南蠻人那裡學習礦渣的再提煉技術,以擴大黃金的開採能力。信玄應允並為藤十郎支付學習生活費用。小說的說法似乎為大久保長安在金山開採以及與南蠻的關係提供背景,但這畢竟是小說,在一般接觸的資料中對藤十郎在武田家的經歷介紹十分簡單,父子兩人是武田猿樂眾是公認的,大概是由於在年貢徵收方面工作出色,藤十郎被提拔為金山開採的藏前眾,並賜予了武士身份,只有一點可以肯定,藤十郎很早就表現出了政治才能。
天正十年(1582),武田家滅亡。藤十郎在此時移居三河(可能是和其它武田家臣一起被德川軍帶回),他結識了德川家的世代家臣大久保忠鄰,不僅被賜予大久保之姓,還在忠鄰的舉薦下出仕家康,從事財政方面的工作。天正十八年,德川轉封關東,大久保長安用了不知什麼方法搞到了代官頭的位置,統管關東十八代官,以武藏為中心,支配管理關東周邊的政務檢地工作。大久保長安並在武藏多摩郡橫山村修築陣屋,稱八王子陣屋,遺迹保留至今。
慶長六年(1601),大久保長安被任命為甲斐代官和石見銀山奉行,兩年後任石見守佐渡奉行,次年又任伊豆金銀山奉行,有「天下總代官」之稱。此時,他還被派為松平忠輝的家老,與忠輝的岳父伊達政宗過往甚密。
由於金山開採的重要與特殊性,開礦師一直擁有特別的待遇。一般開發出的黃金除一部分上繳大名外,其它均由礦師支配,這一部分雖然包括了開採的費用,剩餘的財富依然可觀。在山岡庄八的小說《伊達政宗》中,分配比例達到了四六,德川家康得四成,大久保長安得六。在這種情況下,德川家康儘管讚賞長安的勤勞工作,猜忌與日俱增。以大久保的財力,伊達政宗的智謀經驗,松平忠輝即使從未打過將軍的主意,也不能倖免於流言,偏偏忠輝還是個楞頭青式的人物,行為出格,根本無法逃脫家康秀忠的打擊。
慶長十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大久保長安去世。馬上就被幕府加上謀反的罪名,領地、遺產全部沒收,屍體被處磔刑,並加以連坐之法。六月十三日,長安留下的七個兒子被處死(史稱大久保長安好女色,姬妾成群,他兒子的數量足以和百萬石大名媲美),七月九日,家臣受刑。此外受牽連的還有青山成重,信濃深志城主石川康長,均被改易。史稱「大久保長安」事件。
推薦大久保長安的忠鄰也未能倖免。當年年末,時任小田原城主的忠鄰接到嚴厲的命令上洛。家臣們議論紛紛,都覺得十分兇險,甚至有人提出截取家康的隊列,憑藉名城小田原籠城,在城內向家康申辯與長安事件無關。最終忠鄰依然選擇了遵命上洛,率領大部分家臣於第二年一月動身。到達后不久,果然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傳令忠鄰改易,理由模稜兩可,大致指責忠鄰與大久保長安事件有關。忠鄰與數名家臣被流放於近江上笠村,或許是念及忠鄰與其父大久保忠世對德川家的長年忠勤,還賜予了五千石的領地。後來大久保忠鄰歸依佛門,於寬永五年去世,享年七十六歲。
大久保長安的罪狀據稱是發現他修書結納南蠻,企圖讓松平忠輝掌控天下。有說法認為事件的根源是本多正信與大久保忠鄰的對立,然而綜合各種資料,家康和秀忠的目的恐怕還是要斬斷忠輝的財源,中斷忠輝、大久保與伊達家的三角關係,順便對伊達政宗加以警告。此時家康還未對忠輝絕望,處分中沒有涉及忠輝本人。但大坂夏陣時,忠輝依然與伊達政宗一致行動,還惹出事端,在家康眼中也的確是無藥可救。
大久保長安被抄沒的遺財數量眾多,但人們還是懷疑仍有藏寶。尋寶的故事在日本流傳了很久。

5人物生平

信玄死後
長安成為武田勝賴的家臣。在天正3年(1575年)的長筱之戰中,土屋昌次及長安兄新之丞皆戰死,但長安並未參與此戰。
移往關東
天正18年(1590年)的小田原之戰後,德川家康奉命移往關東。大久保長安與伊奈忠次、青山忠成、彥坂元正等人一同被任命製作土地的登記冊簿,以供家康參考如何分封家臣。關東250萬石中,100萬石為家康直接管轄,長安與元正、忠次做為關東代官之首負責管理家康領中的一切事務。
天正19年(1591年)得到家康賞賜的武藏八王子(後來的橫山)8000石土地,但若按曾支配過本地的北條氏照的舊領來算的話,實際得到的土地共有9萬石。大久保長安在八王子宿(現今東京都八王子市)建造陣屋,展開了八王子宿的建設,及淺川的泛濫工程,此地後來被稱為石見土手(土手即堤防)。
此外,長安對於家康來說,也是維持武藏治安以及國境警備十分重要的角色,因此許可其在八王子設立了「五百人同心」(維持甲斐-武藏國境警備及治安的集團),藉此形成了以舊武田家臣團為中心的八王子五百人同心。慶長4年(1599年)家康答應增加一倍人數,成為「八王子千人同心」。
權傾一時
總攬一切奉行職務的大久保長安權力也逐漸擴大。其七個兒子分別與石川康長及池田輝政之女結婚,並促成松平忠輝與伊達政宗長女五郎八姫的婚姻,藉以建立與政宗的親密關係。由於其龐大的權勢及人脈使得大久保長安得到了「天下的總代官」此一稱呼,並與大久保忠鄰形成了幕府中的大久保派,與受家康寵愛的本多正信組成的本多派開始了權力鬥爭。在岡本大八事件中的勝利使大久保派盛極一時。此時期加上大久保長安所領的八王子8000石(實際為9萬石)、可以說家康直轄的150萬石實質上是由其一人支配。
死後
大久保長安死後,被指控生前曾利用金山統轄權累積不法所得的罪名,使其七個兒子全部遭到處死,與其有姻親關係的諸大名亦遭到連座處分。家康更下令將已埋葬的半腐敗長安遺體挖出,在駿府城下安倍川河原梟首示眾,長安的庇護者大久保忠鄰等人亦因此事件失勢。指出大久保長安貪污一事,實際上是為了奪權的本多正信、正純父子的陰謀。同時藉由肅清權傾一時的大久保長安,對於其它的違法的代官也有殺雞儆猴的作用逸話極端愛好女色,據說身邊同時有70至80位女人伺候。由於身為金山奉行的緣故,對黃金有極大興趣,曾立下遺言,要人死後將遺體裝在黃金棺材中,並舉行華麗葬儀(如此行徑也是家康懷疑長安有貪污嫌疑的原因之一。)據說長安曾認為政宗比家康更適合成為天下人,因而暗中支持政宗推翻幕府的計劃。長安遺體的埋葬位置不明,一說位於伊豆的土肥溫泉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