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標籤:大悲咒般若波羅蜜多心經

出自《楞嚴經》第五卷,由於凈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的提倡,成為中國凈土宗五經一論中的一品經。在楞嚴會上,釋迦牟尼佛詢問諸大菩薩進入禪定、獲得開悟的方法,大勢至菩薩說他以念佛方法修學成功,其關鍵在於「都攝六根,凈念相繼」,集中心思,憶佛念佛,維持凈念,相續不斷。

1經典原文

大佛頂首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原文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唐天竺沙門般剌密帝譯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恆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凈土。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凈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2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四分闡釋

以下分四節釋讀。第一節:大勢至;第二節:菩薩;第三節:念佛;第四節:圓通章。
第一節 大勢至
「大勢至」者,又名「得大勢」、「無邊光」。其立名有四: 一、因地自利而得名。《悲華經?卷三》中寶藏佛曰:「善男子,由汝願取大世界故,因字汝為得大勢」。此因中願力而得名也。 二、果地利他而得名。《觀無量壽經》曰:「(此菩薩)舉身光明,照十方國,作紫金色,有緣眾生,皆悉得見,但見此菩薩一毛孔光,即見十方無量諸佛凈妙光明,是故號此菩薩名無邊光」。此果地利他而得名也。 三、折服眾生立名。《觀經》曰:「此菩薩行時,十方世界,一切震動」。又曰:「此菩薩坐時,七寶國土,一時動搖」。《思益經》曰:「我投足之處,震動三千大千世界,及魔宮殿,故名大勢至」。斯以威力折服眾生,故名。 四、攝受眾生立名。《觀經》云:「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離三途,得無上力,是故號此菩薩名大勢至」,斯以慈悲攝受眾生,故名。
第二節 菩薩
「菩薩」者,具名「摩訶菩提薩埵」。言「菩薩」者,略稱也。譯中文為覺有情。蓋菩薩之所覺,與諸佛等;菩薩之有情,與眾生等。故菩薩上與十方諸佛同一慈力;下與六道眾生同一悲仰,故名菩薩也。又菩薩上覺佛道,下化有情,故名「覺有情」也。
第三節 念佛
「念佛」者,乃佛教之特別法門。但有三種不同:一者專念自佛。二者專念他佛。三者兼念自他佛。 專念自佛者,全憑自力,根究實相,以期悟、證者也。如禪宗看念佛者是誰,及各種話頭之類,皆是也。此於四種念佛中,屬實相念佛之範疇。但以諦理幽深,誠不易修,以唯仗自己戒定慧力,別無他力資助。若非宿根成熟,悟無是處,又何言證焉? 要之,悟與證迥然不同。悟者,唯見回家之路;證者,已是居家穩坐矣。《文鈔?與泰順林枝芬居士書二》云:「既悟之後,乃名悟道,尚須歷諸境緣,鍛煉習氣,直得煩惑凈盡,方名證道。」 《文鈔?復化凡居士書》云:「世之學佛者,率以開悟為志事。不知悟而未證,尚不濟事;即證初、二、三果之人。亦難免來生因福造業,或致墮落惡道。證四果者,方了生死。此依小乘說,若依大乘圓教說,初信斷見惑,與小乘初果同,七信斷思惑盡,方了生死。」由此可見,悟者,悟道;證者,證道。悟而未證,尚不濟事;證道四果,方得了脫。所以悟道者,仍是輪迴中人。證道者。方為了脫生死。如五祖戒(即蘄州五祖寺師戒禪師,尊稱五祖戒。為雲門第三世)、草堂清、真如喆皆是大徹大悟之人。但以有悟無證故,仍復輪迴,是其明證。 專念他佛者,有三種念法。(一)、觀想念佛。謂依《觀經》作觀,或專觀白毫;或但觀丈六八尺之佛身;或具觀十六種觀。(二)、觀像念佛。謂對佛形象,想佛相好光明等。(三)、持名念佛。謂一心稱念「南無námó阿彌陀佛」聖號也。此三種念佛,方法不同,但皆需具真信,切願,方可於一生之中出此娑婆,生彼極樂。又此三種念佛之中,唯持名一法,下手易而成就高,用力少而見效捷,倘能都攝六根,凈念相繼。必於現生了脫生死,出離輪迴。末世眾生,若欲一生取辦,須於是法留心。 兼念自他佛者,即所謂禪凈雙修者也。此法,先須開悟(宗門曰明心見性,教下曰大開圓解,詞異意同)然後念佛,謂之「有禪(有悟處)有凈土,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此中行人,以已所悟所修。因材施教,曲接來學。應以禪機得度者,即為說禪,應以凈宗得度者,即為說凈。應以禪凈雙修得度者,即以禪凈雙修法門而度化之。如是,大人不倡游言,言必契理;君子不談虛語,語必契機。生為人天師範,歿則上品上生,豈非「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耶? 然有一班人,即參禪又念佛,唯以明心見性為目的,不以求生凈土為宗事。看似禪凈雙修,實則無禪無凈土。何以言哉?未能徹悟,故無禪;不求西方,故無凈。無禪則不能仗自力了脫;無凈則不能仗佛力接引。自力佛力,兩皆無靠,欲了生死,無有是處。此人來生,必感殊福,倚福造業,因業墮落。永明大師所謂「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者,此也。截流大師稱此為「第三世怨」。可懼也已,凈業行人,當自警策。
第四節 圓通章
「圓通」者,圓融通達。《三藏法數?四十六卷》云:「性體周遍曰圓,妙用無礙曰通,乃一切眾生本有之心源,諸佛菩薩所證之聖境也」。此依解門釋圓通也;若吾輩凡夫,以如子憶母之心境,秉持六字之洪名,不假方便,自得心開者,是依行門行圓通者也。 「章」者,經中之一篇,名章。 以上經題中:大勢至菩薩,人也。念佛圓通,法也。是以人法立題焉。

3全文註釋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大勢至」:又名得大勢。《觀無量壽經》云:「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離三途,得無上力,是故名大勢至。」《思益經》云:「我投足處,震動大千及魔宮殿,故名大勢至。」大勢至菩薩為西方三聖之一,當於觀世音菩薩之後成佛。
與其同倫」:「倫」,輩。
  「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在一劫中,相續有十二尊佛出世。據《大彌陀經(即《無量壽佛經》)》,此十二如來為:無量光佛、無邊光佛、無礙光佛、無對光佛、炎王光佛、清凈光佛、歡喜光佛、智慧光佛、不斷光佛、難思光佛、無稱光佛、超日月光佛。
  「念佛三昧」:念佛法門有四種:
  一、持名念佛——依與音聲,念佛名號而攝心。
  二、觀像念佛——依於化身佛(如來之化身)之色相,而觀佛化身之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而攝心入定。
  三、觀想念佛——依報身佛(如來之正報與依報)之色相,而觀想如來凈土依正莊嚴之相,包括佛世尊、二脅士、諸大菩薩、二乘聖人,以及蓮花座、蓮花池、寶地、寶樓閣、寶樹等,廣如《十六觀經》中說。
  以上二種,皆是《十六觀經》之觀法。然此二者之差別在於:第二種觀像念佛,是念佛化身;第三種觀想念佛,是念佛報身。
  四、實相念佛——此為念佛法身。法身佛如何念?即是憶念思惟佛之法身功德。什麼是佛的法身功德?佛的法身功德為:如來十號、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佛十八不共法——一切諸佛皆以此諸法而成其身,故此諸法即佛之法身。若於如是諸法,發心信解、信佛確有如是法,解其一一法之義,常自思惟其義,念念不忘,名為念佛法身。此即是實相念佛,而非徒託空言(但言「念而無念,不念而念」),不落虛妄或斷滅。又,若更發心欲成就如是等法身功德,與佛無異,則更是勝義的「念佛法身」。複次,佛之法身功德雖則無量,但總歸於實相;實相者,即如來藏真如本性。是故但念此真如本性,亦即是實相念佛,是為最上殊勝之念佛法身。
  「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有人」,此指有二人。「憶」,即是念,念念不忘故稱憶,亦名憶念,憶持不忘故。「專」,全或全心之義。此二人之中,其中一人全心全意想念另外一人。「一人專忘」,另外一人卻用心作別的事務,而致遺忘、不想念此親友。這專憶之人,比喻如來。這專忘之人,即比喻眾生。佛如來以大慈故,不舍不忘眾生,常憐念一切眾生。然而眾生多以專心趣求生死之務,不遑憶佛、念佛,甚至完全忘舍如來。
  「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如是」指一念、一忘,這種情況。這樣兩人不同心的狀況下,不論他們二人會不會再相逢,或會不會再見面,但二人之間的關係定然不會很密切。以此比喻,如果你心中沒有佛,不憶佛、不念佛,即使你能面見佛世尊,對你也不會造成什麼大影響,因為你極可能與佛世尊擦身而過,而都不知不覺。
  「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果二人之間都互相憶念,則合二人的憶念之力,其力定然遠比一人專念、一人不念,深厚得多。因為互相憶念,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即使我們彼此遠在天涯海角,我倆的關係也都還會很密切的。
  「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從生至生」,從一生到另外一生,或從此生至彼生,也就是「生生世世」之義。「形影」,形即是身;形與影,即如同樹形與樹影,比喻兩者為密不可分。「乖」,違,違背。「異」,離異。此謂,如同形影一般,不會分開的。義即:若人念佛,因為佛也一直都在護念你故,則生生世世,佛都與你常相左右,不會和你分開的。
  「如母憶子」:以佛深愛眾生故,以母喻佛。又,因為佛是眾生之法身父母,能出生眾生之法身故,以母喻佛。
  「若子逃逝」:「逃逝」,離家出走;離什麼家呢?離如來本家。以離佛家,故亦代表不信佛法、毀謗三寶、修學外道、貪愛世間、造諸惡業等等,稱為離佛逃逝。
  「雖憶何為」:「何為」,有何用處?孩子若逃家不歸,亦不想家,母親雖然想念此子,有什麼用呢?
  「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孩子若亦想念母親,如同母親想念孩子一般深,則母子二人雖然分開了,縱經多生多世,因為兩心相系,故母子之緣極深,因此也不會永久分離,所謂有緣必相會。這比喻:你若憶佛念佛,縱使現在暫時不能見佛,但因常念佛,故與佛緣深刻,佛總去你不遠,且很快便得相見。
  「必定見佛」:見佛有三種:一、夢中見,二、定中見,三、現前見。
  「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假」,藉,利用,使用。「心開」,心開悟解。此言,不須利用其他法門,光是念佛、見佛,便可以令人心開悟解。
  「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染香」,將香染色。世人有將香染成種種顏色,以求悅目。染香之人,其身上雖不帶香,但也常有香味。比喻念佛之人,本身雖未成佛,但也會染有佛之氣分。
  「香光莊嚴」:此則念佛法門,以佛法身之「香」、智慧之「光」,來莊嚴本覺之心佛。
  「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大勢至菩薩因地修行之法門,為以「念佛之心」入無生法忍,可知大勢至菩薩所謂只念佛,是在「心念」,不在口念。若口念而心不念,也是徒然。因此,有人說大勢至菩薩的「念佛圓通法門」,是指持名念佛,而且只是持名念佛,並非其他。若以經文之義觀之,經文中並沒這麼說,也沒這樣限制。再以這句經文「以念佛心入無生忍」,更可知大勢至菩薩之念佛,並非以持名為限。更何況眾生根器千差萬別,豈可只以一法而局限一切人?事實上,以經驗而言,若以持名配合簡單的觀像或觀想,則效果會更好;至少不易昏沈,又更容易攝心,不會口雖在念,而心在打妄想,(美名之為「散心念佛」),若一直都是用散心在念,不求以方便努力攝心,那樣念佛,所為何事?豈非同於打發時間?怎能稱為修行?
  「我無選擇」:指仍以本修因,不作其他的選擇。
  「都攝六根」:「都」,全。「攝」,收攝。收攝六根成為一心之念。
  「凈念相繼,得三摩地」:念佛之念即是「凈念」。此凈念相繼不斷,即成「心一境性」。心若得「一境性」,即是得定。心若得定,即可入念佛三昧。故可知,念佛實是為了修念佛三昧。若得三昧,一切所作,皆得成辦:從往生凈土乃至開悟見性,無事不辦。

4全文義貫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恆河沙劫」之前,「有佛出世,名無量光」佛,於其後有十一佛,共有「十二如來」前後「相繼」於「一劫」中出現於世。「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法門。
譬如」世間「」二「」,其中「一」人「」心「為憶」念此親友,另「一人」則「」於世務而「」此親友。「如是」不同心之「二人」之間,不論他們「」相「」或「」相「」得再「」、或「」能再「」面,兩人之關係定不可能十分密切。若「二人」不論見與不見,而皆彼此互「相憶」念,則合「」人之「」念,其「」即轉「」切。二人若得常「如是」相憶念,則二人之關係便極為密切,「乃至從」一「生至」另一「」,生生世世,二人即「同與形影」一般,「」會「相乖」離別「」。
  「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即猶「如母憶子」一般。「若子」舍家「逃逝」在外流浪(不憶念佛,墮於惡趣,不求出離),母「雖憶」念此子,有「」可「」?(單憶不足以成益。)「子若」亦「憶母」,有「如母憶」子之殷切「」,如此相念殷切之「母子」,縱「」多「」多世,亦「」致「相違」背「」離。(以緣深故,多生多世常相左右。)
  「若眾生」於「」中常「憶佛、念佛,現前」或「當來必定」能「見佛,去佛不遠」,且「不假」其他「方便,自得心開」悟解。猶「如染香」之「人,身」上雖不帶香,卻「有香氣」;念佛之人雖未成佛,亦得有佛之氣分,「此則名曰:香光莊嚴」。
  「我本」起「因地」之修行,為「以念佛」之定慧「心,入無生」法「今於此」娑婆世「界攝」化「念佛人,歸於凈土。」
  今「佛問圓通,我」仍依本起因地之法門而「」其他「選擇;都攝六根」令不散亂,成為一心,此一心之「凈念相繼」不斷,即成心一境性,而證「得三摩地。斯為第一」最妙圓通法門。
上一篇[成音節]    下一篇 [嘯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