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大威德陀羅尼經

標籤:佛經

1簡介

《大威德陀羅尼經》全文二十卷,隋闍那崛多譯。佛為阿難說陀羅尼之法本。一一法中示多種之名,多種之義,亦廣說末世惡比丘之事,及說菩薩住於母胎中之樓閣莊嚴。

2部分內容

大威德陀羅尼經 第三卷
於中何者名為一。其一者。非二非三。此是閻浮提人。一作因緣。又言一者無續。此是郁單越人一作因緣。又言一者。非此作。此是弗婆提人一作因緣。又言一者。二種作相此俱耶尼人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滅可愛。此是沙門釋子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善生面。此覆缽足夜叉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彼嘆。此是常醉夜叉一作因緣。又言一者。阿鞞啰蒲。此是持發夜叉一作因緣。又言一者。膩磨瞿。此是四天王一作因緣。又言一者不合。此是三十三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比棲那榆(非軍也)此是阿修羅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涅闍阿奴(舍也)此是夜摩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比婆大奴(諍斗也)此是兜率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比比迦多(離也)此是化樂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伽闍流波象形色。此是他化自在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娑沙大那悉陀(彼財成也)此是魔身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比磨帝車(昌兮反)陀(斷倒意也)此是梵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膩蘇奴。此是梵身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阿那奴賒悉帝(不順教也)此是梵輔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娑陀[少/兔]利都(常空也)此是梵眾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阿伽啰磨娑他奴。此是大梵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娑娑浮帝。此是光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刪帝隸。此是少光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蘇目羅。此是無量光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憂羅。此是光音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波羅榆伽(方便也)此是凈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膩只。此是少凈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波流荼。此是無量凈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憂四陀。此是遍凈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娑彌帝。此是粗大果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婆施。此是無熱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盧吉迦(世也)此是善見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謨舍。此是善現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娑婆。此是阿迦膩吒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阿盧伽(無病也)此是虛空想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帝利。此是識處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阿伽啰(前也)此是無所有處天一作因緣。又言一者蘇蒲。此是非想非非想天一作因緣。又言一作者。名為不作故名為一。此是諸天一無作相。亦無有事。若因此文句。內心恐怖欲求解脫。無有是處。何以故。如來但以言辭演說作字句說。如來於此一事。以是字句各各名字方便敷演。若一劫若過一劫。不可窮盡。諸佛世尊。有如是等無邊辯才。雖然阿難。旦冥一作事。如閻浮提人一作因緣。如是名相一一名字。能知百千俱致等數。又言一者。蘇流低此是不信眾生。善不作故。言一作也。如是如是。比榆比榆阿何啰拔帝(發作也)有時丈夫。或被人逼逐若復狗逐。於時丈夫叫復重叫。驚怖熱惱。於彼時中何所歸趣。無所悾告。但作是說。惟唱來來。是名人中所有苦惱。如是最苦如是極苦。如是一作者。彼彼辯才彼彼名字。具足知已八種法則。
蘇婆啰拏烏荼婆 闍荼婆 佉啰荼 三目陀啰 波憂羅娑徒舍 阿子那三迷那憂婆離沙 優佉羅。
如是如是。以此法用語言字句。知是人相。如是等語教令知覺。當令正知當令正覺。云何如來為彼眾生。施設聖諦。阿難。如來為彼諸眾生等。如是如是演說聖諦。如此處言。
毒佉 毒佉三摩耶 毒佉尼流陀 毒佉尼流陀 伽彌儞。
如是聖諦。而彼等言。
阿叔隸三目隸 三迷舍 波啰婆。
此等四聖諦。我為彼眾生說聖諦時。五十七千眾生。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生。又言一狗驢鞞啰離野干。作是聲音。所謂狗聲。驢聲鞞啰離聲。野干聲。此四眾生一種聲音。如來悉知。如是阿難。如來知彼眾生所有言音。譬如彼狗驢鞞啰離野干一種言音。如來知彼為說聖諦。如此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為彼等說言。
阿侯啰 阿含 跋多啰 婆啰摩。
此四聖諦。如來世尊。為彼眾生作如是說。阿難。如來慈念。此閻浮提界。北方有一城名曰娑婆伽提舍。難可降化。邊地惡王於彼處中。如來到已說作聖諦。如此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而彼處言伊荼施荼伽盧那婆陀。此等四種聖諦。如來彼城為是諸人說此法時。六十九千眾生。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凈。阿難。有四聖諦。如來作前後說。或有不作。阿難言。世尊。云何如來作前後說。或復不作。佛言阿難。如來世尊說四聖諦。或為眾生。先說苦道。后說苦苦集苦滅。或為眾生。如來先說苦滅聖諦。然後說苦集。后說苦滅道。后說苦聖諦。或為眾生。如來於先說苦集聖諦。然後說苦。然後說滅。於後說苦滅道。或為眾生。如來先說苦聖諦。后說苦集。后說苦滅。后說苦滅道。阿難。設此語句。為彼邊地眾生眾生荷負。我三千大千世界中。所說聖諦。彼等入此。
阿摸馱奴 三摸馱奴 鼻地輸 鼻地婆蒲 阿伽輸瞿 毗娑輸 伽娑啰 阿娑伽多[口*甄]泥咩泥多簸多荼簸阿盧婆 遮盧婆 阿邏磨 多邏磨 阿犁奢 奢犁奢 阿嘍舍利 摩嘍舍利 [口*甄]邏婆 地伽邏 伽帝伽 尼侈馱 拔陀邏 阿嗚啼 娑嗚邏 那多車地 摩阿頭摩 阿奚妒 三摩陀嘙迦邏 簸邏阿哆 阿馱舍首奚 舍犁那阿犁那 施犁虱吒 尼施犁虱吒 阿舅舍 摩舅舍 阿怒摩 娑那摩 阿邏婆 尼首伽 婆憂地哆 阿那摩 優嘍娑 阿男摩 毗車陀 毗娑伽 阿嘍遮 尼嘍遮 娑優陀 摩優陀。
阿難。復有北方有城名曰鎧甲。其城縱廣一由旬。阿難。彼鎧甲城。有三十俱致人住。如來至彼說四聖諦。如此處說苦苦集苦滅苦滅道(然此四諦皆應存彼語音但此逐易故稱隋語)而彼城言。
阿荼婆 那荼婆 娑尼舍 娑那磨。
此四聖諦。如來為彼城眾生。說此聖諦時。七十千眾生。遠塵離垢得法眼凈。阿難。復有北方邊地聚落。有城名禰耶伽漫妒。阿難。彼城長半由旬。阿難。彼城有二十百千俱致人住。如來至彼處已。說四聖諦。如此處說苦苦集苦滅苦滅道。然彼城言。
頗羅 毗梨伽 阿奴漫 毗浮伽。
此四聖諦。如來為彼城眾生。說聖諦時。彼處三萬眾生。遠塵離垢得法眼凈。阿難。北方復有城名支嵐。阿難。彼城縱廣二十由旬。如來至彼城說四聖諦。如此處說苦苦集苦滅苦滅道。然彼處說。
毗浮多 阿那摩 多迦 多邏迦。
於彼時二萬眾生。遠塵離垢得法眼凈。阿難。未來世如來滅后。此中國所說四聖諦。然彼處時當有如來聖諦名字。阿難。東方有城名多主。縱廣一由旬。彼城有十四俱致眾生住。如來至彼城。為彼眾生。說四聖諦如此處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然彼處言。
波稚目陀羅 毗摩帝車馱 沙尼伽梨沙毗伽梨沙。
彼時三萬眾生。遠塵難垢得法眼生。阿難。有諸龍諸龍王等。所謂阿耨達多龍王。如來至為彼龍王。說四聖諦如此處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即彼處言。
阿娑護 毗舍瞿盧 多[少/兔]侈婆 娑波羅賀奴。
阿難。為彼說法時。彼龍王共六十八千龍受持五戒。還以此四聖諦。如來為端正龍王。於彼處五千龍受持五戒。還以此四聖諦。如來為調伏龍王說。即於彼處。有十二五百千龍受持五戒。還以此四聖諦。如來為刪達叉龍王說。彼處四十百千龍受持五戒。還以此四聖諦。如來為當來龍王說。於彼處。四十百千龍王受持五戒。還以四聖諦。如來為常神通龍王說。即於彼處。五十二百千龍王受持五戒。還以此四聖諦。如來為普色龍王宣說示現。阿難。其普色龍王。端正可喜人所喜見。阿難。彼普色龍王。宮殿縱廣七十二由旬。微妙莊嚴人所喜見。七寶所成。謂金銀乃至車磲。第七略說。何故名普色龍王。阿難。彼普色龍王宮殿處中有高台。縱廣四十由旬。青琉璃所成。端嚴顯曜威相成就。阿難。彼高台中有八千座。七寶所成金線為間。清凈衣覆其座上褥。廣半由旬。阿難。時彼座上於一切處。有諸龍女坐。端嚴可喜人喜觀矚。於彼台中現阿耨達多龍王。阿耨達多龍王所受果報。於彼台中皆悉顯現。彼普色龍王所受果報。阿耨達多龍王皆悉了知。阿難。彼二龍王各各相見。各各遊戲。各各受報。阿難。彼普色龍王。亦名難降伏。阿難。彼龍王亦名阿耨達龍王長子。如來至彼還為說此四聖諦。彼處四十百千龍王受持五戒。阿難。如來若彼龍王不降伏者。人無飲食施諸聲聞。如來世尊。為眾多人大利益故。為眾多人受安樂故。調伏彼龍王令受五戒。阿難。阿耨達多龍王有十千諸子。彼一切中。有阿耨婆達多龍王所處宮殿。如來為彼皆令彼龍受持五戒。阿難。有龍王名多羅殊。如來為彼還說此四聖諦。於彼處六十千龍王受持五戒。阿難。有龍王名毗跋珠。如來還為彼說此四聖諦。於彼處有六十四千龍為受五戒。阿難。有龍王名多啰蒲。如來為彼還說此四聖諦。於彼處三萬龍還受五戒。阿難。多啰蒲龍王有大宮殿。縱廣二十四由旬。二十四由旬水池盈滿。好色端嚴人所喜見。其池涼冷清凈不濁極為甜美。阿難。彼池四方有四台起。金銀琉璃頗梨高七由旬。彼在上懸成一台住。猶如重閣。善化善住如來為彼亦說此四聖諦。於彼處有九十百千龍王亦受五戒。阿難。有乾陀啰王界。有龍王名伊啰缽怛啰。如來為彼還說此四聖諦。於彼處有三十百千龍王。受持五戒。阿難如來為優波難陀。說此四聖諦。於彼處二十百千俱致龍王受持五戒。阿難。如來還以此四聖諦。為娑伽羅龍王說。彼處六十八俱致龍受持五戒。於彼住處。如來為滿足龍王百千俱致頭首居閻浮提者所有受戒如來。還同說此聖諦法。然如來知諸龍王等龍言龍辭龍說。還同此辭說四聖諦。阿難。於中覆缽足夜叉等。說四聖諦。如此處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即於彼處言。
阿何薩致迦(隋雲苦)波何薩迦(隋言苦集)阿那槃那(隋雲苦滅)娑陀槃那(隋言苦滅道)
為覆缽足夜叉等。說此四聖諦。於彼中為常醉夜叉等。說四聖諦。如此處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即於彼處言。
阿余伽 多流伽 毗醯那 波啰波舍。
又為此長[此/束]夜叉等。說此四聖諦。阿難。於中為彼持鬘夜叉等。說四聖諦。如天此處雲苦苦集苦滅苦滅道。即於彼處言。
貰那波裟 波裟呵 阿呼 阿底唎。
為持鬘夜叉等。說是四聖諦。阿難。於中為彼四大天王輩。說四聖諦。如此處言苦苦集苦滅苦滅道。即於彼處言。
伊泥 迷泥 答波 多翟波。
為彼四天王等。說此四聖諦。阿難。說此聖諦時。四大天王及七千諸天子。遠塵離垢得法眼凈。阿難。三十三天說聖諦如此說言。乃至苦滅道。彼處言。
阿那婆奴(苦)娑陀婆奴(集)比求虱吒(苦滅)缽啰鼻粟諦車馱(苦滅道)
阿難。如來說此聖諦時。五十七千諸天。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凈。阿難。為彼兜率陀天說聖諦。如此處言乃至苦滅道聖諦。即於彼處言。
比磨娑 阿那鉗 哆哆啰婆 儞差波浮彌。
阿難。說此聖諦時。兜率諸天六十七百千諸天。遠塵離垢法中法眼生。阿難。諸如來以神通說法。諸佛如來以此法教。為上諸天兜率諸天等。說此聖諦。阿難。諸天子及諸天主。諸夜叉及夜叉王等。諸龍及諸龍王等。如來知彼等所有言辭所有口業。彼等一切如來善知。阿難。阿修羅所說聖諦如來悉知。如此處言苦乃至苦滅道聖諦。於彼處言。
三無達奴 比簸啰逾瞿 阿薩盧 比尼跋途。
如是說聖諦。如來為阿修羅說是聖諦。應當解知。阿難。時有一城名曰住邊。彼城中如來說四聖諦。如此處言乃至苦滅道聖諦。彼處言。
比磨陀悉他奴 阿那夜悉恥都 娑啰初娑磨遮利。
如是四聖諦。如來為彼城中諸眾生輩。說此聖諦之時。七千眾生遠塵離垢。諸法中得法眼凈。阿難。此閻浮提有五百洲潬眷屬圍繞。各百由旬。瞿耶尼亦有五百洲潬眷屬。亦各百由旬。東弗婆提五百洲潬眷屬。各百由旬。郁單越亦有五百洲潬眷屬。各百由旬。阿難。此閻浮所有五百洲潬眷屬者。彼非人住處。多有諸龍諸夜叉諸餓鬼諸鳩槃茶諸象。皆有眷屬圍繞常共斗諍。而諸獸等互相遊戲。彼等五類。如來不為說聖諦。何以故。彼等眾生墮不閑處。雖然彼輩所有語音氣息相喚。如來悉知。如此處言父母。彼處言阿盧伽簸利迦利沙。如此處言食飲。彼處言薩他那密都盧。如此處言朝廷朋友。彼處言密多羅吐犁夜。如此處言敷施。彼處言缽茶伽目訶那唏。彼處無佛聲無法聲無僧聲。何以故。彼等到不閑處。如是四洲眷屬如閻浮處。應如是廣說。乃至彼等不閑。如是次第。如來種種言辭。為閻浮人輩如來悉知。阿難。此閻浮提。北方蘇名油名。蜜名鹽名。沙糖名婦女名。衣名國名。處所名。如是等如此處言。
薩比(蘇)彼北方如來知 波啰珊奴 阿訶利喻 薩奴帝犁 伽舍闍盧 伽鞞阿偷 哆那比多提虱吒 瞿盧驅 儞啰哆啰 比唏都伽 途簸啰簸 帝嘻奴 闍荼盧 毗婆蹉 簸啰余只 毗嘻奴 哆多羅步路都。
如來知如是等北方蘇名已。知種種名字。彼等言辭知已。復彼北方油名。
孟啰褒 俱輸至烏 訢彌都盧 毗濕婆都 毗陀婆都 地舍奴 路馱諸珊儞舍奴 雞舍利 鞞荼度烏比頗盧訢虎兔 薩陀奴瞿 比舍具盧 三磨都羅。
如是北方等油名。如來悉知種種名字種種言辭。彼處蜜名。
磨差逾 磨杜 薩啰剎 地舍悉他 阿啰莆薩摩多 貝羅 簸利多 簸薩多 比訢婆致 那伽摩儞 比摩致尼舍奴馱伽羅破。
如是北方等蜜名。如來悉知彼處乳名。
鼻薩多羅尼舍恥 儞盧是 帝那他 必利迦 剌沙拏必利迦 唏曼伊 薩烏舍羅 阿比羅迦 迻奴婆呼 恥致訶那 羅門度阿 訢蜜多羅 阿舍迦 比度曼。
阿難。北方如是等乳名字。如來悉知。阿難彼處沙糖名。
尼晝彌 訢曼 可多羅熾頤拔七曼多於首多 比闍缽持 薩馱首多 帝闍拔多阿薩遮 速迦邏迦盧破具荼。
阿難。如是等沙糖名。頗尼多名。如來悉知。於中更復眾。阿難。彼處鹽名如來悉知。
鞞闍若 一舍訢具沙吒 比夜他 致羅彌啖那多訢訶薩 拘沙吒沒馱啰 烏婆舍啰薩那迦 支力抧里 默盧婆瞿 舍婆薩伽他娑真迦 盧那。
阿難。彼北方人輩如是稱鹽名字。如來悉知更復眾多。阿難。彼處人輩有如是酪名。如來悉知。
個啰比 度達地 速雞嘻 速雞世 當那梯 娑伽帝 比怖帝 阿泥唏 伽婆荼 羅婆莆 簸舍頗犁 娑馱世 達地。
阿難。如是等彼方人輩語言。如來悉知更復眾多。所有文辭。所有語言。所有名字。所有證處。彼處彼處。如來如是言辭而為說法。阿難。有如是色名。
拔勒拏拔帝婆無訶 薩馱曼多啰烏啰遲夜訢度無 多馱奴伽都 比婆伽無 阿多磨婆蒲遮利都盧 憂波夜訖利致醯都 迦途簸邏 地簸馱利舍如 阿始生那逾 簸致瑟吒 簸致訶暮邏 比蒲殊哆瞿 烏邏瞿折馱吒 提舍 提舍恥 尼沙奴 娑底夜馱利始 尼蜜都 抧者奴 盧褒。
阿難。如是處所色等名字。彼人等輩所有聲音。彼彼言語彼彼名字。所有證處所有人中。彼處彼處。國土所有人等語言音辭。彼一切處如來悉知。世間語言世間名字。於此復更增多。
阿難。此五陰聚。為諸眾生暗無眼者。信增故說謂彼色。如來如是如實知見。云何如來如實知色。謂無色是色。是名如來如實知色。如實見色。如是如是。凡夫等輩以無眼故。不能知見色之實相。何者名為色之實相。謂一切色無有常者。以無常性故。言一切色無常是色。如來不說為生。譬如有人身患惡瘡。為治彼瘡成就諸葯。如是如是。凡夫等輩。以不正念增長色生。以業煩惱無明覆故。
阿難。睡有十名 比磨致 悉恥那民徒 莎鞞荼 阿邏娑 未致比斫初 阿室利 阿那簸利 舍烏 簸利逾馱奴 訶尼。
阿難。此十睡名。如來知已於中更增。阿難。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知如是處。知如是事。如是名身如是句身。當知彼人不至亂地。具足成就清凈口業。阿難。依於此處。如來世尊有四辯才。種種語言種種音辭。如來於此悉知悉覺。於此事中。名字句中學已。當得多種智慧。得無邊智慧。得正憶念。得正心意。得正趣向。得正知足。得無上多聞不從他學。猶如大海不可窮盡。何以故。阿難。我念往昔於此坐處虛空界中。有六十八百千俱致諸佛世尊。說此修多羅。彼諸如來。有諸聲聞應受法者。如來為彼敷演說此經。阿難。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受持此陀羅尼品。極善修習讀誦通利。彼則能受四千偈句。聞已能持。持已不忘。阿難。若能受持是文句已。百年不念。於後慾念還得辯才。佛作是語已。長老阿難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證如是法已。為諸眾生。增智增念增慧增辯增趣。世尊。若有人能受此法本。彼受持已得幾許福。阿難。作是語已。佛告阿難言。汝莫於如來所及如來教中作限量想。若於此如來教中。若在家若出家。乃至四句偈諸佛所說。受持讀誦。為自調故。為自照明實性理故。如來於彼福聚不作限量。何況具足受持此陀羅尼法本。文義不缺為他敷演。彼之福聚不可限量。何以故。阿難。此法本如來滅後於百年中。時閻浮提極善顯現。而帝釋天王常來於此閻浮提中。有是法本修多羅處滅壞失者。時帝釋天王助彼等故。得受修習不令失壞。阿難。今此法本以魔事故。書寫是已。當四百年墜沒於地。阿難。於彼時間后五百年。多有眾生造諸福業於世間生。時有比丘名曰月。有大威德有大威力。彼月比丘。於我生處迦毗羅婆大城之中。從彼地處出此修多羅。廣為眾生流通顯現。而彼於後法滅盡時。顯現照已還速隱沒。阿難。譬如油燈油盡炷在兩頭俱然。顯照明已當速滅盡。阿難。如是如是。如來教法。於後五百年中出現於世。顯照明已還當速滅。阿難。彼時多有百數非法惡法。出現世間。於彼時中。若在家若出家。所有男子女人。為魔波旬纏擾其心。彼等眾生於圓滿具足佛菩提中。生不實想。生邪見想。於邪見想中生正見想。阿難。汝觀乃至彼等非善丈夫輩。若出家若在家。有大損減。阿難。譬如有人慾自利益欲自歡樂欲自無畏。自用鐵棒自打其頭。阿難。於汝意云何。彼人為有利益無利益也。阿難白佛言。世尊。彼人何處而有利益。而彼痴人。以彼鐵棒自打頭已即便命終。斯有是處。佛復告阿難。如是如是。於彼時中。若在家出家。欲修福業應誦佛語。欲增長智。彼等乃舍菩提。讀外道經典攝受憶念。以誦習外道經故。誹謗佛語。舍是身已當墮地獄。愚痴無智到阿毗支大地獄中。入不閑處。彼等罪人無所能作。阿難。假使非前非後於閻浮提中。百千俱致諸佛世尊出現於世。為彼墮阿毗地獄者。演說佛法不能覺知。是故阿難。有智丈夫。勿以隨心誹謗佛法。阿難。以是因緣。若善男子善女人慾自利益者。一向不得受持誦習外道經典。如是比丘。亦應一向不得親近。
上一篇[共和國瑞恩]    下一篇 [goofy]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