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經名)一卷,宋求那跋陀羅譯。大意為童子名。欲濟國之貧窮,入海求寶,聞海底有明珠,欲抒海水而采之。天帝感其精誠。來助之。海神恐,出珠。大意得珠還,施與國人。大意即今之釋迦佛是也。

目錄

1原文

大正藏 No. 0177 大意經
劉宋 求那跋陀羅譯
1卷
佛說大意經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譯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
佛告諸比丘。昔有國名歡樂無憂。王號曰廣慈哀。國有居士名摩訶檀。妻名栴陀。生一子姿容端正世間少雙。墮地便語。便誓願言。我當布施天下救濟人民。其有孤獨貧窮者。我當給護令得安隱。父母因名為大意。見其有異姿不與人同。恐是天龍鬼神。欲行卜問。大意知之便報言。我自是人非天龍鬼神也。但念天下人民窮厄者。欲護視之耳。說此意便止不復語。至年十七乃報父母言。我欲布施勤苦人令得安隱。
父母念言。子初生時已有是願。便告子言。吾財無數自恣意所施與不相禁制也。大意報言。父母財物雖多猶不足我用。唯當入海采七寶以給施天下人民耳。數言如是。父母即聽使行。
大意便作禮辭行入海。道經他國。國中有婆羅門財富無量。見大意光顏端正。甚悅樂之。告言。我相敬重今有小女欲以相上。願留止此。大意報言。我辭家入海欲采七寶。未敢相許。且須來還。於是遂進採得七寶。即遣人持寶還其本國轉復到海際求索異物。忽見一大樹高八十由延廣亦八十由延。大意便上樹遙見一銀城宮闕殿舍皆是白銀天女侍側妓樂自然。有一毒蛇繞城三匝見大意便舉頭視之。大意自念言。人為毒所害者。皆由無善意故耳。便坐思須自思惟定意須臾頃蛇即低頭睡卧。大意欲入城。守門者便入白王言外有賢者欲見於王。王身自出迎之歡喜而言。唯願仁者。留住此一時三月得展供養答言。我欲行采寶不宜久留。王報言。我不視國事唯願留住。大意便止留。王即供設衣服飲食妓樂床卧之具。乃歷九十日竟。大意辭王欲去。王便取珍琦七寶欲以送之。大意言。我不多用是七寶。聞王有一明月珠意欲求之。王言。我不惜是珠但恐道路艱險難以自隨耳。大意言。夫福之將人不畏艱險。王言。此珠有二十里中寶隨之。便以貢於仁者。在意所欲。若后得道。願為弟子得給供養逾於今日也。大意便受珠歡喜而去。
於是大意轉前行見一金城。宮闕殿舍皆是黃金。七寶之樹自然音樂。天女侍從轉倍於前。亦有毒蛇繞城六匝。見大意便舉頭視之。復坐定意。蛇復低頭而卧。大意欲入城。守門者即入白王。王即出迎與相見請前語言。願留一時三月展於供養。大意便止留。王即待遇施設飲食衣服天女眾妓以娛樂之。乃歷六十日辭王欲去。王守請使留。其意不樂止。遂辭王而去。王復取珍琦七寶以送之大意不肯受。告言。我不樂眾寶。聞王有一明月珠。願以相惠。王言。不敢愛之。但恐道遠且險難以自隨耳。報言。夫福之所將何有難險。王即報言。此珠有四十里中珍寶追之。便以貢上仁者。願后得道為弟子。神足無比得展供養過於今日。便歡喜受珠而去。
於是大意轉前行。復見一水精城。宮闕殿舍皆是水精。七寶之樹自然音樂。天女侍從轉倍於前。亦有一毒蛇繞城九匝。見大意即復舉頭視之。大意即復坐深自思惟入定。蛇即復低頭睡卧。大意欲進時。守門者入白王。王即出迎請前語言。願留一時三月。大意即留。王復盡意供養施設飲食衣服妓樂以娛樂之。乃歷四十日。即復辭王去。王便取珍琦七寶欲以送之。大意不受。報言。我不用是眾寶。聞王有一明月珠。願以相惠。王便報言。此珠有六十里中寶追之。便以上仁者。若后得道。願為弟子智慧無比。當復供養過於今日。便受珠歡喜而去。
於是大意轉前行。復見琉璃城。宮闕殿舍皆是琉璃。七寶之樹自然音樂。天女侍從轉倍於前。亦見一毒蛇繞城十二匝。見大意便舉頭視之。大意即復坐深思惟入定。蛇復低頭睡卧。大意欲進。時守門者入白王王出迎請前乞留一時三月。大意即留。王身自供養飲食衣服妓樂以娛樂之。乃歷二十日辭王欲去。王即取珍琦七寶以送之。大意不受其珍寶言。我聞王有一明月珠。願以相惠。王報言。此珠有八十里中珍寶追之。便以上於仁者。願后得道時。我為弟子凈意供養過於今日。令長得智慧。大意便受珠。歡喜而去。
大意念言。吾本來求寶今已如志。當從是還。便尋故道欲還本國。經歷大海。海中諸神王因共議言。我海中雖多眾珍名寶。無有如此輩珠。便敕使海神要奪其珠。神便化作人與大意相見。問言。聞卿得琦異之物。寧可借視之乎。大意舒手示其四珠海神便搖其手使珠墮水中。大意念言。王與我言時。但道此珠難保。我幸已得之。今為此子所奪非趣也。即謂海神言。我自勤苦經涉險岨得此珠來。汝反奪我今不相還。我當抒盡海水耳。海神知之問言。卿志何高乃爾。海深三百三十六萬由延。其廣無涯奈何竭之。譬如日終不墮地。大風不可攬束。日尚可使墮地。風尚可攪束。大海水終不可抒令竭也。大意笑答之言。我自念前後受身生死壞。積其骨過於須彌山。其血流五河四海未足以喻。吾尚欲斷是生死之根本。但此小海何足不抒。復說言。我憶念昔供養諸佛誓願言。令我志行勇於道決所向無難。當移須彌山竭大海水。終不退意。便一其心以器抒海水。精誠之感達於第一四天。王來下助大意。抒水三分已抒其二。於是海中諸神王皆大振怖。共議言。今不還其珠者非小故也。水盡泥齣子便壞我宮室。海神便出眾寶以與大意。大意不取。告言。不用是輩但欲得我珠耳。促還我珠終不相置也。海神知其意感便出珠還之。
大意得珠。過取婆羅門女。還其本國恣意大布施。自是之後境界無復饑寒窮乏者。四方士民皆去其舊土襁負歸仁。如是布施歷載。恩逮蜎飛蚑行蠕動靡不受潤。其後壽終上為帝釋。或下為飛行皇帝。積累功德。自致成佛三界特尊。皆由宿行非自然也。
佛告諸比丘大意者我身是。時居士摩訶檀者。今現悅頭檀是。時母栴陀者。今現夫人摩耶是。時歡樂無憂國王者。即摩訶迦葉是。時婆羅門女者俱夷是。時女父者彌勒是。時銀城中王者。阿難是也。時金城中王者。目犍蘭是。時水精城中王者。舍利弗是也。時琉璃城中王者。比丘須陀是也。時第四天王助大意抒海水者。即優陀是也。時奪其珠者。即調達是也。時四城門守者。即須颰般特蘇偈披拘留是。時繞四城毒蛇者。即是共殺酸陀利四臣是也。
阿難整衣服作。禮白佛言。是時大意以何功德。乃致是四寶城處處得供養。及獲四明月珠。眾寶隨之。
佛言。乃昔惟衛佛世。大意嘗以四寶為佛起塔。供養三尊持齋七日。是時有五百人同時共起寺。或懸繒然燈者。或燒香散花者。或供養比丘僧者。或誦經講道者。今皆來會此。阿難及四輩弟子。聞經歡喜前為佛作禮。
上一篇[《泛泛之輩》]    下一篇 [FuWay]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