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大晉商》是由王哲士所著的一本書籍之一,於2011年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

1 大晉商 -基本信息

  

大晉商

出版社: 中國工人出版社; 第1版 (2011年1月1日)

  平裝: 356頁

  正文語種: 簡體中文

  開本: 16

  ISBN: 9787500848523

2 大晉商 -內容簡介

  《大晉商:中國式商道》共40萬字,通過主人公仕途挫折、婚姻挫折、商界挫折、絕處逢生、重振商道,在晉商衰敗之際奇迹般地成為富甲一方的黃河商家的傳奇經歷,將人物的命運,以及哀怨凄婉的故事、曲折懸疑的情節徐徐展開。

3 大晉商 -編輯推薦

  《大晉商:中國式商道》:長篇小說《大晉商》以永和縣永和關渡口為背景,從清朝末年寫到抗日戰爭爆發,全景式展現了永和關渡口及千里黃河的晉陝峽谷、晉西南的山山水水,描寫了主人公在晉商衰敗之際奇迹般地成為富甲一方的黃河商家的傳奇經歷,展現一代傳奇商人曲折命運,是一部涵蓋時代變遷和家族變遷史的全景式小說。

4 大晉商 -作者簡介

  王哲士,山西臨縣人,長期從事文化宣傳工作。先後出版散文集《歲月留痕》《走讀山水》《風清月白》、專著《小西天志》等。

5 大晉商 -文摘

  臨近永和關那一刻,白永和不由得長長吁了一口氣:「啊,總算到家了。」

  他喜不自勝地四下張望。

  關村裡有他熟悉不過的老宅。誇張一些說,是一片由石頭窯洞組成的城堡。城堡下是那條瘦身脫形的在冰下呻吟的黃河。河邊就是已經封航冬眠的渡口。這裡的一切如數家珍,令他夢牽魂繞。

  「啊,我回來了!」他喃喃地說。

  比起眼前的這位年輕人,永和關已經是風塵滿面的蒼蒼老者。據說,此地在魏晉就開通了航運,從官渡、軍渡、民渡到貨運,世代不絕,秦晉賴以溝通,關里人家賴以生存。作為千年渡口,它承載了過多的歷史重負和眾說紛紜的傳說,見證了黃河人家的春秋興替悲歡離合。悠遠的黃河猶如一首歷史長歌,總是在無休止地流淌,不知疲倦地歌唱。

  村裡燈光點點。

  白永和放慢腳步,且走且想。點點燈火映照著的是他的爺爺、奶奶,他的同胞弟兄,他的一個個本家親人的身影。此刻,他們都在做什麼呢?

  別的不說,爺爺或許正盤著腿伏在小巧的炕桌上,借著麻油燈的光亮,一面撥拉著精緻的紫檀木算盤珠,一面「呼嚕嚕」地吸著水煙。他最親近的奶奶則陪坐其側,小心翼翼地把長長的銅煙嘴拔出來,把吸過的煙灰倒進灰盆里,再從煙斗里拈出黃豆粒大的煙絲,裝進煙嘴,把冒著青煙的空心香用嘴一吹,火苗隨即燃了起來,爺爺就著香火把水煙點著。除了清脆的算珠聲和沉悶的水煙聲,間或有一兩聲輕輕交談。這樣做雖然有些乏味,但既成習慣,便樂此不疲。想到這裡,他臉上不由得現出安詳自若的神情。

  近村時,點點燈光變成團團燈火,耀紅了他的眼。這是什麼?定睛看時,原來是南北兩個堡門和村道上掛起了大紅燈籠。還不到過節,為甚趕早掛起了燈籠?他心裡頗有些納悶。容不得多想,一陣激昂的絲弦聲隨風飄了過來。他不由得往堡下的清泉廟看去,那裡不僅有燈火,還圍著好多人,原來是廟裡的「四聲戲台」正唱大戲。按照鄉俗,歲尾是不唱戲的,開年第一台戲在正月十五。那麼,現在唱的是哪一出?

  他像預感到什麼,沉重的步子不由得變得急促起來。下得嶺來,繞過村堡北門,折向村堡南門,再下一段石台階,就來到戲場。站在高處觀望,見戲場里擠著好多人,有的擁著羊皮筒子,有的裹著厚厚的老棉襖,一個個傻乎乎地盯住戲台,惟恐戲中人跑了似的。

  他掃了一眼戲台。只見旦角手拉生角,嬌滴滴地喊了一聲:「我的趙郎……」而那位生角則呼旦角「秀英娘子」,熟悉戲文的他,立刻明白這出折子戲應是蒲州梆子《喜榮歸》。說的是趙庭玉高中狀元回府,裝扮成乞丐試探家人。岳母嫌貧愛富,逼他退婚,連家人崔平也百般刁難。惟有小姐崔秀英一如既往,痴情不變。直到真相大白,岳母和家人崔平羞愧難當。與趙庭玉喜結連理的崔秀英自然揚揚得意,一來是未婚夫得以高中;二來是幸虧她慧眼識金,不曾看錯人。白永和猛然想到,莫不是舉家為千里做官的他破例唱的慶功戲?禁不住喃喃自語道:「喜榮歸,喜榮歸……舉家盼他喜榮歸。可是——」想到這裡,臉上倒像被蜂針螫了似的灼熱起來。

  他的目光從台上移至台下,借著台口微弱的燈光,發現爺爺、奶奶也擠在人堆里,眉開眼笑,交頭接耳。看得出,他們心情不錯。

  他不想驚動二老,怕沖了他們的雅興,便轉身往村裡走去,步履隨著遲緩起來。推開虛掩的厚實堡門,迎面遇上手提燈籠的雜工財旺。

  面對不速之客,財旺竟打了個愣怔:眼前這位爺長袍馬褂,面容清秀,眼睛明亮,鼻樑高聳,像是他們三少爺;可是讓他疑惑的是,三少爺頭上那條烏黑髮亮的辮子哪裡去了,核桃帽下分明罩著刀削過似的齊耳剪髮。聽說洋人就不留辮子留寸頭,莫非這是洋人來了?聽說洋人是藍眼睛鷹鉤鼻,燈光燭影里看不清這位爺是不是藍眼睛,但鼻尖好像不帶鉤,他不敢細看。正在捉摸不定時,忽聽那個「洋人」開了腔:「怎麼,不認得了?」

  對方吐出一句地道的永和關土話,他聽著這麼耳熟,再看一眼對方熟悉的面孔,才半信半疑地試探著問:「三少爺——」

  白永和輕輕應了一聲,又左右掃視了一眼。

上一篇[標準海水]    下一篇 [單縣羊肉湯]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