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傳世的波斯王,其他的波斯君主都只有浮雕和錢幣上千篇一律的側影流傳下來。

1 大流士三世 -簡介

1831年,義大利那布勒斯王國發掘古羅馬龐貝(Pompeii)遺址的過程中,發現了保存相當完好的一幅壁畫,這就是著名的「伊蘇斯壁畫」(Issus Mosaic)。伊蘇斯壁畫長5.82米,高3.13米,由50萬塊小馬賽克組成。考古學家將壁畫完成的年代定為公元前2世紀晚期,史學界普遍認為這幅壁畫是模仿古希臘畫家菲羅玄(Philoxenus of Eritrea)在公元前310年為馬其頓國王卡桑德(Cassander)所作的一幅油畫。壁畫表現的是伊蘇斯戰役的最後時刻,左邊是亞歷山大正率領近衛騎兵衝鋒,他手中的長矛將一個波斯騎兵刺穿;右側是高居戰車之上的波斯王大流士,以及簇擁在他周圍的禁衛軍。大流士身體前傾,兩眼圓睜,滿臉是震驚和難以置信的表情,他的車夫拚命揮動馬鞭,驅使戰車掉頭逃命。伊蘇斯壁畫作為西方古典藝術的代表作聞名世界,而大流士的形象也因此為千萬世人所熟悉。   

2 大流士三世 -生平

西方古典史料稱這位末代波斯王為「大流士三世科多曼」(Darius III Codomannus)。科多曼顯然是希臘人對大流士本名的蹩腳音譯。古巴比倫文獻顯示,他的本名叫做阿塔沙塔(Artashata)。大流士大約生於公元前380年,他的祖父是波斯王阿塔薛西斯二世的兄弟,而他的父母是堂兄妹關係,這種近親婚姻在波斯王朝相當常見。史載大流士身材高大,相貌英俊,這與伊蘇斯壁畫所描繪的波斯王形像相符。據說亞歷山大進入波斯首都蘇薩的王宮,坐上大流士的寶座,非常尷尬地發現自己雙腳懸空,隨從趕忙拉過一支矮桌給他墊腳。   

 

據迪奧多羅記載,大流士在繼位以前是享譽波斯帝國多年的勇士。當時還是阿塔沙塔親王的大流士跟隨波斯王阿塔薛西斯三世征討卡都西亞人(Cadusian)的叛亂,兩軍對陣之際,敵方出來一位最優秀的武士,要求同一位波斯貴族陣前單挑。當時波斯王周圍數十個貴族畏縮不前,最後是阿塔沙塔出陣應戰,經過搏鬥將對手制服。波斯王大悅,當即封他為亞美尼亞總督。阿塔薛西斯平定卡都西亞叛亂是公元前343到338年間的事情,此時的阿塔沙塔已是不惑之年了。   

阿塔薛西斯三世王朝後期,大宦官巴古阿把持朝政,阿塔沙塔作為重臣虛與委蛇,逐漸獲得巴古阿的信任。後來巴古阿相繼毒殺阿塔薛西斯和王儲阿西斯,波斯王室成員凋零殆盡,王位繼承就輪到了旁支的阿塔沙塔親王。公元前336年春天,阿塔沙塔登基,正式採用大流士這個稱號,史稱大流士三世。大流士即位時間不長,巴古阿就發現他難以駕馭,於是又打算故伎重演,給大流士準備了一杯毒酒。這裡迪奧多羅繪聲繪色地寫道,早已洞察巴古阿陰謀的大流士將自己的酒杯和巴古阿的對調,然後命令他一飲而盡,這個臭名昭著的閹官就此惡貫滿盈。   

 

大流士繼承的波斯帝國頹廢已久,帝國主要產糧區埃及已經獨立多年。大流士登基不久就組織征討埃及。他只用了6個月就集結一支波斯大軍,結果一舉蕩平埃及,使帝國氣象為之一振。這年44歲的大流士年富力強,銳意進取,在內政外交上展現了不同凡響的膽識和魄力,無疑是波斯帝國期待已久的中興之主。然而就在大流士即位以後幾個月,在遙遠的希臘半島北部的馬其頓王國,一位年僅20歲的青年即位國王。這個名叫亞歷山大的青年最終將顛覆大流士的帝國社稷,使他的壯志宏圖付之東流。   

 

古典史家筆下的大流士,性格溫良敦厚,雖有勇士的美名,但本質上並不是一個好鬥的人。科丘斯認為他處事公正,慈悲為懷,對支持他的人異常誠懇忠心,是一個富有責任感的慈父領袖。亞里安則毫不客氣地指出大流士的性格缺陷:他偏聽偏信,事到臨頭缺乏膽氣,情緒波動劇烈,容易振奮,也容易氣餒。作為一個軍事統帥,這些無疑都是致命的缺陷。但正是這些弱點,讓大流士更具有人性化的色彩,相比之下亞歷山大簡直沒有一點人味。   從亞歷山大登陸小亞細亞的那一刻開始,幸運之神就似乎和他朝夕相伴,而沉重打擊一個接一個地落到大流士頭上。先是波斯將領在格拉尼克斯河拙劣的指揮,葬送了整個波斯小亞細亞的軍政領導層;接著最為倚重的蒙農壯志未酬身先死,徹底打亂了大流士的戰略部署。科丘斯記載,當大流士得知蒙農的死訊異常沮喪,好幾天不能視事。不過他很快振作起來,親率大軍前去迎戰亞歷山大。伊蘇斯戰役開局階段大流士指揮波斯軍隊進行的戰略運動,可謂用兵如神,將對手置於死地。然而波斯步兵素質的低劣斷送了大好局面。伊蘇斯戰役的失敗也使大流士所有的親人失陷敵手,對他來說這個打擊比喪失一支軍隊還要沉重。   科丘斯記載,伊蘇斯戰役以後,大流士的精神並沒有被擊垮,他立刻著手重建波斯軍隊,沒有浪費一天的時間。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大流士在伊蘇斯戰役喪師數萬,他的統治基礎依然穩固,那些擁兵自重的波斯貴族依然聚攏在他的周圍,聽候他的調遣。大流士用兩年的時間就重建一支龐大的軍隊,相比之下他的先祖薛西斯集結大軍遠征希臘準備了5年時間,而那時正值波斯帝國的鼎盛時期。史學家公認,大流士組建的大軍,無疑是波斯帝國一百多年來裝備最精良,戰術最先進的一支軍隊。在高加米拉戰場上檢閱部隊的大流士,正處於他一生最輝煌的時刻,可悲的是這個輝煌不過是迴光返照而已。   就在高加米拉戰役爆發的前幾天,一個從馬其頓大營逃出來的波斯宦官給大流士帶來噩耗 - 他的王后斯塔蒂拉(Statira)幾天前病死。斯塔蒂拉的死因眾說紛紜,有些古典史料直言不諱,記載她是難產而死。古典史家一方面極力塑造亞歷山大崇高的形像,說他對波斯王室執禮甚恭,對有波斯第一美女之稱的斯塔蒂拉從不多看一眼;另一方面卻老實交代她死於難產,這種春秋筆法令人解頤。斯塔蒂拉和其他王室成員兩年前就淪為亞歷山大的人質,因此她懷的孩子是誰的自然不言而喻。大流士得到消息悲痛欲絕,斷定王后是被亞歷山大處死。報信的宦官頗費了一番口舌才讓大流士明白,斯塔蒂拉是病亡,而亞歷山大依照波斯禮儀將她厚葬。這裡大流士再次展現他溫良敦厚的性格,寫信給亞歷山大表示感謝,並在戰役前禱告自己死後波斯將被一個仁慈的征服者統治。   大流士從來就不是一個純粹的鬥士,這是他跟亞歷山大最大的區別。直到高加米拉戰役前夕,大流士還在想方設法和平解決爭端,為此不惜割地賠款和親。他在最後一次的求和信中稱亞歷山大為「陛下」,已經放下了波斯王的身架。大流士在信中以一個長輩的口吻規勸亞歷山大,幸運之星不會永駐,一個人越是榮耀,就越容易引起別人的羨妒。如同輕靈的飛鳥不由自主地被氣流帶到高空,亞歷山大謹防被年輕人的虛榮心所蒙蔽,因為在他這個年紀沒有什麼比控制自己的虛榮心更加困難的了。亞歷山大相當冷酷的拒絕了大流士的請求,他回答說,波斯王正在許諾並不屬於他的財產,他同意分割的土地早就失去了。亞歷山大讓大流士準備決戰,因為世界容不下兩個大帝。   高加米拉戰役失敗以後,大流士再次踏上逃亡之路,這一次他逃往伊朗高原北部山區的埃克巴塔那(Ecbatana),從那裡向波斯帝國東部省份的總督發信,要求盡發勤王之兵。在短短6個月里,大流士又奇迹般地集結3萬步兵和3千騎兵,其中甚至包括4千希臘雇傭軍。此時的波斯王大勢已去,居然還有希臘人願意千里迢迢前來為他效力,大流士的人格魅力不容懷疑。不過大流士此時已經萬念俱灰,他對部下說:「我不會活著看到這個帝國的滅亡,我的生命和我的統治將一起結束。」 顯然大流士已經不再奢求勝利,只期望一個體面的結局。波斯王身邊依然忠心耿耿的是蒙農的岳父、前赫拉斯滂總督阿塔巴茲,他表示「我們一定跟隨我們的王走向戰場。」   

然而以拜蘇為首的一批波斯貴族開始陰謀顛覆大流士。大流士的宰相、伊蘇斯戰役的騎兵統帥納巴扎尼公開提議由拜蘇出任攝政王。大流士怒罵:「你這個惡毒的奴才!」 他拔刀沖向納巴扎尼,結果被拜蘇的親兵攔住。阿塔巴茲企圖調解君臣之間的矛盾,但知道內情的希臘雇傭軍統帥帕特龍(Patron)明確告訴大流士,拜蘇一夥打算弒君。一天阿塔巴茲來到大流士房裡探討對策,大流士無奈地說,這個時候除了依靠波斯東部的總督們別無選擇。君臣兩人於是抱頭痛哭。接著大流士叫來所有的宦官僕人,解除了他們的奴役,予以遣散。當晚,拜蘇等人發動政變,將大流士囚禁。   

亞歷山大追擊大流士的途中,幾個逃出來的波斯貴族前來通報波斯王的困境。亞歷山大害怕拜蘇等人拿大流士向他要挾,立刻率輕騎晝夜兼程追趕。一路上亞歷山大遇到越來越多的波斯貴族,他們不齒拜蘇所為而逃亡,帶來大流士依然活著的消息。拜蘇等人逃到伊朗高原東北部的一個叫塔拉(Thara)的地方時,亞歷山大的追兵已經逼近。拜蘇一夥驚恐萬狀,催促大流士換一匹快馬。身負黃金鐐銬的大流士拒絕離開自己的馬車,聲稱絕不同叛國者合作。拜蘇、納巴扎尼及其同夥於是挺矛猛刺大流士,又殺死他座車的役馬,然後向東奔逃。等到亞歷山大率領追兵趕到時,大流士已經氣絕身亡,他的馬車旁邊圍著一群忠實的隨從,個個六神無主。   

古典史料記載,一個名叫波利斯特拉(Polystratus)的馬其頓士兵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大流士,拿出自己的水囊給他喂水。大流士的臨終遺言是說給這個普通士兵的:「我受你之惠而無法回報,這大概是我最後的不幸吧。」大流士伸出右手和他相握,希望他將握手問候傳達給亞歷山大,然後死去。亞歷山大將大流士的遺體運回巴比倫,舉行盛大國葬儀式。背叛大流士的拜蘇後來被部下出賣,獻給亞歷山大。亞歷山大按照波斯處置叛徒的慣例將他挖眼割鼻,然後五馬分屍。   

3 大流士三世 -相關

亞歷山大如願以償地登上了大流士的寶座,成為亞洲之王。拜蘇死後,亞歷山大寂寞無敵,在追求無上榮耀的虛榮心驅使下繼續東征,企圖征服世界。成千上萬的馬其頓將士因此拋骨於中亞荒漠,他本人也感染熱帶惡疾,年僅33歲就去世。亞歷山大死後,他打下的馬其頓帝國立刻分崩離析。   

古巴比倫天文日記記載有波斯帝國幾百年間巴比倫的糧食價格。如果比較伊蘇斯戰役爆發的公元前333年和亞歷山大去世的公元前323年的糧食價格,我們會發現後者是前者的10倍,可以說亞歷山大治下的波斯已經民不聊生了。大流士和亞歷山大這兩個相繼統治波斯帝國的君主,在歷史的天平上到底孰輕孰重?這個問題並沒有一個簡單的答案。   

波斯帝國的末代君王大流士三世,死於公元前330年夏天,享年50歲。

上一篇[遊離氨基酸]    下一篇 [烤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