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大義釋》因和《小義釋》同為義,而被置於小部經典十五種中之第十五。又,《義釋》與《無礙解道》一同被認為是法將舍利弗所造。此義釋及無礙解道兩書,攝藏於斯里蘭卡大寺派之經藏中,但屬於無畏山寺派之解脫道論,因有毗曇或阿毗曇曰,屢屢引用此等兩書。依此點看,這兩書可能有時被含攝於論藏。然,見此等兩書之內容,確實有論的傾向,為論藏的先驅書,其類和其他一般經典不同。即此等兩書是經典教理內容的整理,又給與詳細註釋之書。若詳言之,無礙解道以諸種經典之所說,由其教理內容給於綜合的說明。反之,義釋是屬最古經典之義品、波羅延等諸經之文句,隨字而詳細註釋。如是兩書其論述之性質不單是不同,右之兩傾向,皆有阿毗達磨的態度。且此兩書不存在於其他之一般諸經中,可看出巴利佛教獨特之阿毗達磨教理的萌芽。

此《大義釋》是以《經集》的第四義品之二一○偈,亦有從其順序隨字而說明、解釋,而且其說明是完全機械的、定型的,此是阿毗達磨的特徵之一。此解釋之方法,為其萌芽雖亦存在於四部尼柯耶,但本書亦其徹底以繼承此初期之論書。即本書在此點,是在尼柯耶(經藏)和阿毗達磨(論藏)之中間的位置,本書或對其事體及諸句之定義說明方法,其一部份是從四部經中搬來而附加增廣。即施舉新的定義說明,對佛教所有的事體,大致作成定義之說明法。此定義的說明法,與本書略屬同期成立之無礙解道亦雖無論多少存在,更幾乎盡其繼承採用人施設論、法集論、分別論等之初期論書。由此,本書可看做是阿毗達磨之先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