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大衛(希伯來語:דָּוִד‎),舊譯大辟,天主教譯為達味,伊斯蘭教譯作達吾德,是以色列聯合王國的第二任國王。大衛的意思是「被愛的」。大部份關於他的記載都出自《塔納赫》中的撒母耳記上和撒母耳記下。雖然大衛不是沒有缺點,但在以色列所有古代的國王中,他被描述為最正義的國王,並且是一位優秀戰士、音樂家和詩人(在聖經中讚美上帝的詩篇是他的著作)。根據聖經記錄,耶穌是大衛的後裔。大衛在位四十年零六個月;其中有七年是在希伯侖

1 大衛 -人物簡介

大衛,古代猶太王國的第二代國王。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建立統一的猶太王國,定都耶路撒冷。多年來猶太人恢復故國故都的期望都以大衛為中心。基督教聖經《新約全書》強調耶穌是大衛的後裔。在伊斯蘭教聖訓中,大衛(伊斯蘭教譯作達烏德)也佔有重要地位。

David 大衛雕像, 義大利雕刻家米開朗基羅在1501-1504年為佛羅倫薩政府創作的大理石雕像。
《大衛》雕像, 義大利雕刻家米開朗基羅在1501-1504年為佛羅倫薩政府創作的大理石雕像。
大衛生於伯利恆,是耶西最小的兒子。最早在國王掃羅宮中任職,同王儲約拿單結為契友,娶掃羅之女米拉為妻。大衛對非利士人作戰英勇,為百姓所愛戴,因而招致掃羅嫉妒,企圖殺害大衛,大衛逃往南部邊疆地區,組織起義部隊。他以種種政治姿態贏得國內長老的支持。掃羅和約拿單父子在對非利士人的作戰中身亡,大衛乘機到希伯侖,登位稱王。掃羅另一子伊施波設與大衛爭奪王位,經過幾年內戰,伊施波設為部下所害,大衛進而擊敗控制耶路撒冷城的耶布斯人,佔領該城,以之為首都,並將猶太王國的最高宗教象徵約櫃遷來。大衛率軍重創非利士人,使他們不再構成威脅。猶太王國兼并地中海沿岸地帶。大衛次第征服鄰近各小國,建成帝國,成為古代猶太王國的第二代國王。在位40年。大衛在佔領耶路撒冷時,同時控制了以城內錫安山為中心的宗教設施。大衛鼓勵錫安崇拜,因此後世以耶路撒冷為聖城,以大衛為期望中的救世主的理想形象。大衛以王權為神在地上統治的工具,對人類宗教史特別是西方宗教史產生重大影響。

2 大衛 -古代猶太王國背景

猶太人,古稱希伯來人,也叫以色列人。他們的祖先是生活在兩河流域的游牧民族。他們曾遷移過許多地方,到過巴勒斯坦、埃及,在埃及差點淪為奴隸。後來,他們在首領摩西的率領下,逃出埃及,又重返巴勒斯坦的土地。

巴勒斯坦位於地中海岸邊,是亞、非、歐三大洲的交通要道。這裡最早的居民是迦南人,之後又來了海上民族非力斯人。「巴勒斯坦」地名的原意就是「非力斯人的土地」。以色列人把巴勒斯坦稱為「流著牛奶和蜂蜜的土地」。公元前1025年左右,他們在巴勒斯坦建立了第一個希伯來人的王國。為了能在巴勒斯坦站穩腳跟,以色列人必須同非力斯人戰鬥。

3 大衛 -人物故事

故事發生在公元前1000年的某一天。在巴勒斯坦的一個山谷地帶,非力斯人與以色列人兩軍對峙。以色列人的首領名叫掃羅。

大衛
大衛
這時,從非力斯人軍營中走出來一個大漢,名叫歌利亞。只見他身材魁梧,虎背熊腰,頭戴銅盔,身披鎧甲,肩扛銅矛。歌利亞大步走上來,對著以色列軍隊立定高聲叫道:「你們這些掃羅的奴才,不是要打非力斯人嗎?我就是非力斯人啊,你們怎麼不來打呀?要是好漢的話,快點派個人來與我戰鬥。如果他敢與我戰鬥,把我殺死,我們就做你們的僕人。如果我勝了他,你們就做我們的奴隸,服侍我們。」

歌利亞喊了一陣子,對方沒有一個人出來,他又叫道「你們趕快叫一個人出來,與我戰鬥,否則就是膽小鬼!」

就這樣,歌利亞天天出來叫罵,罵得以色列人個個膽戰心驚。掃羅手下無一將士敢出來迎戰歌利亞。

正在此時,掃羅軍營來了一個年輕人,他叫大衛,是來給他的當戰士的哥哥們送食品的。大衛是個牧童,長得眉清目秀,又聰明過人。他見過三個哥哥后,聽到軍營外面有人在高聲叫罵,問清了緣由,便憤憤不平地要去迎戰歌利亞。掃羅王知道了,就把大衛叫到面前。大衛對掃羅說:「我們何必怕那非力斯人呢,我們應該和他去戰鬥!」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不能和非力斯人戰鬥。你太年輕,而那歌利亞從小就是戰士,他武功高強,力大無比。」

「我可不怕他,」大衛對掃羅說,「我在放羊時,有次來了一隻獅子,從羊群中叼走了一隻羊羔,我就跑去追趕它、擊打它,從它口中救出羊羔。」

「你這麼小就敢斗獅子?」掃羅問他,「獅子不咬你嗎?」

「咬我?」大衛繼續說,「那我就揪住它的鬍子把它打死。我曾經一人赤手空拳打死過獅子,打死過熊。那非力斯人再敢來對陣叫罵,我一定叫他與獅子和熊一樣!」

聽見這樣的豪言壯語,掃羅動了心。他對大衛說:「好吧,你可以出去戰鬥,願上帝與你同在!」

大衛
大衛
掃羅王把自己的銅盔給大衛戴上,把自己的鎧甲給他披掛整齊。大衛覺得這些裝備太笨重了,妨礙他走路,他又脫了盔甲,仍舊穿上他的牧羊服。

大衛到溪水中撿了五塊鵝卵石,裝在口袋裡,手裡拿著牧羊杖和甩石鞭,然後從以色列軍營中走下山谷,一步一步走近正在叫罵著的非力斯人。

那非力斯人也向著大衛走過來。歌利亞看見大衛滿臉稚氣、細皮嫩肉的樣子,不過是個放羊娃,哪把他放在眼裡。

兩個人在兩軍陣前的山谷中,面對面地立定了。歌利亞對大衛說:「放羊娃娃,你拿著棍子到我這裡來,難道我是狗嗎?是不是以色列人都死絕了,叫一個娃娃出來迎戰!」

大衛對歌利亞說:「你來攻擊我,是靠刀槍和銅戟;我攻擊你,是靠著我們的上帝耶和華。」

歌利亞邁著大步走過來。大衛也快步向他跑去,一邊跑一邊從口袋裡摸出一塊鵝卵石,搭在甩石鞭上。只見大衛用力一甩,「哧溜」一聲,像一道流星,那鵝卵石飛了出去,正中歌利亞的前額!歌利亞大叫一聲,撲倒在地。非力斯人全都驚呆了,誰也不敢上前。大衛手裡沒有刀,他就踏在歌利亞身上,從歌利亞腰間的刀鞘中拔出刀,割下他的頭,把頭提在手裡。

看見討戰叫罵的勇士死了,非力斯人頓時潰散了。掃羅率領以色列人吶喊著,追殺過去,一鼓作氣攻下了非力斯人的幾個城池,被殺的非力斯人成千上萬。

當掃羅、大衛和以色列戰士從戰場上凱旋時,以色列婦女從城裡出來,歡天喜地,唱歌跳舞,迎接掃羅王和殺敵英雄大衛。婦女們同聲歌唱:掃羅殺敵千千!大衛殺敵萬萬!

後來,掃羅王繼續征戰非力斯人,他和三個兒子都戰死沙場。掃羅死後,以色列的十二個部落開會,部落長老一致同意把王冠給大衛戴上。大衛登基時,年僅三十歲。他決心繼承掃羅的事業,把非力斯人趕出巴勒斯坦。

這時在巴勒斯坦的中部有一個重要的城市,叫耶布斯,還在迦南人統治下。大衛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奪取耶布斯。耶布斯的迦南人最終向以色列人投降了。大衛將耶布斯改名為耶路撒冷(大衛城),作為以色列的首都。

大衛把盛放猶太教聖經的約櫃運到耶路撒冷,還為它設計了一座華麗的宮殿。大衛宣布猶太教為國教,耶和華神是以色列人惟一的上帝。從這時起,這座偉大的城市——耶路撒冷,成了猶太民族的精神中心。

大衛在位四十年,沒有一年不出征。他打敗了非力斯人、迦南人、亞瑪力人。以色列王國的版圖空前擴展,北起黎巴嫩,南至埃及邊境。

據《聖經》記載,大衛還是一個多才多藝的人,他寫了很多優美的詩篇,還擅長演奏豎琴。所以,大衛在歷史上不僅是英雄,而且也是傑出的詩人,以色列人以大衛王而驕傲。

大衛王死後,他的兒子所羅門繼位。所羅門王是一位和平統治者,又是一位外交家、建設者。他在位四十年,沒有打過一次大仗。在他的統治下,以色列逐漸由貧窮走向富強。

大衛及他的兒子使猶大及以色列成為凌駕外邦的軍事強國,國內興盛的商業為以色列人帶來前所未有的財富和聲譽。他們所有支派由一個國君緊密聯繫起來,成為後世的模範:王朝持續了差不多四個世紀,這八十年委實是以色列的黃金時期。

4 大衛 - 人物傳奇

一、大衛和掃羅父子

大衛
大衛
做以色列的國王,很難享受到唯我獨尊頂天立地的「人主」感覺,因為他們最多指揮民眾的血肉之軀,而有另一種人凌駕於國王之上,引領百姓的精神走向,他們就是以色列的「先知」。「先知」是耶和華神在人間的忠實代理人,而國王不過是神管理人民的世俗工具。工具若是鋒利有效,則可以長期使用;工具若是生鏽無用,則必被棄如蔽屣。至於那高貴的血統能否世襲,也還要看他們是否合神的心意。因此,即使是從糞堆中被提拔出來的窮乏人,未嘗不能有朝一日南面為王。一言蔽之,除神以外,眾人平等。民主的光輝早在三千多年前的聖經時代就開始閃爍了。所以,「先知」是以色列歷史上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在以《聖經》為思想淵源的西方文明中,民主的傳統如此歷史悠久根基牢固的原因。至於無神論者追求的民主,是人與神的平等;心懷「眾生」的宗教提倡的是人和動植物的平等;但我以為,人和人(同種)之間無分貴賤地承擔禍福才是真正的公平。

大衛(David)之前是掃羅王(Saul)的時代。掃羅雖然也是神揀選出來治理民眾的國王,但他必須聽命於先知撒母耳(Samuel)的訓誡。然而,易於激動氣質的掃羅逐漸悖離了當走的道路,使得撒母耳十分憤怒,一次爭執中雖然掃羅也有悔悟的表現,但他不慎撕裂了撒母耳的袍襟,這也成了神和他「割袍斷交」的徵兆。於是,撒母耳奉神之命,轉向民間去尋找新的國王。

在其他國家的歷史中,王位更替的實質是爭權奪利,但在以色列的歷史中,新舊國王所爭奪的是神的恩寵。感到神的厭棄,成了掃羅心中久久鬱結的苦痛,也是他對未來繼承者大衛強烈妒忌的源頭。然而,大衛的一切都無可指責。

大衛成名於擊敗敵族非利士巨人歌利亞的一次交戰。那種身高馬大看似不可一世的對手似乎素來是少年英雄揚名的第一塊大型墊腳石,比如齊天大聖孫悟空擊敗的巨靈神;《特洛伊》中阿喀硫斯亮相時一劍幹掉的大塊頭。不過,少年大衛雖以一名勇敢的武士脫穎而出,卻以為王彈唱的琴童身份伴君左右,足見其文武兼備的優秀素質,難怪一下子使掃羅的兒女們大為傾倒。王子約拿單(Jonathan)深愛大衛,《聖經》上數次提到:「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公主米甲(Michal)也對大衛十分暗戀。然而,民眾們狂熱的追星舉動卻令掃羅暗生疑忌,那時的流行歌里唱道:「掃羅殺敵千千,大衛殺敵萬萬。」

梅花香自苦寒來,寶劍鋒從磨礪出。無辜的大衛遭主嫉恨屢受橫禍,卻未料這是神特地安排的錘鍊偉人的功課。神要毀掉一個人,必先使他瘋狂。大衛舒緩的琴聲也不能撫慰狂暴的掃羅。掃羅企圖掄槍殺死大衛,卻為後者數次躲開;甚至婚姻也成了掃羅借刀殺人的陷阱:大衛若要娶公主米甲,必須去殺一百非利士人。然而大衛超額完成:他的勝果是二百個敵人。身為王婿的大衛功高震主危機四伏,幸而有王子約拿單居中調停,可是,約拿單的悲劇也正在於此。他為好友辯解,卻差點被父親用槍扎個透心涼,掃羅還痛斥他――《聖經》此節譯文尚算雅馴――「你這頑梗背逆之婦人所生的,我豈不知道你喜悅耶西的兒子(指大衛)自取羞辱,以至你母親露體蒙羞么!」(撒母耳上20:30)其實,若譯成粗口,更能顯出掃羅滿嘴噴糞的醜態:「我操你媽的!當我不知道,你是看上那個小白臉了!」這也落為後人懷疑約拿單和大衛同性愛的口實。

可是,約拿單對大衛實在有宮廷中罕見的赤誠,他不是不知道大衛可能妨礙他繼承掃羅王位,但他卻心悅誠服地說:「你必作以色列的王,我也作你的宰相」。(撒母耳上23:17)愛得那樣投入,超越了政治功利,無論這是友誼或愛情,誰能不為之感動?後來大衛作《弓歌》悼念陣亡的約拿單時也說:「我兄約拿單哪!我為你悲傷。我甚喜悅你,你向我發的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撒母耳下1:26)

掃羅對大衛的厭憎已到了令人無法容忍的地步,大衛在妻子米甲的幫助下逃了出去,從此開始了漫長的流亡生涯。他並不想叛國,卻要求別國給他一方棲息之地;他去收復被敵人佔領的基伊拉城,卻受到掃羅從後攻擊;掃羅發誓要將他從千門萬戶中搜出來,大衛卻兩次放棄了可以輕易殺掉掃羅的機會……經歷了那麼多的風險波折,大衛勇敢、機智、寬容、忍耐的人格魅力越來越凸現出來,而掃羅在追索大衛的過程中濫殺無辜的兇殘行徑日益使百姓離心離德,許多人都歸附大衛去了。

有道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掃羅後來兵敗自殺並不可惜,可惜的是夾在父親和朋友之間的約拿單,親情和友情俱不違背,也隨著父親戰死沙場,但他忠信守約的品格銘刻青史萬古流芳。從政治的角度來看,此役掃除了大衛登上王位的所有障礙,於是「大衛王」的稱號就開始出現在以色列的史書中了。

二、大衛和他的女人們

太多的金戈交鳴,太多的腥風血雨,薩克雷說:戰爭奪取男人的血,女人的淚。讓我們再來看看大衛王身邊的女子們吧。她們柔弱婉約輕紗覆面,雖不是歷史的主角,卻象歌中的和聲,柔化了主題,渲染了氣氛,雖然有時也難免使歷史主題曲發生變調。大衛的后妃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三個女子:米甲、亞比該(Abigail)和拔示巴(Bathsheba)。

就象她的哥哥約拿單一樣,愛著大衛的米甲也在愛情和親情之間掙扎,雖然她欺騙父親縱大衛逃走,但她無法違抗父親將她轉嫁給他人的命令。然而,愛情發生和消亡就是這樣離奇,也許是和大衛多年不見,也許是後夫溫柔的愛感動了公主的寂寞芳心,當大衛一朝得勢命人將米甲帶回他身邊時,她和後夫帕鐵已經難分難捨了。雖然《聖經》上只有短短的一節:「米甲的丈夫跟著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送米甲的將軍)說:『你回去罷。』帕鐵就回去了。」(撒母耳下3:16)但字裡行間卻有多少凄慘意味,令人唏噓不已。

大衛大衛
大衛找回米甲,是出於舊情難捨嗎?在分離的歲月里,大衛已經有了好幾個妻子。正象掃羅將米甲另配他人是對大衛的羞辱,找回米甲是大衛要洗刷奪妻之恨。再說,米甲已不單單是他個人婚姻中的一分子,而是前朝的公主,一個政治代號。新生政權立威於世之初,需要某種承上啟下的標記,米甲就起到了這樣的作用,新王亦藉此向世人展示了一種征服的姿態。在政治傾軋中輾轉求生的可憐女人,是無法發聲向強勢人物乞討一點感情的體恤。米甲剛回來時,《聖經》中沒有明確寫她的態度,電影中以這樣一句台詞加以發揮:「(米甲懇求大衛):請讓我回去!你有很多妻子,我的丈夫只有我一個。」

但《聖經》記錄了另一件事,表明了兩人感情的徹底破裂:大衛載歌載舞將尊貴的約櫃(安放十誡石版的聖物)迎接進城,米甲看見他手舞足蹈的樣子,發出尖刻的嘲笑:「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啊!」譯成更直白的話就是:「你今天跳舞的樣子好醜,連大腿也露出來了。很光榮嗎?」大衛的回答毫不留情:神讓我廢了你父親和你的全家人,立我為以色列的王,在神面前,我是輕賤的;在人面前,我卻是尊貴的。此話直戳米甲國破人亡的痛處,夫妻情分已經蕩然無存。然後,《聖經》淡淡地加了一句:「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撒母耳下6:21-24)可見,此後米甲被打入冷宮無人愛惜,凄慘地守了一世活寡。不過,比起掃羅其他的親屬們遭到大衛王的無情清洗,米甲至少還「幸運地」留下了一條命。

不知讀到此時,大衛是否還是你眼中那純真的英俊少年?為了敘述連貫,我已略去了他在東征西討時的種種狡黠計謀和殘暴屠殺。如果用張愛玲的一句話來總結大衛和米甲的故事:「沒有一段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那麼,也可以決斷地說:沒有一雙政客的手是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顆政客的心是完整無缺的。然而,大衛並不因此失去他在聖經人物中的獨特魅力。我們不必苛求古人。神若是想找一個完美的人來帶領他的選民,只怕直到今天以色列人仍群龍無首。

和命運多舛的米甲公主相比,大衛在流亡歲月所娶的另一個妻子――亞比該的故事則象一場輕鬆的喜劇。剛開始時,亞比該也是苦命,她是聰明俊美的婦人,可丈夫財主拿八卻剛愎凶蠻,她遂成了一朵插在牛糞上的鮮花。大衛初來乍到,禮貌地派人向拿八問安,以示友好,卻挨拿八一頓臭罵:「什麼人?俺沒聽說過!近來悖逆主人的逃奴不少,俺可不屑和不知來歷的人交往!」其時,大衛已是王婿,威震天下的將軍,拿八的話足見其人是何等糊塗顢頇。這話果然惹惱了大衛,他拍案而起,發毒誓道:「凡屬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個到明日早晨,願神重重降罰與我!」(撒母耳上25:22)

幸虧賢妻亞比該知道了混蛋老公得罪了大衛,她當機立斷準備了豐厚的禮物,騎驢趕車半道截住了殺氣騰騰的大衛和他的大隊人馬。大衛沒想到這攔路的美貌婦人既恭謙可愛又有口才。她伏拜在地,先罵老公愚頑,又解釋自己不知實情,再婉轉地表示,大衛若為此事大開殺戒將會良心不安,同時獻上厚禮,恭維大衛將成為以色列王。一番話說得大衛耳朵舒服,眼睛舒服,渾身都舒服――我們只能記錄她的言辭,無法重現那些使言辭更具魅力的溫柔眼神,清脆語音,曼妙姿態。總之,大衛呵呵一笑收刀入鞘,一場血光之災無影無蹤。亞比該,水樣的女人,澆滅了大衛復仇的烈火――正合了中國的古話:「妻賢夫禍少。」

等到亞比該擦著冷汗回到家裡時,拿八還萬事不知,吃喝快活得很呢。看他醉得厲害,亞比該等他第二天頭腦清醒了才把事情說了一遍。拿八頓時呆如木雞,魂不附體,十天之後,一命嗚呼。喪事的消息傳到大衛那裡卻成了喜訊。多日來,那女子的品貌令他心醉不已,那女子的歸屬令他好生遺憾。這下天從人願,他立刻打發人去向亞比該求婚。俏寡婦亞比該一點也不扭捏作態,大大方方地向使者說:「我願意給大衛洗腳」,然後,「立刻起身,騎上驢,帶著五個使女,跟從大衛的使者去了。就作了大衛的妻。」(撒母耳上25:42)

和米甲的初戀帶著政治陰謀的烙印,與亞比該的邂逅沖淡了戰爭的血腥,但從拔示巴那裡,大衛既品嘗了偷情的甜蜜,也飽受了墮落的苦澀,她的驚人之美卻勾出了大衛人性中最醜陋的一面――她是他的罪中的愛侶,使他陷入莫大的痛苦和深重的懲罰。(撒母耳下11)

功成名就之時,大衛王開始沉溺於安樂了。他派諸將四處征討,自己卻在太陽平西時才從床上懶散地起來。當他在王宮的平頂上無聊漫步時,突然看見了民間某處院落中有個女人正在沐浴。(我一直很好奇:他的視力怎麼那麼好?希望考古學家能找到一具三千年前的望遠鏡。不過,也許以色列沒有紫禁城那樣的森嚴建築,君臣百姓都住得很近,方便互相觀賞。)在所有偷窺樂事中,以偷窺美女洗澡最富刺激。大衛調查了她的身份,得知她是一個軍人的妻子,丈夫出征在外為國賣命,大衛卻還不死心,毫無愧疚地召她入宮……不料一場偷歡珠胎暗結,為了掩蓋穢行,大衛開始了一系列的偽善、假冒、忘恩和謀殺……

大衛王召回了拔士巴的丈夫烏利亞(Uriah),一陣東拉西扯后,讓他回去和老婆團聚。誰料烏利亞是個正直的軍人,當戰友們在浴血奮戰時,他不肯獨享魚水之歡。大衛無奈,派人灌醉他,烏利亞還是沒有就範。最後,大衛想出了一條毒計:讓烏利亞帶信給他的上司,信中是一道殺掉烏利亞的旨意。這招借刀殺人比起當年掃羅借非利士人之手害大衛更加陰險可怖。

先姦淫,后兇殺,一個虔信上帝的人卻連犯十誡中的兩條。但不要以為大衛得償所願,因他是蒙神愛的人,越是蒙神愛的人,神的管教也越嚴厲:「從此以後,」先知拿單厲聲對匍匐認罪的大衛說,「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他們同寢……」(撒母耳下12:10)神說到做到,第一個懲罰就是擊殺了大衛和拔士巴的頭生子。雖然大衛痛悔不已,作歌道:「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51),但恐怖的詛咒還是一條一條地、緩緩地在大衛的家中應驗了。

三、大衛和愛子押沙龍

大衛大衛
大衛的罪惹起了他家中的禍患。上樑不正下樑歪,父親淫亂,兒子荒唐――暗嫩王子(Amnon)什麼女子都不愛,卻獨獨中意異母妹妹他瑪(Tamar)公主,並施計強姦了她。對兒子亂倫的醜行,大衛王只是「甚發怒」(撒母耳下13:21),卻沒有採取任何懲罰措施。他是太愛他的孩子們了,當仁慈變質為軟弱時,不公便激起了仇殺。他瑪的親哥哥押沙龍(Absalom)設了個鴻門宴,當場刺死暗嫩。在電影上,暗嫩的暴行和押沙龍的復仇接續發生,顯得很緊湊;但在《聖經》上,前後兩事相隔了兩年之久。其實,按《聖經》上的記載,押沙龍長期隱忍一朝爆發,更顯得他深謀遠慮心計過人。

的確,在大衛的眾子中,押沙龍最得大衛寵愛。向來惜墨如金的聖經還用了兩節鋪張地描述押沙龍的俊美:「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得人的稱讚。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他的頭髮甚重,每到年底剪髮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秤稱一稱,重二百舍客勒。」(撒母耳下14:25-26)出色的外表,父王的寵愛,再加上精明的政治手腕,押沙龍開始不安分了。他結黨營私收買人心,歸附他的人越來越多,大有當年人們離開掃羅投奔大衛的勢頭。

押沙龍屯兵耶路撒冷城下,父子相殘將不可避免。大衛王倉皇出逃,押沙龍佔領了王宮,並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著眾百姓的面,輪姦大衛的嬪妃,地點就選在王宮的平台――大概是大衛漫步看見拔士巴的那個平台。押沙龍的舉動象徵了性慾和權欲的融合,與大衛登位后索回米甲的用意有得一比。――歷史真無新意,又開始了輪迴,但演員和觀者仍樂此不疲。

然而,大衛畢竟是個慈愛的父親,即使被兒子逼迫,卻對他毫無恨意。在影片中,他對詢問「誰是押沙龍」的小所羅門說:「他曾是一個象你一樣的小孩子。我是他的敵人,但他不是我的敵人。」(A boy who was once like you. Perhaps I am his enemy, but he could never be mine.)並在出征前囑咐諸將:「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撒母耳下18:5)甚至大捷傳來時,他也不關心戰況,卻反覆追問「少年人押沙龍平安不平安?」(Is the young man Absalom safe?撒母耳下18:29、32)真聽得人心頭髮顫,何等的父愛!讓世俗的榮耀權位都黯然失色。這情境和大衛聞知掃羅父子陣亡后十分相似,報信的人本以為大衛會欣喜若狂,王位在望了么,但大衛卻悲痛放歌:「大英雄何竟死亡!大英雄何竟仆倒!」(How are the mighty fallen!《弓歌》)

其實,押沙龍死於他那頭美麗的長發:策馬穿過樹林時,他的頭髮被樹枝所夾,人被提在半空,毫無還手之力地被追兵戳死。勝利的喜訊反令大衛悲痛欲絕:「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撒母耳下18:33)――這節經文被美國作家福克納稱為人世間最動人的哀歌。

但大衛家的禍事並未結束,大衛死後他和拔士巴的兒子所羅門繼位,覬覦王位已久很久的王子亞多尼雅(Adonijah)言行不慎,被所羅門王尋隙殺掉。到此為止,大衛有四個兒子死於非命,一女十妃被污,他也經受了數番喪子之痛,逃亡之苦,為他和拔士巴的罪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嗚乎,天網恢恢,即使是蒙神所愛的人,若犯了罪,也不能逃脫神公義的手!

結語

Who's Who in the Bible中說:大衛是舊約中性格最鮮明的人物,他不象亞當那樣懵懂未開,不如摩西那樣威嚴懾人,沒有所羅門的莊嚴宏大,也不似以賽亞深沉淵博,但他比他們任何一個都更加人性化,多側面。

以世俗的眼光來看,大衛的一生可謂完滿幸福,外表出色,多才多藝,財富、權柄、戰功、國土、美人、運氣、多子,哪一項都不缺,然而《聖經》上也記載了他那麼多悲傷的時刻:被掃羅憎惡驅趕,和摯友生離死別,目睹孩子生下便死……在本該大賀勝利的時候,他總是無法痛飲歡慶的美酒:他登上了王位,卻失去好友約拿單;他保住了王位,卻失去愛子押沙龍;他和拔士巴的愛情更招來了禍事連綿……對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來說,詛咒加在子女的身上,真比加在他自己身上還要痛苦百倍!

是什麼使得大衛的王冠如同荊冠,萬般榮耀中亦有錐心之痛?只因為他充滿了人性,所以有人性的軟弱和光芒。他不是一個徹頭徹尾利欲熏心的政客,可以面不改色地跨越親朋好友的屍體;他也不是一味貪慾始亂終棄的男人,他甘願為來路不正的愛情飽受懲罰;如果他視王權如同生命倒好,消滅押沙龍的叛軍之後,他本可以舒心地安享勝利!大衛的命運幾番起伏,一生充滿了悖論,他總是帶著悵然若失的心登臨光輝的頂端。他的過犯和他的功勛一樣醒目,只因神對他的厚愛和管教也一樣沉重。這才是一個活生生的大衛,赤裸地袒露著他的一切,等待後人的評價。也許評價已無意義,深愛和嘆息籠罩了合上《聖經》后的全部心情。

大衛大衛
應該說,這部攝於1985年的影片十分忠於《聖經》,只是為了更緊湊刪去了一些細枝末節,比如亞比該的故事。雖說《聖經》中大衛的傳奇一生本有十分強烈的戲劇性,改編者無須再增添什麼,但對照影像和文本,還是能體會出有些補充的對白匠心獨運,十分精彩。尤其是當大衛志得意滿地準備為神的約櫃建造恢弘壯美的大殿時,他說:我住在香柏木的王宮中,約櫃卻安置在野外的帳幕中,這讓我於心不安。但先知拿單卻一眼洞穿了他看似恭謙實則驕傲的內心,回答說:「帳幕是純樸和謙卑的象徵,這兩項美德你似乎已經忘懷了。」(The tent was indeed as a symbol of simplicity and humility. The two virtues you seem to have forsaken.)「純樸和謙卑」!驚醒了正陶醉於比較劇情和經文的我:是啊,我們滿懷熱情地宣講《聖經》,盼著所有人都被福音光照,如同大衛熱心地要建立聖殿,但在思想深處,難道沒有一絲炫耀財富、知識、文採的驕傲?先知的眼光真是可怕,如一道閃電,照徹了人心隱匿的傲慢。大衛直到死也沒有完成為神築殿的心愿。

還有,當大衛因押沙龍之死,深受打擊,發瘋般地用當年他砍下歌利亞首級的大刀,砍斫聖殿的模型時,畫外音卻反諷般地稱讚「神甚喜悅大衛,使他雙手有力,征服敵人。」(「The Lord smiled upon His servant, David,and streng the ned his hand and gave him victory over his enemy.」)但大衛的刀終究還是沒敢劈到約櫃的模型,可他臨終前卻告訴所羅門:「別聽先知的話,隨你自己的心聲行事。」(「Be guided by the instincts of your own heart, no matter what the prophets tell you, foritis through the heart, and the heart alone that Gods peaks to man.」)聽得記錄遺言的文書,瞠目結舌地提著筆,不知是否應該全部寫下來。《聖經》中當然不可能有這樣的情節。也許,這個解構般地一筆更能體現出人永遠掙扎在對神的敬畏和對命運的憤懣之間,縱然是被稱為「信仰之王」的大衛,縱然他寫過大量稱頌神的詩篇,也不能例外地對神那令人戰兢的愛有一絲揮之不去的疑慮。


 

5 大衛 -大衛強盛的帝國

括弧內參考資料均為《舊約聖經》章節

這裡所討論的八十年,幾乎是以色列政治與經濟生活完全改變的年代。大衛及他的兒子使猶大及以色列成為凌駕外邦的軍事強國,國內興盛的商業為以色列人帶來前所未有的財富和聲譽。他們所有支派由一個國君緊密聯繫起來,成為後世的模範:王朝持續了差不多四個世紀,這八十年委實是以色列的黃金時期。

大衛
大衛
這幾章接續撒上十六有關大衛興起的故事。掃羅之死令以色列失去領袖而臣服於非利士人腳下。然而,大衛正在有計劃地一步一步踏上猶大以至全以色列君主這寶座:他的步履是堅定的,他不單為填補一個空缺。掃羅因執迷於追殺大衛而暴露了自己的弱點,使非利士人有機可乘,然而,大衛卻致力保衛和擴大以色列的國土,鎮壓非利士人,而且使以色列的近鄰順服下來。

在希伯侖作猶大王(一 l一四 12)。

(1)英雄何竟死亡(一1一27)!雖然掃羅追逼大衛,但當大衛從非利士人處歸來,終止逃亡的生活時,卻聽聞基利波山的噩耗,他心裏面便極之憂愁——不單隻為了失去他曾經尊敬的掃羅,還有他所關懷的約拿單,而使他心情更為複雜的是以色列的安危,以色列現在正需要一個勇敢的保護者。亞瑪力的一個投機份子向大衛報王的死訊,希望藉此得到賞賜,卻招來殺身之禍,由此可見,大衛的情緒是何等困擾。

他的哀歌反映出他因以色列人痛失君主而深感沉痛(一19一27)。大衛複述掃羅這位英雄已逝的光榮,具體地對比出現在受辱的感受,再加上輓歌那幾句使人痛心的詩句,激發起所有以色列人,甚至發生這悲劇的基利波山,都為王與他的兒子哀哭。

(2)爭取王位(二 1一四12)。大衛從他的寄居之地洗革拉勝利地回到希伯侖,在那處被擁立為猶大王(二1—4)。希伯侖這個古代城市,充滿亞伯拉罕事迹遺留下來的記憶,這城有七年半的時間用作為大衛的首都(五5)。這時,掃羅家族仍然希望奪回王位。掃羅一個聰巧的將軍押尼珥,支持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更確切應是伊施巴力),成為其他支派的王(包括約但河東的支派),但沒有什麼證據指出伊施波設的政府受人民支持。因為他的首都在河東,於是對支派間的影響力大受限制。反之,大衛卻日漸受歡迎。

兩位王並存的第二年(二10,三1),伊施波設因為不滿押尼珥與掃羅妃嬪相好而責備他(三 6一11)。如果這是事實,可能代表押尼珥自己也有奪王位的野心,因為與掃羅妻妾有性關係可以視為王權的其中一個指標。押尼珥與王決裂之後,唯有投奔大衛(三 12一16);大衛則要求押尼珥幫助他使掃羅的女兒米甲重新作他妻子,這是大衛接受押尼珥的條件。伊施波設應承大衛的要求,但大衛的動機是政治性的:大衛旗下仍有掃羅的支持者,若米甲生下兒子,有助團結這批效忠掃羅的人。

押尼珥轉過來協助大衛周遊各地,向各支派長老遊說,希望在大衛名下統一全國(三 17一19)。大衛的將軍約押,因為疑忌這位化敵為友的押尼珥,便把他殺了。押尼珥之死,除了令大衛憂傷(三33、34的哀歌)之外,亦令伊施波設驚惶起來;不久之後,他便被掃羅以前的兩個軍長刺殺而死(四2、3)。這兩個刺客希望藉此為大衛立功,但大衛卻不高興,並把他們殺掉。

在耶路撒冷成為全以色列的君王(五l一八18)

大衛的對手死了之後,大衛在希伯侖被立為全以色列的君主(五 1-5)。這時,猶大(這時包括了西緬、耶拉篾、基尼、拉哈勒,迦勒;撒上二十七10,三十29)與北部(以色列)聯合起來。年者從未全心全意接受猶大所擁立的王,大衛的孫兒羅波安在位時,南北分裂一觸即發,足以證明北方支派對南方的疑心。

(1)攻取耶路撒冷(五 6—16)。以色列入進迦南二百五十年後,卻因為迦南人死守耶路撒冷而不能控制此城。耶路撒冷是一座古城(參創十四 18),是大衛設立首都的理想地點,它位於國土的正中央,不屬南北支派,它的中立性,足以成為統一全國的理想地點。大衛軍兵攻陷此城的詳情極之模糊,但他們很可能是從一個水道進攻的(五8)。大衛攻城的時候,因著對耶布斯人的憎恨而用了心理戰術:城內的耶布斯人曾取笑他們的軍隊為瞎子瘸子,所以攻城時,大衛提到這嘲弄,以激起士兵上戰場撕殺的士氣。

攻取耶路撒冷之後,大衛立刻鞏固和美化他的首都。雖不及所羅門的氣派,但大衛建築計劃所表現的奢華氣氛,是掃羅最強盛的年日也想像不到的。單從大衛家族的人數(參三 2—5,五 13—16),已經知道宮室將會何等宏大。以色列人的生活方式開始改變了,大衛就是改變的策動者。耶路撒冷成為大衛自己的城市,裡面的軍隊不屬於任何支派,而是他自己擁有的。他有堅固的首都,能掃羅所不能——他由耶路撒冷出發,攻打非利士人的國土。果敢的大衛,對非利士人的戰略了如指掌,令他不單在戰場上得到決定性的勝利,而且還限制敵人不能踏出非利士地半步(五 17—25),達一百五十年之久,這是前所未有的勝利。

(2)宗教改革(六 1一七 29)。掃羅其中一個基本的錯誤,是他對宗教制度(尤其是聖所及祭司)毫不敏感。但大衛掌握到人民靈性傳統的重要性,所以努力加以推廣和發展。除非以色列的政治領袖同時也是宗教領袖,否則以色列難以真正統一。被掃羅忽視了很久的約櫃,由大衛帶到耶路撒冷,為它設立一座帳幕,因而使大衛之城不單是政治首府,也是宗教中心:這次行動,令大衛更能取得人民的效忠。大衛熱烈地參與(在端正嚴肅的妻子米甲面前,他可能是太活躍了)奉獻典禮,標明了他對以色列的神是何等敬畏,也令以色列人的信心鞏固起來。他這份聲譽,是他應得的,他從沒有失去它。

掃羅的興起,令先知撒母耳憂心不已;但大衛的登基卻得到拿單完全的支持(七1—13),先知照神所吩咐,宣布大衛及其後裔與神有特別的關係。拿單以亞伯拉罕之約的用字,應許大衛得「大名」(七9,「得名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樣」),國內人民安享太平,他和他的繼承者與神都有親密的關係;雖然神不允大衛為他建立一永久的聖殿,但卻保證他兒子可以這樣做。在以色列的宗教傳統,這盟約的重要性是不能忽略的。先知盼望將來會有一位大衛君王在榮耀中統治以色列(賽九6及下文,十一1及下文),此盼望便源自這盟約:先知排斥北國非大衛後裔的君主,原因亦出於此約;而新約更把耶穌治理萬民的權柄,追溯到耶穌的祖先大衛那裡去(太一1;路一32) 。

為了管理公眾崇拜中眾多的敬拜規則,大衛便委派撒督及亞希米勒作祭司(八17)。亞希米勒的父親亞比亞他似乎亦很活躍(十五24),也許他成為了「名譽祭司」,所以仍保持一定程度的影響力。這兩個祭司的家族,若追考其根源,可回到示羅聖所,或再追溯到祭司譜系的創始人亞倫那裡。不過,不是所有祭司都屬於亞倫的後裔,大衛自己的兒子們,有些也算在其中(八18)。撒母耳記下對官方宗教的描述非常簡單,但歷代志的記載則非常詳盡(代上二十三 1至二十九30),這個記錄見證了大衛的改革政策:以前在示羅簡單的聖所,在大衛手下漸漸改變,耶路撒冷詳盡的祭儀,因此便成為所羅門及其繼承者的管治特色。

(3)無與倫比的軍事成就(八1—18)。第八章是大衛軍事活動一個精簡的總結,部份細節則在下文的段落才有所交待(例如,他與亞捫人及敘利亞聯盟的衝突,第十章)。當各場戰爭塵埃落定,非利士人、以東人、摩押人、亞捫人,還有強盛的敘利亞城邦國——大馬色、瑣巴,甚至是哈馬,都受大衛控制或歸順他。以往的二十年內,以色列一直想擺脫非利士人的箝制。到了大衛上場后,非利士人的五大都會聯盟就破壞了,以色列的影響範圍也大為擴大,成了亞洲西部最強大的國家,疆土由沙漠伸展到地中海,又由亞迦巴灣伸到奧侖地河的哈馬邊境。

(4)治權中央化。大衛的宗教改革、軍事成就、政治及社會改組,處處都要求行政結構的重大改變。這結構的複雜程度是難以估計的。聖經有兩個大衛官員的名單(八15—18,二十23—26),他們包括:以色列的步兵元帥(約押):統轄非利士雇傭兵(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的領袖;上文提及的兩位祭司;兩位書記記錄官方、國家,及行政上的文件;以及一個掌管「服苦的人」的監督(此監督的職位可能不是長期性的),責任顯然是管理外邦來的勞工。這些官員沒有獨立的權力,王是每一方面(軍事、宗教,或政治)的絕對領袖,他會緊密監察官員的工作,擁有最後的決策權。

二十四章記錄先知強烈反對大衛的人口調查,是因為調查背後的動機有問題。它不只是為了計算人民的數目,而是決定各支派納稅及填補軍兵的能力。雖然以色列人在大衛領導下能夠不受外強幹擾,但在國內,人民的個人自由就比較少了。由支派聯盟到君主制的中央集權,所要求的調節是艱難的,而以色列人以後的歷史,都證明他們的調節不大成功。 


6 大衛 -大衛滿懷大志的兒子們

由神能領袖過渡至王朝領袖,其中遇到的困難,不能因著衛登基就可以解決。掃羅的子伊施巴力企圖繼位,後來便雅憫人示巴又煽動以色列人與他對抗大衛(二十1—22)。但更悲慘的是,有時奪權的力量竟是出自大衛家族之內。大衛應付國際及國家事務綽綽有餘,但對於家庭內的事卻不然——至少有三個兒子想奪取王位。他們的故事,充滿榮耀與羞辱、陰謀與反陰謀、愛與血腥、輝煌的成就與悲慘的挫敗。

這些故事記在「大衛宮廷歷史」之內(撒下九1至二十;王上一一二),被認為是古代最優秀的歷史作品:

「這故事的作者,對於一個故事戲劇性的結構,以及忠於事實和不加修飾地描述他所介紹的人物,都具有同樣的技巧。他置身於幕後,然而有少量的跡象(撒下十一27,十二 24,十七 14)顯示,他甚至認為歷史上最後的關係也是屬地事件與神的安排之間的關係。

這段宮廷歷史有很多宮廷生活細節和用語,表示作者很可能是宮廷成員一一可能是所羅門的女婿亞希瑪斯,或者是大衛的祭司亞比亞他。

大衛的能力與缺點(撒下九l至十一31)。

大衛對掃羅的家人十分仁慈,尤其記念約拿單,他對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的關懷,充分說明了他的心腸(九1—13)。米非波設是瘸腿的,這往往被視為神的審判,但王謙虛地要他領情的態度,因此就更形突出了(約九1、2)。東方古國習慣把敵對王族的男了殺掉,但大衛卻對對手的家人關懷備致。大衛遵守他對約拿單所許下的諾言,為他留後(參撒上二十14—17)。當基遍人於掃羅復仇的時候,大衛對此誓約的忠誠受到考驗,但他仍能堅持(撒下二十一1—6)。顯然米非波設因為大衛對他仁慈而至死忠心;雖然他的監護人和僕役洗巴在押沙龍叛變的時候,曾出賣他,離間他與大衛的感情,但他與大衛的關係,卻沒有受到影響(十六1—4)。

記載大衛與亞捫人爭戰的故事(十一1—27),把大衛的另一面表達出來。入侵的軍隊(尤其是亞述)通常在三月少雨至五、六月收成之間發動進攻,這時道路較干,而且軍隊可沿途取敵人的農作物作食糧。當大衛的軍隊出戰,大衛留在首都:他與迷人的拔示巴的謬事便在此時發生。大衛與拔示巴相好后,千方百計把他的丈夫烏利亞置諸死地,令他犯了姦淫之後再加上殺人之罪。拿單以寓言含蓄但又有力地責備大衛,足見這些偉大的先知,在以色列人的生活扮演何等重要的角色(十二 1—15)。王的主要責任是實行約的條文,確保社會每一階層都行公義,但他自己卻違反這約。在嚴正的先知面前,那無法否認的審判』令大衛頹然崩潰,他唯一的希望只是神的憐憫:他的罪留下惡果,拔示巴與他所生的嬰孩死了(十二15一19),他兒子們的道德操守也變得隨便鬆懈(例如暗嫩,十三1—39);不過神仍然憐憫大衛,赦免了他。聖經沒有隱藏或維護這位偉大的君主,只誠實地記載大衛在道德上跌倒,可見舊約的記錄真誠可靠。

押沙龍奪權(十三l至十八33)

一個強大的統治者必定有敵人,大衛也不例外。連年的戰事,令以色列軍兵士氣消減,他們長年披甲上陣,與大衛那批私人雇傭兵一起作戰。在宮廷內,因為大衛繼承權的問題,無疑會引起爭競猜疑,尤其在大衛各個妻子之間更甚。

大衛的長子暗嫩,蠻不講理地佔了同父異母的妹妹便宜,他本可以正正式式娶他瑪為妻,但他現在卻殘酷地拒絕她(十三1一19),這事立刻觸發了奪權的衝突。他瑪的兄長押沙龍(動機顯然非常複雜,一方面是為了妹妹受辱而起來報復,但其實也希望藉此除掉繼承王位的對手),因父王寬待暗嫩而懷恨於心,但他忍耐等候了兩年便把暗嫩殺死,然後逃到他母親家鄉亞米忽的基述王那裡去(20一39節)。

大衛的將軍約押是個有力的政治人物。他盼望令押沙龍與大衛和好,但卻被大衛悉破,不過他仍能成功地使王允許押沙龍回到耶路撒冷(十四 1—33)。押沙龍不可入宮見父王,但每天到城門處理爭訟事件,煽動申訴者不滿大衛的統治,並說:「恨不得我作國中的士師,就好為你們判決。」押沙龍個人的俊俏和魅力,以及那投機取巧的作風,再加上他奪權的陰謀,使他成為大衛一個嚴重的威脅(十五1—6)。潛伏的危機很快便成為公開的反叛:押沙龍終於在希伯侖自立為王(7一12節)。

當叛軍愈來愈強,大衛與他那批忠心耿耿的雇傭兵,只得一起逃出耶路撒冷。這位被追逼的王,光著腳爬上橄欖山,哀傷地蒙著頭,滿臉淚容,尤其使他痛心的是,他聰慧的謀士和朋友亞希多弗,也棄他投奔押沙龍(十四 30、31,十六 15—23);這個故事,可說是舊約其中一個最惹人傷感的故事。大衛委派忠心的戶篩,留在耶路撒冷探聽押沙龍的活動(十五 32—37,十六 16一19)。第十七章記載亞希多弗建議立刻追殺大衛,但這良謀被戶篩成功地阻止了,亞希多弗因此自縊而死。

大衛在約但河東鞏固軍力,又得當地向他忠心的群眾幫助,便差派三支軍隊攻打押沙龍,成功地戰敗叛軍。將軍約押非常現實,不理大衛的禁令,殺了押沙龍,因為他知道若押沙龍繼續生存,以色列就不能安享太平(十七 24至十八33)。

大衛晚年(撒下十八l至王上二46)。

大衛大衛
流亡在外的大衛,仍然為押沙龍而感到憂傷。他未曾回到耶路撒冷,另一次反叛又發生了,這次是由便雅憫人示巴策動的。大衛知道敵人會招欖掃羅那邊的人反叛他,所以立刻派亞瑪撒鎮壓叛黨:然而,最後的勝利仍要歸功給約押,他用巧計殺了未能及時完成任務的亞瑪撒,還控制了他的軍隊(二十1—26)。大衛起初沒有派約押攻打示巴,很可能反映出他極不贊成約押殺死押沙龍(十八 14、15)。

儘管當時以色列國很不穩定,人民對將來也缺乏信心,但大衛卻沒有積極選立他的繼承者。大衛尚在生,年紀最長的兒子亞多尼雅(三4),得到大衛的祭司亞比亞他及將軍約押支持,要求大衛立他為王位繼承人。亞多尼雅自行在隱羅結大設筵席,預祝登基,當消息傳到耶路撒冷,先知拿單及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催促大衛立所羅門為王。大衛答應了他的愛妻,以誓約膏立所羅門,又把他私人的非利士兵轉交給他,作為一具體的憑證:所羅門在基訓登基,以撒督為祭司、拿單為先知、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作將軍,亞多尼雅聞信后,歡樂立時變作悲哭(王上一1—53)。

亞多尼雅恐怕自己會喪命,便抓住祭壇的角,作最後掙扎。他要求所羅門起誓不殺他,而所羅門亦應承了他。但在大衛死後,他卻要求娶大衛的妻子亞比煞為妻。所羅門知道這項要求背後的政治含意,便在母親拔示巴代亞多尼雅提出此要求時,誓言要處決亞多尼雅。及后,所羅門以亞拿突代替亞比亞他(參耶一1),又按大衛遺訓殺了約押,作為他殺害押沙龍和亞瑪撒的代價,於是,所羅門的敵人都除掉了,可以安心統治以色列及猶大(王上二1—46)。王室世襲的方式自此被確立了四個世紀之久,耶路撒冷的君主都是大衛的後裔。

大衛雖然在道德方面曾經跌倒過,又不能處理家族的內部問題,而且政治手腕不甚可取,但他確是為以色列帶來最興盛的年日,因而成為了所有後世君王的典範。


7 大衛 -《大衛》雕像介紹

名稱:大衛
作者:米開朗基羅
時間:公元1501-1504年
材質:雲石雕像
規格:高2.5米,連基座高5.5米
收藏地:現收藏於佛羅倫薩美術學院

義大利雕刻家米開朗基羅在1501-1504年為佛羅倫薩政府創作的大理石雕像。表現迎戰敵酋歌利亞的古猶太少年大衛的英雄形象。

《大衛》,雲石雕像,像高2.5米,連基座高5.5米,米開朗基羅創作於公元1501-1504年,現收藏於佛羅倫薩美術學院。

米開朗基羅生活在義大利社會動蕩的年代,顛沛流離的生活使他對所生活的時代產生了懷疑。痛苦失望之餘,他在藝術創作中傾注著自己的思想,同時也在尋找著自己的理想,並創造了一系列如巨人般體格雄偉、堅強勇猛的英雄形象。《大衛》就是這種思想最傑出的代表。

大衛是聖經中的少年英雄,曾經殺死侵略猶太人的非利士巨人歌利亞,保衛了祖國的城市和人民。米開朗基羅沒有沿用前人表現大衛戰勝敵人後將敵人頭顱踩在腳下的場景,而是選擇了大衛迎接戰鬥時的狀態。在這件作品中,大衛是一個肌肉發達,體格勻稱的青年壯士形象。他充滿自信地站立著,英姿颯爽,左手拿石塊,右手下垂,頭向左側轉動著,面容英俊,炯炯有神的雙眼凝視著遠方,彷彿正在向地平線的遠處搜索著敵人,隨時準備投入一場新的戰鬥。大衛體格雄偉健美,神態勇敢堅強,身體、臉部和肌肉緊張而飽滿,體現著外在的和內在的全部理想化的男性美。這位少年英雄怒目直視著前方,表情中充滿了全神貫注的緊張情緒和堅強的意志,身體中積蓄的偉大力量似乎隨時可以爆發出來。與前人表現戰鬥結束后情景的習慣不同,米開朗基羅在這裡塑造的是人物產生激情之前的瞬間,使作品在藝術上顯得更加具有感染力。他的姿態似乎有些象是在休息,但軀體姿態表現出某種緊張的情緒,使人有強烈的「靜中有動」的感覺。雕像是用整塊的石料雕刻而成,為使雕像在基座上顯得更加雄偉壯觀,藝術家有意放大了人物的頭部和兩個胳膊,使的大衛在觀眾的視角中顯得愈加挺拔有力,充滿了巨人感。

這尊雕像被認為是西方美術史上最值得誇耀的男性人體雕像之一。不僅如此,《大衛》是文藝復興人文主義思想的具體體現,它對人體的讚美,表面上看是對古希臘藝術的「復興」,實質上表示著人們已從黑暗的中世紀桎梏中解脫出來,充分認識到了人在改造世界中的巨大力量。米開朗基羅在雕刻過程中注入了巨大的熱情,塑造出來的不僅僅是一尊雕像,而是思想解放運動在藝術上得到表達的象徵。作為一個時代雕塑藝術作品的最高境界,《大衛》將永遠在藝術史中放射著不盡的光輝。

為了藝術品的保護,《大衛》原作被放在佛羅倫薩美術學院中,同時在市政廳門前還矗立有一座複製品供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欣賞。

上一篇[跨嬰兒節]    下一篇 [無情的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