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說法1:大衛王David,名字的意思是「被蒙愛者」,猶太以色列國王(公元前1000—960年在位?),撲克牌中的黑桃K(其他3個King分別是紅桃查理、梅花亞歷山大、方塊凱撒)。 說法2:大衛王 Dawei wang:King David(公元前1011-971年)。以色列的第二個王,耶和華上帝選擇他替代掃羅。耶和華上帝應許說他的一個後代(即耶穌基督)將會永遠地統治大衛的王座(撒母耳記下7:12)。大衛是一個多才多藝的音樂家,寫了許多詩篇。

1個人簡介

大衛王

  大衛王

「耶和華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他的榮美,在他的殿里求問;你來打我,是用刀、矛、標槍,但我與你爭戰是奉上主萬軍統帥的名,他就是你所藐視的以色列軍隊的上帝」——大衛

2相關文章

大衛和他的女人們
太多的金戈交鳴,太多的腥風血雨,薩克雷說:戰爭奪取男人的血,女人的淚。讓我們再來看看大衛王身邊的女子們吧。她們柔弱婉約輕紗覆面,雖不是歷史的主角,卻象歌中的和聲,柔化了主題,渲染了氣氛,雖然有時也難免使歷史主題曲發生變調。大衛的后妃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三個女子:米甲、亞比該(Abigail)和拔示巴(Bathsheba)。
就象她的哥哥約拿單一樣,愛著大衛的米甲也在愛情和親情之間掙扎,雖然她欺騙父親縱大衛逃走,但她無法違抗父親將她轉嫁給他人的命令。然而,愛情發生和消亡就是這樣離奇,也許是和大衛多年不見,也許是後夫溫柔的愛感動了公主的寂寞芳心,當大衛一朝得勢命人將米甲帶回他身邊時,她和後夫帕鐵已經難分難捨了。雖然《聖經》上只有短短的一節:「米甲的丈夫跟著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送米甲的將軍)說:『你回去罷。』帕鐵就回去了。」(撒母耳下3:16)但字裡行間卻有多少凄慘意味,令人唏噓不已。
大衛找回米甲,是出於舊情難捨嗎?在分離的歲月里,大衛已經有了好幾個妻子。正象掃羅將米甲另配他人是對大衛的羞辱,找回米甲是大衛要洗刷奪妻之恨。再說,米甲已不單單是他個人婚姻中的一分子,而是前朝的公主,一個政治代號。新生政權立威於世之初,需要某種承上啟下的標記,米甲就起到了這樣的作用,新王亦藉此向世人展示了一種征服的姿態。在政治傾軋中輾轉求生的可憐女人,是無法發聲向強勢人物乞討一點感情的體恤。米甲剛回來時,《聖經》中沒有明確寫她的態度,電影中以這樣一句台詞加以發揮:「(米甲懇求大衛):請讓我回去!你有很多妻子,我的丈夫只有我一個。」
但《聖經》記錄了另一件事,表明了兩人感情的徹底破裂:大衛載歌載舞將尊貴的約櫃(安放十誡石版的聖物)迎接進城,米甲看見他手舞足蹈的樣子,發出尖刻的嘲笑:「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啊!」譯成更直白的話就是:「你今天跳舞的樣子好醜,連大腿也露出來了。很光榮嗎?」大衛的回答毫不留情:神讓我廢了你父親和你的全家人,立我為以色列的王,在神面前,我是輕賤的;在人面前,我卻是尊貴的。此話直戳米甲國破人亡的痛處,夫妻情分已經蕩然無存。然後,《聖經》淡淡地加了一句:「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撒母耳下6:21-24)可見,此後米甲被打入冷宮無人愛惜,凄慘地守了一世活寡。不過,比起掃羅其他的親屬們遭到大衛王的無情清洗,米甲至少還「幸運地」留下了一條命。
不知讀到此時,大衛是否還是你眼中那純真的英俊少年?為了敘述連貫,我已略去了他在東征西討時的種種狡黠計謀和殘暴屠殺。如果用張愛玲的一句話來總結大衛和米甲的故事:「沒有一段感情不是千瘡百孔的」,那麼,也可以決斷地說:沒有一雙政客的手是乾乾淨淨的,沒有一顆政客的心是完整無缺的。然而,大衛並不因此失去他在聖經人物中的獨特魅力。我們不必苛求古人。神若是想找一個完美的人來帶領他的選民,只怕直到今天以色列人仍群龍無首。
和命運多舛的米甲公主相比,大衛在流亡歲月所娶的另一個妻子――亞比該的故事則象一場輕鬆的喜劇。剛開始時,亞比該也是苦命,她是聰明俊美的婦人,可丈夫財主拿八卻剛愎凶蠻,她遂成了一朵插在牛糞上的鮮花。大衛初來乍到,禮貌地派人向拿八問安,以示友好,卻挨拿八一頓臭罵:「什麼人?俺沒聽說過!近來悖逆主人的逃奴不少,俺可不屑和不知來歷的人交往!」其時,大衛已是王婿,威震天下的將軍,拿八的話足見其人是何等糊塗顢頇。這話果然惹惱了大衛,他拍案而起,發毒誓道:「凡屬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個到明日早晨,願神重重降罰與我!」(撒母耳上25:22)
幸虧賢妻亞比該知道了混蛋老公得罪了大衛,她當機立斷準備了豐厚的禮物,騎驢趕車半道截住了殺氣騰騰的大衛和他的大隊人馬。大衛沒想到這攔路的美貌婦人既恭謙可愛又有口才。她伏拜在地,先罵老公愚頑,又解釋自己不知實情,再婉轉地表示,大衛若為此事大開殺戒將會良心不安,同時獻上厚禮,恭維大衛將成為以色列王。一番話說得大衛耳朵舒服,眼睛舒服,渾身都舒服――我們只能記錄她的言辭,無法重現那些使言辭更具魅力的溫柔眼神,清脆語音,曼妙姿態。總之,大衛呵呵一笑收刀入鞘,一場血光之災無影無蹤。亞比該,水樣的女人,澆滅了大衛復仇的烈火――正合了中國的古話:「妻賢夫禍少。」
等到亞比該擦著冷汗回到家裡時,拿八還萬事不知,吃喝快活得很呢。看他醉得厲害,亞比該等他第二天頭腦清醒了才把事情說了一遍。拿八頓時呆如木雞,魂不附體,十天之後,一命嗚呼。喪事的消息傳到大衛那裡卻成了喜訊。多日來,那女子的品貌令他心醉不已,那女子的歸屬令他好生遺憾。這下天從人願,他立刻打發人去向亞比該求婚。俏寡婦亞比該一點也不扭捏作態,大大方方地向使者說:「我願意給大衛洗腳」,然後,「立刻起身,騎上驢,帶著五個使女,跟從大衛的使者去了。就作了大衛的妻。」(撒母耳上25:42)
和米甲的初戀帶著政治陰謀的烙印,與亞比該的邂逅沖淡了戰爭的血腥,但從拔示巴那裡,大衛既品嘗了偷情的甜蜜,也飽受了墮落的苦澀,她的驚人之美卻勾出了大衛人性中最醜陋的一面――她是他的罪中的愛侶,使他陷入莫大的痛苦和深重的懲罰。(撒母耳下11)
功成名就之時,大衛王開始沉溺於安樂了。他派諸將四處征討,自己卻在太陽平西時才從床上懶散地起來。當他在王宮的平頂上無聊漫步時,突然看見了民間某處院落中有個女人正在沐浴。(我一直很好奇:他的視力怎麼那麼好?希望考古學家能找到一具三千年前的望遠鏡。不過,也許以色列沒有紫禁城那樣的森嚴建築,君臣百姓都住得很近,方便互相觀賞。)在所有偷窺樂事中,以偷窺美女洗澡最富刺激。大衛調查了她的身份,得知她是一個軍人的妻子,丈夫出征在外為國賣命,大衛卻還不死心,毫無愧疚地召她入宮……不料一場偷歡珠胎暗結,為了掩蓋穢行,大衛開始了一系列的偽善、假冒、忘恩和謀殺……
大衛王召回了拔士巴的丈夫烏利亞(Uriah),一陣東拉西扯后,讓他回去和老婆團聚。誰料烏利亞是個正直的軍人,當戰友們在浴血奮戰時,他不肯獨享魚水之歡。大衛無奈,派人灌醉他,烏利亞還是沒有就範。最後,大衛想出了一條毒計:讓烏利亞帶信給他的上司,信中是一道殺掉烏利亞的旨意。這招借刀殺人比起當年掃羅借非利士人之手害大衛更加陰險可怖。
先姦淫,后兇殺,一個虔信上帝的人卻連犯十誡中的兩條。但不要以為大衛得償所願,因他是蒙神愛的人,越是蒙神愛的人,神的管教也越嚴厲:「從此以後,」先知拿單厲聲對匍匐認罪的大衛說,「刀劍必永不離開你的家。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他們同寢……」(撒母耳下12:10)神說到做到,第一個懲罰就是擊殺了大衛和拔士巴的頭生子。雖然大衛痛悔不已,作歌道:「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詩篇51),但恐怖的詛咒還是一條一條地、緩緩地在大衛的家中應驗了。但是神還是憐憫的神,由於大衛的悔過更新,神把所羅門賜給了他,這位歷史上最有智慧的王就是出自拔示巴。因為大衛的錯誤,他不能修建聖殿,而這個任務是由所羅門王完成的。
結語
Who』s Who in the Bible 中說:大衛是舊約中性格最鮮明的人物,他不象亞當那樣懵懂未開,不如摩西那樣威嚴懾人,沒有所羅門的莊嚴宏大,也不似以賽亞深沉淵博,但他比他們任何一個都更加人性化,多側面。
以世俗的眼光來看,大衛的一生可謂完滿幸福,外表出色,多才多藝,財富、權柄、戰功、國土、美人、運氣、多子,哪一項都不缺,然而《聖經》上也記載了他那麼多悲傷的時刻:被掃羅憎惡驅趕,和摯友生離死別,目睹孩子生下便死……在本該大賀勝利的時候,他總是無法痛飲歡慶的美酒:他登上了王位,卻失去好友約拿單;他保住了王位,卻失去愛子押沙龍;他和拔士巴的愛情更招來了禍事連綿……對一個深愛孩子的父親來說,詛咒加在子女的身上,真比加在他自己身上還要痛苦百倍!
是什麼使得大衛的王冠如同荊冠,萬般榮耀中亦有錐心之痛?只因為他充滿了人性,所以有人性的軟弱和光芒。他不是一個徹頭徹尾利欲熏心的政客,可以面不改色地跨越親朋好友的屍體;他也不是一味貪慾始亂終棄的男人,他甘願為來路不正的愛情飽受懲罰;如果他視王權如同生命倒好,消滅押沙龍的叛軍之後,他本可以舒心地安享勝利!大衛的命運幾番起伏,一生充滿了悖論,他總是帶著悵然若失的心登臨光輝的頂端。他的過犯和他的功勛一樣醒目,只因神對他的厚愛和管教也一樣沉重。這才是一個活生生的大衛,赤裸地袒露著他的一切,等待後人的評價。也許評價已無意義,深愛和嘆息籠罩了合上《聖經》后的全部心情。

3大衛雕像

500多年前的一天,名雕刻家米開朗基羅對一塊被損壞過的、閑置了半個世紀的巨型大理石說:「我看見在這塊石頭內有一位天使,我必須讓他出來。」於是,大師剝離了所有遮蔽天使面貌的石料,將他的容顏體態展現在世人面前……在人們驚嘆的目光里,一位英俊而健美的少年橫空出世,他側身而立,左手扶肩右手下垂,雙目凝視遠方,堅定毅然的眼神微微含怒。他就是《聖經》中擊敗巨人哥利亞的牧童,名叫「大衛」的美少年。此時此刻,他正準備用投石器擊打敵人。大師以一種靜態的美捕捉到了一個激情爆發前的瞬間,讓凝固的雕像包含著永恆的張力,整整五個世紀過去了,他的力與美仍令人激動不已。

4電影

類型:DVD
出品:派拉蒙
片名:《大衛王》King David
年份:1985年
導演:Bruce Beresford
主演:李察·基爾Richard Gere
片長:113分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