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孤兒院科倫坡大象孤兒院

目前世界上存在兩所大象孤兒院,分別在斯里蘭卡和肯亞。這裡主要是收養無家可歸的、陷阱受重傷、脫離群體迷途、因戰火負傷及患病的幼象。孤兒院定時向遊人開放,一些經過訓練的大象還表演節目,以吸引遊人募捐。大象孤兒院是幼象們的天堂,也是遊客們的參觀勝地。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認為大象孤兒院的建成對大象而言是「難得的勝利」。

1野生大象現狀

象群

象群
對於野生大象而言,眼下這個時代是一個充斥著悲傷和各種危險的時代。大象是地球上非常古老的一種動物,它們總是能依靠著驚人的記憶力在自己的領土上往返遷徙。如今,它們的領土不斷被人類蠶食,而它們自己也面臨著被人類獵殺的危險。一份1979年的調查報告顯示,當時整個非洲的大象約有130萬頭,而如今只剩下50萬頭;亞洲的大象更少,只有不到4萬頭。然而即使大象的數量在不斷減少,人類和它們的衝突仍然在加劇。在非洲,當地村民和大象的衝突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在這種情況下,無家可歸的大象孤兒日愈引起人們的重視,大象孤兒院也應運而生。1975年,斯里蘭卡野生動物局為無家可歸的幼象修建了世界上第一所「大象孤兒院」。1987年,肯亞首都內羅畢市郊也成立了一間「大象孤兒院」。

2斯里蘭卡

經營模式
位於斯里蘭卡一家大象孤兒院里的大象在工作

  位於斯里蘭卡一家大象孤兒院里的大象在工作

為減少政府財政負擔,大象孤兒院定時向遊人開放,一些經過訓練的大象還表演節目,以吸引遊人募捐。在「孤兒院」里,遊人可自由地給大象餵食,與這些龐然大物進行「零距離接觸」。
「孤兒院」逐漸成為當地著名的旅遊景點,一家名為「馬克西莫斯」的造紙公司也因此火了起來。這家公司的經營訣竅是「就地取材」———將象糞變廢為寶,加工處理成能登大雅之堂的紙張。用象糞製成的紙類產品已遠銷日本、歐洲和美國,連一些世界知名政要都用過這些產品。
象糞里含有大量纖維,1公斤象糞可造60至66張A4大小的紙張。目
餵養小象

  餵養小象

前,這家公司生產的紙張分深色和淺色兩類,以棕櫚枝葉為食物的大象的糞便製成深色的,吃椰子的大象的糞用來製作淺色的。雖然兩種再循環紙用了75%的象糞,但由於使用特殊工藝,產品不僅沒異味,而且手感十分細膩。
由於公司就設在「大象孤兒院」旁邊,新鮮原料源源不斷。創辦以來,該公司每天可處理兩噸象糞,規模從最初的7人增加到122人。2002年,斯里蘭卡前總理維克勒馬辛哈訪美時,曾把該公司的產品當禮品贈送,布希總統得到了有金色花紋的象糞信紙和信封等;「第一夫人」勞拉拿到有葉形花紋的精美書寫紙;鮑威爾則收到了帶有肉桂和香蕉香氣的再循環紙。
背景
肯亞境內生活著大約2.3萬頭非洲象,在這裡大象是被譽為國寶的「五大動物」之一。然而,由於人為的破壞,肯亞大象死於偷獵、過度放牧和乾旱的事故層出不窮,因而也存在不少急需救助的小象,否則它們將在烈日下過早夭亡。於是在1987年,肯亞首都內羅畢市郊也成立了一間「大象孤兒院」。  這所由大衛·謝爾德里克野生動物基金會設立的大象孤兒院,是目前世界上在救援和治療大象孤兒方面做得最成功的公益機構。從1987年成立至今,已有約150頭小象從「大象孤兒院」重新走回草原和森林。
這裡的大象孤兒來自肯亞各地。它們有的父母被盜獵者殺害,有的因乾旱被困在乾涸的水源地,有的因和人類發生衝突而失去親人。這些孤兒不僅需要物質上的幫助,它們心靈上所受的創傷更需要人來安撫。在孤兒院里,這些小象被人們精心照料著,享受曾經失去的「家的溫暖」,當它們被治癒且情況穩定后,就會送往一百多英裡外的察沃國家公園,在哪裡學會逐漸適應野外生活,並最終被放歸大自然。
領養模式
每天來「孤兒院」看小象的各國遊客有400多人。在每年6月至9月適合旅遊的旱季,參觀者更多。孤兒院還鼓勵遊客認養小象:花50美元,就能在千里之外認養一頭象寶寶並在「孤兒院」開辦的網站上隨時了解它的情況。
澳大利亞遊客賽琳娜去年認養了一頭叫「迪達」的小象。迪達的母親死在偷獵者槍下。2007年它來到「孤兒院」時只有4周大。如今,迪達已經擺脫孤單,成長為象群中的「女家長」。再次造訪孤兒院的賽琳娜特別興奮,不斷向身邊的遊客展示迪達的照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