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大黃(四兩) 酒浸一宿,水三升煎之,分三服,不已再作。 癲狂病者,此方主之。 多怒為癲,多喜為狂。癲者,精神不守,言語錯亂,妄見妄言,登高罵詈是也。狂之始 發,少卧少飢,自賢自貴,妄笑妄動,登高而歌,棄衣而走是也。癲病者,責邪之並於肝。 狂病者,責邪之並於心也。此皆實證,宜瀉而不宜補,故用大黃以瀉之,取其苦寒,無物不 降,可以瀉實。又必數日後方可與食,但得寧靜,便為吉兆,不可見其瘦弱減食,便以溫葯 補之,及以飲食飽之,病必再作。戒之戒之!緩與之食,方為得體,故曰損其谷氣,則病易 愈。所以然者,食入於陰,長氣於陽故也。
上一篇[何禹]    下一篇 [黑暗料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