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天上的樂園天上的樂園
【名稱】天上的樂園

  【類別】油畫 、 名畫

  【年代】此幅祭壇板三聯畫約作於1505~1510年間

  【作者】赫羅尼姆斯·包西(一譯博斯)

  【規格】其尺寸分別為:左翼220×97厘米,中央220×195厘米,右翼220×97厘米。

  【屬地】現藏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簡介】

  此人受當時尼德蘭著名人文主義思想家伊拉斯謨進步思想的影響較深,在反異族侵略與反封建鬥爭中,他表現了自己反抗性的一面,他就是赫羅尼姆斯·包西(一譯博斯)。他原名赫羅姆斯·凡·阿肯,後來用自己的出生地北弗蘭德里亞省的赫托根包西作藝名行於世。他生於1450年前後(一說1462年),卒於1516年。他這種寓言般的幻景畫,過去一直被人看成是逗人取樂的魔幻畫而未予重視,但近一世紀來學者們的研究成果,改變了上述看法,認為這些畫雖然具有地方的宗教畫遺風,是從中世紀傳襲下來的,但也不都是民間畫風的變種,有著象徵性的哲學含義。那些光怪陸離的形象,正是曲折地反映社會心理的一種世態寫照。近世的許多新流派繪畫都從他的荒誕不經的繪畫中受到了啟發。這裡欣賞的一幅《樂園》(又稱:《天上的樂園》)。它採用大型祭壇畫形式,描繪了人間罪惡生活中種種奇幻而又宏偉的寓意場景。

  這幅畫完成於他的藝術的最成熟時期。畫家以豐富的想象力,描繪了天堂、夏娃的創造(在中間一塊祭板),最初的誘惑(左側祭板)和墮落(右側祭板)等幾個場面,運用他特有的寓言性形象諷刺了世間飲食男女的種種怪相,構成一幅雜亂無章的幻想場景。我們已無法逐一地去解說畫面上的人物與情節含義,它簡直是一種大雜燴。畫面共分三塊畫板,分別展開所謂的宗教傳說,但以生動具體的形象,對宗教傳說作了許多似是而非的串聯和幻想。綜觀全畫,似乎充滿著美、情慾、飄忽的想象和人間一切尋歡作樂的夢幻。每一個形象都是具體而微妙的,顯示了畫家的寫實才能和肖像畫的技巧。有的部位男女人體層層疊疊,摩肩接踵,呈現出千姿百態的醜樣,他們懷著不可滿足的慾望,在人群中嘈雜紛紜。在畫家看來,人類本身就是一個安東尼的化身,限於當時社會意識的制約,畫家沒有去赤裸裸描寫人間的種種慾望,而是以魔幻般的想象力作各種象徵表現。一些人在氣泡般的透明薄膜里,影影綽綽地似乎在擁抱,一朵大花從氣泡中盛開,一個女人的屁股開出了花朵。人們象密集的蟻群一般在地下蠕動著,有的興高采烈,有的面目可憎。眾多的小人物以不同的手勢展示自己的嚮往。中央一個畫面是以熙熙攘攘的人群布局為軸心的,共分成幾個層次:第一層,神奇的天堂;第二層,構成圓形地形的無節制的追逐,人人在策馬揚鞭,但整個運動總在無盡頭的迴旋中進行著;第三層,夏娃後代的生活相,有的匍匐,有的直立,各有自己的樂園,也有各自的彷徨。 在這個極樂世界里,風景與建築物都是幻想的,它們與怪異人畜等物相互交織著,是罪惡生活的隱喻,人物都彷彿是從黑暗中生長出來的嫩芽,布滿在整個空間。左側一塊板面展現了一種寧靜的大自然景象,各種生物在悠閑地生活著,一切顯得恬淡,寧靜。亞當與夏娃在上帝指引下過著他們田園般的美好生活。左側的畫面則紛亂雜沓。遠處是被戰爭籠罩著的陰霾,前景上各種勢力在爭鬥,一對大耳朵中間裝上刺刀,就成了攻城的利器。女人象牲口一樣,赤身裸體地被統治者駕馭著,權欲和紛爭是一對不可調和的雙生子,魑魅魍魎就在這裡孳生髮芽。總之,就如包西在另一幅三聯畫所用的一句尼德蘭箴言所說的:世界是一個乾草垛,人人在上為所欲為。

  這種對社會進行抨擊性的寓意諷刺,據說是來自於尼德蘭民間傳說和民間藝術。我們還知道包西參加過一個上演神秘劇的半宗教半戲劇性的兄弟會。這種組織往往與民間藝術結下不解之緣,後來畫家對這種組織持什麼態度,無法查考。但這一幅畫上還有更深一層意思,即他要為這種自詡具有自由精神的兄弟姐妹們的這一異教教派傳神寫照,將人類的罪惡生活幻想地表達出來。這個教派的成員宣稱自己有聖靈附體,認為即使沉湎在各種肉體享受中也是絕對純潔的。為了表現這種可笑的自欺欺人的行為,包西在畫上把各個細節都畫得精細而又離奇,不僅植物和動物,連廚房等用具都加以誇張。他畫上的一切,讓人看后總感到百思不解,有的簡直莫名其妙。為了展示這些奇趣,他故意把地平線擺得很高,可在前景上描繪更多的人物活動情節。

  包西是尼德蘭中世紀晚期的重要畫家,歷史賦予他在人類大醒悟前夕思考各種問題的權利,他之所以敢於採用抽象概念來作畫(此類畫被公認為是出自他的手筆的,約有35~40幅),就因為他想揭示而又難以直言,所以學術界尊他為對人生具有深刻洞察力的天才畫家。他的作品都不標年代,除了作畫以外,他還為教堂設計祭壇裝飾和玻璃窗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