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劇 名】:天下


  【集 數】:42集
天下電視劇
天下




  【年 份】:2006年


  【格 式】:RMVB


  【語 言】:普通話


  【字 幕】:簡體中文


  【導 演】:吳子牛


  【主要演員】:宋佳、王亞楠、王繪春、蔣欣、張鐵林、聶遠、杜志國、萬弘傑、饒敏莉、宗峰岩、邢宇飛、黑子


  【內容簡介】:明朝末年天啟年間,皇帝昏庸,奸臣當道。大太監魏忠賢利用掌管特務機關錦衣衛和東廠的便利,殘害忠良,一時間朝廷要臣大 多聽命於魏忠賢。他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千歲爺。正直的東林黨人不堪閹黨的惡行,密謀反抗。可是不久京城接連發生東林黨人被謀殺的重案,首當其衝的就是刑部尚書王大人。東林黨領袖楊鏈在信王的支持下,帶著義子錢嘉義趕赴遼東,打算聯合遼東總兵熊延弼一起彈劾魏忠賢。半路上遭到神秘殺手的追殺,雖然他們逃出生天,但是熊延弼大人的貼身保鏢遇害,受命追查此案的東廠人士在熊大人貼身保鏢的身上發現了多封女真部落寫給京城要員的信件和銀票。東廠認定熊延弼夥同京城東林黨人私通女真部落妄圖推翻大明江山。熹宗帝大怒,責令魏忠賢嚴查。遼東總兵熊延弼被誘騙被捕,楊鏈躲進信王府暫避風險。但是,隨著東廠和錦衣衛對東林黨人的大肆追捕,楊鏈的處境也岌岌可危。楊鏈為了保護信王,不顧義子錢嘉義的反對,毅然走出信王府,來到紫禁城外,高讀著《奏魏忠賢二十四大罪狀》,直到北東廠鷹犬所抓。


  為了營救熊延弼和義父,刑部給事中錢嘉義在信王的暗中支持下,追查暗殺熊大人保鏢的神秘殺手。就在錢嘉義逐漸找到事實真相之際,魏忠賢加快了迫害東林黨人的步伐,他欺瞞皇上下旨殺害了熊延弼和楊鏈。錢嘉義的拯救行動功虧一簣。在燈市口,臨刑時,突然有兩個蒙面人來劫法場,一時場面大亂,但是畢竟兩個義士人單力薄,楊鏈和熊延弼還是血灑燈市口。錢嘉義悲痛欲絕。


  劫法場的是楊鏈的老友妙雲師太和義女慕容秋。慕容秋不顧師傅妙雲師太的反對,執意留在京城為義父楊鏈報仇。她和丫鬟小紅悄悄跟蹤魏忠賢,並在紫禁城外暗殺魏忠賢,沒想到魏忠賢武藝高強,躲過一劫。這次暗殺讓魏忠賢和同夥奉聖夫人客巴巴驚恐萬分,他們認為是王爺們在縱容東林餘黨在有意和他們作對。魏忠賢和客巴巴利用熹宗帝對三位王爺的疑心,煽動皇上下旨讓三位王爺即刻赴藩。這讓信王和皇后對大明江山的未來憂心忡忡。


  天啟六年冬季,皇帝為給三位王爺赴藩餞行,特意在紫禁城乾清宮設宴,並邀親弟弟信王作陪。誰想得到,在乾清宮門外竟然遭到一群事先埋伏好的殺手行刺。幸虧殺手的行蹤被暗中監視魏忠賢的慕容秋髮現,慕容秋把情況告訴了正在為義父翻案的錢嘉義。錢嘉義在無奈之下,暗中通知錦衣衛百戶羅雲鵬,好在羅雲鵬帶人及時趕到,挫敗了這起陰謀。皇上大怒,著令魏忠賢查清真相,緝拿真兇。根據殺手的指控,信王成了陰謀的幕後黑手。同時救駕有功的錦衣衛百戶羅雲鵬也牽連在內。大明江山面臨著創立以來的最大危機和最大的冤案。就在案件最關鍵的時刻,三位蒙面殺害皇上的殺手竟然從東廠詔獄里逃跑,這讓魏忠賢又驚又怕,他加緊了對信王的誣陷!


  以內閣首輔韓廣、兵部尚書崔呈秀、刑部尚書楊寰、錦衣衛緹帥田爾耕、東廠鎮撫司許顯屯等朝廷要臣,拿著信王密謀謀殺皇上的鐵證來見熹宗帝。熹宗帝震驚萬分,不得已指使東廠軟禁信王進行審查。信王被抓,讓錢嘉義和信王夫人焦急萬分,他們去求助三位王爺。可是三位王爺已經被嚴令出城踏上赴藩之路。錢嘉義追蹤而去。同時,魏忠賢已經密謀派殺手殺害三位王爺。錢嘉義趕到黑石鎮追上王爺們,沒想到遇到江湖上著名的殺手組織鐵磯堡的人在追殺王爺們。雖然錢嘉義和隨同保護王爺的羅雲鵬挫敗了鐵磯堡的陰謀,但是暗藏在錦衣衛中間的東廠殺手對瑞王爺施放了毒針。瑞王爺中巨毒,生死未卜。錢嘉義和羅雲鵬不得已只好抬著瑞王爺趕往青峰山求助神醫餘人懷。在半路上又中了東廠殺手的埋伏,惠王爺和桂王爺也相繼中了毒針,生命垂危。錢嘉義和羅雲鵬他們抬著三位中毒的王爺好不容易來到了青峰山卻看到餘人懷已經被刺身亡,經過種種的鬥智斗勇,餘人懷的獨生女余倩兒終於看在錢嘉義的面子上答應為三位王爺解毒。這時,田爾耕已經帶著錦衣衛的大隊趕來,為了逃避田爾耕地追殺,余倩兒給三位王爺服藥讓他們詐死騙過了田爾耕。


  三位王爺的「屍首」被抬回京城,錢嘉義和余倩兒及時趕到給他們服了解藥,三位王爺起死回生。他們立刻趕到紫禁城,在皇后的幫助下面見皇上彈劾魏忠賢。熹宗帝大怒,下令文武百官立刻到乾清宮義事。魏忠賢得知情況突變,跪在熹宗帝寢宮到乾清宮的路上,負薪請罪。熹宗帝的奶媽客巴巴也跪求皇上看在魏忠賢救過他的性命的份上寬恕他。內閣首輔韓廣在魏忠賢的威逼下,也慌稱魏忠賢患病在家所有案子的調查都是他和錦衣衛緹帥田爾耕所為,自己是受了田爾耕地欺騙。熹宗帝經不住魏忠賢話客巴巴的花言巧語,當著百官的面赦免了他,卻下令對田爾耕和韓廣嚴查!田爾耕被逼「自殺」,韓廣被魏忠賢滿門抄斬!一時間三位王爺和東林黨人要求你洗去怨案,魏忠賢煽動文武百官跪在紫禁城前要辭官而去。熹宗帝面對整個朝廷百官的威逼,驚恐萬分,只好屈服此案到此為止不再牽涉其他官員。


  本來三位王爺打算拯救信王於無辜之中,可是田爾耕地「遺書」說他的所作所為都是信王指使的,信王準備推翻熹宗帝自己當皇上。熹宗帝在登位之初,鄭王妃曾經聯合三位王叔準備廢掉性格軟弱的熹宗帝,而立福王為帝。雖然在魏忠賢和客巴巴捨命保護下,熹宗帝最後終於登基,但他對王爺的疑心一刻也沒消除。所以他勒令魏忠賢和三位王爺一起審理信王謀反的案子。東廠請了錢嘉義的同事刑部最能幹的師爺袁大均作狀師,而信王則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錢嘉義身上。證據對信王很不利,出了三個謀殺者的證詞外,信王府的管家周二爺也指證信王謀反,面對鐵證,錢嘉義一時間束手無策。在刑部大堂,你來我往,唇槍舌劍,連信王都已經絕望的想自行了斷,沒想到峰迴路轉,錢嘉義竟然憑藉智慧和機智,起死回生,為信王洗去了冤屈。正當大家都沉浸在喜悅之中時,錢嘉義卻處在情感的痛苦中。原來餘人懷就是父親和義父的同鄉好友余江南,父親在他幼時就跟余家定了娃娃親,余倩兒就是他媒妁在身的未婚妻。難怪余倩兒會看在錢嘉義的面子上救了三位王爺的命。錢嘉義即為和余倩兒重逢而高興,又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青梅竹馬的師妹慕容秋。


  在四位王爺的鼓動和擔保下,錢嘉義和余倩兒成了親。慕容秋失意而去,羅雲鵬有感官場險惡,也隨慕容秋而去。他們一路上都被東廠殺手追殺,最後終於逃到了湖北妙雲山才得以喘息。


  此時,錢嘉義和妻子孤身留在京城。雖然他在信王擔保下升職位刑部右侍郎,可是他卻又一次捲入到一個更大的陰謀中。更令他意外的是懷孕在身的妻子竟然在眾目睽睽下武功高強,逃出了東廠的抓捕。錢嘉義不明白毫不會武功的妻子何以會變成俠女?在東廠,妻子被指控為在乾清宮外謀殺皇上在逃得三個殺手之一。錢嘉義蒙了,如果是這樣,自己作為謀殺皇上兇手的家屬也會被滿門抄斬!


  信王不顧自己安危,願意全力為錢嘉義擔保。錢嘉義被從東廠放出來,他發現整個京城沒有一個人敢為他妻子辯護,沒辦法錢嘉義只好選擇自辯!他到獄中見到妻子,從妻子口中得知:本來余江南和余倩兒打算到京城去找錢嘉義和楊鏈,可是沒想到他們的行蹤被仇人魏忠賢發現。他讓忠字門殺手組織的老大姜騰鮫控制住余江南,並脅迫余倩兒加入忠字門以要挾余江南。沒辦法,他們父女只好留在忠字門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雖然余倩兒加入了忠字門,可是由於父親有病,她一直在青峰山侍侯父親並沒參與到乾清宮的謀殺陰謀中。錢嘉義明白,魏忠賢之所以誣陷余倩兒就是為了通過打擊自己,扳倒信王。信王和魏忠賢兩大政治勢力的生死較量又一次開始!


  錢嘉義為了妻兒幾乎在毫無勝算的前提下開始了求生的搏鬥,他發現沒到自己絕望時總會有神秘人在幫助他,而且這個人一步步引導他接近魏忠賢涉嫌幕後的鐵證。錢嘉義明白有人在利用自己推翻魏忠賢,到底是敵是友?錢嘉義一時間如墮迷霧、莫衷一是。陰謀套著陰謀,殺機之後還有殺機!

上一篇[異度魔界]    下一篇 [《加倍賠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