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在進入事件本身之前,我們先來簡單介紹一下「天文之亂」的兩位主人公——伊達稙宗與晴宗這對著名的自相殘殺的父子。

  伊達稙宗(1488~1565)

  生於長享2年,卒於永祿8年6月19日,享年78歲,山號直山。父親是伊達太膳大夫尚宗,母親是上杉氏當主定實的女兒,夫人為奧州有力豪族蘆名氏的女兒台心院。他共有11子和6個女兒(也有說是14個兒子的),這些子女中大多數都在他的軍事與外交政策上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被用來過繼或聯姻。在戰國初期,如此大規模地使用自己的親生子女來作為交易的工具,伊達稙宗也算是一個奇特的現象吧。據史料記載,他的14個兒子分別是晴宗、義宣、實元、玄蕃丸、宗澄、四郎、晴胤、宗清、宗殖、宗榮、綱宗、元宗、康甫、七郎。當然,這裡面的玄蕃丸、四郎、七郎這三個沒有正式名字的兒子是否早夭,抑或是被重複了,就不是很清楚了。總而言之,稙宗像個生育機器一樣產下許多的子女,然後將子女們像工具、貨物般地使用出去,以達到自己在軍事與外交上的目的。

  稙宗是伊達家第14代當主,在他擔任家督時期,由於不斷使用外交與軍事手段,使伊達家的勢力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既進行了大規模的擴張,出現幾乎制霸整個奧州的局面;也出現了重大的衰退,使伊達家從他以後兩代直至重孫政宗初期領土都不斷縮減。根據記載,當政宗元服的時候,伊達家的領土已經只剩下伊達、信夫、伊具等郡了,石高約為二十萬石左右。

  伊達晴宗(1519~1577)

  生於永正16年,卒於天正5年12月5日,享年59歲,山號保山。伊達氏第15代當主,奧州探題、左京大夫。他是伊達稙宗的嫡男,正室夫人是豪族岩城重隆之女久保姬。他有6個兒子:輝宗、親隆、政景、昭光、盛重和直宗。

  由於對父親的政策不滿,尤其是反對將弟弟實元過繼給上杉家,晴宗興兵反對父親稙宗,將其幽閉。不久稙宗被家臣救出,率軍討伐逆子,這場內亂逐漸發展成了了著名的天文之亂,並將奧州各勢力都卷了進來,使得伊達家的勢力急劇衰退。後來在將軍足利義輝的調停下,父子停戰,他繼承了伊達家當主之位,並且敘任奧州探題之職。繼位后,他將居城遷到出羽國米沢城,並採取了與父親同樣的聯姻、過繼手段,先後與岩城、二階堂、留守、石川、蘆名、佐竹等勢力結成親戚。在他擔任家督後期,與嫡子輝宗產生對立,隱居於信夫郡杉目城。

  好了,主人公都出場了,那我們言歸正傳,來講一講這個事件的情況吧。

  伊達家從第11代當主持宗以來,就不斷向幕府進貢大量金錢,希望能得到陸奧守護一職。到了稙宗這一代,他終於在永正14(1517)年從當時的將軍足利義稙處拜領一字「稙」,並擔任了左京大夫之職。到了大永2(1522)年12月,稙宗終於達成了曾祖父伊達持宗以來的願望,成功地敘任了「陸奧國守護職」。雖然當時幕府已經衰微,但是能夠得到這個職位,至少表明幕府已經承認了伊達家在奧州地區的統治權。伊達在軍事、外交、經濟等方面的活動就得到了主動權,變得名正言順。按照我們的說法,就是拿到「尚方寶劍」了。從此,稙宗在外交和軍事方面的表現更加活躍了。

  但是,奧州豪族葛西晴重(又名稙重)於大永2(1522)年也得到了「從五位下左京大夫兼陸奧守」的官位。從他的名字看來,應該也是拜領了將軍足利義稙的一個字,而且也擁有陸奧地區的管理權。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擁有奧州地區統治權的只能是一家,伊達氏與葛西氏自然就對立了起來。

  享祿元(1528)年9月,葛西家當主、晴重的嫡子葛西左京大夫稙清去世。趁這個機會,稙宗以陸奧守護之職的名義,從妻子的娘家——會津黑川城蘆名家處得到了援軍,開始進攻葛西領地。當時蘆名家當主是伊達稙宗妻子的兄弟——蘆名遠江守盛舜。葛西家無法抵擋兩家聯軍,只得接受稙宗的六男猿若丸(不會是長得象個猴子吧?)作為晴重的養子入嗣葛西家,換得伊達家的退兵。從此。葛西家成為了伊達的附庸。這個猿若丸,後來繼承了葛西家的家督之位,名叫晴胤。

  天文元(1532)年,稙宗進攻了豪族田村右京大夫義顯的領地田村莊;次年他又率領二階堂晴行、蘆名盛舜與石川稙光三家勢力攻打了與田村氏有親戚血緣關係的岩城重隆和結城晴綱。這兩次戰爭的結果,是伊達勢基本上占不到什麼便宜,只能退兵。同時,這也使稙宗了解到,憑伊達家當時的實力,還不足以在硬碰硬的正式戰場上制霸奧州。於是,他耐心地在自己的領地內等待機會。

  機會很快就到來了。天文5(1536)年2月,豪族大崎義直秘密來到了伊達郡西山城,面見稙宗。他這次來訪,是因為大崎領內出現了叛亂,義直無法控制局面,因此來向稙宗請求援助。稙宗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擴張機會呢?他立即於5月下旬親率三千騎的大軍從志田郡師山出陣,進攻大崎領。這次大崎氏的內亂,是由家臣新田賴遠叛亂造成的,並逐漸演變成了岩手沢城城主家老氏家直繼、古川城城主古川持煕等重臣參加的大規模叛亂。叛軍聽說伊達勢來攻,於是糾集了二千騎的大軍前來迎戰。由於雙方兵力基本相當,稙宗不得已,只能採取了持久戰的戰術,一直到9月才擊敗氏家直繼,平定了這次叛亂。戰後,稙宗將兒子小僧丸過繼給大崎義直作養子,將來起名叫義宣,繼承家督。這樣,他又把大崎氏牢牢地掌握在了手中。

  天文7(1538)年、稙宗派石川稙光出面調停田村義顯、岩城重隆與二階堂晴行的戰爭。但是,稙宗本人與田村義顯的戰爭卻仍在繼續。直到天文10(1541)年4月,在相馬顯胤的調解下,伊達氏才與田村氏達成和睦。稙宗將女兒嫁給義顯的嫡子隆顯,這樣田村氏也站到了伊達氏一邊。同年5月,稙宗調停了蘆名盛氏與豬苗代盛國的紛爭。隨後他又指派須賀川城守將二階堂輝行擊敗並收降了白河城的結城義顯。

  現在我們來統計一下稙宗「血緣外交法」的成果吧。在奧州眾勢力中,田村家當主隆顯、二階堂家當主輝行、掛田家當主俊宗、相馬家當主顯胤、蘆名家當主盛氏都是他的女婿;大崎家當主義宣、葛西家當主晴胤、亘理家當主元宗、桑折家當主四郎(正式名字不詳)都是他的親生兒子,分別繼承了養父大崎義直、葛西晴重、亘理宗隆和桑折貞長的家業;岩城家當主重隆是他嫡子晴宗的岳父;再稍微遠一點,出羽國山形城城主最上義定又聚了稙宗的一個姊妹。這麼複雜的關係,真是連我都要糊塗了。

  下面就附上一幅當時與伊達稙宗有關的血緣關係圖。希望大家能夠通過它來更清楚的了解稙宗所建立的「伊達體系」。(註:「―」表示父子(女)關係,「∥」表示婚姻關係)

  最上義淳──最上義定

  ∥ ┌──女兒

  ┌──女兒 | ∥───田村清顯───愛姬

  上杉定實──┬──女兒 | | 田村隆顯 (伊達政宗妻)

  | ∥──┼──留守景宗 |

  | 伊達尚宗 │ ├──女兒

  | └──伊達稙宗 | ∥───二階堂盛義───蘆名盛隆

  | ∥ | 二階堂輝行

  | ∥ |

  | ∥ ├──女兒

  | ∥ | ∥───掛田義宗───女兒

  | ∥ | 掛田俊宗 (相馬義胤母)

  | ∥ |

  | ∥ ├──大崎義宣(養父 大崎義直·小僧丸)

  | ∥ |

  | ∥ ├──葛西晴胤(養父 葛西晴重·牛猿丸)

  | ∥ |

  | ∥ ├──亘理元宗(養父 亘理宗隆)

  | ∥ |

  | ∥────┼──桑折四郎(養父 桑折貞長)

  | ∥ │

  | ∥ ├──女兒

  | ∥ | ∥───相馬盛胤───相馬義胤

  | ∥ | 相馬顯胤

  | ∥ | ┌──岩城親隆

  | ∥ |岩城重隆──女兒 │

  | ∥ | ∥──┼──伊達輝宗──伊達政宗

  | ∥ ├─────伊達晴宗 |

  | ∥ │ └──女兒

  | ∥ | ∥──伊達成實

  | ∥ ├────────────伊達實元

  └──女兒 ∥ |

  ∥──┬──台心院 └──女兒

  蘆名盛高 | ∥───蘆名盛興

  └──蘆名盛舜────蘆名盛氏

  總而言之,稙宗就以陸奧守護之職控制了大崎氏、葛西氏、蘆名氏、二階堂氏、白河結城氏、相馬氏、田村氏、岩城氏等有力的豪族,在奧州地區建成了以伊達氏為核心的同盟關係網。這樣,整個奧州地區都處於伊達家的控制之下了。同時,他於天文5(1536)年編寫了的伊達家分國法《塵芥集》,制定了伊達家的家規和經營領國的方法。這是當時各國的分國法中最詳細的法律體系,總共有171條。正當一切形勢都在預示著伊達家的強大時,天文11(1542)年6月20日,稙宗嫡男晴宗突然舉兵,將他幽閉在伊達家當時的主城西山城,引發了著名的「天文之亂」。

  這場內亂,本來是伊達稙宗與伊達晴宗父子相爭所引發的,但是由於當時奧州幾乎所有的勢力都與伊達家有親戚血緣關係,各自都有自己親近或反對的人。因此,伊達稙宗的親戚朋友以及奧州諸豪族全部都被卷了進來,演變成為奧州有史以來最大的內亂。

  就這場內亂的起因,一般來說,人們認為有兩個原因。一是稙宗因為覺得外孫相馬盛胤非常可愛,因此決定將伊達郡內的幾個村莊送給相馬家,這引起了嫡子晴宗的不滿。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稙宗為了推行他一貫的聯姻、過繼外交方針,要將晴宗的弟藤五郎真元(後來改名實元)送到越后守護上杉定實處做養子,並準備將伊達家的精兵100騎送到上杉家作為實元的親衛隊。這件事也使得家中出現反對意見。稙宗的嫡子晴宗就是反對派的首領,並強硬表示表示:「將領地送給別人的話,就會分散我伊達家自身的力量,這關係到家族的存亡,決不可行!」同時,一門眾重臣桑折景長也認為:「將精兵100騎送到上杉家的話,對伊達家的戰力會造成巨大的損害,這無異於剝去伊達家的外殼!」雖然遭到家中實力派的反對,但是稙宗仍然一意孤行,決定強行實施他的計劃。這樣,晴宗只有使用武力來制止父親的行動了。

  稙宗被幽閉的消息迅速傳開,奧州地區的大名與有力豪族不久就知道了這個消息。小高城城主相馬顯胤、須賀川城城主二階堂輝行、黑川城城主蘆名盛氏、石川城城主石川晴光等大名或豪族與稙宗歷來交好,都覺得晴宗軟禁父親的作為非常無道,因此決定共同發兵討伐晴宗。而奧州其他豪族或大名也各自選擇選擇了自己的立場,加入到戰爭中來。其中站在稙宗一方的包括最上、田村、二階堂、掛田、相馬和蘆名;而站在晴宗一方的是他妻子的娘家岩城家、稙宗的弟弟留守景宗和不願意去上杉家的伊達實元。

  戰爭的細節就不一一贅述了,反正都是混戰。只舉其中一個戰例——小高城城主相馬顯胤對晴宗的戰鬥吧。顯胤是稙宗的女婿,對晴宗的作為最感義憤(也許是因為這次事變關係到伊達家送給他的幾個村莊吧?)。他從稙宗的外孫、掛田城城主伊達義宗(義宗的父親掛田俊宗娶了稙宗的一個女兒)處得知這個消息后,立即派人到伊達晴宗處,要求他釋放稙宗,但晴宗拒絕了。顯胤沒有辦法,只得回到小高城。不久之後,稙宗被家臣小梁川宗朝(伊達稙宗父親尚宗的從弟,也就是稙宗的遠方叔叔)救了出來,並號召奧州諸勢力討伐晴宗。晴宗非常憤怒,遷怒於將消息外泄的掛田城城主伊達義宗,於是發兵攻擊義宗,他的岳父岩城重隆也出兵前來幫助。面對來犯的大軍,義宗一面做好防守的準備,一面向相馬顯胤求救。顯胤於是向掛田城出陣,攻擊岩城勢。晴宗大軍也於此時趕到,駐紮進了信夫郡大森城。

  顯胤與晴宗於天文12(1543)年2月在阿武隈川經過激戰,擊破了晴宗勢並進入了掛田城。同年5月,相馬勢與伊達勢再次在阿武隈川進行合戰。兩軍隔著阿武隈川列陣,互相對峙。戰鬥還沒開始,顯胤就將一部分軍勢埋伏起來,等待晴宗的進攻。晴宗派斥候偵察相馬軍,發現兵力甚少,於是決定主動進攻。於是伊達軍開始前進,準備一口氣渡過阿武隈川,攻打顯胤的本陣。不料剛渡到一半,對岸的顯胤就舉起了采配。頓時,埋伏著的相馬軍紛紛殺出,向正在渡河的伊達勢瘋狂進攻。這正符合兵法中「半渡而擊」的妙招,伊達軍大敗,200餘名精兵戰死。晴宗見強攻不行,又派人調略相馬家臣,但這些叛臣也相繼被顯胤所滅。

  如果軍事上不是對手,那麼就使用外交手段,這是伊達家「祖傳」的絕招,晴宗也學得非常到家。在不斷使用外交與間諜手段之後,到了天文16(1547)年,蘆名盛氏和田村隆顯、二階堂輝行發生了矛盾,並因此加入了伊達晴宗一方。這樣形勢又轉為對晴宗有利了。不久,晴宗又寢返了小浜城城主四本松石橋尚義(大藏大輔),再加上豪族田村氏與常葉氏也陸續轉而加入了晴宗的陣營,這使得稙宗的勢力急劇衰退下去。天文17(1548)年3月,田村隆顯派使者上洛,請求將軍足利義藤(就是義輝)出面調停伊達父子的戰爭。同年5月,將軍義輝命蘆名盛舜出面調停雙方。9月,父子達成和睦,停戰結果是稙宗到伊具郡丸森城隱居,晴宗取得勝利,正式出任家督,敘任左京大夫、奧州探題之職。繼位后,晴宗將居城從西山城遷移到米沢城。這樣,足足持續了7年之久的天文之亂總算是結束了。

  這場大亂的結果,是將本已成型的奧州勢力網打破,伊達家從此走向衰落。像相馬這樣本來與伊達家非常友好的勢力,也從此成為了伊達家不可調和的夙敵。顯胤之後的盛胤、義胤兩代一直與伊達家的輝宗、政宗不斷對抗,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直到江戶時代,相馬家的中村藩(6萬石)仍然與伊達家的仙台藩(62萬5000石)相敵視。

  稙宗之後繼位的晴宗也是個喜歡使用血緣外交法的人,他的兒子分別繼承了當地豪族岩城、留守、石川、小梁川等家,女兒也大多被嫁出聯姻。這樣看來,他批判父親的外交政策,並起兵對抗,並不見得真是單純為了實元過繼給上杉家的事。也許,早日掌權的野心才是他幽禁父親的真正動機吧。
上一篇[《達那巴拉》]    下一篇 [胡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