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天涯浪子,原名張慶,安徽桐城人,1987年生。網路紅學與詩詞的青年新銳代表,桐城派文學的繼承人。曾在網路與相關報刊先後發表重要論文十餘萬字,主要有《索隱紅學認知》《片言誰解訴秋心——走進林黛玉的精神世界》《莫做紅樓續夢人——敬勸熱心續書的朋友們》《關於曹雪芹祖籍瀋陽說的若干闡疑》《對「花魂」「詩魂」的幾點新辨識》《關於格律詩「拗救」形式的初步總結》《要談散文創作的「骨氣」與「神情」》等,並輯有個人原創舊體詩集《敘夢軒詩鈔》詞集《月邊堂詞鈔》楹聯集《惆悵集》等。

1 天涯浪子 -天涯浪子

天涯浪子 張慶天涯浪子 張慶
  曾先後在多個文學網主持紅樓與詩詞版面,新浪網舊體詩詞精英班等多個重要博客圈資深會員。

2 天涯浪子 -近期主要作品:

  《由格律詩體向詞體發展的初步探索》

  《炒作與失真:全社會要為舊體詩滿分作文反省》

  《何謂「詩」——從一組順口溜的論爭談起》

  《當紅樓遭遇網路——淺談網路紅學的理性空間》

  《從妙玉到長平公主——看一場紅學論點形成之荒誕過程》

  《黛玉初名辨正》

  《對李清照與王氏「表姐妹」關係的幾點補正》

  《關於〈水滸〉與〈金瓶梅〉故事重合點的情景變遷》

  《賞讀姚姬傳〈夜起岳陽樓望月〉》

  《老妻書至何方——就一首詩作者的幾點說明》

  《〈郎潛紀聞初筆〉涉及桐城掌故條目彙編並補證四則記》

  《馬朴臣卒年新識》

  《馬朴臣卒年考》

  《桐樅人文爭端芻議》

  《齊之鸞系列之一:「中山王裔」》

  《齊之鸞系列之二:此「天福」非彼「添福」》

  《不可以小說手段證信史——重議方孝標兼與白夢女士商榷》

  《只恐夜深花睡去——海棠文化現象初窺》

  《點絳集》

  《李賀詩解注論箋》(未完稿)

  《抱經潭說詩:〈詩經〉基本疏義初試》(未完稿)

3 天涯浪子 -部分詩詞作品:

  步韻和金也度《野渡無人》卷后題詩兼答謝之

  其一:

  商洋十載負經綸,盪盡浮塵筆墨新。

  行跡千山風景秀,書開萬卷草堂春。

  銜來舊韻當傳誦,賺得佳篇更自珍。

  計較紅塵狂醉客,憑君野渡去無人。

  其二:

  書香氣朗合乾坤,暗調詩心采墨痕。

  偶植香棠分水色,每成佳句出山門。

  閑情雅趣開新意,草卷行書辟舊論。

  酬唱往來今古事,寒煙載道近黃昏。

  題畫扇

  月小相迎淡淡風,坐聽山色有無中。

  多情怕問琴心擾,落徑深深幾瓣紅。

  偶然留詩

  陌上風波里,愁看帝女花。

  孤鴻相去遠,一水一天涯。

  早訪頌嘉湖作七律一首

  矮橋扶上護欄平,望到煙波織縷橫。

  翠墨描成紅萼重,丹青綉出綠華瑩。

  從容鳥獸穿山過,急切蟲蟬抱葉鳴。

  直待日高人亦去,歸心不似白雲輕。

  七律吊方以智

  演易原知帝日昏,未曾流棄入金門。

  青山不沒英雄骨,白水猶懷故國恩。

  野草無心翻碧浪,江風有淚哭忠魂。

  悲情借向離歌發,我與先生共一樽。

  七律·再吊方以智

  竟夜關山換日新,清風飲痛漢時臣。

  千波血影馳汗馬,九步蓮華洗肉身。

  鐵硯磨成真骨氣,丹書寫出舊精神。

  蒼舟照見禪枯滅,剩有秦淮一半春。

  臨屏三答也是閑人

  其一:

  筆是奇材志不輸,詩心每費貢真愚。

  閑人度我應年小,慣把青春老字吁。

  其二:

  一局棋盤豈謂輸?鵷雛心事奉賢愚。

  光風才到好時節,無限江山意可吁。

  其三:

  不是窮途不敢輸,可曾真愧對鄉愚?

  苔箋剩點無痕夢,一枕清風慣舊吁。

  步剔蕪居士韻作歸隱詩

  欲比鄰村隔翠斜,楊風吹透柳煙遮。

  微涼改濕春邊草,暖煦穿紅陌上花。

  野店賒回陳米酒,菜園圈起舊籬笆。

  人間不識君高意,就著芒鞋早到家。

  自題

  敝帚居家不自珍,年年吹絮過東門。

  苟因弱病耽名酒,可有青春羨美人?

  立世也曾投白目,端容猶未改儒巾。

  浮華豈必經滄海,去向庾樓問幾輪。

  臨屏次韻徐蘊之老

  不是新來住客家,前塵誰與共飛花。

  每逢清淡酬知己,渾欲相思比夢涯。

  心意詩

  何事蒲楊學放嬌?青螺楚楚眼迢迢。

  亂鶯去后催芳景,明月歸時過小橋。

  總有良風來戲我,竟無一夢到春宵。

  靈台只剩瓊山遠,為我殷勤說玉簫。

  隨筆

  我學清風避舊塵,問何心事易沾身?

  那年曾被摘花錯,誤作襄陽夢裡人。

  應制國慶詠懷

  亂峰誰矗幾雲巔,落遍星辰上此肩。

  萬里宏圖抒遠目,千秋基業矚高賢。

  長風不到開疆日,捷履先登改革年。

  我羨河山須擲筆,青鷗正好過藍天。

  讀史隨筆

  五帝三皇盡墮埃,人間誰不帝王材?

  何時太傅辭虛席,斯路可為真道哉!

  病中詠懷

  欲肩心路比心涯,芳草為鄰處處家。

  流水不知雲是我,問誰薄命似桃花?

  閨風

  一澹紅柔入水村,待誰收拾舊妝痕。

  海棠未肯窺顏色,又揀春風過玉門。

  冬中

  望見天涯孰可親?不沾星月不沾塵。

  停花喜奪三杯酒,邀醉來尋一段春。

  白雪如知梅骨意,東風好寫賦精神。

  江娥久慣人間住,莫與愚流說笑嗔。

  春日筆意

  遞盞相知余謂然,春風春水碧涼天。

  半箋寫到眉間字,一瓣吹回指上弦。

  公子年華忝有夢,小姑心事可誰憐?

  劉郎肯作耽花賦,放遣東君入畫船。

  玉蝴蝶慢·挽陳曉旭

  又見西山殘照,憑欄低泣,夢斷紅樓。爭奈春時,滿目竟似窮秋。柳青邊、梧桐添老,雲散處、雁跡曾留。眼波愁。昔人不再,往事悠悠。

  孤舟。漁歌悲晚,清風送客,來去無由。雨打新枝,落紅何事上汀洲?指瀟湘、因傷故地,道夜來、月缺如鉤。悵情收。應追舊景,望斷江流。

  八聲甘州*黛玉葬花

  對暮雲萬里葬花天,不雨亦颼颼。恰清風驟緊,花鋤暗取,築壘香丘。爭奈物華競逝,去也再難留。還怕春痕棄,月冷汀洲。

  命薄料來如此,恨前緣草木,往事堪收。正孤燈寒夜,離鳥動悲喉。道今生、塵寰兩誤,憶來時、何處系歸舟。飄零意,向殘紅里,都付江流。

  石州慢

  小院迴廊,蘭徑露階,香榭池閣。深寒稍上花痕,雨住晚來風惡。倚軒聽渺,往往寶剎清音,畫樓斜掛西山角。慢笛更消沉,任今宵流卻。

  如昨。早春欺我,兩盞相思,一身涼薄。付向弦端,彈破滿庭紛落。停箋淚上,問有幾許芳魂,琴心剩把青衣濯。從此怯憑欄,怕東風先覺。

  朝中措

  翠峰江畔柳煙斜。沽酒對昏鴉。走馬京城無事,閑來看盡繁花。

  春風幾度,劉郎去后,凋謝人家。喚醒樽前莫問,征帆歸棹天涯。

  更漏子

  小池風,紅燭淚。柳岸花聲吹細。玉簟冷,錦衾涼。畫堂小篆香。

  玄冰破,春情惡。惆悵一聲離索。夢魂遠,酒腸枯。天涯隔雁書。

  長相思

  風一絲,雨一絲。吹上楊橋落夢遲。春寒渾不知。

  酒痕痴,淚痕痴。瘦俏江南第一枝。梅花怨笛時。

  憶江南

  吳歌遠,先到望江樓。淡雨新疏弦上月,清風暗送小蘭舟。春在畫中流。

  臨江仙·春行

  隱隱梅疏星淡,扶牆一點微紅。矮茅新雪尚消融。杏簾花影里,穿透曉寒風。

  漠漠如煙初織,山茫行色匆匆。有時乖蹇有時通。休嘆平素意,都在往來中。

  搗練子

  紅燭冷,畫屏深。側向銀燈敲斷金。

  若是人間尋不得,天涯指我一張琴。

  金縷曲(重讀《天龍八部》,感懷偶填一首)

  塞上西風冽。問何來、幾壇美酒,可教愁歇?三十餘年渾一夢,留得樓蘭嗚咽。都過盡、兒時風月。殘劍當歌吹暮里,任黃昏、啼破千山雪。重到此,慟悲徹。

  英雄自古真名節。奈如今,謾言竟出,杜鵑聲裂。惆悵江河揮不去,誤了當年豪傑。正說道,征戈皓鐵。亂石崗頭埋宵鼓,恨金沙阻斷崢嶸滅。惟祭我,淚和血。

  臨江仙

  夢見木蘭吹亂,杜鵑啼破煙津。清明湖上細紛紛。珠聲都歷歷,敲斷朔山雲。

  隔個畫池燈幕,聽風懶問來因。憑君拾掇碎花痕。新愁沾不起,拂落舊時春。

  憶仙姿·題二首

  其一:

  夢在早寒香處。睡暖不消花燭。淺語喚伊遲,驚醒滿城風絮。春妒,春妒。關瘦一簾紅雨。

  其二:

  尋到小園春晝。拾起檀香依舊。怕見捲簾人,已是紅房花瘦。低叩,低叩。伊在那時羞走。

  江城子(病無眠,有作)

  秦妝割破小銀盤。淺斟寒。被吟肩。魚鄉山枕,拾碎就重編。竟是相思磨病起,吹不滅,影兒單。

  鷓鴣天

  侵透宵寒帶葉飛。軟紅無力抱香垂。雙潭月魄磨菱鏡,一捧春心瘦柳枝。

  歸夢杳,落英稀。花箋移到玉屏低。將愁疊作珠兒小,去向東風換蝶衣。

  浣溪沙

  夢裡紅嬙鏡里裁。巧雲移上小金釵,當年寶髻又重來。

  彩筆修成新尺素,青衣拂落舊塵埃。芳心一點候郎猜。

  浣溪沙

  坐起三更理病絲。金風沾露布寒衣。宮花已有隔年知。

  一捧冰心涼到骨,十分清苦寫成詩。掖庭西畔系相思。

  鷓鴣天

  側水嬌楊用意梳。春風照面竟踟躕。青衣淡寫五湖信,彩袖輕拋一卷書。

  羞自喜,笑相扶。佳山佳水似當初。與郎編起千千結,解得心思入夢無?

  蝶戀花

  轉眼蕭疏無寄處。一半高樓,一半傷情緒。楊柳依依風正舞。杜鵑啼破斜陽暮。

  久欲貪杯愁更苦。騰個心兒,也喚春來住。花亦憐儂春不語。亂紅紅遍西山路。

  臨江仙·題醉花葶

  處處流鶯啼晝暖,深閨睡醒花容。胭脂洗出小桃紅。曲終能解意,解佩畫簾中。

  為賦新歌斟酒滿,葶前醉了春風。芳心指點舊萍蹤。瑤鄉迷蝶夢,油壁接青驄。

  蝶戀花

  小院籬牆開幾度。約見春心,才使青紅吐。簾里香沾簾外雨。泥痕別在江南住。

  信底耽成沒信處。久欲憑欄,卻怕憑欄句。剪碎燈花挼一縷。聽風吹過斑斕樹。

  鷓鴣天

  昨夜江山未改非。春風驟里入桃蹊。君須記省千竿月,我亦銷成一寸灰。

  裁露冷,照簾低。絳衣和淚抱城西。那年病到長安夢,竟使萇弘帶血歸。

  浣溪沙

  潦草傷心似舊狂。殷勤莫問半容妝。西風獨自仗悲涼。

  花若有情還墮淚,鴻兼無字久迴腸。靈台誰為拄高香?

  鷓鴣天

  不是劉郎信有期。乍涼重唱鷓鴣詞。佛因許我三生淚,我欠靈台一丈灰。

  弦急急,雨遲遲。去年春燕寄巢枝。屏山已隔花前語,揀盡東風喚未回。

  阮郎歸

  多情因許問佳期。風傳信底知。空箋垂到落花時。妝成字字欺。

  新佇眼,枉凝眉。虹梁帶露低。青屏相對背紅衣。殘煙和淚題。

  蝶戀花·閨艷

  玉露香堆花砌紫。消褪霞雲,軟底噙芽翠。擁雪羞張紅杏蕊。金鶯藏小鴛鴦被。

  化暖才融濃欲睡。霧濕蓮房,解說春知未?絳夜教裁泉上水。為郎肖作相思墜。

  減字木蘭花

  一池風細。陌上楊花吹又起。落盡微涼。新夢偏無舊夢長。

  綠雲才挽。欲試明妝容易懶。改到黃昏。不見襄陽道上人。

  採桑子

  乍涼吹透鴛鴦枕,夢又關秋。淚又關秋。今夜雙星流不流?

  春情已似人情薄,來也登樓。去也登樓。誰信清風不自由。

  採桑子

  多情總是風懷月,望極闌干。望極闌干。眼底西關難又難。

  天邊可有相思草?欲執君看。欲執君看。人在天涯還未還?

  採桑子

  紫衣雙鳳玲瓏小,舞亂春光。舞亂春光。我與宮眉夢不長。

  小蠻每被魚山減,剩點殘妝。剩點殘妝。一片桃花入洞房。

  玉樓春

  那年擺渡湖中好。花正青春歌正小。自從別後廢音書,卻信當時春未到。

  流光容易穿針巧。未便留春春又老。隔年縱有再春時,不見伊人樓上俏。

  浣溪沙

  三昧菩提會不真。楊花落月葬金身。天涯誰是苦航人。

  昨夜殘更空泣遠,今年粉蝶竟傷春。有時風雨亦沾塵。

  虞美人

  飛光走似壺中滿。一一吹愁展。卜花情事耐消磨。誰在紫綃香帳改綾羅?

  清風誰送幺枝上。約約和春放。小桃種處不知年。忍付弱紅留點著心邊。

  浣溪沙

  興意初來鬧冶春。飛花入榭攆凡塵。真因如果果成因。

  棧路日隨天路遠,他鄉人似故鄉親。齊紈只是不關身。

  浣溪沙

  詎是消閑坐客新?撥雲天里搦天痕。傷心久負聖皇恩。

  芳草當年渾似我,亂花如我合愁身。垂楊又照渡江人。

  南歌子

  驛外桐花小,江南艾葉香。誰家陌上少年郎?玉笛低眉曾似,挽風涼。

  有夢當時遠,多情著意長。問春心事可收藏?卻向紅箋寫個,是鴛鴦。

  採桑子

  夫天總有千人面,愛又何如?恨又何如?我是乾坤一丈夫。

  書生底氣真無改,能識天乎?能識人乎?笑問牛頭掛角書。

  金縷曲

  醉死西城壁。算今番、誰家酒子,與儂相惜。一夜桃花偷葬了,水粉胭脂顏色。都告矣、湖山陳跡。每望江南空負手,更何期、不見君消息。留幾許,冷成碧。

  當年我笑青衫客。竟悲來、青衫似我,換回岑寂。欲寫心箋傷心字,忍向窗前垂滴。皆放走、東風穿隙。莫怨殘燈沾紅淚,怕人間肖作清寒立。和夢也,久沉匿。

  蝶戀花

  金兔穿回閑信步。小竹亭邊,欲接香衣舞。彩蝶如知春暗度。和春走到停箋處。

  軟草偷噙花底露。幾囀流鶯,幾囀芳菲句。愛惜東風誰是侶?隔窗沒個燈兒語。

  金縷曲

  夢裡銷魂味。趁驚來、單衣試酒,被愁先醉。苦竹空敲長短影,彷彿都曾濃睡。由不得、輕風吹起。月殞星微楊柳岸,問眉間、一段平安字。誰為我,卜生死。

  那年我為桃花祭。到今時、悉歸香冢,帶寒猶墜。暗底喚回胭脂醒,竟是前輪相似。算誤了、塵寰相避。此去岷山無好夢,恨人間多少傷心事。才換盞,與君替。

  浣溪沙

  誰放清愁一盞春?淡煙香草幾沉淪。綠楊深里亦相聞。

  懵懂心思容易改,光華歲月或如真。當年我是折花人。

  鷓鴣天

  一樹紅繁知未知?清風懶懶走回蹊。亂花欲墜凡人眼,軟絮先沾學士衣。

  三疊雨,數行詩。有山有月各參差。當時綴點雲尖小,化作天涼仔細飛。

  臨江仙

  記憶當年輕執手,依依走到涼亭。細翻琴譜為君聽。解人花有語,相對數天星。

  誰料紅塵因劫重,此身生似飄萍。梨雲都作打篷聲。卧中無一字,和夢問卿卿。

  採桑子

  風華好學雙飛燕,帶點春光。帶點容光。帶點心思上畫梁。

  平生酷愛丹青子,總是書香。總是琴香。總是笙歌入夢長。

  臨江仙

  小鏡湖邊曾攜手,苔痕依舊青青。當時燈火轉還明。風垂楊柳細,隔岸聽花聲。

  溪底吟泉泉底石,與君肖作心形。人間可許渡雙星?願身廬上燕,銜草結三生。

  金縷曲

  柳照斜陽里。盡秋風、青山扶遍,漫川紅紫。雲帳空深深無主,此景依然誰會?真一段、人間遊戲。酒勝楊花吹不醒,倩重來、到此先迷醉。天與火,正相似。

  平生素愛嬉山水。仗淮頭、郵亭底下,乍寒天氣。教使今年花謝后,愛惜劉郎知未。且喚住、陳娥心意。雁陣偷肩眉上月,恰如今都共煙塵起。才執筆,托君子。

  臨江仙

  昨夜寒鴉驚喚起,重來扶遍欄干。相逢不是舊河山。妝前空貯淚,鏡里有人看。

  碧玉蟾宮顏色故,可曾住著嬋娟?閑翻日月對秋天。合身無個字,才墮碎花箋。

  臨江仙

  此去相逢香滿袖,歸來依舊青衫。樓山渾不似江南。長河空浸暖,隱隱渡千帆。

  香佛座前三拜首,為誰掣遍靈簽?西風敷冷小茶尖。亂紅棲蝶影,微雨過花檐。

  蝶戀花

  昨夜湖邊聽鷺遠。幾卷清秋,幾卷苔林晚。說到天涯知夢短。紅雲疊里吹歌慢。

  片雨為君留一瓣。彷彿青春,曾住菱花岸。淡酒三杯斟不滿。攜風穿過煙波散。

  鷓鴣天

  秋到長干景色殊。兩般心事正愁余。一從伊路追魂字,慣把儂情作淚書。

  思往舊,憶前初。名花識得謝郎無?蟾光已學愁人意,只恨西風竟不如。

  鷓鴣天

  落葉因誰作化身?心愁未改上梨門。清風涼月行如此,流水浮花照在君。

  書底事,夢中人。聽伊數落到黃昏。歸來只恨鴉聲早,留得湖山一片雲。

  鷓鴣天

  暮腳江雲慢卷舒。寒星幾點已行無。非關鏡底停花信,怕倚欄前被燕呼。

  青黛冷,小山孤。君顏不似去年朱。秋風可是儂知己,肯勸郎心作雁書?

  浣溪沙

  誰住人間說梵音?九華峰上撫高琴。靈台自可托山林。

  浪跡秋風空渡遠,輪迴底事兩沉吟。不如憐我那般心。

  蝶戀花

  誰見青春耽老句?誰是羈人,誰是紅塵侶?苟忘天涯停倦旅。邀留總似早行處。

  轉眼相知猶旦暮。伊在歸時,檢點來時路。指意寒星都約住。詞衫竟作沾花絮。

  踏莎行

  那處愁煙,那年星雨。小喬轉過西鄰玉。問花何必最深紅,春光卻向伊行去。

  沉水微添,暗香偷許。待誰肯把詩吟與。關簾巧作畫眉人,唯廬結伴桐君侶。

  踏莎行·疊前韻

  愛把停雲,堆成紅雨。知卿與我雙懷玉。小樓苑裡正吹寒,春風略帶鶯飛去。

  潮訊如來,芳期底許。舊愁竟作新題與。天涯便有摘星人,問伊詎是飛瓊侶?

  蝶戀花

  誰令悲來重到此?誰把秋心,寫在畫魂里?恁是壺燈吹盡水。西風凋落凄涼味。

  一遇雲英湖上醉。笑說流年,不似歸年費。愛恨與儂都老矣。聽伊更念劉郎字。

  踏莎行

  月薄屏空,月盈杯滿。花期又送歸期遠。紅娘每對燕呼遲,春情卻被春心倦。

  暖絮初來,流星巧換。軟風掩過靈河岸。當時泛客柳痕輕,今年重疊櫻花瓣。

  金縷曲

  夢是桃花否。但回頭、一番春醒,冷痕如舊。夜雨蕭疏停別處,說盡劉郎身後。算往事、因風牽走。愛惜當時紅豆子,把年華、排作相思扣。卿共我,意相授。

  深寒可似紅酥手。怯重來、數行煙火,被雲堆皺。未許芳菲爭死艷,恁個浮華消瘦。和淚罷、與他添酒。辛苦妝成多少夢,念青山病老尋花句。沈醉在,渡江口。

下一篇[ustb]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