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天花(Smallpox),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一種烈性傳染病,沒有患過天花或沒有接種過天花疫苗的人,均能被感染,染病後死亡率高。是在世界範圍被人類消滅的第一個傳染病。天花病毒外觀呈磚形,約200微米×300微米,抵抗力較強,能對抗乾燥和低溫,在痂皮、塵土和被服上,可生存數月至一年半之久。1979年10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天花徹底消滅。

1 天花 - 簡介

天花天花

天花是由天花病毒所致的一種烈性傳染病,傳染性強,病死率高。是世界上傳染性最強的疾病之一,是由天花病毒引起的烈性傳染病,這種病毒繁殖快,能在空氣中以驚人的速度傳播,患者在痊癒后臉上會留有麻子,「天花」由此得名。

臨床表現為廣泛的皮疹成批出現,依序發展成斑疹、丘疹、皰疹、膿皰疹,伴以嚴重的病毒血症;膿皰疹結痂、脫痂后,終身留下凹陷性瘢痕。天花是到2011年10月為止,在世界範圍被人類消滅的第一個傳染病。

2 天花 - 歷史

天花距今至少有3000年以上的歷史,這一點已被考古學家所證實。他們從西元前1157年去世的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木乃伊的臉部、脖子和肩膀上,都找到了患過天花所造成的外形醜陋、皮疹發作過的印跡。經考古學家和古代病理學家研究,認為這就是人類歷史上現在所找到的最早的一個天花病例。據此推斷,早在西元前1161年,天花開始襲擊埃及。

約西元前1000年,商隊把天花從埃及帶入印度。

根據晉代名醫葛洪在《肘後備急方》中記載:「建武中於南陽擊虜所得,乃呼為虜瘡」,「比歲有病時行,仍發瘡頭面及身,須臾周匝狀如火瘡,皆戴白漿,隨決隨生。不即治,劇者多死。治得瘥后,瘡瘢紫黑,彌歲方滅。」推斷天花大約是在西元1世紀傳入中國。

古羅馬帝國在2世紀和3世紀相傳就是因為天花的肆虐,無法加以遏制,以致國威日蹙。

4世紀,中國感染天花的跡象增多;

6世紀,天花由中國經朝鮮到達了日本。

11世紀和12世紀,東征后回國的十字軍騎士們使天花在歐洲傳播,以致令後來的中世紀歐洲呈天花蔓延之勢,當時天花約造成歐洲10%的居民死亡。

最遲在1519年,天花隨西班牙人越過大西洋進入美洲大陸,及至16世紀末,美洲生存下來的人口估計剛剛超過100萬。

16-18世紀,每年死於天花的人數,歐洲約為50萬人,亞洲約為80萬人,而整個18世紀歐洲人死於天花的總數,則約在1.5億人以上。

18世紀,天花到達澳大利亞,殺死了50%的澳大利亞原住民。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20世紀下半葉。

1798年詹納發明了給人種牛痘預防天花,經過近200年堅持不懈的疫苗接種。20世紀70年代末,人類在地球上徹底控制了天花。

1979年10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了這一結果,並在全世界停止了普遍種痘。停止種痘20多年來,再沒有發現天花病例。

3 天花 - 病因

天花主要通過飛沫吸入或直接接觸而傳染。天花病毒有兩型,毒力強的引起正型天花,弱者引起類天花。

4 天花 - 癥狀

天花世界僅存的兩份天花病毒

天花臨床表現主要為嚴重毒血癥狀(寒戰、高熱、乏力、頭痛、四肢及腰背部酸痛,體溫急劇升高時可出現驚厥、昏迷)、皮膚成批依次出現斑疹、丘疹、皰疹、膿皰,最後結痂、脫痂,遺留痘疤。天花對未免疫人群感染后15~20天內致死率達30%。 

當人感染了天花病毒以後,大約有10天左右潛伏期,潛伏期過後,病人發病很急,多以頭痛、背痛、發冷或寒戰、高熱等癥狀開始體溫可高達41℃以上。伴有噁心、嘔吐、便秘、失眠等。小兒常有嘔吐和驚厥。

發病3~5天後,病人的額部、面頰、腕、臂、軀幹和下肢出現皮疹。開始為紅色斑疹,后變為丘疹,2~3天後丘疹變為皰疹,以後皰疹轉為膿皰疹。膿皰疹形成后2~3天,逐漸干縮結成厚痂,大約1個月後痂皮開始脫落,遺留下疤痕,俗稱「麻斑」。重型天花病人常伴併發症,如敗血症、骨髓炎、腦炎、腦膜炎、肺炎、支氣管炎、中耳炎、喉炎、失明、流產等,是天花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5 天花 - 治療

天花病至今(2011年10月)仍無有效的治療方法,天花病患僅能給予癥狀療法(如靜脈液體補充,以藥物來控制發燒或疼痛等),並以抗生素治療續發性感染。

6 天花 - 發病機制

  通過呼吸道吸入是天花的主要傳播途徑。天花病毒吸附於易感者上呼吸道的上皮細胞表面併入侵,迅速到達局部淋巴結及扁桃體等淋巴組織,大量複製后入血,形成第一次短暫的病毒血症。通過血流,感染全身單核巨噬細胞,並在其內繼續複製及釋放入血,導致第二次病毒血症。通過血循環,病毒更廣泛地播散到全身皮膚、黏膜及內臟器官組織。此時患者發生高熱、全身不適。經過2~3天的前驅癥狀后,出現天花痘疹。

  由於天花病毒不耐熱,故患者發熱后,病毒血症僅維持短暫的時期。發熱的次日,患者血中一般難以再檢出病毒,病毒主要存在於皮膚等溫度較低的組織中。天花病毒入侵皮膚組織細胞后,先在真皮層增生,使真皮層毛細血管擴張,胞質出現空泡,核濃縮、消失,臨床上出現斑疹;隨後,病毒侵入表皮層細胞大量增生,使局部腫脹,皮層增厚,出現丘疹。此後細胞變性、壞死。細胞間有液體滲出,形成皰疹。破壞不全的細胞在皰疹中成為分隔,形成許多小房;由於深層細胞壁的牽引,使天花的皰疹中央部凹下成臍狀。顯微鏡下觀察,皰疹周圍上皮細胞的胞質內,可見周界清晰的包涵體,呈圓形,直徑1~4µm。當大量炎症細胞滲入水皰內,即成膿皰疹。膿皰疹內的液體吸收后,則形成硬痂。因破潰及搔抓,膿皰疹易發生繼發性細菌感染,使局部皮膚深層病損惡化,亦使全身的中毒性癥狀加重。膿皰疹期,肝脾可腫大。

  若口腔、鼻咽部發生繼發感染,可導致頸淋巴結腫大。若膿皰只侵及表皮層,脫痂后的瘢痕不甚明顯;倘若累及真皮層或有繼發感染,則形成遺留終身的凹陷性瘢痕。由於缺乏角質層,黏膜病損的破裂比皮膚破損更快,黏膜的病變很易形成深淺不同的潰瘍,而不形成皰疹。病毒易於從潰瘍處大量排出;所以,在患者早期的傳染性上,黏膜病損起著重要作用。呼吸道、消化管、泌尿道、陰道等處黏膜均可受累。由於潰瘍周圍顯著的炎症反應,可導致嚴重的癥狀。倘若波及角膜,可引起角膜混濁、潰瘍,或繼發細菌性感染,致使患者失明。

死亡大事記

天花天花

西元前164年,天花病從羅馬蔓延到歐洲和波斯;持續達15年之久。

1507年,西印度群島流行天花,這是西半球第一次發生該病,死亡1000多人。

1520年,墨西哥因西班牙人進入發生天花,造成300餘萬人死亡。在此後的50年內,墨西哥因為天花又喪失了近2000萬人。

1560年,巴西發生天花流行病,死亡數百萬人。

1798年,英格蘭天花流行,死亡8萬人。

1870年,法國流行的天花襲擊了德國和法國的部隊,德國部隊僅在實施預防注射過程中就有297人死亡,共死亡23679人。

1926年-1930年,印度天花造成驚人的疫病災害,死亡50萬人。

1930年2月,墨西哥天花流行,死亡600人。

1930年2月,菲律賓巴盧特和薩蘭加尼發生天花流行,死亡200人。

1946年11月,英國香港820名天花病患者一半多被奪去生命,死亡530人。

1954年1月,蘇丹天花流行,日死亡40人,計死亡數百人。

1956年5月-12月,伊拉克天花病流行,7個月內就有2500名患者,死亡300人。

1957年2月-4月,印度加爾各答天花病流行,一周就有141人喪生,共死亡946人。次年1月-7月,印度天花和霍亂流行,死亡1.6萬人。

1958年4月,東巴基斯坦發生天花和霍亂,死亡5萬人。

1958年9月,印度尼西亞東部發生霍亂和天花,死亡515人。

1959年12月-1960年2月,前蘇聯在消滅天花25年後,莫斯科發生輸入性天花爆發。

1961年1月14日-2月4日,印尼爪哇中部地區天花流行,有2500多名患者,死亡143人。

1961年4月,尼亞薩蘭(馬拉維)天花流行,造成103人死亡。

1966年6月11日,印尼蘇門答臘西部地區發生天花流行,死亡400人。

1967年3月-5月,東巴基斯坦流行天花,死亡1500人。

1974年1月1日-6月30日,印度發生嚴重的天花流行,患者10萬名,死亡3萬人。

7 天花 - 消滅天花

天花天花

據史料記載,早在11世紀的宋朝時中醫就開始應用「人痘」接種預防天花,其方法是將痊癒后的天花患者身上的痂皮,研成粉末,吹進健康兒童的鼻子里,用來簡單預防天花。

18世紀的英國鄉村醫生愛德華·琴納進一步發現,英國鄉村一些擠奶工的手上常常有牛痘,而有牛痘者全都沒有患上天花。1796年,他為一名8歲男孩接種了牛痘,此後這個男孩再沒有患過天花。這也是人類通過有意識預防接種來控制傳染病的首次科學實驗。在更多成功的試驗后,琴納發表了題為《接種牛痘的理由和效果探討》的論文。到1801年,接種牛痘的技術已經在歐洲許多國家推廣開來。

20世紀50年代初,每年估計仍有5000萬個病例。

1967年,患天花的人數已經降低到1000多萬,同年世界衛生組織發起了推廣接種、消滅天花的運動。

1975年11月13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亞洲有史以來第一次消滅天花。

最後一個自然發生的天花病例發現於1977年的索馬利亞,而最後一個天花病例的發現是在1978年,當時一名婦女在伯明翰大學的實驗室里感染了這種疾病。

1979年10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天花徹底消滅。天花病毒樣本封存在於美國和俄羅斯保留的幾個試管里。

8 天花 - 中國診治天花的歷程

中國古代有用絲瓜等食物而製成的處方,但無法醫治天花。敦煌所藏藥方中有「兔皮療豌豆瘡方」。武榮綸與董玉山合撰的《牛痘新書》中寫到:「考上世無種痘諸經,自唐開元間,江南趙氏始傳鼻苗種痘之法。」明朝隆慶年間(1567年—1572年)開始有人將痘漿貫入鼻腔以產生免疫能力[2],但效果不彰。李時珍「本草綱目」記載服用白牛虱四十九枚,可治天花。清康熙時,接種「人痘」已風行全國,例如用痘衣法,把天花患者穿的內衣給未出過天花的健康者穿。其它還有漿苗法、早苗法與水苗法(清人張璐《張氏醫通》)。張琰《種痘新書》說:「經余種者不下七、八千人,屈指記之,所莫救者,不過二、三十耳。」俞正燮《癸巳存稿》記:「康熙時俄羅斯遣人到中國學痘醫,由撒納特衙門移會理藩院衙門,在京城肄業。」

上一篇[根岸吉太郎]    下一篇 [熔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