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傳說天鵝在臨死之前會發出它這一生當中最凄美的叫聲,也許是因為它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所以要把握這最後的時光,將它最美好的一面毫不保留地完全表現出來.
在藝術的領域裡也有類似的情形.例如當我們聽到"這部作品是某某人的「天鵝之歌」的時候,就不難想像,創作者在完成這部作品之前,內心曾經承受過巨大的痛苦,他迫不及待地要將這些折磨與痛苦化做絕美的音符,流傳後世.
除了創作者外,將音樂作品重現在我們眼前的表演者,也會在他們藝術生涯中展現如"天鵝之歌"一般的告別之作.垂死的天鵝令人疼惜、感傷,但是他們留下來的作品卻是永恆的.
布封在其作品《天鵝》中對天鵝之歌有這樣一段描述:
「我們在它的鳴叫里,或者寧可說在他的嘹唳里,可以聽得出一種有節奏、有曲折的歌聲,有如軍號的響亮,不過這種尖銳的、少變換的音調遠抵不上我們的鳴禽的那種溫柔的和聲與悠揚朗潤的變化罷了。此外,古人不僅把天鵝說成為一個神奇的歌手,他們還認為,在一切臨終時有所感觸的生物中,只有天鵝會在彌留時歌唱,用和諧的聲音作為最後嘆息的前奏。據他們說,天鵝發出這樣柔和、這樣動人的聲調,是在它將要斷氣的時候,它是要對生命做一個哀痛而深情的告別。這種聲調,如怨如訴,低沉地、悲傷地、凄黯地構成他自己的喪歌。他們又說,人們可以聽到這種歌聲,是在朝暾初上、風浪即平的時候,甚至於有人還看到許多天鵝唱著自己的輓歌,在音樂聲中氣絕了……無疑地,天鵝並不歌唱自己的死亡。但是,每逢談到一個大天才臨終前所做的最後一次飛揚、最後一次輝煌表現的時候,人們總是無限感慨地想到這樣一句動人的話:『這是天鵝之歌!』」
中文名稱:舒伯特,天鵝之歌
英文名稱:Schubert:Schwanengesang
《天鵝之歌》之「化身」(海涅)
Still ist die Nacht, es ruhen die Gassen,
靜靜的夜,寂寂的巷道,
In diesem Hause wohnte mein Schatz;
這房子住過我的愛人;
Sie Hat schon Laengst die Stadt verlassen,
她早已離開這個城市,
Doch steht noch das Haus auf demselben Platz.
但房子仍處矗立在原處。
Da steht auch ein Mensch und start in die Hoehe,
那而還站著一個人仰首凝望,
Und ringt die Haende vor Schmerzensgewalt;
雙手擰著極度的悲傷;
Mir graust es, wenn ich sein Antlitz sehe
當我看見他的容貌,不禁戰慄
Der Mond zeigt mir meine eigne Gestalt.
月光照映出的竟是我自己的身影。
Du Doppelgaenger, du bleicher Geselle!
你這身影,你這蒼白的傢伙!
Was aeffst du nach mein Liebesleid,
你為什麼嘲弄我失戀的痛苦,
Das mich gequaelt auf dieser Stelle
在這個地方讓我不斷受折磨
So manche Nacht, in alter Ziet?
有多少夜,在往日時光里?
(註:詩歌翻譯的部份以陳明律教授的著作《舒伯特.天鵝之歌演唱、伴奏之詮釋》為譯詞的來源)
天鵝之歌
相傳天鵝在垂死前會一改其聒噪的叫聲,唱出優美的哀歌......
在現代有許多樂評家或是文章在描寫某某大師最後的錄音或是作品的時候,以「天鵝之歌」來形容該大師最後的錄音作品或是創作作品。事實上,舒伯特自己本身並沒有特地去寫一套連篇歌曲叫做「天鵝之歌」。這套聯篇歌曲的誕生源自於舒伯特過世后,樂譜出版商哈斯林格(Haslinger)將舒伯特生前剩下的十四首歌曲編列成一套,在販賣的時候為了增加銷售量而取的名字。
這套歌曲的內容不像是舒伯特運用詩人威廉.穆勒(Wilhelm Muller)的聯篇詩集譜曲而成的《美麗的磨坊少女》(Der Schoene Muellerin)以及《冬之旅》(Winterreise)是具有連貫性的詩篇作品。取而代之的是透過三位詩人,分別是雷爾斯塔伯(Ludwing Rellstab, 1799-1860)、海涅(Heinrich Heine. 1797-1856)以及塞德爾(Johann Gabriel Seidl, 1804-1875)三者的作品所拼湊出來的藝術歌曲(Lieder)。其中的歌曲包含了詩人雷爾斯塔伯的七首詩作、海涅的六首作品以及羅塞爾的一首詩。由這三位詩人十四首詩作譜曲后組合成今天我們看到的《天鵝之歌》。
舒伯特的藝術歌曲除了有著豐富、好聽的旋律以外,最著名的莫過於鋼琴伴奏氣氛的營造與模仿功力。在藝術歌曲《魔王》(Erlkoenig, D.328 by Goethe),十七歲的舒伯特運用鋼琴製造出風聲和馬蹄聲,藉以營造出緊張的氣氛。而在這首「化身」當中,舒伯特運用鋼琴來模仿鳴鐘。伴奏的音型相當簡單,三四拍的節拍當中,每個小節幾乎只以三拍的簡單節奏進行,以四個小節為一個分句的單位。隨著歌唱旋律的漸強,從極弱音pp到fff的音量,鐘聲所帶來的恐懼感越加震撼。 當歌者唱到」Der Mond zeigt mir meine eigne Gestalt」(月光照映出的竟是我自己的身影)的時候,達到整首曲子最高峰的頂點,那種恐懼與驚慌透過舒伯特的描繪十分傳神且可怕,在無人寂靜的夜晚聆聽更顯得駭人。
以這樣簡單的旋律和伴奏描繪出愛人離開、失戀的痛苦,是當時相當新穎的手法,打破了僅用旋律和伴奏構成的傳統形式,特別是重視詩詞的意境。將部分詩句以戲劇化的朗誦,未加任何的嬌飾,十分簡潔。但是卻可以讓聽者在第一刻產生十分深刻的印象,搭配歌詞的聆聽更顯得效果十足。
曾經有人聽過這首歌曲以後這樣說道:
「從來沒有一位作曲家,能夠探索到人類的悲痛,會像舒伯特似的達到如此感人的程度。」
《天鵝之歌》,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奇著於1826年。
書中體現了裴斯泰洛奇的教育思想:愛的教育和要素教育。主張教育者首先要有一顆慈愛之心。要素教育主張教育過程要從一些做簡單、為兒童所理解的、易於兒童接受的要素開始進行教育,然後再過渡到複雜的要素,最終促進兒童各種天賦的全面和諧發展。
上一篇[冬之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