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太上感應篇》道教勸善書之一,簡稱《感應篇》,是道教的經典著作之一,旨在勸善,簡稱《感應篇》,作者不詳,內容融合了較多的佛、儒思想,許多內容至今仍然具有積極意義。該書開篇即以十六字「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為綱,宣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觀念。接著指出人要長生多福必須行善積德,並列舉了二十六條善行和一百七十條惡行作趨善避惡的標準,最後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一日有一惡,三年天必降之禍」作結。

1 太上感應篇 -概述

道教勸善書之一,簡稱《感應篇》,作者不詳。《宋史·藝文志》收錄「李昌齡《感應篇》一卷」,《正統道藏》太清部有《感應篇》三十卷,題「李昌齡傳,鄭清之贊。」《重刊道藏輯要》有《太上感應篇集注》等,《道藏精華錄百種》有《太上感應篇樾義》二卷。該文思想可上溯至《玉鈐經》、《道戒》和《抱朴子·內篇·微旨》轉引的《易內戒》、《赤松子傳》和《河圖記命符》等書。《太上感應篇》篇幅不長,計一千二百多字。主要借太上之名,闡述「天上感應」和「因果報應」。

2 太上感應篇 -評述

  《太上感應篇集注》云:「太上者,道門至尊之稱也,由此動彼謂之感,由彼答此謂之應,應善惡感動天地,必有報應也。」意即所謂「感應」指善惡報應,由天地神鬼根據世上人們的所作所為給以相應的獎懲。因此,開篇即以十六字「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為綱,宣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觀念。接著指出人要長生多福必須行善積德,並列舉了二十六條善行和一百七十條惡行作趨善避惡的標準,最後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一日有一惡,三年天必降之禍」作結。

  《太上感應篇》認為「大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又有三屍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於是人們的作為通過天地鬼神來裁決。當人非義而動、背理而行時,就會「大則奪紀、小則奪算」,而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最終「算盡則死」,人就離開了人世;如果死有餘辜,還將殃及子孫。所謂「是道則進,非道則退」,則「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避之,神靈衛之,所作必成,神仙可翼。」若改惡從善,則將轉禍為福。

  該書有佛教「因果報應」的觀念,但又與佛教觀念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與佛教認為今世作惡,來世有報的觀念不同,更強調現世現報,作惡有過的最直接後果就是肉體的消亡。修身保生是道教的哲學,現世的生命形式的存在是根本,要更加重視現世,更加珍惜現實存在的生命。所以「欲求長生者」,就必須迴避大大小小「有數百事」的過錯,而與避惡相統一的是趨善,「善」能使人達到更高的人生境界:得道成仙。因此,《感應篇》大談行善的好處,它在道教宣揚的人生最高境界——得道成仙的理想下,豎起了一架可以登臨的梯子,即現實的行善的態度。

  在西漢劉向的《列仙記》中以及各類道書中,成仙術多是外煉丹藥、服食神果仙花、苦誦經文,甚至有朝一日騎龍乘鶴飛升,或是內練真氣。這些成仙途徑或空虛,或玄妙,都那麼令人難以捉摸。而在《感應篇》中,「行善」成為成仙的唯一的、現實的手段。「夫欲求天仙者,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當立三百善。」這裡的「善」,不再是《列仙傳》中馬師皇拯救神龍、子英善待金鯉的那種具有神話色彩的善,而是從家庭、社會人際倫理關係出發的生活準則。「不履邪徑,不欺暗室」、「憫人之凶,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受辱不怨,受寵若驚」、「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等等。

  《太上感應篇》雖是道教書,卻融合了較多的佛、儒思想。它提倡「積德累功,慈心於物」,類似於佛教多善積德、慈悲為懷的精神,強調「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懷幼」,則體現了儒家倫理。在儒家學說中,尤其強調五倫綱常,認為君臣、父子、夫婦的等級界限分明,而在《太上感應篇》中亦以「擾亂國政」,「違逆上命」、「用妻妾語」、「違父母訓」、「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事,不敬其夫」作為惡行的準則。可以說,《太上感應篇》實際上建立的是以儒家道德規範和道釋宗教規戒為標準的立身處世準則,顯示出北宋時期道、佛、儒三教合流的趨向。

  《太上感應篇》充分體現了對鬼神權威的敬畏,而這也是佛、儒、道共同的觀念。該書認為天上、地上和人體內都有錄人罪過、降禍福於人的神或鬼,如大地上的司過之神,天上的三台北斗神君和人身上的三屍神,它們對人的規範和約束是時刻存在的,人應該敬畏它們,對象徵神鬼的日、月等物皆不可不敬,故而把「唾流星、指虹霓、輒指三光、久視日月」都視作惡行;而「無故殺龜打蛇」也會引起「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

  《太上感應篇》出現於北宋,歷經宋、元、明、清而久盛不衰。它不再局限於虛無的說教而是建立了現實的封建倫理準則,有利於規範人們的言行,特別是有助於保證國家、社會、家庭的嚴謹秩序,故而博得歷代統治者的重視。同時,那些誠心修道者也推崇它,因為它不同於一味要求人們存神思道,清心安神的心靈修鍊術,而是具體的、現實的提出了世俗行善得道的方式,這使得世俗道教從精神道教中分離出來,滿足了人們渴望通過現實的生活方式也能到達得道成仙的人生境界的願望。
    《太上感應篇》最初只在民間流傳,南宋時始獲官方重視,宋理宗在卷首親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八字。此後,為之作序、作注者代不乏人,影響十分廣泛,乃至日本、朝鮮等國,皆有此書的流布。書中大義謂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人若想長生多福,必須行善積德。書中還列舉了諸善與眾惡條文,作為趨善避惡的準繩。
  但在元代,《太上感應篇》既當過寵兒也當過棄兒。這就是世祖在位前後有一場佛道論辯鬧劇波及到對「偽道書」的禁毀。開始還沒將它列入禁書目錄,後來由於擴大了禁目範圍才無從倖免。
太上感應篇全文:
           太上感應篇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是以天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犯輕重,以奪人算。算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算盡則死。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算。又有三屍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月晦之日,灶神亦然。

  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算。其過大小,有數百事,欲求長生者,先須避之。

  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積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懷幼;昆蟲草木,猶不可傷。宜憫人之凶,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長,遏惡揚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寵若驚,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

  所謂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當立三百善。

  苟或非義而動,背理而行;以惡為能,忍作殘害;陰賊良善,暗侮君親;慢其先生,叛其所事;誑諸無識,謗諸同學;虛誣詐偽,攻訐宗親;剛強不仁,狠戾自用。

  是非不當,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諂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輕蔑天民,擾亂國政;賞及非義,刑及無辜;殺人取財,傾人取位;誅降戮服,貶正排賢;凌孤逼寡,棄法受賂;以直為曲,以曲為直;入輕為重,見殺加怒;知過不改,知善不為;自罪引他,壅塞方術;訕謗聖賢,侵凌道德。

  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願人有失,毀人成功;危人自安,減人自益;以惡易好,以私廢公;竊人之能,蔽人之善;形人之丑,訐人之私;耗人貨財,離人骨肉;侵人所愛,助人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勝;敗人苗稼,破人婚姻。

  苟富而驕,苟免無恥;認恩推過,嫁禍賣惡;沽買虛譽,包貯險心;挫人所長,護己所短;乘威迫脅,縱暴殺傷;無故剪裁,非禮烹宰;散棄五穀,勞擾眾生;破人之家,取其財寶;決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亂規模,以敗人功;損人器物,以窮人用。

  見他榮貴,願他流貶;見他富有,願他破散;見他色美,起心私之;負他貨財,願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見他失便,便說他過;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

  埋蠱厭人,用藥殺樹;恚怒師傅,抵觸父兄;強取強求,好侵好奪;擄掠致富,巧詐求遷;賞罰不平,逸樂過節;苛虐其下,恐嚇於他,

  怨天尤人,呵風罵雨;鬥合爭訟,妄逐朋黨;用妻妾語,違父母訓;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毀人稱直,罵神稱正;棄順效逆,背親向疏;指天地以證鄙懷,引神明而鑒猥事。

  施與後悔,假借不還;分外營求,力上施設;淫慾過度,心毒貌慈;穢食喂人,左道惑眾;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奸利;壓良為賤,謾驀愚人;貪婪無厭,咒詛求直。

  嗜酒悖亂,骨肉忿爭;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誇,常行妒忌;無行於妻子,失禮於舅姑;輕慢先靈,違逆上命;作為無益,懷挾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愛。

  越井越灶,跳食跳人;損子墮胎,行多隱僻;晦臘歌舞,朔旦號怒;對北涕唾及溺,對灶吟詠及哭;又以灶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裸露,八節行刑;唾流星,指虹霓;輒指三光,久視日月;春月燎獵,對北惡罵;無故殺龜打蛇。

  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算,算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又諸橫取人財者,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漸至死喪。若不死喪,則有水火盜賊、遺亡器物、疾病口舌諸事,以當妄取之值。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取非義之財者,譬如漏脯救飢、鴆酒止渴,非不暫飽,死亦及之。

  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其有曾行惡事,后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

  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胡不勉而行之?

3 太上感應篇 -《太上感應篇》白話參考

  太上老君說:人的禍福沒有門路,完全是由自己招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像人影緊跟著形體一樣,絕不差錯。 

  所以天地之間,有專管過錯的神明,按照人們犯罪的輕重,來削減壽命(人活一百天叫一算,十二年叫一紀)。不但壽命被減,還讓惡人貧困損耗,憂患重重,人人厭恨,刑罰跟著而來,吉祥之事都避他而去,惡煞凶星卻禍害他,到了壽命已減盡時,就是死期。 

  三台神君掌金玉,祿位,土田;北斗神君掌延生,注死,禍,福。他們在人的頭上,記錄人的罪惡,並且依照輕重來奪除壽命。又有三屍神(上屍神彭倨,中屍神彭質,下屍神彭矯),分別居於人的腦、胸、腹部,每到庚申日就進見天曹,檢舉人的罪過。灶神每至月終,也上天庭,述說人的善惡。凡是人犯了罪過,都難逃神明的鑒察,罪過大的就被奪除壽命十二年,過失小的就被減去壽命一百天。大小罪過,共有一百多種,想要延年益壽,先要避免這些罪過。 

  順天理,合人心,即是道,當勇往力行,與道同進;逆天理,拂人心,即非道,應厭惡而遠離,為之則為道所棄。為道者應當:不去不正經的地方;不暗中做虧心事;力行好事,多積陰德;發慈悲心,愛護萬物;盡忠國家,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姐妹;先端正自己的品行,然後勸化他人;憐惜和救濟孤寡無依靠的人;尊敬老人,愛恤幼兒;雖然是細小的昆蟲,無情的草木,也不忍心傷害;別人有不吉利事,就憐憫他;別人做好事也一同高興;別人有急需時,慨然濟助;別人有危險時,立刻救濟;看見別人得意時,就如同自己得意一樣,而且還要儘力的去扶持;看見他人失意時,就如同自己失意一般,多方的救護;不宣揚他人的缺點,不誇耀自己的優點;阻止惡事,表揚善事;把多的讓給人,把少的留給自己;受人欺侮,不怨恨;受到寵愛,卻驚畏、謹慎;給人恩惠,不求報答,施捨給人,不後悔。 

  能夠如此恪遵奉行的善人,大家都尊敬他,上天保佑他,福祿不求自來,邪神凶星敬畏他而不敢相犯,眾神靈處處保護他,做事情一帆風順,並且能夠成神成仙。想成天仙的,可以形神俱妙,與道合真,需要做一千三百件善事;想成地仙的,可以不飢不渴,寒暑不侵,需要做三百件善事。 

  有的人卻違反道義而動惡念,違背天理而做惡事,就如:把行惡事當作能耐;殘忍的做傷人害物的事情;暗中加害忠厚老實的人;背後欺瞞上級和父母;對老師傲慢無禮;對自己的職責不儘力;欺誑無見識的人,使他誤事;誹謗同學,敗壞他的名聲;虛偽奸詐,不誠實;呵斥謾罵同族、親戚;氣質暴戾,性情兇狠乖戾;一意孤行,不聽善勸;以非為是,以是為非;親近惡人歹事,遠離善人好事;暴虐下屬,貪下屬之功為己功;奉承上司,曲意逢迎;受別人恩惠不報答;受別人委屈,懷恨於心,念念不休;不重視民情,不為國為民,反而違法亂政;獎賞無功之人,處罰無罪的人;謀財害命;陷害別人,以奪取官位;殺死降服的人;驅逐正人,排拒賢人;凌辱孤兒,逼迫寡婦;做官的拋棄法律,接受賄賂,是非曲直不分,輕罪判重刑;看到臨死刑的人,不哀憐,反而怒罵他;知道自己的過失,卻不肯悔改;看見善事,卻不願去做;自己犯了罪,反而牽引他人,脫卸自己的責任;隱藏秘方、技藝,使不得傳播救人;譏謗聖賢教誨;欺侮、誣衊有道德的人;射殺飛禽,趕捉走獸,掘挖蟄蟲,驚嚇棲鳥;毀損洞穴鳥巢,使蟲鳥走獸無法居住;傷害懷胎的動物,弄破鳥獸蛋卵;常常願人失敗而幸災樂禍;怕別人成功,搗鬼使人失敗;讓別人陷於危險境地,以求得自己的安穩;扣減別人財物,增加自己私利;用壞的換取別人好的東西;為了圖謀私利,妨害公益;竊取他人的成果,據為己有;掩蔽別人的善功,宣揚別人的醜事,指摘別人的陰私秘密;消耗或浪費別人的財物;挑撥別人的骨肉至親分離或是不和;侵奪別人心愛之物;協助別人為非作歹;放縱意志,作威作福;屈辱他人以求自己勝利;損傷別人農作物;破壞人家的婚姻;僥倖致富,不知行善反而驕奢;僥倖逃過刑罰或難關,卻不覺得羞恥;別人所做的恩德,硬說自己的功勞;推諉扯皮,轉嫁災禍或罪惡;憑財勢、奸巧爭得地位、獎賞等美名;常包藏奸詐、害人之心;限制別人長處,使人不能舒展;掩飾自己短處,不肯悔改;利用威勢,逼迫挾制他人;放縱暴行,殺傷人命;為了時髦而裁製衣著,為自己的口腹而宰殺動物;任意拋棄糧食不珍惜;勞役人民,擾害百姓;使人破產,乘機奪取財寶;決水沖毀,或是放火焚燒,毀害人們居住的房屋、生命;攪亂秩序和程序,使人勞而無功;損壞別人的器具物品,使無法使用;看到別人榮華貴顯,希望他被降免;見人富足有餘,望他家破財散;看到他人妻女貌美,便起了邪淫之心;欠人財物,希望他死,不必還債;非分的奢求,不能遂心,就咒罵懷恨他人;別人有不如意時,就議論他平日的過錯;見外貌丑怪的人,不憐憫,反而譏笑;見人有才能,不稱讚反而貶抑他;暗地裡埋下蠱毒害人;用邪術、妖法蠱惑人;用毒藥殺傷花木昆蟲;對老師懷恨,發怒,無禮之至;敢於衝撞、打罵父母兄長;強取豪奪,喜好侵佔;不腳踏實地,靠掠奪、欺騙致富;以奸巧的手段求得升遷;賞罰偏私,不公平;安逸享樂,放縱不節制;刻薄虐待自己的部屬或奴婢;恐嚇他人,使他人心生恐懼;事不如意,就歸咎天神、他人;風雨失時,便肆意怒罵;唆使他人鬥爭,撮合別人訴訟;盲目加入不法的幫會,為非作歹;聽從妻妾不合道理的話,違背父母的教訓;喜新厭舊;口是心非;貪污錢財,欺瞞上司;造謠陷害清白無辜的人;毀壞別人的名譽和人格,自以為正直;污罵神明自以為公正;離棄順天理的事,卻效法逆天理的事;背離至親骨肉,反而向外人獻殷勤;存心不良,反叫天地做見證;做污穢事,卻請神明照察;施捨財物,后又懊悔;借人財物不肯償還;不守本分,妄想追求得不到的東西;飲食器具極盡奢侈豪華;邪淫過分,縱慾不節;內心惡毒,外貌慈和;把污穢的食物賣人或給人吃;以妖法、邪術迷惑大眾;使用不標準的尺子、秤、容器,以假貨摻雜在真貨內賣出,以獲取奸利;仗勢恃財強迫清白人家操守賤業;欺騙、謾罵愚笨的人;對名利權勢,貪得無厭;對天地神祗咒詛,證明自己理直;嗜好飲酒而常醉,違背情理而亂性;與家人怨忿爭執不忍讓;男的不忠厚善良,女人不溫柔和順;丈夫不善待妻子,造成家庭失和;妻子對丈夫不敬重、不貞潔;男的每每喜歡驕傲自誇,女的經常爭寵妒忌;不待妻子以禮,不教育兒女學正義;媳婦對待公婆,不孝順不恭敬;對去世的祖宗、父母,安葬時違返禮制或祭祀不虔誠;違背長輩、上級的命令;玩物喪志,所作所為毫無益處;暗中常常懷有背逆之心;咒己明冤,咒人泄憤;待人不公,偏袒自己喜歡的人,排斥自己討厭的人;跨越水井或爐灶,跳過食物或人身;溺嬰打胎;行為不光明正大;月底、年終時歌舞娛樂,初一及清晨呼號怒罵;面向北方擤鼻涕、吐痰、大小便;面向爐灶歌唱、哭泣;用灶火點燃線香;用污穢不潔凈的柴草燒飯菜;夜間起來赤身露體;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時,施行刑罰或殺生;對流星吐口水,手指彩虹,手指日月星,長久注視或怒視日月;春季燒山林,獵捕鳥獸;向北方口出惡言;無緣無故,殺傷龜蛇。 

  就以上所列一百七十項之罪,司命之神按罪之大小消減壽祿,消減完就會死亡,尚抵不足的,就由子孫承當災禍之報。對於利用不正當手段,逼取別人的錢財,就用他的妻子、兒女、家人的壽命抵還,漸漸夭折喪亡;若妻子家口內有賢良好善,祖宗積德或深,不能奪其命,則有水災、火難、盜劫、賊偷、遺失財物、疾病醫禱、官訟口舌等禍耗其財,以抵妄取之數。又有看似冤枉、無故而被殺的人,是因以前曾殺人而借別人之刀、交通事故、兵禍等而被殺死的。凡是貪取不義之財的人,就像是去吃那屋上漏水浸到的肉,去喝那鴆鳥毛浸過的酒一樣,不但不能夠獲得暫時的溫飽,而且會喪失性命! 

  心裡起了善念,善雖然還沒有去做,就已經感動了吉神,希望他善行圓滿而賜福;或是心中起了惡念,惡雖然還沒有去做,就已經驚動了凶煞,等待他惡貫滿盈而降災。 

  若是有人曾經做過惡事,後來自己懺悔改過,並且斷除一切的惡事,努力做一切的善事,這樣堅持下去,必定就能夠獲得吉祥喜慶,也就是所謂的轉禍為福了!

  所以善人語、視、行皆善,積至三年,毫無作輟,則其善純潔,必招福納祥(並非三年才降福而有延遲,而是三年後人才感覺到有效果);惡人語、視、行皆惡,作至三年,則害人害物,不知多少,且經三年而不悔改,終不會悔改了,必降禍招災(不是三年才降禍而不明,是天心未嘗輕易絕棄人)。人不行善,難道不怕禍害嗎?難道不想求福嗎?

上一篇[阿爾巴斯]    下一篇 [人工授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