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太子山公園位於南京市大廠區大廠鎮三十三街區,總面積21.64公頃,水面3公頃,綠地率75%,周長1.5公里,園以山名,為大廠區轄綜合性公園。

1 太子山公園 -太子山簡介

  

太子閣,起初可以站在閣樓上瞭望大廠區太子閣,起初可以站在閣樓上瞭望大廠區


  太子山系老山余脈東延的一個丘崗,海拔58.8米,為大廠區制高點。明清時,太子山北有座太子廟,至民國時太子山雖荒禿,然寺廟幾經修葺,香火仍盛。建國后,尚留存《太子山》碑一塊及部分奇石。

2 太子山公園 -太子山傳說

  古時候,太子山是長江邊的上一個小孤島。長江連著東海。東海里有龍王。老龍王生有九子,就是人們常說的「龍生九子,個個不同樣」。而其中有一個龍子長得最英俊、瀟洒,老龍王有意立他為太子,但其他幾個龍兄弟們就不樂意了,於是在龍宮裡明爭暗鬥,鬧得烏煙瘴氣的。

  龍太子處於矛盾的焦點,弄得身心疲憊,實在討厭這種宮中生活。一天,他悄悄地溜出龍宮,化作一條紅鯉魚,出海灣順著長江向上游。他不時躍出水面,看到長江兩岸風光秀麗,小橋流水人家,時有雞鳴犬吠,男耕女織,一派寧靜景象。他感嘆道:「龍王太子不如凡夫俗子。」

  龍太子一路悠哉游哉,游到了眼前的一座小孤島邊,他躍出水面,看到小島上樹木繁茂,花草芬芳,興奮得一游三跳。說來真巧,一隻漁船過來,漁夫正好張網,一下就網住這條金龍魚。漁夫趕快收網,挪到船艙里,一看是條紅色金鱗大鯉魚,不禁大喜。在太陽光照射下閃爍著耀眼的金光,他估摸著有十多斤重呢。

  老漁夫笑呵呵地調轉船頭向自家劃去。這漁夫早年喪妻,留一女兒阿鳳,十六七歲,出落得天仙一般。特別是「水色好」,那白裡透紅的臉蛋,將一對烏黑的大眼睛襯托得像水晶一樣的靈動、清澈,周邊的人看了嫉妒地說:「雞窩裡生出金鳳凰。」小夥子看了心動,恨不得上前抱著啃一口。他們家就住在這個孤島旁邊的鳳南山下,三間破茅屋。屋外老抱雞,帶著它的兒女們,圍著破茅屋一圈又一圈地轉悠。唯一一隻大公雞,當護衛,篤善職守,一聲高鳴,那些要自由而失群的雛雞,立即尋聲快速集合……鳳南山生機蓬勃,如詩如畫。

  老漁夫抱著這條大紅魚,走到家前,就大聲喊道:「阿鳳快來看,我捕到一條大魚啰!」阿鳳聞聲走出茅屋外。她穿著一身月白淡青色衣裙,像一陣風似的撲到他父親面前,連忙將大鯉魚接過來抱個滿懷,驚訝地說:「這麼大的魚,我還是頭一回見到呢!」她轉身把鯉魚放在竹籃子里。老漁夫對阿鳳說:「你把它拎到水家灣渡口賣掉,賣的錢給你扯幾尺花布做一件好看的衣服過年。」

  阿鳳回答:「好勒!我這就去。」她興高采烈地朝水家灣而去。走到九里埂時,紅鯉魚在竹籃里翻騰跳躍不止。阿鳳趕緊放下竹籃,雙手捺住鯉魚,她突然發現,鯉魚雙眼打轉兒,似乎還含著淚水,發出哀求的目光。她心裡一下子驚惑起來,這時她看到紅鯉魚在翻騰時脫落下三片鱗片,她拿起一看很有分量,分明是三片金片。她想了想說:「鯉魚啊!你脫落三片金,是否讓我救你一命,就以此相報答呢?」大鯉魚像聽明白似的,又躍起身子,嘴唇不斷地上下吧達著。姑娘頓生憐憫之心,說:「好吧!我放你,你再連跳三次,我一定放你到江里去。」鯉魚真有靈性,在竹籃里連蹦了三下。姑娘將三片鱗片重新安在魚身上,拎起魚籃,翻過堤埂,走到江邊將大鯉魚放入江中。這傢伙入水后,沒有立即逃生,轉身打圈,尾巴擊起水花有幾尺高,然後慢慢地游開。姑娘也沒急著離開,想看看這傢伙是向下游游去,還是向上游游去。大約過了兩分鐘時間,在下游十丈遠的江面上,突然飄起了霧團。隨後在這霧團中出現了一個穿紅綉袍的美貌少男,抱拳作揖,似向她致謝,又似和她告別。霧團很快消失,美少男也無蹤影了。姑娘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兩眼直愣愣地盯在江面上,等待再次出現美少男,證實剛才這一幕是真是假。然而,除了碧波萬傾的東流水,江面上一如往常的平靜。

  阿鳳頭腦里一片空白,心裡有種空蕩的失落感,說不上是惋惜,還是懊悔。她拿起竹籃也是輕飄飄,空蕩蕩的。她移動步子向堤岸走去,兩腿晃晃悠悠好像在夢中,心神彷彿被美少男帶走了似的,一路上恍恍惚惚回到了家。

  老漁夫看女兒回來了,忙上前問道:「怎麼這麼快就賣掉了?」阿鳳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老漁夫急促的追問:「那魚呢?」阿鳳說:「放生了。」

  老漁夫有些責怪她了:「好不容易才逮著一條大魚,你怎捨得放了呢?」阿鳳這次沒有回答,走進屋內倒在床上嗚嗚大哭起來,弄得老漁夫更是一頭霧水。他一直心疼寶貝女兒,轉了轉話頭說:「放就放了,我不怪你,該行了吧?」

  阿鳳將放生的一幕,封閉在心中,沒有對她爹和任何人說,獨自作美好的也是痛苦的回憶。從那以後,她經常孤獨地到江邊,總想看到紅袍美男再次出現。但又總是失望地返回,帶回來的是滿襟淚水。她已經深深地陷入孤苦的相思中,不思茶飯,神魂不寧……

  她經常來到放生的地方,面對波光粼粼的遼闊江面,放聲歌唱:

  太陽有目光兮,投射大海深情,

  美男有目光兮,投射姑娘痴心。

  你投射善良沉默,激我火熱純情,

  你投射追求希望,增我愛慕自信。

  儘管還不曾相識,兩心撞擊有迴音。

  她那美妙的歌聲一唱起,江中的魚兒向她游來,無數的江鷗也向她聚集。唱罷,她喃喃自語:「江中魚,空中鷗,我托你們捎個信兒給我心中的他,何時來相見,姑娘在等你……」

  龍太子得到阿鳳放生,回到龍宮后,日日夜夜都在思念著阿鳳姑娘。阿鳳不僅人長得美麗如仙女,更令他感動的是她那顆善良純潔的心。姑娘的救命之恩和她那如花似玉的美貌,使他下定決心必須要重見姑娘,表白他傾慕之心。宮中「太子之位」的爭奪日益激烈,他就更加心煩意亂了,常常見物就砸,見蝦兵蟹將就打。老龍王見太子如此,心裡十分著急,令太師(醫)龜給太子醫治。太師(醫)龜給太子號脈后,心中有數了,但不便向龍王說明,就含糊地說:「太子病不大要緊,需要一個人在一個沒有干擾的地方靜養,用一個『心匣子』戴在身上,讓他定心祛煩。」老龍王下旨,將龍太子關進了「安心殿」。「安心殿」是處罰龍宮犯規者用的,又叫「脫胎換骨處」,一天要用刑好幾次,龍太子哪能吃得消。太師龜說的要有一個「心匣子」,龍王不知是何物,問太師龜哪裡有此物。太師龜回說,我倒是有此物,不過我給了太子,我的心就不安了,一不安就會犯錯,那可不行的。老龍王說:「你拿來,如果你犯了錯,我免予處罰你。」太師龜順地打個滾,就取出「心匣子」給老龍王。龍王一看原來是個小龜殼,於是令龍太子戴在胸前。

  龍太子被關進了「安心殿」,愈發煩躁不安。他摘下「心匣子」準備撂掉它。當捧在手中時,「心匣子」打開了,他清楚地看到了曾救他的那個村姑,聽到了她含淚的歌聲。他頓時被震撼了,靜下來,一遍遍看,一遍遍地聽。愈看心愈顫,愈聽愈感到姑娘真情似海。於是,更加鐵了他的心,寧願捨棄龍太子寶座,去做凡夫俗子,也要到姑娘身旁,讓真情相愛結成忠心不變、不棄不離的一對鴛鴦。

  他突然想起了什麼,打開「心匣子」連連高喊:「太師龜快來救我呀!」太師龜聽到了龍太子呼喊聲,以探病為由,來到了「安心殿」。他非常同情龍太子,願意成全他和村姑的愛戀之情。龍太子見到太師龜,忙施跪拜大禮,被太師龜拉住說:「別折煞小神了,當年也是你救了小神一命,今日太子有事,我應當為之效勞,在所不辭。」

  龍太子就將他的意願如實告訴了太師龜,請太師龜幫助自己實現願望。太師龜說:「實現你的願望並不難,不過其後果是相當危險和嚴重的。」龍太子表示,為追求和實現自己的願望,即使死也心甘情願,絕不後悔。

  「那好,為了人神的相愛結合,我也不顧生死了。」太師龜將「心匣子」摔在地上,請龍太子脫下龍袍和頭冠,順地打三個滾,太師龜連聲喊道:「太子上位!」忽然間,站起來的龍太子變成了太師龜。太師龜說:「這樣你可以瞞過看管護衛,離開龍宮去吧!當你踏上塵埃時,記住在地上滾三滾,口念:『太子退位』,即可現出你本來面目。你大膽地去會你愛慕的姑娘去吧!我留在這裡代你受刑。但你千萬不要丟失心匣子,否則我命休矣!」

  龍太子再三感謝太師龜的大仁大義,就大搖大擺地騙過看管,走出「安心殿」,走出了「龍宮」,也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如果說起初阿鳳對放生的一幕,心裡多少還有些將信將疑,那麼經過多次地對著浩渺的江水唱出的心聲,愈唱愈覺得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了迴音:「我不是鯉魚精,我是真愛你的人!只要你耐心的等待,我一定會來到你的身邊……」她堅信不疑,只要有感天動地的真情,「不信東風喚不回」。

  這天她又來到九里埂放生地,唱起她那心曲《兩心相撞有迴音》。

  歌聲如泣如訴,動人情腸。船夫聽了停了划槳;農人聽了荷鋤仰望,連雲雀也立刻靜棲於深林……

  歌聲傳到了水家灣。水家灣是大江南北通衢要地,鎮上酒肆林立,但大半住宅為水家所有。水家生有一女俏麗出眾,被皇宮選為妃姬,於是水家被封侯世襲。

  千戶候水淼,不僅擁有大片土地,而且還有長江水域的交通運輸漁業的管轄權,儼然一方「土皇帝」。為但其人專橫跋扈,欺壓百姓,作惡多端,人稱 「水王爺」。是時,他聽到了美妙的歌聲,立馬命令家丁:「將唱歌的女子抓來見我。」家丁隨聲尋去,見一漂亮的姑娘面對大江正在放聲歌唱呢。幾個家丁不由分說,上去將姑娘強行捆綁,推推搡搡地帶到水淼府邸。水淼一見姑娘萬分驚喜,心想,有如此美麗村姑近在身邊竟然不知,今天是老天賜給我的尤物,正合配做我的「五房姨太」。他忙叫人鬆綁,問姑娘姓甚名誰?阿鳳怒目而視,不予答理。水淼沒有動怒,反而表現得十分耐心,叫家人給姑娘準備上等綢緞趕製新衣,為姑娘換裝,並責令家人好好伺候、看護,等擇日成親。

  老漁夫聽說女兒被水王爺抓去了,頓覺不祥。「羊入虎口」不知如何解救。他想,只有拼條老命,上水府論理,奪回女兒。老漁夫心如火燎,急忙趕到水家灣找到水淼,先懇求放人,請水王爺開恩。水王爺連眼皮都不願意抬,撂一句話:「啊!老漁鬼,是來繳你拖欠的漁業稅的吧?」老漁夫連忙跪拜在地:「請老爺開恩,可憐我的小女,讓她跟我回家吧!」水王爺說:「行!來人,將他拖欠的漁業稅費算一下,一手交銀一手交人。」大管家的隨手拿了算盤,撥弄幾下說:「其欠漁業稅費共計五百五十兩白銀,外加進奉活魚兩擔。」「天啦!」老漁夫說,「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嗎?我拼條老命也要要回我女兒,如果你不答應,我明兒就背黃榜一路告御狀去!」水王爺說:「好,我成全你這個老東西,現在就送你去!」叫家丁痛打漁夫三十大板,拋到江中去!可憐老漁夫被打得昏死過去,家丁將他抬到江邊,拋入滾滾江水裡。

  龍太子在太師龜的幫助下,終於逃出了「龍潭虎窟」,離開那龍宮爭權奪位的是非之地。今天是他從未有過的輕鬆、愉悅。他出了海口,登陸后,順地三滾,恢復了本來面目。拾取「心匣子」,隨即打開,他看到了阿鳳正被人捆綁挾持,接著又看到老漁夫被拋入江中。龍太子驚恐萬狀。他迅速地對「心匣子」中的老漁夫吹了一口氣,老漁夫浮出水面,並被江浪推到江灘上。龍太子駕雲趕來,著地后,化妝成一個乞討流浪兒,破衣爛衫,手持一根水火棍,伸手在老漁夫的鼻孔下試探有無氣息,然後用水火棍點穴。老漁夫「啊呀」一聲醒來,看到眼前這個陌生的「叫花子」,不知自己在陰間還是陽間?面前這個他是人還是鬼?「叫花子」先開口問道:「老人家你是怎麼落水的?」老漁夫就把水淼所作所為向他訴說了,並感謝他的搭救之恩。

  龍太子對老漁夫說:「現在救你女兒要緊。」老漁夫嘆氣說:「你有所不知,水王爺有錢有勢,獨霸一方,人多勢眾,怎能救得?」只有到皇帝那裡告狀去。」龍太子說:「我願意陪你一路乞討,一路告御狀去。」

  老漁夫背了黃榜,「叫花子」跟隨上路了。

  龍太子暗地裡打開「心匣子」傳呼太師龜,請求幫助救村姑阿鳳。太師龜是個修行幾千年的神龜,神通廣大。他對龍太子說:「你想要什麼,就對『心匣子』說,就會有什麼及時來幫助。」龍太子認真思考一陣,終於有了妙計,準備一套急救方案,前往水家灣行事。

  阿鳳被抓到水府,不吃不喝,以死相抗。當她得知老父被打死拋到江里的消息,如五雷轟頂般的痛心。她轉念想到,不能這樣無謂的死去,為父報仇是她盡孝道的天責。於是她叫看護人傳話:「叫水淼老賊來見我。」水淼聽說姑娘要見他,他想:「可能有戲了。」樂滋滋的整理了一下衣冠,帶著家丁來了。他看到姑娘比來時瘦了許多,假惺惺地說:「你不必固執嘛!我要你是讓你來享福的,你這樣糟蹋身子,不愛惜自己,我看了好心疼啊!」並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你從了我,你要什麼條件,我都依你。」姑娘說:「水淼你聽好,本姑娘已想好了,現在開始要吃要喝,要更衣。」水淼提高嗓門陪笑說:「好辦,好辦,立即去辦。」吩咐家人快去備飯菜。阿鳳冷冷地說:「不!按我說的去辦。」水淼點頭哈腰,連連說:「那是!那是!」阿鳳以下達指示的口吻說:「第一,我要換孝服,拿布料來我自己做;第二,我要吃親娘山上的報恩泉水煮豆腐;第三,喝青龍山鳳尾草上的露珠泡的茶。不得摻假,否則你休想事成。」水淼回答說:「沒有問題,只要你回心轉意了,就是要吃龍肝鳳膽,我都想方設法辦到。」水府上下忙開了,指派一撥人去尋找親娘山報恩泉,一撥人——全府上下只要能行動的人,都動員起來,趕清早到青龍山上取鳳尾草上的露珠。因人手不足,連水淼的老母和他的大小姨太太都出動了,弄得府里上下怨聲載道,阿鳳暗自好笑。

  阿鳳親手縫製孝服,做成后,悄悄地把剪刀藏在腰間,等待水淼舉辦婚慶時,見機行刺,了結水淼性命,以報父仇。

  三日後,水府張燈結綵,送請柬,邀達官貴人,親朋好友,要舉辦隆重的婚禮了。

  被世人稱為「青天大老爺」的巡按趙文正,在午宴時喝了點「醉八仙」酒,昏沉沉地倒頭酣睡。在夢裡,他見到老漁夫和一個「叫花子」攔路告狀喊冤。待他問明緣由后,叫隨從起駕趕往水家灣。

  巡按大人尚未進水家灣,已經聽到一陣陣鞭炮響連天,一陣陣吹打樂聲傳四野。水府正在熱鬧之中。家丁急匆匆地向水王爺報:「有巡按大人到!」水淼驚喜,心想我沒有給他去帖子,他倒來了,正好為我添光添彩,他大呼一聲迎駕趙大人。

  趙大人進了廳堂,水淼引為上座,客套的說:「趙大人光臨本府,真乃蓬蓽生輝,三生有幸矣!」話音剛落,趙公使眼色給護衛,護衛高喊:「拿下殘害百姓的水淼!」「歐……升堂啰……」

  瞬間一變,廳堂成了趙公的辦案公堂了。護衛將水淼按跪在堂前,趙公拍案道:「在下何人,報上姓名。」水王爺被突如其來的趙公弄懵了。「難道你不認識我水淼,明知故問嗎?」護衛高聲喊道:「帶原告上堂!」老漁夫和「叫花子」早就候在門外了,聽見傳呼后,叫花子說:「老人家不用怕,我們上堂去!」原來這齣戲是龍太子通過「心匣子」導演出來的。

  趙大人說:「老漁夫你有什麼冤?如實講來!」老漁夫就把水淼強搶他女兒阿鳳,並將他打死後拋入江中,多虧這位「小叫花子」搭救,方起死回生的情況說了一遍,並大呼:「請青天大老爺明斷,為小人做主申冤。」

  此時,阿鳳一身孝服尚未來得及脫,從內房跑到廳里,一頭跪在趙大人面前說:「民女阿鳳就是被水淼搶進水府,強逼奴家成婚!我聽家丁說,老父被打死拋入江中,小女為盡孝道,穿戴孝服,求老爺恕罪!」

  趙大人發問水淼:「可有此事?」水淼哆哆嗦嗦地說:「請大人明鑒,我是明媒正娶,莫聽刁民胡說!」趙大人追問說:「明媒在哪裡?」水淼啞言。阿鳳說:「我是被家丁強行搶綁而來。」護衛令家丁出列作證,別的家丁不敢吱聲,唯有一個叫「阿強」的壯著膽子,上前跪證說:「是我和阿大等三個人搶來的,老漁夫是阿大打死的,水王爺叫我們抬到江中拋屍的。」

  水淼這會兒好像頭腦有點清醒了,他大聲對趙公說:「請大人明鑒,刁民胡說,既然老漁夫被打死,已拋江中,死人哪能還生呢?明明編造謊言陷害本王爺!」

  趙大人也覺蹊蹺,隨即指著叫花子問道:「阿啐!小叫花子膽敢胡言!」小叫花子面無懼色,回稟大人:「的確是我看到老漁夫被江浪推上江灘,已完全死了,小的用我祖傳水火棒,亦名生死棍,將他點穴復生的。」

  趙大人真的動怒了:「你這小子混說了,盡敢欺騙本官,來人,拿下重打五十大板。」

  叫花子說:「慢!讓我把話說完,甘願受打受罰。」「我這水火棒,死的能點活,活的能點死,不信可一試。」

  趙大人也是個好奇的人,就說:「那麼你就試一試,讓本官看看是真是假?這樣吧,你就在水淼身上試一試!」叫花子說:「這可試不得,有罪之人點死了,是不可再點活的,小的不敢。」「本老爺恕你無罪,給我試來!」護衛人齊聲高吼:「威……武……」滿堂高朋親友嚇得渾身顫抖……

  小叫花子遵命,用生死棒只輕輕地朝水淼身上死穴一點,水淼即刻倒地。護衛上前驗看:「鼻子不來風了,真的死了。」趙大人心想就這麼稀里糊塗死了啦,我就來個糊裡糊塗判吧:「眾人聽了,水淼罪有應得,既然死了,就將水府家產分給貧苦人家,只留一丁和一份家產給敢於說真話的阿強,其餘水家人等掃地出門。」並責令在場的地方官立即執行,不得有誤。

  最後,趙大人將大袖子一甩,說聲:「退堂!」護衛將趙大人扶上轎,齊聲喊道:「起駕啰!」趙大人驚醒了。他睜開眼睛,天色還亮著。他回想睡夢中審判水淼案,彷彿像剛剛經過的真事一般,情不自禁地說:「荒唐可笑!荒唐可笑!」

  他哪裡知曉,這一切是千年神龜使用的法術,演繹一段「夢斷公案,陰錯陽差竟成真」的傳奇故事呢!

  地方官員按趙大人的審判,從快落實,從此水家破落。地方除去一霸,百姓無不稱快!

  阿鳳千恩萬謝趙大人後,帶著老爹和「叫花子」回鳳南山。到家后,請叫花子進屋就坐說:「相公稍候,我去燒水沏茶。」叫花子看了看四周,三間茅屋雖然破舊,但是收拾的還算乾淨整齊。在堂屋右側放有一台手工織布機,上面已有織好的一段布頭。早先看到的母雞、小雞和公雞不見蹤影,大概是家中無人,是餓死還是被偷盜亦不可知。

  阿鳳雙手捧出一碗清茶,恭敬地請叫花子用茶,叫花子也很有禮數地站起身雙手接過,姑娘正眼而視,心裡「咯噔」一下,這個人很像那個紅袍美男,便探問說:「公子貴姓,何方人氏,何故來此地?感謝搭救之恩!」

  叫花子謙恭回答:「落難人免貴姓章,家住三江人母村,討乞流浪過境到此。」阿鳳生性機敏,她雖是村姑,但其祖輩原是書香門第,官宦人家,因捲入宮廷大案,逃避滅九族之災,落在長江小島,隱姓埋名,靠打魚為生。阿鳳從小受家教影響,尚知書達理,詩琴藝通。當她聽完叫花子的自我介紹后,心裡已明白八九了,她推測,這個他就是她日思夜想的他。

  龍太子本是沖著阿鳳來的,他們父女倆挽留正中下懷,半推半就說:「我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事情就這樣定了。阿鳳入內房收拾,架設床鋪去了。

  次日,龍太子對老漁夫說:「我同您一道出江去,給您當個助手,捕魚我也在行呢!」老漁夫覺得這樣也好,如把他留在家裡,少男少女在一起也不方便。於是,老漁夫帶姓章的上船,一個撐篙,一個搖槳,不一會小船駛到江心了。老漁夫撒網,龍太子站在船頭上,口中不停的念叨什麼,然後,對老漁夫說:「你撒下網后等我要你起網你就起網。」龍太子暗暗下令:「烏賊、鋼頭、黃鱔、泥鰍、河豚,前來見我。」隨後要老漁夫起網。老漁夫在收網時,覺得拉網不同往日,很沉重費力。待拖上船艙一看,乖乖,滿滿一網大魚,其中有一二十斤重的黑烏魚和鋼頭魚,也有個大的黃鱔、泥鰍等。接連又打兩網,網網實在。老漁夫開心極了。但為什麼都是這幾種魚,有點困惑。龍太子說:「這幾種魚是害魚,它們像水淼霸道,吃弱小的魚蝦,還會興風作浪,危害船隻。黃鱔、泥鰍,會破壞大堤,造成決堤,洪水泛濫,會使生命財產受到損失。你能多捕這些魚,是除惡揚善,做大好事呢!」所以,後來的江河裡就沒有了這幾種魚。只有河豚得到消息逃的快,入海去了,但是每年春潮時,還要偷偷的來江河裡繁殖,並帶有毒汁,人若捕吃,會中毒而死,以此報復人類。

  在龍太子的協助下,老漁夫天天豐收,經濟狀況日益好轉了。有了積蓄,準備造新房。

  龍太子和阿鳳在一起生活,相談不倦,相看不厭,情感發展到如膠似漆的田地。老漁夫看在眼裡樂在心中,心想這兩小處到這份上,該名正言順地婚配了。於是托媒說親,並擇吉日成婚。從此,龍太子和阿鳳過著同牛郎織女一樣的民間快樂生活。婚後不久,阿鳳有孕了,龍太子高興得手舞足蹈,把龍宮中的事,一切忘記了。一天,龍太子含蓄地對阿鳳說:「自從到你家和你在一起,眼看又要有孩子了,我真感到幸福美滿,我發誓永不離開你,什麼天宮龍宮,我就愛這山窩窩,和你在一起,即使死了也甘心。」阿鳳心裡有數,只是不點破而已:「夫君,我懂你,我也明白你的心,為了愛,無論是皇太子、龍太子還是叫花子,不挑貴賤,只求真心;為了愛,無所畏懼,也敢於犧牲,只為實現一夢,不在於夢短夢長,這就足夠了。生死不離,是愛的永恆,牽手共濟是生命的真諦。」龍太子動情地展開雙臂,將阿鳳緊緊地摟在懷中,一對有情人沉醉於甜蜜的溫馨之中……

  自從龍太子被關進了「安心殿」,龍宮裡安靜了許多。老龍王曾查問過幾次,得到稟報的是:「有太師龜陪伴治療,太子的狂暴症已漸好,現在能靜心讀書了。」老龍王甚喜:「這就好了!」並指示各龍子向龍太子學習,好好讀書,修身養性。

  青龍三王子,一直覬覦太子龍位,數他詭計最多,以龍太子為敵,一心想搞掉龍太子,迫使老龍王改立他為太子。青龍三王子多日不見龍太子,心存懷疑,便偷偷地打探情況。他終於獲悉,龍太子早已不在龍宮了。他決定要弄清真相,嚴懲太子。

  阿鳳家在龍太子的幫助下,通過勞動收穫得到的錢財,翻蓋新屋,一幢四合院式的鄉村民墅,在鳳南山下落成,贏得了周圍鄉鄰的羨慕。龍太子還有醫術之能,常常幫助窮苦人治病,並救助生活貧困人家,得到鄉村百姓的信賴和誇獎。就在這年,老天降旱魔,數月不降雨,乾旱得赤縣千里,農田龜裂,草木枯死,人畜吃水都成問題。百里遠的鄉民,紛紛趕到江邊汲水,頂烈日,冒酷暑,有的水沒有背到家,就中暑倒在途中了。龍太子不忍心看百姓受煎熬的日子,決定拯救於民難。於是他打開「心匣子」,讓太師龜設法救苦救難。太師龜知道,如果行雲布雨,是要犯天條和龍廷宮規的,但太師龜心想,成人之美,救人之難,要一不做二不休,好事做到底。他秘密地約見往日與龍太子親近的黑龍子、白龍子兄弟到「安心殿」說話。黑龍子、白龍子以為去那裡能會見龍太子,心裡很高興,但到了「安心殿」不見龍太子,只有太師龜,感到很詫異。太子龜便將龍太子出宮之事如實相告,並且請求二兄弟助他為百姓做件善事,降雨水救萬民生命之危急。

  兩個龍兄弟,聽了之後,很為難,說:「論關係,我倆對太子兄最為親善,也非常敬仰他的才智和善良品德。我們忠心擁戴他立為大太子。可是宮中的權位之爭,讓太子心灰意冷,他私奔出宮,又愛上一個美麗村姑,我們很理解他。只是我倆無權決定降雨,沒有龍王下旨,是很難興師動眾的。」太師龜說:「這個我知道,如果搞到龍王降雨聖旨,你二位肯幫忙乎?」黑龍、白龍表示那要悄悄的行事,千萬不可讓龍王爺知道。

  太師龜不僅神通廣大,而且和龍宮的大小神仙、精靈都相處密切,關係甚好。他找到烏賊大王,請他盜出「降雨令牌。」烏賊是海中大盜,幹這種事輕而易舉,手到擎來。得手后即交給黑、白龍子,決定某天某時行動。

  龍太子把這一消息告訴阿鳳說:「據我觀測天氣,三天後,有特大暴雨降臨,你向災民傳告,做好蓄水、保水和補種作物準備。」阿鳳相信他不是玩笑話:「謝夫君,救萬民於火熱,功德無量,我這就去。」一路上阿鳳遇災民就說,一傳十,十傳百……人們祈求老天爺能降場救命雨,有的地方還搭建了求雨亭,焚香燭;更多的則是傳播姓章的神奇,能入地升天,確信是他發出的福音。在人們翹首以待的第三天,驕陽似火,萬里無雲,可怕的熱浪像要把人吞吃掉、溶化掉。然而,在下午奇迹出現了,先是白雲從四方奔涌而來,接著烏雲滾動,形成了雷雨陣勢,黑雲壓頂,風雨欲來了。驕陽消失,天色陡然暗了下來。但是沒有閃電,雷鳴,只有狂風猛烈地吹過來,豆大的雨點,墜地后打得煙塵四起。風愈來愈小,雨點卻愈來愈密,最後簡直是瓢潑般的直灌下來。就這樣濛濛沉沉地下了一天一夜,河滿壩流。久旱逢甘露,方圓百里的地界內普降大雨,眾生得救了。然而,超出這個的範圍的地方仍然乾旱嚴重。人們覺得奇怪了,說三天下雨卻真的下雨了。沒有閃電雷鳴,似乎這場雨是偷偷的降下來的。老百姓傳聞鳳南山看到一條白龍、一條黑龍騰空而起,隨後風起雲湧天色突變,跟著下了這場大雨。鄉民們越傳越神乎,並自發地捐物捐錢,在鳳南山的周邊建起了「黑龍廟」、「白龍廟」。就這樣,代代相傳,凡是遇了天旱,人們就到廟裡燒香、祭拜、求雨消災。

  這場雨,人們稱之為「救命雨」,當然沒有忘記阿鳳和那位章相公 ,在鄉民心目中,他倆就是這塊土地上的保護神。

  阿鳳臨產了,生了一個胖兒子。接生婆在給他洗身時,這個胖娃娃見到水,竟破涕為笑,掙脫著在水盆里像魚一樣快樂地游泳起來。這又成為「奇聞」。鄉鄰得到這個消息,紛紛地上門慶賀,他們將雞蛋染紅,並備了不易變質的油炸麵條,朝鳳南山送去。送禮的遇到送禮的人相問:「幹啥去?」回答是「送章的。」因為只知其姓,不知其名也。年代遠久后,就演變成給生兒育女送禮叫「送湯」的了。那種油炸麵條,阿鳳在月子里還沒吃完,天兵神將來捉拿龍太子,釀成「妻離子散」的悲劇。所以後來人們就把油炸麵條叫作「散子」。將生兒子叫「生個龍蛋寶貝」。

  自從龍太子關進「安心殿」后,青龍三王子感覺到宮裡相當沉悶,尋找不到對手,就顯示不了他的鬥志。他一心想把龍太子鬥倒,早日坐上「太子寶座」,進而登上「龍王殿」稱主,到那時呼風喚雨,威震四海。

  青龍一直沒有停止尋找他的鬥爭目標,只是無奈宮規,不能隨便走動,更不得自由串連。他尋思,要知道龍太子的活動情況,太師龜是個關健性人物。於是他決定從太師龜那裡取得突破。他假裝有病,請太師龜前來診治。太師府人回復,太師龜也病了,不能前往。青龍有了幾分生疑,心想,不如將計就計,前往太師府就診去,探個虛實。在去太師府的途中,他遇上了烏賊王。烏賊鬼鬼祟祟,欲避不及。他身藏「降雨令牌」準備物歸原處,不巧碰上青龍王子,心裡不免慌張起來。青龍子當頭喝令道:「站住!你賊性難改,又偷盜什麼東西了?拿出來看看!」烏賊傻眼了,乖乖地交出「降雨令牌」並作了坦白交代。

  青龍王子逮個正著,人贓俱獲,令隨從拿下,帶到「龍王殿」向龍王老子稟報,看如何處治。他知道這下子龍太子犯了很大的天條宮規,正是他搶權奪位的好機會。

  青龍子到了「龍王殿」,向龍王爺啟奏,將龍太子不守宮規天律的行為一一稟奏,老龍王聽后,震驚得冒出冷汗,龍顏大怒,一邊下令以青龍為指揮的各龍子帶兵去捉拿龍太子,一邊稟奏玉皇大帝,向玉帝請罪,並請玉帝派天兵神將協助捉拿龍太子歸案。

  時值中秋的清晨,一輪紅日,經過夏日狂飆能量,顯得有些慵懶和柔和,從浩瀚的江面上冉冉升起。江帆點點,乾坤朗朗,一派寧靜和諧的氣象。

  阿鳳和龍太子在屋門前,逗著可愛的兒子玩耍,教他學喊「媽媽、爸爸」,其樂融融。不一會兒,風雲驟起,黑雲翻騰,漸漸遮天蓋日而來。江浪疊起一丈多高,蒼鷹和江鷗,剎那間不見蹤影。天色陡然暗沉下來,閃電和那悶悶的雷聲似乎急促地鞭抽著萬馬壓境而來,天鼓擂鳴,神將出征了……

  龍太子從這天色和聲音中辨別出一場不可避免的搏鬥就要開始了。他暗自吃驚,大禍臨頭了!他忙叫阿鳳把孩子送進屋裡,說:「事到今天,我們不能相瞞了。我是東海龍太子,為了圓夢,私自離宮來和你結為「連理」,看來我們倆到了夢斷情緣之日了,很對不起你,拜託帶好我們的愛情結晶——寶貝孩兒。天大的事讓我去對付。」阿鳳很沉著的聽完龍太子這番話,並不覺得意外突然,反而很平靜地說:「我們夫妻一場,各自圓夢了,我已很知足,夫君要知道大難降臨,也是對我倆真情大愛的考驗,生死不離,讓碧海蒼天見證我倆的忠貞。」她叫出漁夫老爹,將孩兒遞給他,雙腿跪地說:「原諒女兒不孝,不能伺奉你了,天要降大災難,拜請父親帶著我兒趕快避難去。記住小章鳳是我倆的血脈,一定要讓「『章』姓延續下去。」老漁夫還沒有來得及問個明白,已被龍太子吹起一團雲霧,包裹著、飄浮著、滾動著遠遠離去……

  說時遲那時快,狂風四起,飛沙走石,雷電交加,山崩地裂般震撼著大地。這時青龍顯出面目,大聲呼喊龍太子接旨,並宣讀旨令:「太子觸犯天條,令速歸降,不得抵抗,否則天律不饒!」阿鳳緊緊抱著太子,大聲罵道:「天道人理相依,天人本可合一,是你們違背了天理人性,我將誓死抗爭。」青龍看到阿鳳果真如天仙般的美貌,不忍心下手,喊道:「妖女放手!」令眾龍弟兄將太子拿下。龍太子高聲喊道:「眾兄弟切莫傷害阿鳳,回不回龍宮是我的事,與阿鳳無關,有本事沖我來!」龍太子推開阿鳳,手執水火棒,懷揣「心匣子」騰空而上。

  頓時,鳳南上空群龍大戰展開了。閃電在雲龍間穿插著,道道閃光,縱橫交錯,彷彿在編織著天羅地網。那雷聲一個接著一個炸響,彷彿要摧毀三山五嶽。龍太子憑著他的水火棒和那心匣子,獨戰群龍不在話下。況且烏龍、白龍明戰暗保,弄得青龍怒不可遏。此時,他突然想起一計,我將他心上人阿鳳抓走,太子必然從之回宮,待嚴懲他后,也好把阿鳳佔為己有,兩全其美。

  阿鳳手握一把剪刀,站在大風大雨中,想助龍太子一臂之力。可是凡人俗女,沒有上天入地的本領,只能是焦急萬分的仰天長嘆。這時,青龍王子從烏雲中穿出,閃電般地墜地,一把將阿鳳抓起,騰空而去。阿鳳睜開眼睛一看,不是龍太子,是一個面目猙獰的「怪物」,她不顧一切的反抗。這個「怪物」摟抱著她,意然強吻她,並說跟他回龍宮去,他也很愛她。阿鳳不用問,便知道這個傢伙不是好東西,她竭盡全身之力,將剪刀刺向他的一隻眼睛,瞬間,青龍王子慘叫一聲,用手捂面,鮮血噴涌而出。青龍本能的護眼意識,手一松,阿鳳從高空中摔下,一命嗚呼!而青龍三王子成了終身殘疾,這就是後來人常說的「獨眼龍」一個流血不流淚的作惡之龍。

  龍太子使出渾身招數,左沖右殺,以青龍為首的群龍都不是他的對手。在他們大戰的地方,九龍上下翻滾、盤旋、升空、落地,掀起一條條龍捲旋風,因而在地面戰場上就形成了九個山包,後人謂之:「九龍山」;被龍尾掃卷的地方,形成凹塘,後人謂之:「九龍窪」。

  正在群龍大戰難分難解時,龍太子胸間的「心匣子」尖叫不停,他拿出來一看,大驚失色,阿鳳被青龍從高空拋下,他立即休戰,向著阿鳳墜落地方撲過去。他緊緊地抱著阿鳳,呼喊著,阿鳳沒有絲毫反應,但眉眼微睜,含著一絲絲笑容,躺在龍太子懷抱之中。阿鳳真的摔死了。龍太子頓時淚如泉湧,兩行熱淚,雙流成溪。龍太子有水火棒是可以起死回生的,但是,他忽然聽到天鼓又一次擂響,聲音愈來愈近,這是玉皇大帝派來的援兵到了,即使將阿鳳救活,也不可能再和她生活在一起了。突然「心匣子」響起了阿鳳的歌聲:「兩心相連,生死不離……」在這個千鈞一髮之際,龍太子走投無路,他毅然決定,同阿鳳死在一起。他先把「心匣子」拋向空中,說聲:「感謝恩公太師龜,物歸原主去!」豈料,被天兵截獲,丟在瓜埠江邊,將太師龜化作一座漂浮在江上的龜山永遠不得回海去了。

  龍太子顯得十分鎮定和從容,拿出水火棒,義無反顧的自擊身亡。頃刻之間化作一塊「合抱石」,左邊是龍太子化身,一對龍眼,掛著淚泉,長流不斷,右邊是阿鳳化身,鳳石含笑,緊緊依偎在龍石旁邊,永世不變。

  青龍王子見龍太子已死,命令撤兵,回龍宮復命,準備接太子寶座去了。唯有白龍心有不舍,圍繞龍太子和阿鳳死的地方轉了三圈,最後奮力用尾巴一掃,將這座山移至鳳南山旁,離開這個驚心動魄的搏鬥戰場了,讓龍太子和阿鳳永遠安息在人間。所以九龍窪只有八個山頭,少了一個,就是被移到了這裡來。後人將這座山頭叫做「太子山」,並建廟供祭,有來求雨的、求子的、求財的、求治病消災的,香火旺盛,常年不衰。

  不知從何年何時起,太子廟被毀跡了,而龍眼淚泉仍在,隨時光常流不斷。美麗神奇的太子山傳說穿越歷史時空,傳承不斷……

  相傳原太子廟裡有一幅對聯,很有品讀之趣,現錄為太子山的傳說存照:

  龍變立早章 章章好文章

  鳳為女子好 好好更美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