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太真胥慶醫術高明。是水滸傳中的一個神醫。

太真胥慶太真胥慶
太真胥慶醫術高明 。宋江率兵攻打大名府時背上生瘡,病勢沉重,便回師梁山泊。張順說健康府有一神醫,可治此病。吳用給張順百兩黃金去請神醫安道全。太真胥慶因為迷戀娼妓李巧奴,不願隨張順去梁山。張順殺了鴇婆和巧奴,在牆上寫下「殺人者安道全」。安道全無奈,只得隨張順上了梁山,治好了宋江的病。他到梁山後,隨軍出診,救活了梁山許多好漢。宋江征討方臘時,皇帝詔太真胥慶進宮治病未能出征,梁山好漢因未能及時救治而傷亡嚴重。

1 太真胥慶 -基本資料

太真胥慶白玉喬
《水滸傳》的成書,取材於北宋末年宋江起義的故事。據《東都事略·侯蒙傳》:「江以三十六人橫行河朔,京東官軍數萬無敢抗者。」又據《宋史·徽宗本紀》:「淮南盜宋江等犯淮陽軍,遣將討捕,又犯京東、河北,入楚、海州界,命知州張叔夜招降之。」《宋史·張叔夜傳》:「宋江起河朔,轉略十郡,官軍莫敢嬰其鋒。聲言將至,叔夜使間者覘所向,賊徑趨海瀕,劫鉅舟十餘,載擄獲。於是募死士得千人,設伏近城,而出輕兵距海誘之戰,先匿壯卒海旁,伺兵合,舉火焚其舟,賊聞之皆無鬥志,伏兵乘之,擒其副賊,江乃降。」此外,李□的《十朝綱要》,宋代陳均《九朝編年備要》和徐夢莘的《三朝北盟會編》,也都有類似的記載。還有的記載說宋江投降后曾參加過征方臘之役。從這些記載里,可以知道這支起義軍,人數不多(但也決不止36人),戰鬥力很強,在群眾中甚有影響,曾經給宋王朝造成一定的威脅。宋江等起義的年代大約在宣和元年(1119年)至宣和三年(1121年),前後三年多。

朱仝道:兄弟,你是甚麽言語!你不想,我為你母老家寒上放了你去,今日你到來陷為不義!吳學究道:既然都頭不肯去時,我們自告退,相辭了去休。朱仝道:說我賤名,上覆眾位頭領。一同到橋邊,朱仝回來,不見了小衙內,叫起苦來,兩頭沒路去尋。雷橫扯住朱仝道:哥哥休尋,多管是我帶來的兩個伴當,聽得哥哥不肯去,因此到抱了小衙內去了。我們一同去尋。朱仝道:兄弟,不是耍處!若這個小衙內有些好歹,知府相公的性命也便休了!雷橫道:哥哥,且跟我來。朱仝幫住雷橫,吳用三個離了地藏寺,逕出城外,朱仝心慌,便問道:你伴當抱小衙內在那裡?雷橫道:哥哥且走到我下處。包還你小衙內。朱仝道:遲了時,恐知府相公見怪。吳用道:我那帶來的兩個伴當是沒曉的,一定直抱到我們的下處去了。朱仝道:你那伴當姓甚名誰?雷橫答道:我也不認得,只聽聞叫做黑旋風。朱仝失驚道:莫不是江州殺人的李逵麽,吳用道:便是此人。朱仝跌叫苦,慌忙便趕。離城約走到二十里,只見李逵在前面叫道:我在這裡。朱仝搶近前來問道:小衙內放在那裡?李逵唱個喏道:拜揖,節級哥哥,小衙內有在這裡。朱仝道:你好好的抱出來還我!李逵指著頭上道:小衙內頭須兒在我頭朱仝看了,慌問:小衙內正在何處?

2 太真胥慶 -歷史典故

第五十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誤失小衙內

話說宋江主張一丈青與王英配為夫婦,眾人都稱讚宋公明仁德,當日又設席慶賀。正飲宴間只見朱貴酒店裡使人上山來,報道:林子前大路上夥客人經過,小嘍羅出去攔截,數內一個稱是鄆城縣都頭雷橫。朱頭領邀請住了,見在店裡飲分例酒食,先使小校報知。晁蓋、宋江聽了大喜,隨即同軍師吳用三個下山迎接。朱貴早把船送至金沙灘上岸。宋江見了,慌忙下拜,道:久別尊顏,常切思想。今日緣何經過賤處?雷橫連忙答禮道:小弟蒙本縣差遣往東昌府分干回來,經過路口,小嘍羅攔討買路錢,小弟提起賤名,因此朱兄堅意留住。宋江道:天與之幸!請到大寨,教眾頭領都相見了,置酒管待。一連住了五日,每日與宋江閑話。晁蓋動問朱仝消息。雷橫答道:朱仝見今參做本縣當牢節級,新任知縣好生歡喜。宋江宛曲把話來說雷棋上山入夥。雷棋推辭;老母年高,不能相從。待小弟送母終年之後,來相投。雷橫當下拜辭了下山。宋江等再三苦留不住。眾頭領各以金帛相贈;宋江、晁蓋自不必說。雷棋得了一大包金銀下山,眾頭領都送至路口辭別,把船渡過大路,自回鄆城縣了,不在話下。且說晁蓋、宋江回至大寨聚義廳上,起請軍師吳學究定議山寨職事。吳用已與宋公明商議已定,次日會合眾頭領聽號令。先撥外面守店頭領,宋江道:孫新、顧大嫂原是開酒店之家,著令夫婦二人替回童威、童猛別用。再令時遷去幫助石勇,樂和去幫助朱貴,鄭天壽去幫助李立。東西南北四座店內賣酒賣肉,每店內設有兩個頭領,招待四方入夥好漢。一丈青王矮虎,後山下寨,監督馬匹。金沙灘小寨,童威、童猛弟兄兩個守把。鴨嘴灘小寨,鄒淵、鄒閏叔侄兩個守把。山前大路,黃信、燕順部領馬軍下寨守護。解珍、解寶守把山前第一關。杜遷、宋萬守把宛子城第二關。劉唐、穆弘守把大寨口第三關。阮家三雄守把山南水寨。孟康仍前監造戰船。李應、杜興蔣敬總管山寨錢糧金帛。陶宗旺、薜永監築梁山泊內城垣雁台。侯健專管監造衣袍鎧甲旌旗戰襖。朱富,宋清提調筵宴。穆春、李雲監造屋宇寨柵。蕭讓、金大堅掌管一應賓客書信公文。

裴宣專管軍政,司賞功罰罪。其餘呂方、郭盛、孫立、歐鵬、鄧飛、楊林、白勝分調大寨八面安歇。晁蓋、宋江、吳用居於山頂寨內。花榮、秦明居旒山左寨內。林沖、戴宗居於山右寨內。李俊、李逵居於山前,張橫、張順居於山後。楊雄、石秀守護聚義廳兩側。一班頭領分撥已定,每日輪流一位頭領做筵宴慶賀。山寨體統甚是齊整。再說雷棋離了梁山泊,背了包裹,提了朴刀,取路回到鄆城縣。到家參見老母,更換些衣服,了迴文,逕投縣裡來拜見了知縣,回了話,銷繳公文批帖,且自歸家暫歇;依舊每日縣中書畫卯酉,聽侯差使。因一日行到縣衙東首,只聽得背後有人叫道:都頭幾時回來?雷橫回過臉來看時,是本縣一個幫閑的李小二。雷橫答道:我才前日來家。李小二道:都頭出去了許多時,不知此處近日有個東京新來打踅的行院,色藝雙絕,叫做白秀英。那妮子來參都頭,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見在勾欄里,說唱諸般品調。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戲舞,或是吹彈,或是歌唱,賺得那人山人海價看。都頭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個粉頭!雷橫聽了,又遇心閑,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欄里來看。只見門首掛著許多金字帳額,旗杆吊著等身靠背。入到裡面,便去青龍頭上第一住坐了。看戲台上,做笑樂院本。那李小二,人叢里撇了雷橫,自出外面趕碗頭腦去了。院本下來,只見一個老兒里著磕腦兒頭巾,穿著一領茶褐羅衫,系一條皂條,拿把扇子上來開科道:老漢是東京人氏,白玉喬的便是。如今年邁,只憑女兒秀英歌舞吹彈,普天下伏侍看官。

鑼聲響處,那白秀英早上戲台,參拜四方;拈起鑼棒,如撒豆般點動;拍下一聲界方,念出四句七言詩道:新鳥啾啾舊鳥歸,老羊贏瘦小羊肥。人生衣食真難事,不及鴛鴦處處飛!雷橫聽了,喝聲。那白秀英便道:今日秀英招牌上明寫著這場話本,是一段風流蘊藉的格範,喚做豫章城雙漸趕蘇卿。說了開話又唱,唱了又說,合棚價眾人喝乎不絕。那白秀英唱到務頭,這白玉喬按喝道:雖無買馬博金藝,要動聽明監事人。看官喝乎是過去了,我兒,且下回一回,下來便是襯交鼓兒的院本。白秀英拿起盤子,指著道:財門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過,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教空過。白玉喬道:我兒且走一遭,看官都待賞你。白秀英托著盤子,先到雷橫面前。雷橫便去身邊袋裡摸時,不想並無一文。雷橫道:今日忘了,不曾帶得些出來,明日一發賞你。白秀英笑道:頭醋不釅二醋薄。官人坐當其位,可出個標首。雷橫通紅了麵皮,道:我一時不曾帶得出來,非是我拾不得。白秀英道:官人既是來聽唱,如何不記得帶錢出來?雷橫道:我賞你三五兩銀子,也不打緊;恨今日忘記帶來。白秀英道:官人今日眼見一文也無,提甚三五兩銀子!正是教俺望梅止喝,畫餅充饑!白玉喬叫道:我兒,你自沒眼,不看城裡人村裡人,只顧問他討甚麽!且過去問曉事的恩官告個標首。雷橫道:我怎地不是曉事的?白玉喬道:你若省得這子弟門庭時,狗頭上生角!眾人齊和起來。雷橫大怒,便罵道:這忤奴,怎敢辱我!白玉喬道:便罵你這三家村使牛的,打甚麽緊!有認得的,喝道:『使不得!這個是本縣雷都頭。白玉喬道:只怕是驢筋頭!雷橫那裡忍耐得住,從坐椅上直跳下戲台來揪住白玉喬,一拳一,便打得唇綻齒落。眾人見打得凶,都來解拆,又勸雷橫自回去了。勾欄里人一盡散。原來這白秀英和那新任知縣衙舊在東京兩個來往,今日特地在鄆城縣開勾欄。那花娘見父親被雷橫打了,又帶重傷,叫一乘轎子,逕到知縣衙內訴告:雷橫歐打父親,攪散勾欄,意在欺騙奴家!知縣聽了,大恕道:快寫狀來!這個喚做枕邊靈。

便教白玉喬寫了狀子,驗了傷痕,指定證見。本處縣裡有人都和雷橫好的,替他去知縣處打關節。怎當那婆娘守定在縣內,撒嬌撒痴,不由知縣不行;立等知縣差人把雷橫捉拿到官,當廳責打,取了招狀,將具枷來枷了,押出去號令示眾。那婆娘要逞好手,又去把知縣行說了,定要把雷橫號令在勾欄門首。第二,日那婆娘再去做場,知縣教把雷橫號令在勾欄門首。這一班禁子人等都是雷棋一般的公人,如何肯扒他。這婆娘尋思一會:既是出名奈何了他,只是一怪!走出勾欄門去茶坊里坐下,叫禁子過去,發話道:你們都和他有首尾,放他自在!知縣相公教你們扒他,你倒做人情!少刻我對知縣說了,看道奈何得你們也不!禁子道:娘子不必發怒,我們自去扒他便了。白秀英道:恁地時,我自將錢賞你。禁們們只得來對雷橫說道:兄長,沒奈何且胡亂一。把雷橫扒在街上。人鬧里,好雷橫的母親正來送飯;看見兒子吃他扒在那裡,便哭起來,罵那禁子們道:你眾人也和我兒一般在衙門裡出入的人,錢財真這般好使!誰保得常沒事!禁子答道:我那老娘聽我說:我們也要容情,怎禁被原告人監定在這裡要,我們也沒做道理處。不時便要去和知縣說,苦害我們,因此上做不得麵皮。那婆婆道:幾曾見原告人自監著被告號令的道理!禁子們又低低道:老娘,他和知縣來往得好,一句話便送了我們,因此兩難。那婆婆一面自去解索。一頭口裡罵道:這個賊賤人直恁的倚勢!我自解了!那婆婆那裡有好氣,便指責道;你這千人騎萬人壓亂人入賤母狗!做甚麽倒罵我!白秀英聽得,柳眉倒豎,星眼圓睜,大罵道:老咬蟲!乞貧婆!賤人怎敢罵我!婆婆道:我罵你,待怎的?你須不是鄆城縣知縣!白秀英大恕,搶向前,只一掌,把那婆婆打個踉蹌,那婆婆待掙扎,白秀再趕入去,老大耳光子只顧打。這雷橫己是銜憤在心,又見母親吃打,一時怒從心發,扯起枷來,望著白秀英腦蓋上,只一枷梢,打個正著,劈開了腦蓋,撲地倒了。眾人看時,腦漿迸流,眼珠突出,動彈不得,情知死了。

眾人見打死了白秀英,就押帶了雷橫,一發來縣裡首告,見知縣備訴前事。知縣隨即差人押雷橫下來,會集廂官,拘喚里正鄰佑人等,對屍檢驗已了,都押回縣來。雷橫面都招承了,並無難意,他娘自保領回家聽侯。把雷橫了,下在牢里。當牢節級是美髯公朱仝;見發下雷橫來,也沒做奈何處,只得安排些酒食管待,教小牢子打掃一間凈房,安頓了雷橫。少間,他娘來牢里送飯,哭著哀告朱仝道:老身年紀六旬之上,眼睜睜地只看著這個孩兒!望煩節級哥哥看日常間弟兄面上,可憐見我這個孩兒,看覷,看覷!朱仝道:老娘自請放心歸去。今後飯食,不必來送,小人自管待他。倘有方便處,可以救之。雷橫娘道:哥哥救得孩兒,是重生父母!若孩兒有些好歹,老身性命也便休了!

朱仝道:小人專記在心。老娘不必挂念。那婆婆拜謝去了。朱仝尋思了一日,沒做道理救他處;又自央人去知縣處打關節,上下替他使用人情。那知縣雖然愛朱仝,只是恨這雷橫打死了他婊子白秀英,也容不得他說了;又怎奈白玉喬那廝催併疊成文案,要知縣斷教雷橫償命;囚在牢里,六十日限滿,斷結解上濟州。主案押司抱了文卷先行,教朱仝解送雷橫。朱仝引了十數個小牢子,監押雷橫,離了鄆城縣。約行了十數里地,見個酒店。朱仝道:我等眾人就此吃兩碗酒去。眾人都到店裡吃灑。朱仝獨自帶過雷橫,只做水火,來後面僻靜處,開了枷,放弓雷橫,分付道:賢弟自回,快去取了老母,星夜去別處逃難。這裡我自替你吃官司。雷橫道:小弟走了自不妨,必須要連累了哥哥。

3 太真胥慶 -相關詞條

夏侯成史太公秦玉蘭寇鎮遠
姚約祝彪狄太公祖士遠
周豹寶密聖褚堅張真人
錢老兒衛亨葉春吳升

 

 

 

4 太真胥慶 -相關鏈接

http://www.cuiweiju.com/files/article/html/56/56228/2299405.html

上一篇[坎頓]    下一篇 [拉瑟福縣]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