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太虛幻境」之意即謂世間萬物(包括人)皆由太虛之處幻化而來。

1 太虛幻境 -簡介

《紅樓夢》中有許多玄而又玄的人生現象,讓讀者百思而不得其解。為了讓讀者能解「其中味」,曹雪芹在小說的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釵 飲仙醪曲演紅樓夢)中特為讀者指迷。所以,能走進「太虛幻境」,看清太虛幻境的真面目,讀者才可能讀懂《紅樓夢》這一部「千古奇書」。

2 太虛幻境 -正文

太虛幻境石牌坊上寫著四個大字「太虛幻境」,兩邊有一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太虛幻境石牌坊上的橫批和對聯里隱藏的玄機便是踏入《紅樓夢》真意的大門。

「太虛」是道貌。老子《道德經》認為,道大而虛靜。所以,這裡的「太虛」實際上就是指老子、莊子所說的「道」。《道德經》又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家認為,世界的本源是道。因此,「太虛幻境」之意即謂世間萬物(包括人)皆由太虛之處幻化而來。曹雪芹特地在《紅樓夢》開篇中寫寶玉與黛玉的「木石前盟」,其意在於用小說的形象來回答「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三個終極的人生追問。既然道是世界的本源,人當然也是從道的大而虛靜之處來。從科學的角度來看,人身體的各大系統(如呼吸系統、消化系統等)是由器官組成的,器官是由組織組成的,而組織又是由細胞組成的。然而,細胞也並不是人體的最小單位。細胞又可被分解為細胞膜、細胞質、細胞核。若繼續追問細胞膜、細胞質、細胞核又是由什麼構成的?如此層層無盡的追問,那麼最後必然會被分解到分子、原子、離子等等微粒上來。現代科學家對物質組成的探索從分子、原子、電子、質子、夸克到達了中微子。
太虛幻境電子,質子,夸克,中微子-內部結構模型圖
然而中微子還不是最微小的物質,中微子還可以被無限地分解下去,一直被分解到中國哲學家描述的無極(道)的微妙世界。當然,任何一層面上的物質都具有其構成的依據——理。所以,道的世界是物與理混沌成一體的大而虛靜的世界。人的身和心都是從那個遙遠而微妙的世界里來的。人的身只有通過死亡才能回到那個世界,而人的心卻可以通過道德的自我實現回到原本的那個世界。所以,人生的真諦是以生求存!這個人生的真相有幾個人能知道?又有幾個人能證得?世間凡夫以身為「我」,智者以心為「我」,卻不知「道」才是真正的我(本我)。面對世人這樣的迷失,曹雪芹點撥道:「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中國漢語中有「道德」與「道理」兩個概念。這兩個概念中包含著十分深刻的世界觀和人生觀。老子《道德經》曰:「道失而後德」。可見,人德是道之失,即偏面的道。對人,道失而後德,對物則是道失而後理。德與理都是來源於道,但又都是偏面的道。理是物存在的根本依據,而德是人生活的根本依據。然而,因為德與理的偏面性,所以人之身與萬物一樣都不得永恆。正因如此,回歸於道就成為人與物存在的最本質的生命要求。由此可見,道失而德顯,積德復得道是人生最本質的運動。如果把德對道的回歸表述為生的此岸渡達存的彼岸,那麼,藝術就是這兩岸之間的渡船。而愛情卻只是不知水性的落水者懷裡緊抱著的一段木頭。在此岸與彼岸之間沉浮漂流時,他和她都把自己的性命和這段木頭系在一起。只有到達彼岸后,他和她才會明白,原來愛情僅是他們渡達彼岸的一段木頭而已。賈寶玉就是這樣的一個渡河人。

用隱藏在太虛幻境的真意來解讀《紅樓夢》中賈寶玉的愛情。如此,便可知《紅樓夢》為什麼要寫神話傳說一般的「木石前盟」;接著寫多情公子的種種痴情;寫痴情難償的痛苦和痛苦中的反思——寶玉參禪、識分定情悟梨香院等;最後情愛經歷一番離散之後,寶玉得通靈幻境悟仙緣(高鄂)。這不就是曹雪芹擬定的創作大綱——「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的形象化展現嗎?可見,賈寶玉只是曹雪芹世界觀、人生觀的象徵。

正因曹雪芹如此看待人生和世界的,所以對人生中的愛與情,作者視之為孽。故有「孽海情天」的四個大字掛在轉過牌坊的一座宮門上。旁又有一副對聯作詮釋:「厚地高天,堪嘆古今情不盡;痴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償。」進入二層門內,還有「痴情司」、「結怨司」、「夜夢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這不就是人感性生活的象徵嗎?接著寶玉被引到「薄命司」,並有一副指迷的對聯——「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為誰妍。」在覺者看來,春恨秋悲的感情都是人自作的多情,花容月貌本自在,哪能為誰而動情。既如此,男女之間的愛情又緣何而起呢?

警幻仙子有層次有步驟地引賈寶玉游太虛幻境,就是為了開導寶玉,使其跳出人的迷圈。幻警仙子先以牌坊警語醒之;不悟再以彼家上中下三等女子之終身冊籍,令彼熟玩,尚未悟;飲其仙醪,聆其《紅樓夢》曲詞,演其《紅樓夢》,歷其飲饌聲色之幻,亦未能跳出迷人圈子;最後,只好授其雲雨之事,萬望由此醒悟。然寶玉終不醒悟,警幻只好說:「此即迷津也。深有萬丈,遙亘千里,中無舟楫可通,只有一個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撐篙,不受金銀之謝,但遇有緣者渡之。爾今偶游至此溪,設如隨落其中,則深負我從前諄諄警戒之語矣。」警幻的意思是,別人如何用心警戒,也只是他覺,而人生是自覺的,所以我無法渡你了,只好靠你自渡了。而你自渡的唯一希望就是一木筏,撐篙的也是你自己。對賈寶玉來說,那一木筏就是愛情,那位掌舵的「木居士」就是林黛玉,而寶玉就是那位把握不住方向的撐篙「灰侍者」。撐木筏而渡迷津就是參透愛情,覺悟人生之喻。可見,明看為痴情公子悲金悼玉之愛,暗裡卻是寶欲變寶玉的自經鍛煉。

經過一番悲涼切骨的家庭災難和情愛離散之苦后,賈寶玉終有所悟,對他身邊的女色變得冷淡了。有意思的是:《紅樓夢》第一百一十六回中寫賈寶玉重遊太虛幻境。高鄂把牌上的橫聯和對聯給改了。橫聯「太虛幻境」被改為「真靈福地」。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又被改為「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孽海情天」被改為「福善禍淫」。旁邊的對聯「厚地高天,堪嘆古今情不盡;痴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償。」改為「過去未來,莫謂智賢能打破;前因後果,須知親近不相逢。」再看原來的「簿命司」,變成了「引覺情痴」,旁有對聯註解道:「喜笑悲哀都是假,貪求思慕總因痴。」高鄂如此改動好不好不論,但高鄂的用心顯然是在於表現賈寶玉之悟。最少,讀者可以高鄂之理解印證前八十回雪芹的創作意旨。
上一篇[東風11型機車]    下一篇 [蒼山杜鵑花]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