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夷齊

《史記·伯夷列傳》:「伯夷、叔齊,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齊,及父卒,叔齊讓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齊亦不肯立而逃之,國人立其中子。於是伯夷、叔齊聞西伯昌善養老,盒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術主,號為文王,東伐紂。伯夷、叔齊叩馬而諫日:『父死不葬,愛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新君可謂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亂,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蔽而食之。及餓且死,作歌。其辭日:『登彼西山兮,采其蔽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奧。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祖兮,命之衰矣!'遂餓死於首陽山。」O喻指有氣節,不接受敵人施捨。唐李白《梁園吟》:「持鹽把酒但飲之,莫學夷齊事高潔。」另參見地理部·土石「首陽」、植物部·草本「首山蔽」、植物部。草本「周粟」、政事部·忠直「辭粟」、人事部·雅逸「采毅」。
   

2滿山白薇,味壓珍饈魚肉

——孤竹國的國君墨胎初看到戰亂將至、殷商將亡,自己年邁體衰,難以應付動蕩局面,便對長子伯夷、二子公望(一說伯僚)、三子叔齊明示,立詔傳位叔齊。墨胎初駕崩后,眾臣民要按先君遺詔立叔齊為君。可是叔齊卻說:「伯兄在先,我怎能立國為君呢?」伯夷堅辭不受,尊父命應立叔齊為君。二人互讓不就,眾臣左右為難。於是伯夷偷偷離去,叔齊跟隨。眾臣無奈,只得擁立二子公望為君主。夷齊兄弟二人相互謙讓,寧可遠離父母之邦,也要遵守禮義、推讓王位,這種以仁義為先、利益居后的品德,受到後人的讚賞,被稱為義士。
伯夷、叔齊逃離孤竹國后,向西而行。聽說西伯侯姬昌養賢納士,堪為明主,於是二人決定投奔。到達西岐后,西伯侯姬昌(追謚文王)已死,他的兒子武王姬發正率師東行討伐殷紂。見此情景,夷齊二人便攔住武王的馬頭叩諫說:「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謂孝乎?以臣弒君,可謂仁乎?」武王聽了伯夷叔齊的這番話,非常生氣,欲殺掉這兩個愚忠昏庸之徒。姜子牙急忙勸阻說:「大王息怒,二人話雖迂腐,但他們是孤竹國君的兒子,屬互讓君位的賢義之人,不可殺害,就隨他們去吧。」伯夷、叔齊苦心勸阻武王伐紂,差點送了性命,既羞愧又委屈,感嘆道:「天下昏暗,周德衰頹,不若避之,以潔吾行。」離開周地到首陽山隱居起來。唐胡曾《首陽山》詩云:「孤竹夷齊恥戰爭,望塵遮道請休兵。首陽山倒為平地,應始無人說姓名。」
唐周曇《夷齊》詩云:「讓國由哀義亦乖,不知天命匹夫才。將除暴虐誠能阻,何異崎嶇助紂來!」詩人周曇曾經對於自己寫作《夷齊》詩作如下解說:國家之嗣位從長從嫡,目的是希望宗祀不致混亂。伯夷既然賢德,為何不即位呢?而謙讓王位於弟,莫非為了沽名釣譽?觀其事理,可以得出這一結論。開始時伯夷認為弟弟必定會將王位歸政於己,這樣伯夷就會不失王位而獲得先讓的美名。但異母弟弟伯僚(一說公望)卻並未謙讓,而是直接繼承王位,伯夷想法未能實現,因此才會來到西岐周境。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應該跟在伯僚之左右,輔佐新王,同保家國,怎麼會放棄祖宗墳墓,不遠萬里西行入周呢?由此說來,其本無謙讓王位之心也。所謂道義,要捨棄小節而聽從大道。伯夷僅知臣下之小義,而不知天下之大義。當時西周行政以仁愛,殷商行政以暴虐,天下厭棄殷商已經很久了,天命將歸於西周。因此,八百諸侯都知道誅滅商紂,率土生靈翹足以待仁義之師前來解救民眾於水火。因此,武王躬行商湯之仁德,革除殘酷暴虐之商紂,以滿足天下蒼生之大義。此刻伯夷叔齊兄弟二人反倒要頑固阻止武王伐紂,這跟助紂為虐有何不同?當初太宗(李世民)在太原建義旗,反抗隋煬帝暴政,而太原郡丞王威、武牙郎將高君雅亦仿效夷齊,阻止太宗誅滅隋煬。如此看來,夷、齊、威、雅不知天命歸於仁者,不曉天時幫助仁者,無王佐之才幹而抱豎子之見識,不過是匹夫而已。筆者《夷齊讓賢》詩云:「違背父命焉稱孝,離棄國民何來忠。不忠不孝作仁義,夷齊浪受千古頌。」
周武王伐滅殷紂王朝,建立周朝。四方諸侯紛紛響應,歸順周朝。伯夷叔齊獲悉這些情況后,立志不吃周朝土地上長出的糧食。兄弟二人上首陽山採摘薇菜充饑。最終,兄弟倆疲勞不堪地歌吟道:「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農虞夏,忽焉沒兮,我安適歸矣?於嗟徂兮,命之衰矣!」翻譯過來意思是:「登上那西山啊,採摘那裡的薇菜。以暴力手段驅逐暴君啊,竟認識不到那是錯誤。神農、虞舜、夏禹所開創的太平盛世轉眼消失了,哪裡才是我們的歸宿?唉呀,只有死啊,命運是這樣的不濟!」有婦人對夷齊兄弟說道:「子義不食周粟,此亦周之草木也。」二人羞憤,絕食而死,葬於首陽山。首陽山之草木也是周王朝領土上的生物,如果夷齊兄弟恥於食周粟,也應該恥於食周之草木!這位婦人的邏輯性很強,而伯夷與叔齊二人的原則性更強,竟然在婦人說完后連白薇都不吃了,只有餓死一途。曹操《善哉行》三解:「伯夷叔齊,古之遺賢。讓國不用,餓殂首山。」唐吳融《首陽山》詩云:「首陽山枕黃河水,上有兩人曾餓死。不同天下人為非,兄弟相看自為是。遂令萬古識君心,為臣貴義不貴身。精靈長在白雲里,應笑隨時飽死人。」天下人都擁護武王伐紂,唯獨夷齊兄弟反對,孔孟二夫子竟認為夷齊為仁人,痴則痴矣,其仁何在?筆者《嘆夷齊》詩云:「夷齊老來踏周境,諫阻武王伐殷商。鹿台煙火燼商祚,首陽白薇待賢嘗。哀嘆暴君死社稷,怨望周武不為仁。山上草木皆周物,屍骸緣何埋周塵?」夷齊二人既然怨望周武滅商而恥食周粟,首陽山也是周王土地,二人為何要採薇其上、埋骨其中?
薇,即巢菜,又名野豌豆。蔓生,莖葉似小豆,可生食或作羹。《詩·召南·草蟲》:「陟彼南山,言采其薇。」伯夷叔齊之所以勸諫周武王不要起兵推翻殷商,是因為他們認為時任西岐周族首領的周武王是殷商的臣子,而臣子反叛君王、推翻朝廷是「不合禮教」的。當周武王不聽勸諫、執意討伐殷商時,伯夷叔齊兄弟倆便恥於再吃西周的糧食,離開西岐來到首陽山採薇度日。要知道,白薇並非遍地生長,況且冬日冰封天地,何薇可采?因此,餓死是夷齊兄弟二人的必然結局。他們自己也知道採薇度日的艱辛與結局的無奈,當二人品嘗自己採摘的「勞動果實」時,其感覺一定如聯語所說「味壓珍饈魚肉」!筆者《首陽痴士》詩云:「不食周粟有夷齊,採薇度日爭閑氣。首陽亦是周草木,到死不悟痴兄弟!」
上一篇[戴嵩]    下一篇 [《盤車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