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夾鍾是古代樂律名,指古樂十二律的第四律。

 

夾鍾


古代樂律名。古樂分十二律﹐陰陽各六,第四為夾鍾。

夾鍾夾鍾



十二律制:古代律制,用三分損益法將一個八度分為十二個不完全相等的半音的一種律制。
各律制度從低到高依次為:黃鐘,大呂,太簇,夾鍾,姑洗,仲呂,蕤賓,林鐘 ,     夷則,南呂,無射,應鐘。又,奇數各律又稱為「律」,偶數各律稱為「呂」總稱為「六律」,「六呂」,或簡稱為「正律」,乃對其半調(高八度各律)與倍律(低八度各律)而言。

五音:

1):亦稱五音,即中國無聲音階中的商,角,徵,羽五個音級。五音中各相鄰的兩音間的音程。除角與徵,羽與宮(高八度的宮)之間為小三度外,其餘均為大二度。
2):音韻學術用語。音韻學上按照聲母的發音部位分為唇音,舌音,牙音,齒音,喉音五類,謂之五音。五音之明,最早見於《玉篇》前《五音聲論》 。中國傳統聲樂理論中亦採用之。
三分損益法:亦稱「五度相生法」,「隔八相生法」(指相隔八律),中國古代計算系律的方法。在弦上欲求一已知音的上方五度音,就克發出該音的弦長減去三分之一。欲求其下方四度音,則減三分之一。例如發出宮音的數值為3,則4為下方音(徵音)的數值,而其上方五度音(徵音)的數值為2。次法初見於《管子》一書,用以求五音。后《呂氏春秋》又用於求十二律。

1,音律

古代有五音和七音,這個「音」大致相當於今天的音階,五音就是宮商角徵羽,再加上變宮、變徵,就構成了七音,與今天的七音階對比是:宮商角變徵徵羽變宮1234567七音中,以其中任何一音為主(即作為樂曲主旋律中居於核心地位的主音),就構成了一個調式,不同的調式有不同的感***彩和表達功能,因而也能產生不同的音樂效果。例如《荊軻刺秦王》敘述荊軻一行出發時,「高漸離擊築,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變徵之聲」就是變徵調式,這種調式旋律蒼涼悲壯,適宜於悲歌。下文又有「復為羽聲慷慨」,「羽聲」就是羽調式,這種調式高亢激越,所以聽后「士皆嗔目,發盡上指冠」。

古代有六律,只古樂的十二個調,它包括黃鐘、無射等六個陽律以及大呂等六個陰律,十二律不但各有特定的名稱,而且還有固定的音高,如黃鐘相當於今天西樂的C調,無射相當於A調等。

古代還有八音,是對樂器的統稱,包括金(鍾等)、石(磬等)、絲(琴瑟等)、竹(管、簫等)等八類,每類包括若干種樂器,如《石鐘山記》 「而大聲發於水上,噌吰如鐘鼓不絕」,「噌吰者,周景王之無射也,窾坎鏜鞳者,魏莊子之歌鐘也」。「無射」就是無射鍾,因為此鍾合於無射律;歌鐘就是編鐘,它常用於歌唱伴奏,所以稱為「歌鐘」。             


中國民族樂器是中國音樂必不可少的組成,經數千年發展形成了品種眾多,曲目豐繁的態勢,大致可分為合奏與獨奏兩大類。合奏樂器多為鑼鼓、鎖吶、二胡、琵琶、揚琴、三弦、笛、笙、簫等等。獨奏樂器通常以古琴、琵琶、二胡、板胡、笛子、箏等為主。

夾鍾


下面對古典詩詞中常見的曲調進行簡要說明。
關山月——樂府曲調,多寫征戍離別之情。如:「琵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舊別情。」(王昌齡 )
梅花落——曲調名。如:「黃鶴樓上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李白《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 )由《梅花落》的笛聲想象梅花滿天飄落的景象,再由梅花的飄落產生凜然生寒的感覺,這正與詩人當時的心境切合。這樣,詩人由笛聲想到梅花,由聽覺訴諸視覺,以通感的方式描繪出了冷落的感受。
霓裳羽衣曲——相傳是唐玄宗改編的樂舞曲,主要表現歌舞昇平的景象。如:「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白居易 《長恨歌》 )
後庭花——即玉樹後庭花,相傳是南朝後主所制的樂曲,為綺靡之音。如:「商女不知忘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杜牧《泊秦淮》 )
楊柳曲——樂府曲調「楊柳枝」,有時也作「折楊柳」,主要寫軍旅生活,從梁、陳到唐代,多為傷別之詞,以懷念徵人為多。如:「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王之渙 《涼州詞》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李白《塞下曲六首》其一)
行路難——古曲名,多言世路艱難及離別傷悲之情。如:「天山雪后海風寒,橫笛遍吹 《行路難》 」(李益《從軍北征》 )

2,度量衡

古代的度量衡系統比較複雜,這種複雜性一方面表現在古代有許多後來消失的度量衡單位,另一方面表現在古今都用的單位實際上的量是不同的。

計算長度的標準叫「度」,度的名目有不少。尺是古今都有的,但表示的量(實際長度)卻不一樣。如《鄒忌諷齊王納諫》說「鄒忌修八尺有餘」,如果按今天的尺來計算,那麼鄒忌的身長是二米六六還多,這顯然太高了。很顯然,古代的尺要小於今天。最初的一尺指男人伸長的拇指和中指之間的距離,大約是二十厘米左右。以後的沒個時代,尺大致都要加長一點,到戰國時,一尺大致相當於現在的23厘米左右。這樣戰國時的鄒忌的身長在一米八四左右,這即使在今天,也算是個高個子了。又如《陳情表》說「內無應門五尺之童」,作者李密是西晉人,那時的一尺大約相當於今天的24厘米,這樣,「五尺之童」也就是身高一米二左右的小僮。「五尺」也可能是沿用前代的習慣說法,而並不是嚴格依據晉尺的,那麼就要再縮短一點,也就是一米一左右。

與尺的長度比較接近的是「咫」,咫是婦女從拇指到中指的距離,因而稍短於尺,約為八寸,後來「咫尺」連用,表示距離小,如「近在咫尺」。除此之外,先秦的長度單位還有丈(十尺)、尋(八尺)、常(二尋),此外還有仞,是人伸開兩臂的長度,如《愚公移山》說「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圍」是專門用來量周長的,其長度有時相當於現在的「一抱」,即兩手合圍的長度,有時又指兩手拇指與食指相合時的長度,如《木猶如此》說「見前為琅邪時種柳,皆以十圍」,這裡的「圍」指的是後者。

後來,又產生了寸以下的長度單位,它們是:分(十分之一寸)、厘(十分之一分)、毫(十分之一厘)、秒(十分之一毫,宋以後又叫「絲」)、忽(十分之一秒)、微(十分之一忽)。今「絲毫」連用,即來源於此。又有「忽微」連用的,也喻指極細微,如《伶官傳序》說「夫禍患常積於忽微」。

計算容量的標準叫「量」。古代的量器也比較複雜,常見的有升、斗、石、鍾等,其具體量的多少,變化也比較大。見於課文中的用例如: 《董宣執法》中的「宣嘗為二千石,賜艾綬」, 《孟子魚我所欲也》中的「萬鍾則不辨禮儀而受之,萬鍾於我何加焉」。

計算重量的標準叫「衡」(今天秤的正式名稱即為「衡器」)。從漢至唐,主要的重量單位有錙銖(一百粒黍的重量)、錙(六銖)、兩(二十四銖)、斤(十六兩)、鈞(三十斤)、石(四鈞)等周代的一斤相當於今天的二百二十三點八五克,沈括《夢溪筆談》中也提到,漢代的一石(一百二十斤)僅相當於宋代的三十二斤。由此可見,不同時代「衡」的變化之大了。

1 夾鍾 -相關詞條


音律
古樂器

2 夾鍾 -相關鏈接

baike.baidu.com/view/1561045.htm

上一篇[上賴村]    下一篇 [《開心女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