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生產石油的高加索油田長期以來,都是蘇聯能源中心,早在十九世紀晚期,來自西方的技術人員就在這裡幫助俄國人開採石油。到二戰前夕,以巴庫為中心的巴庫油田和以邁肯普為中心的高加索油田,為蘇聯提供了經濟發展必須的能源。二戰爆發后,生產煤炭的烏克蘭頓巴斯煤礦被迅猛攻擊的德軍佔領,繼續支撐蘇聯軍事工業和戰爭機器所必須的能源就只剩下西伯利亞、中亞和高加索了,而西伯利亞和中亞地區在戰前發展緩慢,似乎輸油管線還沒有鋪設完畢,相對於擁有完善的輸送管道的高加索油田,上述兩個地區儘管能源儲備巨大,但由於運輸的瓶頸效應,還不能滿足滿負荷工作的蘇聯戰時經濟需要。因此,一九四二年,蘇德戰爭進行到第二年,高加索油田的重要地位便凸顯出來。

  盛產石油的高加索對於納粹德國來說同樣十分重要,一九三九年戰爭爆發后,德國的油料來源只能依靠羅馬尼亞的普羅耶什蒂油田、國內加工的油料替代品和從蘇聯進口的石油,蘇德戰爭爆發后,來自蘇聯的進口已無可能,而盟軍對羅馬尼亞油田的轟炸也影響了油田的產量,捉肘見襟的希特勒和德軍總參謀部在考慮東線一九四二年夏季攻勢的主攻方向時,自然對高加索油田情有獨鍾。

  為了達到這一戰略目的,德軍總參謀部在一九四二年夏季藍色計劃中將德軍東線南方集團軍群一分為二,一路直撲蘇聯南部重鎮斯大林格勒,另一路則奪取羅斯科夫和阿斯特拉罕,繼而佔領整個高加索,「掐斷蘇聯人的喉管」。

  德軍第六集團軍和霍特的坦克集團軍一個漂亮的拖刀計,在沃羅涅日方向粉碎了老元帥布瓊尼指揮的蘇軍進攻,曼斯坦因的第十一集團軍又佔領了克里米亞,一九四二年春天一系列勝利使德軍夏季攻勢計劃實施成為可能。一九四二年盛夏炎熱的天氣里,高奏凱歌乘勝前進的第六集團軍正準備強渡頓河,南方羅斯科夫附近的德軍也正在悄悄謀劃一個大膽的行動。

  這個大膽的行動是一個經過仔細斟酌考慮后制訂出來的,計劃的主題是使用武裝黨衛隊第五維京裝甲師、第十六步兵師〔摩托化〕和第十三裝甲師進攻庫班草原上的邁肯普,以奪取那裡的油田。

  油田對於雙方都至關重要,德軍總參謀部擔心在德軍佔領邁肯普的時候,油田早已被蘇軍破壞殆盡。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總參謀部在這個計劃中附加了一個特種作戰計劃,正是這個附加計劃,才使這個攻勢被認為是二戰期間「最大膽,也可能是最匪夷所思的行動」。

  附加計劃分為兩部分,長期計劃是使用特種部隊——勃蘭登堡第八〇〇建築訓練團組成一支精幹小分隊,化裝為蘇軍,滲透蘇軍後方,制止蘇軍在遭到德軍進攻時破壞油田;短期任務是勃蘭登堡部隊另一支滲透小分隊奪取Bjelaja河的橋樑,以保障德軍裝甲部隊順利渡河進攻。

  長期計劃被賦予勃蘭登堡第八〇〇建築訓練團第一營,第一營從其下屬的「波羅的連」中抽調了六十二名志願者,這些自願者都能說一口流利的俄語,他們的指揮官是該營副官亞德里安·馮·弗爾克薩姆中尉。

  弗爾克薩姆中尉一九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生在俄羅斯的彼得堡,他的父親是一位為沙皇俄國海軍服務的德意志族高級將領。弗爾克薩姆能說十分流利的俄語、英語和德語,他先後在柏林和維也納的大學中學習經濟學。一九三九年,語言能力優異的弗爾克薩姆被德國總參謀部軍事諜報局招募,參加了當時規模很小的諜報局秘密部隊——勃蘭登堡第八〇〇建築訓練營,在一系列特種作戰中,弗爾克薩姆很快被提升為中尉,其才能受到上級的重視。

  計劃的短期任務被賦予勃蘭登堡第八〇〇建築訓練團第二營第八連的,該連計劃使用一個排的兵力執行任務,該連成員大多是自願為納粹服務的俄國人,被安排執行任務的二十四名能說俄語的人員中,有十五個就是來自德軍軍事諜報局的俄羅斯族間諜,這支小分隊的指揮官也是一個俄國人——普羅哈斯卡中尉,他來自烏克蘭原德意志少數民族聚居地,能說一口流利的德語,儘管他的母語是俄語。

  從前線到邁肯普市區的距離大約有一百公里,弗爾克薩姆中尉的小分隊如何安全秘密地抵達邁肯普而不被蘇軍發覺,是這個大膽計劃中的關鍵。勃蘭登堡部隊的計劃制訂者在戰前和戰爭初期的資料積累這時候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德軍戰地偵察部門在戰前和戰爭爆發后一直十分注重對蘇軍戰俘的審問工作,很多資料的積累都源於這些情報人員的日常工作,工作十分仔細的德國人十分清楚蘇軍內部的一些工作程序和細節,這對勃蘭登堡部隊小分隊的滲透工作幫助極大。

  沒有資料顯示是何人制訂了這個長途奔襲的作戰計劃細節,弗爾克薩姆中尉本人無疑參與了其中的一部分,但是他在一九四五年陣亡,因此很多戰鬥發生前的準備工作只能靠後來事態發展進程來推測。不論從什麼角度來推斷,這個任務可以說是二戰期間相當詭詐的軍事行動。

  一九四二年八月二日,計劃規定德軍裝甲部隊攻擊抵達邁肯普的前七天凌晨,弗爾克薩姆中尉和他指揮的六十人小分隊,身穿蘇聯內務部安全部隊制服,告別了送行的德軍參謀,在黑夜掩護下,悄悄從阿里克山德洛夫斯卡亞地區越過蘇軍前沿陣地,滲透到一個蘇聯村莊內,根據德軍前線偵察人員偵察來的情報,這個村莊內駐紮了一小批蘇軍,這些蘇軍士兵來自烏克蘭和高加索地區。此前有情報顯示這些來自高加索的士兵時常流露出對蘇聯現政權的不滿情緒,而來自烏克蘭的士兵則對這些言論普遍持默認態度。弗爾克薩姆中尉化裝為蘇聯內務部安全部隊軍官,化名特魯欽少校,帶領經過化裝的勃蘭登堡士兵騙過衛兵,包圍了這些睡夢中的蘇軍並解除了他們的武裝。睡意朦朧中的蘇聯士兵蒙蒙瞳瞳中被命令按民族分列,高加索人被立即帶到村子的一段,然後德國特種兵向天空開火,讓村內剩下的烏克蘭人誤認為這些高加索人都被內務部部隊槍決,實際上這些高加索人都被德國人押送到戰線另一面去了。剩下的蘇軍士兵主要來自烏克蘭,特魯欽少校〔弗爾克薩姆中尉〕言辭鄭重地訓斥了他們的「動搖情緒」,並且命令他們登上卡車,準備押解到邁肯普送這些人「上軍事法庭」。

  弗爾克薩姆和他化裝為蘇聯內務部部隊的小分隊押送著這些蘇聯士兵,一路順利抵達了在邁肯普的內務部安全部隊指揮部。這裡需要說明一下蘇聯內務部安全部隊的職責,NKVD部隊隸屬蘇聯內務部,在戰前駐紮在蘇聯境內各大中城市承擔國內安全治安工作,這一點有點類似中國目前的武警部隊,戰爭爆發后,NKVD部隊還負責監督武裝部隊,充當督戰隊的任務,權利相當大。NKVD部隊分散在各個大中城市,每個單位都是獨立的,例如在斯大林格勒的NKVD部隊在一九四二年九月斯大林格勒最困難的時候,儘管它齊裝滿員,裝備精良,但蘇軍就是調動不了它參加市區防禦戰,最後還是蘇聯最高統帥部下令該師才投入戰鬥。從此可以看出NKVD部隊的獨立性。另一方面NKVD部隊的分散性,使各地區內務部互相之間沒有密切的聯繫,這一點不同於蘇軍野戰部隊。在一九四二年夏初德軍洪流般攻勢下,蘇軍指揮機關一片混亂,NKVD部隊恐怕也好不到那裡去。德軍正是摸透了這一點,才採用了化裝為NKVD部隊滲透的做法。沒有資料顯示弗爾克薩姆中尉化裝為什麼地區的內務部部隊,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是邁肯普地區的,也許是羅斯托夫地區的,這十分有可能,利用在羅斯托夫俘獲的蘇聯NKVD部隊人員身份來喬裝這些突擊隊員,名正言順且身份切實存在,這從弗爾克薩姆得到邁肯普蘇聯內務部指揮部的歡迎上可以推測出。從羅斯托夫地區撤退下來的內務部部隊在撤退途中發覺有部分蘇軍士兵企圖向德軍投降,於是這些內務部部隊「及時有效」地制止了他們,粉碎了投敵陰謀,這樣一切都順理成章,因此駐邁肯普的內務部人員對弗爾克薩姆的到來自然表示歡迎,重要的是弗爾克薩姆和他的突擊隊沒有引起一向以「懷疑一切」而著名的內務部人員的懷疑。

  特魯欽少校〔弗爾克薩姆中尉〕向邁肯普內務部人員移交了押送的那些蘇聯士兵,並向當地內務部部隊指揮官——一個將軍〔沒有查到這個將軍的名字,這是一個蠢豬!〕彙報了他們制止了這起陰謀的經過以及處決了那些高加索人的情況,他得到了將軍的表揚,當晚這個「蠢豬」將軍還特地為特魯欽少校和他的手下舉辦了一個小型歡迎聯歡會。

  接下來的六天里,特魯欽少校和他的部隊被蘇聯邁肯普內務部部隊司令部命令巡視附近的蘇軍前線各部隊,這為弗爾克薩姆中尉了解整個地區防務情況和蘇軍破壞油田的前期準備工作提供了便利。

  一九四二年八月八日,德軍裝甲部隊攻擊前進到邁肯普附近,德軍的逼近引起邁肯普附近蘇軍的混亂。弗爾克薩姆的突擊隊分為三個小組,開始執行計劃好的任務。一個小組前去破壞邁肯普通訊系統,切斷了通向前線的電話線和電報線路,然後這個小組乘亂悄悄佔領了邁肯普中心電報局,用官方口吻回答所有詢問電報說邁肯普將被放棄,這正是很多蘇聯平民和部隊所希望看到的;弗爾克薩姆中尉則指揮另一個小組佔據了邁肯普一個重要的交通要道,並且行使內務部部隊普通職責——制止後撤並提高士氣,弗爾克薩姆發布了一系列錯誤命令讓一支蘇軍反坦克部隊、一支炮兵部隊和一支步兵部隊在開往前線的途中撤回,這最終引起了蘇軍整個防線的大潰散;前兩個小組是為了配合德軍的進攻,第三個小組則承擔了保護油田和煉油廠的任務,該小組成功阻止了蘇軍破壞油井和煉油廠的企圖,為了達到目的,小組成員指責負責爆破油井和煉油廠的蘇軍爆破分隊錯誤地執行命令而槍決了整個蘇軍爆破分隊。

  弗爾克薩姆的突擊隊在邁肯普製造混亂的第二天,德軍攻擊裝甲部隊的前鋒——第十三裝甲師偵察營抵達距離Bjelaja河六公里處,德軍計劃的第二部分開始執行。普羅哈斯卡中尉指揮的二十多人的小分隊化裝成潰散的蘇軍士兵,乘坐卡車混入正在向邁肯普撤退的蘇軍敗軍中,滲透到Bjelaja河大橋上。抵達大橋時,德軍突擊隊員故意驚慌失措地喊叫後面就是追擊來的德軍裝甲突擊部隊,這引起蘇軍潰兵的混亂,勃蘭登堡士兵乘亂開始拆除橋上安置的爆破裝置。蘇軍守橋部隊的政委試圖制止混亂,但被四散逃竄的蘇軍官兵擠到一邊。勃蘭登堡突擊隊奪取了橋樑並一直堅持到第十三裝甲師的到來,這些及時趕到的輕型坦克馬上通過並且順利與弗爾克薩姆的突擊隊會合。令人惋惜的是這支小分隊的指揮員恩斯特·普羅哈斯卡中尉在保衛大橋的戰鬥中陣亡。普羅哈斯卡中尉是繼勃蘭登堡團第二營第八連連長希格弗雷德·格拉伯特上尉后,為充當第十三裝甲師前鋒犧牲的第二位勃蘭登堡部隊的軍官。格拉伯特上尉是在為第十三裝甲師奪取羅斯托夫河上的鐵路大橋戰鬥中陣亡的,他被追授騎士十字勳章。

  馮·弗爾克薩姆中尉因為此戰表現出來的勇敢於一九四二年九月十四日授予騎士十字勳章,恩斯特·普羅哈斯卡中尉陣亡后,一九四二年九月十六日被追授騎士十字勳章。

  這次行動成功的主要原因應當歸功於德國軍事諜報局對蘇聯內務部安全部隊工作職責、程序的情報收集,沒有這些日常積累的情報作為參考,弗爾克薩姆偽裝NKVD部隊滲透蘇軍後方一百多公里可以說絕無可能,這也驗證了Mars所說的特種作戰的前提就是資料情報收集以及這些情報的正確性。

  弗爾克薩姆中尉於一九四三年作為奧托·斯科爾茲尼的副官參加了突襲大薩索山營救墨索里尼的行動,一九四四年跟隨斯科爾茲尼參加了布達佩斯的「鐵拳」行動,阿登反擊戰後,他主動要求重上東線戰鬥,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在霍亨薩爾莎陣亡,他被追授為黨衛隊少校。
上一篇[范迪尼奧]    下一篇 [阿尼巴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