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

標籤: 暫無標籤

1作品原文

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
雞鳴紫陌曙光寒,鶯囀皇州春色闌。
金闕曉鍾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
花迎劍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
獨有鳳凰池上客,陽春一曲和皆難。

2註釋譯文

註釋
⑴紫陌:京都的道路。
⑵皇州:帝都,指長安。
⑶仙仗:指皇帝的儀仗。
⑷鳳凰池:也稱鳳池,指中書省。
譯文
五更雞鳴,京都路上曙光略帶微寒;黃鶯鳴囀,長安城裡已是春意闌珊。
望樓曉鐘響過,宮殿千門都已打開;玉階前儀仗林立,簇擁上朝的官員。
啟明星初落,花徑迎來佩劍的侍衛;柳條輕拂著旌旗,一滴滴露珠未乾。
唯有鳳池中書舍人賈至,寫詩稱讚;他的詩是曲陽春白雪,要和唱太難。

3作品格律

這首七言律詩的用韻方式為首句入韻平起式;其韻腳是:上平十四寒(平水韻)。
雞鳴紫陌曙光寒,鶯囀皇州春色闌。
○○●●●○△,⊙●○○⊙●△。
金闕曉鍾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
⊙●⊙○○●●,⊙○⊙●●○△。
花迎劍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
○○●●○○●,●●○○●●△。
獨有鳳凰池上客,陽春一曲和皆難。
●●○○●○●,○○⊙●●○△。
(說明:○平聲 ●仄聲 ⊙可平可仄 △平韻 ▲仄韻)

4作品賞析

岑參的《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是以詠「早朝」為題的唱和詩,內容只儘力鋪設早朝的莊嚴隆重而已,無甚價值。詩圍繞「早朝」兩字作文章;「曙光」「曉鍾」「星初落」「露未乾」都切「早」字;而「金闕」「玉階」「仙仗」「千官」「旌旗」,皆切「朝」字。末聯點出酬和之意,推崇對方。表示謙卑,都恰到好處。
官位較高的詩人,有資格每天進宮中朝見皇帝。他們對於宮廷中那些威嚴而又華貴的禮儀,印象極深,往往有詩記錄。唐宋詩人作這一類詩的不少。方虛谷編《瀛奎律髓》,給這一種詩取了一個分類目,名為「朝省詩」。
唐肅宗至德二載九月,廣平王李傲率朔方、安西、回紇、南蠻、大食之兵二十萬人收復長安,平定了安祿山父子之亂。十月丁卯,肅宗還京,入居大明宮。三年二月丁末,大赦天下,改元乾元。此時李唐政權,方才轉危為安,朝廷一切制度禮儀,正在恢復。中書舍人賈至在上朝之後,寫了一首詩,描寫皇帝復辟後宮廷中早朝的氣象,並把這首詩給他的兩省同僚看。兩省是門下省和中書省,在大明宮宣政殿左右,是宰相的辦公廳。中書省有政事堂,是宰相和大臣會議政事的地方。當時,岑參官為右補闕,屬中書省。賈至是中書舍人,是他的上司,因而做一首詩來奉和。
這首詩第一聯說:雞鳴的時候,路上還有黎明的寒氣,在這暮春時節,黃鶯在皇城裡鳴囀不已。從這一句看,可知這些詩都是在乾元元年三月里作的。第二聯說:曉鍾一響,宮中的千門萬戶都開了,白玉階兩旁,警衛的儀仗隊簇擁著許多官員。「萬」「千」二字,都是多的意思,金闕指宮廷。上一句就是王維的「九天閶闔開宮殿」。第三聯也是寫「早」:花迎接這些劍佩鏗鏘的官員,正是星星剛才隱落的時候,柳條吹拂著旌旗,還帶著露水。第四聯就和賈至的原作不同了。他說:只有這位鳳凰池上的人,能做這樣一首好詩,正如《陽春》《白雪》的曲子一樣,使大家都難於奉和。這一聯就是恭維賈至了。
前人的對此詩的評價是:頸聯絢爛鮮明,早朝意宛然在目.獨頷聯雖絕壯麗。而氣勢迫促,遂致全篇音節微乖。

5作者簡介

岑參像

  岑參像

  岑參
(715-770)唐代詩人。荊州江陵(現湖北江陵)人。出身於官僚家庭,曾祖父、伯祖父、伯父都官至宰相。父親兩任州刺史。但父親早死,家道衰落。他自幼從兄受書,遍讀經史。二十歲至長安,求仕不成,奔走京洛,北遊河朔。三十歲舉進士,授兵曹參軍。天寶(742-756)年間,兩度出塞,居邊塞六年,頗有雄心壯志。安史亂后回朝,由杜甫等推薦任右補闕,轉起居舍人等職,大曆(766-779)年間官至嘉州刺史,世稱岑嘉州。后罷官,客死成都旅舍。岑參與高適並稱「高岑」,同為盛唐邊塞詩派的代表。其詩題材廣泛,除一般感嘆身世、贈答朋友的詩外,出塞以前曾寫了不少山水詩,詩風頗似謝朓、何遜,但有意境新奇的特色。有《岑嘉州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