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奎星」是何意?據古書載,它是天上28宿之一,即北斗七星勺部的四顆星(或第一顆)。最初在漢代《孝經援神契》緯書中有「奎主文章」之說;東漢宋均註:「奎星屈曲相鉤,似文字之划。」由此後世把「奎星」演化成天上文官之首,為主宰文運與文章興衰之神。歷代封建帝王把孔子比作「奎星」,但曲阜孔廟的奎星閣卻名奎文閣,專門收藏曆代帝王御賜的各種書籍和墨跡,原名「藏書樓」。藏書樓在金章宗明昌二年(公元1191年)重建時,易名為奎文閣,此後興起建「奎星閣」,以崇祀之風氣。所以在衡文選拔人才的封建社會,奎星閣總是建在文廟之旁,后又把「奎」化為「魁」。
  奎星閣又名奎閣、魁星樓等,奎星閣內塑有一個鬼形的神象,一腳向後蹺起,形如「魁」字的大彎鉤;一手捧斗,象徵「魁」字中的小斗字;一手執筆如點狀,以示點中了中舉的士子。這就是傳說的「魁星點斗」。科舉時代,據說「魁星點斗」為文運興旺之兆,於是取「魁」字字形的會意,在閣內塑造了這麼個似鬼似神的塑像。清代士子們對這座「魁星」像畢躬畢敬,每當秋闈開考之前,朝拜者爭往不絕。

1 奎星 -傳說包公是奎星下界:

  在<三俠五義>中,有一篇關於包公出世的,寫包公是奎星降世,父親夢見奎星生的醜陋以為是妖怪,命人把包公扔了,后被大哥撿回來,大嫂把他撫養成人,這就是包公敬嫂、長嫂如母親的傳說。
  《三俠五義》第002回 奎星兆夢忠良降生 雷部宣威狐狸避難
  且說包員外終日悶悶,這日獨坐書齋,正躊躇此事,不覺雙目睏倦,伏几而卧。朦朧之際,只見半空中祥雲繚繞,瑞氣氤氳;猛然紅光一閃,面前落下個怪物來,頭生雙角,青面紅髮,巨口撩牙,左手拿一銀錠,右手執一硃筆,跳舞著奔落前來。員外大叫一聲,醒來卻是一夢,心中尚覺亂跳。正自出神,忽見丫鬟掀簾而入,報道:「員外,大喜了!方才安人產生一位公子,奴婢特來稟知。」員外聞聽,抽了一口涼氣,只嚇得驚疑不止;怔了多時,吟了一聲,道:「罷了,罷了!家門不幸,生此妖邪。」急忙立起身來,一步一咳,來至後院看見,幸安人無恙,略問了幾句話,連小孩也不瞧,回身仍往書房來了。這裡服侍安人的,包裹小孩的,殷實之家自然俱是便當的,不必細表。
  單說包海之妻李氏抽空兒回到自己房中,只見包海坐在那裡發獃。李氏道:「好好兒的『二一添作五』的家當,如今弄成『三一三十一』了。你到底想個主意呀。」包海答道:「我正為此事發愁。方對老當家的將我叫到書房,告訴我夢見,一個青臉紅髮的怪物,從空中掉將下來,把老當家的嚇醒了,誰知就生此子。我細細想來,必是咱們東地里兩瓜成了精了。」李氏聞聽,便攛掇道:「這還了得!若是留在家內,他必做耗。自古書上說,妖精入門,家敗人亡的多著呢。如今何不趁早兒告訴老當家的,將他拋棄在荒郊野外,豈不省了擔著心,就是家私也省了,『三一三十一』了。一舉兩得,你想好不好?」這婦人一套話,說得包海如夢初醒,連忙起身來到書房,一見員外,便從頭至尾的把話說了一遍,但不提起家私一事。誰知員外正因此煩惱,一聞包海之言,恰合了念頭,連聲說好:「此事就交付於你,快快辦去。將來你母親若問時,就說落草不多時就死了。」包海領命,回身來至卧窮,託言公子已死,急忙抱出,用茶葉簍子裝好,攜至錦屏山後,見一坑深草,便將簍子放下。剛要撂出小兒。只見草叢裡有綠光一閃,原來是一隻猛虎眼光射將出來。包海一見,只嚇得魂不附體,連尿都嚇出來了,連簍帶小孩一同拋棄,抽身跑將回來,氣喘吁吁,不顧回稟員外,跑到自己房中,倒在炕上,連聲說道:「嚇殺我也!嚇殺我也!」李氏忙問道:「你這等見神見鬼的,不是妖精作了耗了?」包海定了定神,答道:「利害!利害!」一五一十,說與李氏道:「你說可怕不可怕?只是那茶葉簍子沒有拿回來。」李氏笑道:「你真是『整簍灑油,滿地撿芝麻,,大處不算小處算咧!一個簍能值幾何?一分家私省了,豈不樂嗎!」包海笑嘻喀道:「果然是『表壯不如里壯』,這事多虧賢妻你巧咧。這孩子這時候管保叫虎吧嗒咧!」
  誰知他:二人在屋內說話,不防窗外有耳。恰遇賢人王氏從此經過,一一聽去,急忙回至屋中,細想此事好生殘忍,又著急,又心疼,下覺落下淚來。正自悲泣,大爺包山從外邊進來,見此光景,便問情由。王氏將此事一一說知。包山道:「原來有這等事!不要緊,錦屏山不過五六里地,待我前去看看,再做道理。」說罷,立刻出房去了。王氏自丈夫去后,擔驚害怕,惟恐猛虎傷人,又恐找不著三弟,心中好生委決不下。
  且言包山急急忙忙奔到錦屏山後,果見一片深草,四下找尋,只見茶葉簍子橫躺在地,卻無三弟。大爺著忙,連說:「不好!大約是被虎吃了。」又往前走了數步,只見一片草俱各倒卧在地,足有一尺多厚,上爬著個黑漆漆、亮油油、赤條條的小兒。大爺一見,滿心歡喜,急忙打開衣服,將小兒抱起,揣在懷內,轉身竟奔家來,悄悄地歸到自己屋內。
  王氏正在盼望之際,一見丈夫回來,將心放下;又見抱了三弟回來,喜不自勝,連忙將自己衣襟解開,接過包公,以胸膛偎抱,誰知包公到了賢人懷內,天生的聰俊,將頭亂拱,彷彿要乳食吃的一般;賢人即將乳頭放在包公口內,慢慢的喂哺。包山在旁,便與賢人商議:「如今雖將三弟救回,但我房中忽然有了兩個小孩,別人看見,豈不生疑?」賢人聞聽,道:「莫若將自己才滿月的兒子,另寄別處,尋人撫養,妾身單單乳哺三弟,豈不兩全呢。」包山聞聽大喜,便將自己孩兒偷偷抱出,寄於他處廝養。可巧就有本村的鄉民張得祿,因妻子剛生一子,未滿月已經死了,正在乳旺之時,如今得了包山之子,好生歡喜。
上一篇[紐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