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基本信息

長篇小說《奧勃洛莫夫》的創作始於40年代,是俄國傑出的現實主義作家岡察洛夫的代表作,直至1859年才告以完成,在俄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小說塑造了一個正直、善良、溫柔,卻慵懶懈怠、耽於幻想、無所作為、因循守舊的人物形象。地主知識分子奧勃洛莫夫養尊處優,視勞動與公職為不堪忍受的重負。儘管他設想了龐大的行動計劃,卻無力完成任何事情,最後只能躺在沙發上混日子,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懶漢和廢物。小說細膩地描寫了他精神上的死亡過程,表達了農奴制改革前夕社會強烈的反農奴制情緒和要求變革的願望。奧勃洛莫夫是農奴制崩潰的產物,他的性格是死氣沉沉的莊園生活對其生活精神影響的必然結果。他的形象標誌著俄國19世紀「多餘人」蛻化的極限,是一個沒落地主的典型,這也是小說的最成功之處。標誌19世紀俄羅斯文學「多餘人」形象的終結。

2內容簡介

《奧勃洛莫夫》真實,細緻地描述了主人公奧勃洛莫夫(Обломов)的生活現實。奧勃洛莫夫是一個生活在京城聖彼得堡的貴族青年。他善良、溫和,具有良好的教育。奧勃洛莫夫堅持認為「工作是一種責罰」,所以他整日無所事事,躺在一張沙發上,「就是在夢中也想著睡覺」。他既不操心自己的衣食住行,也不關心自己的領地事物。他所有的時間都耽於「美麗的」幻想,擔心生活中的任何變故破壞他的「安定的」生活。
奧勃洛莫夫的朋友希托爾茲(Штольц)是一位企業家。他精力旺盛,富有進取精神。希托爾茲鼓勵奧勃洛莫夫參加各種社交活動,希望藉此改編他的生活方式,但後者卻借口自己缺乏意志和能力加以拒絕。希托爾茲出國前把奧勃洛莫夫引薦給年輕、活潑、充滿熱情的奧利卡(Ольга)。從此,奧勃洛莫夫每天同奧利卡會面,不久便墜入愛河。而奧利卡也想通過愛情去感染奧勃洛莫夫,使他改變現有的生活方式。在愛情的感召下,奧勃洛莫夫「行動」起來:與奧利卡一同郊遊,欣賞戲劇、音樂,閱讀各種書籍,管理領地事務。然而好景不長,奧勃洛莫夫很快就厭倦了所有事情,甚至認為愛情艱辛難當。儘管如此,他們還是作出結婚的決定。但是,面對繁瑣的婚前準備和即將開始的婚姻生活,奧勃洛莫夫內心十分矛盾,他一再推遲婚期。奧勃洛莫夫的表現讓奧利卡感到絕望,她逐漸認識到改變奧勃洛莫夫的生活方式實屬幻想。於是,她離開了奧勃洛莫夫。與其分手后奧利卡去了巴黎,在那裡與希托爾茲戀愛、組成家庭。而奧勃洛莫夫回到了以往的死水般平靜的生活。奧勃洛莫夫的生活一如既往,最後老死在「沙發」里。

3作品評價

長篇小說《奧勃洛莫夫》揭示了主人公賴以生存的俄國社會現實的特質----40和50年代農奴制改革以前整個國家充斥著愚昧、落後,停滯守舊和缺乏生機。生活在這個環境中的大多精神貧乏,無所事事,整天沉溺於人的基本生理需求。作品將主人公奧勃洛莫夫性格的形成和發展置於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上,以此說明其性格完型后的諸多特徵具有的歷史內涵。奧勃洛莫夫最典型的性格特徵是行動的惰性----它是空間的局限性和時間的靜止性為特徵的。在小說中,這一空間被誇張為咫尺之長的沙發床,而時間則更多表現為對階級性觀念的「堅守」。奧勃洛莫夫性格的形成源自社會期待的影響和模塑,在某種程度上則是貴族式「教育果實」。童年的奧勃洛莫夫不乏一般孩童的行為能力和思維能力。然而,社會對「未來貴族」的期待,使得他享受與生俱來的「天然特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無所用心復無所事事。
在此,「另一個樣子的生活」被合法地否定了,而奧勃洛莫夫性格的另一種可能也被合法地抹殺了。從此,奧勃洛莫夫便在生活認知和行為能力兩個方面都出現了「空白」和「預設」。
奧勃洛莫夫作為19世紀俄羅斯文學的典型人物,其全部性格包含有複雜、矛盾的兩重性格特徵:一方面,由於奧勃洛莫夫對現實社會生活的排斥,包括與體力勞動、日常社交和公職業務等脫離,他的生活自然也擺脫了現實社會中的相互傾軋、唯利是圖、爾虞我詐,甚至是等級觀念的侵淫,因此在他身上仍保留有純真的情感,善良的品格,以至於對於「光榮和夢想」的激情。而另一方面,就其主要方面而言,奧勃洛莫夫由於脫離社會生活而致的社會認知行為能力的「空白」個「預設」則標誌著一代青年「知識精英」的毀滅。
奧勃洛莫夫的「行動惰性」拒絕愛情、婚姻帶來的「動亂」。他的「行動惰性」及其深層心理,使得他在面臨來自奧利卡的熾熱戀情時,也無法改變自身、走出決定性的一步----告別沙發床,進入正常的社會生活。至此,奧勃洛莫夫通過拒絕愛情、婚姻的方式再一次拒絕進入生活,從而完成了其性格的最後建構。若果說奧勃洛莫夫的「多餘人」前輩們還有其「行動」(包括行為和話語兩個層面)的話,那麼奧勃洛莫夫這一「多餘人」形象則宣告了「行動」的終結,也宣布了「多餘人」的消亡。幾代「多餘人」形象作為社會另類聲音在奧勃洛莫夫這裡歸於靜默,也直接導致了這一社會「合法性」的存在,此即這以社會的雙重危機之所在。從這個角度看《奧勃洛莫夫》基於審美價值的認識意識則是獨特的。
希托爾茲作為奧勃洛莫夫的對立形象而出現。這一新興資產者信奉「生活即勞動」,他將所有時間都奉獻給了「行動」。也正是藉助他的「行動」,奧勃洛莫夫的惰性獲得了可持續性----這是現實生活邏輯的駁論。這種駁論還在於奧勃洛莫夫的生活蘊涵有某種「詩意」,而希托爾茲則代表「行動」及其速率。與此同時,由於缺乏現實基礎,希托爾茲這一形象在某種程度上只是作為作家觀念的傳聲筒而存在。
在《奧勃洛莫夫》中,女性形象奧利卡則並非作為奧勃洛莫夫的對立性形象存在,她的存在與其說是文本對結構特性的需要,不如說是對俄國社會資本化初期女性獨立性地位和道路的探索。在小說中,奧利卡首先是作為「拯救者」出現的,她對奧勃洛莫夫正面的發現、衝破世俗阻力對愛情的選擇,這本身則凸現出她在認識和情感方面的獨立和自覺。在此以後,奧利卡有主動放棄了這場「愛情」遊戲,則同樣表現出她對奧勃洛莫夫劣根的鼓勵判斷。須指出,奧利卡的道路探求並未終止於與希托爾茲的結合,以為她「感到有些混亂而模糊的問題」,那麼,「往哪裡去?」。
在《奧勃洛莫夫》的藝術風格方面,「典型化」手法是《奧勃洛莫夫》最具代表性的風格。奧勃洛莫夫封閉和停滯的外省莊園生活及其生活方式既是奧勃洛莫夫性格形成的起點。在這部長篇小說的第一部《奧勃洛莫夫的夢》中,作家運用環境描寫、人物對話和場景轉換等一系列手段展現了主人公性格成長、發展和消亡的歷史,從而最終完成了「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的塑造。於此同時,這一典型人物的成長史無疑從反面揭示出造成其「典型性」的社會環境(包括經濟基礎、生活方式、道德規範)的諸多「典型性」危機,從而獲得了深刻的社會學意義。
作為19世紀俄羅斯文學經典小說,長篇小說《奧勃洛莫夫》為文學史提供了「多餘人」的終結形象,而體現主人公性格特徵的「奧勃洛莫夫性格」則成為跨時代的社會心理指稱----消極、惰性、冷漠、頹廢和不思進取。由此可見,《奧勃洛莫夫》作為19世紀俄羅斯文學經典作品不僅自愛文學史上具有獨特的審美意義,而且在精神史上也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思想資源。
綜上所述,岡察洛夫的長篇小說標誌著19世紀中期俄國小說創作的傑出成就。他對長篇小說的創作方法和藝術結構等方面的探索和深化,為小說創作的繁榮提供了有效途徑。
作者風采
岡察洛夫(1812—1891)俄國現實主義小說家,出生於西姆比爾斯克一個半貴族半商人的家庭。1831年進入莫斯科大學,與別林斯基、赫爾岑、萊蒙托夫同學。1847年發表第一部長篇小說《平凡的故事》,轟動了彼得堡。1852隨戰艦巴格達號訪問了歐、非、亞三洲,寫了兩卷旅途隨筆。1855—1860年,擔任圖書審查工作,這期間出版了他構思十年的巨著《奧勃洛莫夫》。1869年,他的第三部長篇小說《懸崖》問世。之後陸續發表了一些短文,隨筆等。
熒屏再現
影片根據俄國現實主義小說家岡察洛夫的同名小說《奧勃洛莫夫》改編。
奧勃洛莫夫是個慵懶懈怠、無所作為的地主知識分子,他整日的生活就在一張大沙發上度過。在好友施托爾茨的一再敦促下,奧勃洛莫夫振作起來,整理行裝,預備去巴黎。不僅如此,他還墜入了情網,愛上了奧莉加。而奧莉加看到奧勃洛莫夫內心的溫柔和善良,也愛上了他,並且抱著滿腔熱忱,決心喚醒這個沉睡的生命。但是愛情發展到需要負擔起成家立業的艱辛職責的時候,奧勃洛莫夫陷入了煩惱與痛苦之中。他退縮了,他找出種種借口,連連失約,終於兩個人不得不分手。後來他和會做餡餅並且善於服侍他的房東太太普舍琴科夫人這個善良的小市民女人結合。在維堡區的一處庭院里找到了另一個奧勃洛莫夫田莊,吃著、睡著,緩緩地,過早地進入了墳墓。

4譯本一覽

《奧勃洛莫夫》中文譯本:
1949年,《奧勃洛摩夫》,齊蜀夫譯,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人民文學出版社(1956)
1997年,《奧勃洛莫夫》,陳馥、鄭揆譯,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4年,《奧勃洛摩夫》,葉辛譯,華夏出版社
(搜集整理:踏破江北街)
上一篇[新疆長絨棉]    下一篇 [包裝紙盒]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