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

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亦作希坡的奧古斯丁 Augustinus Hipponensis,天主教譯「聖思定」、「聖奧斯定」、「聖奧古斯丁」,公元354年11月13日-430年8月28日),古羅馬帝國時期基督教思想家,歐洲中世紀基督教神學、教父哲學的重要代表人物。在羅馬天主教系統,他被封為聖人和聖師,並且是奧斯定會的發起人。對於新教教會,特別是加爾文主義,他的理論是宗教改革的救贖和恩典思想的源頭。

1人物簡介

同 聖·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是聖孟尼迦的幼子,出生於北非,在羅馬受教育,在米蘭接受洗禮。著有《懺悔錄》、《論三位一體》、《上帝之城》、《論自由意志》、《論美與適合》等。美學思想主要體現在他的神學著作和《懺悔錄》中。
奧古斯丁在相信基督以前,愛好世俗文藝,對古希臘羅馬文學有深刻的研究,曾擔任文學、修辭學教師。在這之後,他痛侮為世俗文藝引入歧途,極力攻擊世俗文藝(如荷馬史詩)。他把哲學和神學調和起來,以新柏拉圖主義論證基督教教義。
奧里留·奧古斯丁生於羅馬帝國北非努米底亞省的塔加斯特鎮(現位於阿爾及利亞)。幼年時曾從母親加入基督教,但19歲在修辭學校讀書時成為摩尼教追隨者。從修辭學校畢業后,先在迦太基城,後到羅馬和米蘭教授修辭和演講術。其時受米蘭主教安布羅斯影響,脫離摩尼教,一度醉心於新柏拉圖主義和懷疑
Aurelius Augustinus

  Aurelius Augustinus

派的著作。他最後皈依基督教的契機是「花園裡的奇迹」。據他的自傳《懺悔錄》記述,某日正當他在住所花園裡為信仰而彷徨之際,耳邊響起清脆的童聲:「拿起,讀吧!拿起,讀吧!」他急忙翻開手邊的《聖經》,恰是聖保羅的教誨赫然在目:「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盪,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奧古斯丁年輕時生活放蕩,他感到這段話擊中要害,「頓覺有一道恬靜的光射到中心,驅散了陰霾籠罩的疑雲」。387年復活節,他接受安布羅斯洗禮,正式加入基督教。此後回到北非的家鄉,隱居三年之後被教徒推選為省城希波教會執事,395年升任主教。在任職期間,他以極大的精力從事著述、講經佈道、組織修會、反駁異端異教。他在晚年目睹了汪達爾人的入侵,死於希波城淪陷之前。他去世之後,汪達爾人控制的北非脫離了羅馬帝國,從此不再受羅馬教會的管轄。但奧古斯丁的著作流傳到西方,成為公教會和16世紀之後的新教的精神財富。
奧古斯丁是教父思想的集大成者。他的著作堪稱神學百科全書。在這些卷帙浩繁的著作中,《懺悔錄》、《論三位一體》、《上帝之城》可算作代表作,包含不少哲學論述。

2人物生平

奧古
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

斯丁生於北非(現今的阿爾及利亞)。父親是很有地位的異教徒,但財產不多,為人懶散偷安,貪戀世俗,直到臨終的時候才信主受洗。奧氏的母親莫尼加卻是個忠誠的基督徒,很關心兒子的前程;為他在神面前痛哭流涕代禱,她對這在信仰上已死去的兒子深惡痛絕。神藉異夢指示,使她堅持信心的禱告。奧古斯丁有兩種性情;一種是放肆於性慾中的性情;一種是專誠向上,追求真理的性情。也許父母雙方的品性,都遺傳到他一人身上。因此,奧氏的心靈深處成了善惡劇烈鬥爭的戰場。
稍長,奧氏便離開出生地,到附近地方上學,後來又負笈至迦太基,在那裡專攻修辭學。在這時,他結識了一個女子,並與她同居至少有十四年之久,當時他只不過十七歲而已。在三七二年,私生子出生,極為奧氏所珍愛。
奧古斯丁雖放縱於情慾最早,但追求真理也覺悟最速。十九歲時,他讀了西塞羅(Cicero)的著作后,已有心追求真理,以此為人生唯一價值。此後他開始研究聖經,「但聖經對於我好似沒有價值,不足媲美於西塞羅的莊嚴文筆。」於是他又向一種思想混合的二元主義,即為摩尼教者,追求心靈與理智的安慰。疼愛他的母親得知他信奉異端,十分痛心,幸有一位善心的主教勸慰她說:「你用這麼多眼淚代禱的兒子,不能滅亡。」
奧古斯丁崇奉摩尼教共有九年,他一面治學,一面教書,他在迦太基因作了一篇戲劇詩而文名大振。信奉摩尼教日子久了,他開始懷疑這個教門理智上的效能。於是他去見摩尼教的首領,但因這首領在教理上難於自圓其說,這使奧氏在理智的追求上失望了。於三八三年他遷到羅馬。翌年,被委任於當時西方帝國的都會――米蘭,教授修辭學。
在米蘭
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

的時候,奧古斯丁聽見了安波羅修大有能力的宣道,但他只是仰慕安氏的口才而來,因他在這時正傾心於新派的懷疑哲學。這是他一生道德水準最低的時期,他的母親為他定了一門親事,因那女子年紀尚輕,一時未能完娶)。奧氏雖與從前之姘婦脫離關係,但不久又與另一個結上了非法之緣,行為較前更不正當。
後來,他讀到新柏拉圖派的威克多林傳記,看見他在老年時如何歸向基督,心中大受感動。現在他才知道上帝不但是一切良善之源,也是一切真實之源。因為他聽安波羅修的講道多了,所以對教會的權威有了極深的印象。加上又聽到埃及的修道士之高尚聖潔生活,乃自慚雖是個知識份子,反為情慾所勞役。在悲痛自責之餘,他奔向花園中去,伏在樹下痛哭。忽然彷彿聽到兒童的聲音說:「拿起來讀吧!」他的面色大變,抑制著眼淚,拿起一本他所讀過的書信;急忙翻開,視線即落在這段經文:「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盪;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慾。」(羅十三:13-14)自此以後,奧古斯丁心裡有了平安,他感覺有從上帝而來的能力勝過罪惡,內心起了極大的變化。
奧氏的
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

悔改是在三八六年夏日將盡之時,他離開了情婦,辭去教職,退居在一處山莊,與諸友人共研哲學,寫成許多論文。次年復活節時,奧古斯丁與好友及兒子同在米蘭受洗於安波羅修。莫尼加三十二年來不斷的流淚禱告,果真得到神的垂聽!可惜是在他們回鄉的路途上,莫尼加死於熱病。奧古斯丁敘述他母親死狀,是古代基督教文獻中一座最高貴的紀念碑。他回家鄉后,仍勤究學問。不久,他的兒子也死了。
三九一年,他往希坡(Hippo)去受職為神父。四年之後,又繼承主教一職,受職后不久,當地主教全權都歸在他手中了。
在希坡,奧氏為非洲那一帶地方創建了第一所修道院,作為訓練教會領袖人才的場所。而其餘生則致力於牧養教會、宣講福音、救濟貧弱等事業上。為了解決北非教會的各種爭端,他更不辭勞苦,四齣召開宗教會議。餘暇就從事寫作。
奧氏的神學思想與他的生平一樣極多彩多姿,一方面維護聖經正典的確立,亦於基要信仰或教義的演繹及闡明上有極深的創見;而其思想影響西方羅馬教會尤深。此外,他又確立了基督教哲學;他以神為中心,啟示為基本,而哲學則為神學的使女;他主張信仰使人看見真理,而理智使人多了解真理,但信仰乃至上,「如果要明白,就應當相信,因為除非你們相信,你們不能明白。」
這位非洲拉丁教會的領袖后因熱病,逝世於希坡,終年七十六歲。惟其影響,在歷史上延綿不斷。

3母親

奧古斯丁的母親孟尼加
從奧
奧古斯丁

  奧古斯丁

古斯丁的《懺悔錄》中,可以看到其母親對他的影響,從書中可以看出他與母親的關係。書中奧古斯丁說他自己的個性中,有很多他母親的影子,而且說話的方式也像她。她出生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受傳統非洲基督教的教導和訓練,過著純樸的生活,緊守安息日。她深深相信,良好的教育能使她兒子成為一個更好的基督徒。
在奧古斯丁的回憶中,他早期的生活與他母親息息相關,他說:「她喜歡我與她在一起,就像其他母親,但她比其他母親更加的渴望。」奧古斯丁說不論她哪一個小孩離開時,她都好像要承受一次分娩之痛。28歲那一年,要坐船到羅馬時,他不敢面對他身後的母親。他寫道:「說到她對我的愛,我無話可說。我也能感受到,她再次承受分娩之痛,而且比她肉體生我時更痛苦。....」

4思想體系

奧古斯丁認為一切美源自天主。美是分等級的,最高的、絕對的美是上帝,其次是道德美,形體美是低級的、相對的美。低級有限的形體美本身並無獨立價值,只是通向無限的絕對美的階梯。美體現為整一、和諧,而整一與和諧是上帝按照數學原則創造出來的,因而美的基本要素是數。這個觀點明顯是受到畢達哥拉斯學派的影響。在美和丑的問題上,他主張美是絕對的,丑是相對的。孤立的丑是形成美的積極因素。這種看法具有辯證性。
奧古斯丁主張藝術應拋棄現實世界而反映上帝,達到為宗教服務的目的,造型藝術用於裝飾教堂,詩和音樂應讚美上帝;人欣賞藝術作品實際上是欣賞藝術作品中所包含的上帝的理念。他認為世俗藝術是不真實的,它挑動人的邪惡慾望、使人遠離絕對美的上帝。
奧古斯丁在歸信基督之前可能就已經閱讀了新柏拉圖主義的大師--普羅提諾(Plotinus)的著作,這些著作是由Victorinus翻成拉丁文的。新柏拉圖主義認為惡為善的虧缺而非某種正面的實有。這一點有助於奧古斯丁脫離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進而使他能看出基督教對於善惡來源的教義是合理的。因此新柏拉圖主義對他的歸信基督是有幫助的。後來他聽說Victorinus這位新柏拉圖主義的學者也歸信基督了,當他得到這消息時,就很想要起而效仿。
奧古斯丁的思想在許多方面是有著很明顯的新柏拉圖主義的色彩。他看重永恆而形上的事物,輕視感官可及的事物;看重理論性的冥思,輕視實用的知識為此生的必須和無奈;堅持要借著從感官的奴役得解放以達於靈魂的凈化。
奧古斯丁的宗教神秘主義美學思想對後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對世俗藝術的攻擊涉及到虛構、想像、構思、象徵和形象等文藝理論問題,對後來的許多文藝流派都有影響。

5哲學思想

「原罪」與「救贖」
在早期基督教神學中,人性論構成了上帝論和基督論之外的第三個重要領域,而基督教人性論的核心問題就是「原罪」與「救贖」。奧古斯丁認為只有善才是本質和實體,它的根源就是上帝,而罪惡只不過是「善的缺乏」或「本體的缺乏」。上帝作為至善,是一切善的根源,上帝並沒有在世間和人身上創造罪惡。罪惡的原因在於人濫用了上帝賦予人的自由意志,自願地背離了善之本體(上帝)。
這種決定論的「原罪」和「救贖」理論使得基督教的人性論像上帝論和基督論一樣充滿了神秘主義色彩。「原罪」是先驗的和形而上學的罪,而「救贖」同樣也是先驗地被預定的。人的自由意志遭到了貶抑,人的邪惡本性使他不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而向善,只有上帝的恩典才能使人重新獲得善良意志,並最終得到拯救。
罪論
奧古斯丁在認識論上綜合了柏拉圖的回憶說和亞里士多德關於積極能動的理性靈魂的觀點,提出了「光照說」。他將恩典和真理說成是源之於上帝、見之於我們心靈的理性之中的東西。他把上帝比作真理之光,把人的心靈比作眼睛,而把理性比作心靈的視覺,正是上帝的光照使心靈的理性看到了真理。按照這種「光照說」,只有在虔誠的信仰中,上帝的光照才會顯得通明透亮,而神聖的真理也只有在靈魂擺脫肉體之後才能最終被認識。
罪論
奧古斯丁的罪觀及恩典觀,有受到早年宗教經驗及反伯拉糾(Pelagius)思想影響。但主要的概念仍來自他對羅馬書的研究。他認為即使人未曾墮落,人未來的命運仍得完全依靠神。
奧氏反對摩尼教在罪方面的解釋,而強調罪的自發性。他相信人的罪行使人遠離神,而導致惡。人因著犯罪就不能再行神所愛的真善,也不能了解他生命的意義。奧古斯丁認為惡是一種缺乏善的表現,不是惡加諸於人。他發現罪主要的根源是用「對自己的愛」取代了「對神的愛」。
人類的失敗大致是過分的慾念、無節制的尋樂及不聖潔的心思意念這幾類型。奧氏認為人類的被造原是不朽的,若是堅定在聖潔中,就能從不能犯罪與不能死的狀態中進到不可能犯罪及不可能死的境況中;但是若犯罪了,就進入了不可能不犯罪及不可能不死的境況中。
奧氏認為,亞當起初的受造是絕對的完美,不論在靈魂體各方面。亞當原處於良善、稱義、光照、至福的境界。他只要繼續食用生命樹的果子就能得到永生。他擁有不犯罪的自由及能力。神使他的意志傾向德行,肉慾聽從其意志,意志順服神。亞當被神的恩典所包圍,還擁有特別的保守恩賜,也就是保守其意志的正確性。
奧氏認為,亞當最後的墮落是自取的。而唯一可能造成亞當失誤的原因是「受造性」,因為這表示他的本性有可能改變而轉離良善;他是有可能作出錯誤的選擇。而造成這當中潛在的因素可能是「驕傲」,就是他想脫離他本來的主人-神。亞當的自作主張可能來自於他妄想自己取代神。
奧古斯丁對原罪的根據除了創世記外,還有詩篇51篇、約伯記、弗2:3;他最喜歡用的則是羅5:12及約3:3-5。
亞當因與後裔在機體上聯合,所以他墮落的本性就傳遞給他的後裔。全人類都是由亞當一人所生下來,因此也都承接墮落的本性。奧氏認為人類的人性不是個別被造,只有機體(肉身)方面是被造的。我們都從亞當承接人性,而人性的傳遞是藉由性行為(奧氏認為其中也有不好的慾念),因此世人都從罪中所生,這也就是奧古斯丁所謂原罪的由來。奧氏也從這觀點,發展出他嬰兒洗禮的教義,只有借著洗禮,才能除去人的原罪;但無法除掉「原罪性」。人就是因著「原罪性」,所以無法行完全的善。罪人若要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必須從愛神的動機出發才有可能達成。
時間論
他認為時間是主觀的。時間只有當它正在經過時才可以衡量。一切時間都是現在,就是這三種時間:過去事物的現在,即回憶;現在事物的現在,即視覺;未來事物的現在,即期望。因為實在存在的既非過去也非未來,現在的一瞬間就是時間。
秩序說
在奧古斯丁的思想背景中,新柏拉圖主義的特徵是突出的。在《懺悔錄》中,他清楚地表明,在新柏拉圖主義的著作中,他看到了創造秩序的真理。新柏拉圖主義認為,宇宙是一個有序和諧的階層世界,一切都源發於「太一」,一切又都回歸到「太一」,對奧古斯丁來說,這太一就是上帝。人也在這個宇宙的存在鏈條之中。世界既然是有序的,一切順從秩序的就是善的,一切違背世界秩序的就是惡的。
奧古斯丁早在他皈依基督教的那一年就表達了這種秩序觀。在《論秩序》一書中,奧古斯丁說,造物主所創造的秩序是宇宙中一切存在和一切運動的基礎和結構。人作為宇宙中的一種存在,他的裡面也存在這樣一種秩序。人與萬物不同之處在於,他具有靈魂。人的靈魂高於他的肉體,但低於上帝。因此,靈魂要主宰肉體,服從上帝。「因此,上帝是至高至真的,他以不可違抗、永恆不變的法則主宰著宇宙萬物,使肉體服從於靈魂,靈魂和其他一切事物都服從於他自己。」萬物的永恆秩序是由上帝的永恆法則創造的。永恆法則就是上帝的理性。一切造物都是通過上帝的理性中的形式(理念)被造的。當宇宙萬物服從於上帝的永恆法則時,世界就處於最和諧的秩序之中。
這種秩序觀更清楚地表達在奧古斯丁的成熟之作《上帝之城》中。奧古斯丁說:「萬物的和平在於秩序的平衡,秩序就是把平等和不平等的事物安排在各自適當的位置上。」上帝創造了萬物,其中一些事物在本質上本質高於另一些事物,比如生物高於非生物,永恆之物高於易逝之物,靈魂高於肉體。這說明,宇宙中存在一種本體上的階層秩序,這種秩序就是「自然秩序」。每一個事物在上帝創造的世界中都有它自身適當的位置。上帝的創造原是個自然的和諧體,在其中,一切都處於和平的狀態之中。「沒有什麼事物能以任何方式脫離至高的創造者和安排者上帝的法則,這位創造者是宇宙和平的引導者。」上帝所造的一切原本都是好的。上帝的「永恆法則」(lex aeterna)是萬物的內在秩序,萬物之中都體現了上帝的永恆法則。這種內在於萬物之中的永恆法則被奧古斯丁稱為「自然法」。自然法即自然的秩序,它來自於上帝的無限智慧,內在於上帝的一切造物。人作為上帝最有靈性的造物,當然也擁有自然法。「奧古斯丁根據柏拉圖的傳統,強調自然法必然刻在人的理性靈魂中。」對人來說,自然法即根植於人靈魂深處的永恆法則,它表現為人的理性和良心。「作為被賦予知識的存在,人從上帝那裡領受了自然之光;作為服從行動必要的存在,人從上帝那裡領受了道德良心。」人通過理性和良心可以意識到自然法的存在。奧古斯丁的自然法觀念類似於斯多亞學派的自然法觀念,但是所不同的是,奧古斯丁沒有把自然法等同於上帝的永恆法則,自然法永遠是從上帝的永恆法則中派生出來的,而且自然法在奧古斯丁那裡不像在斯多亞學派的哲學家那裡一樣沒有人格性。對奧古斯丁來說,永恆的法則是人格的上帝所創造的,上帝本身不等於這一秩序。
既然上帝的永恆法則是一切事物存在的超驗基礎,沒有什麼事物不分有上帝的永恆智慧而能得以存在,那麼一切存在著的事物在自然都是好的。也就是說,從創造論的角度來說,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萬物在本體上都是善的,惡在本體上是不存在的。奧古斯丁說,「就其本性而言,魔鬼本身也不是惡的。是由於墮落,他才變為惡的。」奧古斯丁極力地反對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他對柏拉圖主義鄙視肉體的傾向也進行了批判。
如果事物在本體上都是善的,那麼惡又從何而來呢?這就涉及到人的意志。人作為自然的一個部分,當然也服從於上帝的永恆秩序。人作為上帝的造物本性是善的。但是,人的行為卻不是在永恆秩序的強制下完成的,而是在人的意志的選擇下進行的。上帝把永恆法則放在人的理性中,人知道上帝的法則,但是人的意志選不選擇它,這是一個問題。一切都取決於人的意志選不選擇順從他心中的自然法則。在奧古斯丁看來,上帝是萬物的創造者,但不是一切意志的支配者。「一切的力量都來源於他,但不是一切的意志都出自於他。」意志能選擇不順從,是因為意志中有一種違背自然的缺陷。人因為是從無中被造的,所以會被這種缺陷所敗壞。當人的意志選擇了不順從,惡便產生了。這就是聖經上所說的墮落。上帝給了天使和人以相對選擇的自由,為的是他們能夠自願謙卑地順從神聖的意志,但是他們濫用了上帝賜予他們的自由,選擇了背叛上帝。罪就這樣出現了。罪是背離上帝的永恆法則或事物本來的自然秩序。
人的意志可以選擇服從自然秩序,也可以選擇背離自然秩序。上帝雖然不主宰人的意志,但是上帝公義的法則卻要求他對背離自然秩序的人進行審判。石頭的運動是自然的,而人的意志的運動則是自願的。如果人的意志也是自然的,像石頭落地一樣,那麼不管它如何運動,我們都不能指責它。但是人具有選擇的自由,因此人犯了罪要受到懲罰。懲罰或審判是為了保護存留在自然秩序之中的善。
一切美來源於上帝
在奧古斯丁看來,對於人類而言,有事物的美、形體美與靈魂美,感性美與理智美,可感世界有千姿百態、五光十色的美。然而,所有這些美都來自上帝的創造。他說:「主,我感謝你。我們看見了天和地,即物質受造物的上下兩部,或物質的和精神的受造物……我們又見萬流委輸,海色的壯麗,大陸上壙壤的原野和長滿花卉樹木景物宜人的腴壤。」
比較起來,精神美在物質美之上。人類的歌聲比夜鶯的歌唱更加完美,因為人類的歌聲除了音調外,還表達了精神內容。基督與使徒之所以美,也首先在於他們的精神。與精神美相比,物質美是短暫的、相對的美。至高無上的美是上帝,上帝就是「美本身」。上帝的美卻不是感性世界所呈現的那種色彩、旋律、芳香和迷人的形象等,它超越人的感官和任何具體的形象。對於這種神性的美,不是以感覺,而是以心靈來觀照的。這種神性的美是永恆的、絕對的。必須有真摯崇高的感情、純真的靈魂才能領略。只有聖徒們才能真正領悟它。奧古斯丁曾領略過這種美:「我為達到至高的美的相等(equality)而欣喜,對此,我不是憑肉眼,而是憑心靈去認識。因此,我相信我以肉眼所見之物愈是接近我以精神領悟之物,它便愈加完美。但無人能夠解釋為何如此。」
物質美的價值是,可感美作為我們可直接認識的唯一的美,是我們對美進行全面思考的出發點。物質美與精神美也有相關之處,那就在於:物質也是上帝的創造物,物質美是精神美的映像。一切自然的美的事物,都是在頌揚上帝的神性和信仰的奇迹。這樣,可感美中就有了一種宗教的神學的價值。對太陽的欣賞,與其說是它的燦爛光焰,不如說是它象徵著上帝的光輝。
數與美
和諧體現了整一,和諧與整一涉及到比例與尺寸:數的關係。從天使到人間、從精神到物質,有一個數的和諧形式逐級向下,形成一個和諧形式的階梯。這一切形式根源於上帝。美和存在物的本質都寓於數中。數是等式的一種理想表述,美也是數的等式的表現。「理智進入視覺領域,巡視大地和天空,發現快感僅生於美;而美取決於形狀;形狀取決於比例;比例又取決於數。」
「看看天空、大地、海洋,以及充塞其間的空中的光照、地下爬行的、天上飛的、水中游的,所有這一切都有其形式,因為它們都有數的尺寸(dimensions)。去掉這些尺寸,它們將不能存在。它們來自何物?是創造了數的創造了它們?數是它們存在的條件。而給各類質料賦予形式的人類藝術家,在其工作中也運用著數。因此如果你想尋找驅動藝術家雙手的力量的話,那將是數。」
理性發現一切藝術和知識都是由數決定的。現實是上帝按照數學原則創造出來的。數的原則也是基督教思想中的一個根本理念。《聖經·智慧篇》:「主啊!您依尺寸、數與重量籌措萬物」。
藝術理論
創造美的藝術是人類的心靈的一種需求。他說:「人類以多麼驚人的努力,用各種藝術、技藝,使服飾、鞋襪、容器以及一切種類的製品變成粲然可觀,還創造繪畫和各種雕塑,這些已經遠遠超出日常使用的需要和前景的內容……我們的心靈朝暮渴求的美的作品,是由心靈轉換出來並高於心靈的。」
藝術家創造的藝術美也是來自於上帝的啟迪。「藝術家得心應手製成的尤物,無非來自那個超越我們靈魂,為我們的靈魂日夜盼望的至美。」
美的作品的創造還與數相關,這種數也是來自於一種永恆的數:「如果對人們寫詩運用的節奏和韻律的藝術加以研究,你能不認為此中有他們據以構成其詩章的某些數嗎?……因此你唯有相信,短暫的數是由某種永恆的數造成的。」
藝術模仿不是模仿事物的所有方面,而是發現和深化來自上帝的那些美的痕迹。所以,沒有虛構,便不能成為真正的藝術。然而,儘管畫家努力使其所畫之人具有人的形貌,但它仍然是不真實的。「如果一幅畫中的馬不是假的馬,它又如何成其為真正的畫馬的繪畫呢?」
在這裡,事實上奧古斯丁區分了兩種「實在」:藝術的真實永遠不等同於生活的真實,但是,它與生活的真實密切相關。藝術的奧秘正在於巧妙地處理這兩種「實在」,讓藝術的「真實」揭示生活的真實底蘊和意義。
來源
網路小說《宗教裁判所》與《天神下凡》中的主角。
作者是烽火戲諸侯,兩者間上下部的關係。
(《宗教裁判所》是用馬甲八部浮屠所寫,連載於起點中文網 ,《天神下凡》連載於縱橫中文網)
父母
父親羅桐柴爾德公爵是羅桐柴爾德家族第12任家主,是位大詩人,豎琴師,獲帝國宮廷大師稱號的雕塑家。同時也是溫和保守黨的領頭人,最後為了帝國的未來而因因叛國罪被處死。
母親愛葛莉絲-康斯坦德-費爾默思-羅桐柴爾德來自史詩大陸十大黃金家族其中之二的康斯坦德和費爾默思。羅桐柴爾德家族的實際決策者。最後放棄黃金家族的庇護權陪公爵踏上斷頭台。
修習職業
修習除詩人外的八大主職業的職業狂人。包括魔法師、騎士、奧術師、修士、劍士、賞金獵人、刺客、 鍊金術師。

6同名法國電影

年代:2012
奧古斯丁
類型:劇情
地區:法國
語言:法語
上映日期:2012-05-19 周六
英文:Augustine
別名:馬甲下的情與欲
導演:艾麗斯·威諾古爾
主演:文森特·林頓 Vin / 斯特法妮·索科林斯克 / 奧利維爾·瑞鮑汀 O / 格萊戈爾·科林 Gr
獲獎記錄
法國愷撒獎---第38屆 (2013)
提名
·凱撒獎-最佳服裝設計 Pascaline Chavanne
·凱撒獎-最佳處女作 Isabelle Madelaine (producer), 艾麗斯·威諾古爾 Alice Winocour (director), Emilie
Tisné (producer)
北京國際電影節 Beijing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第3屆 (2013)
提名
上一篇[張美賢]    下一篇 [雷切爾·亨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